非法禁区 by 夜迷情(上)【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09 作者:

第1章

私人海滩
浪花拍打着沙滩,退去的时候卷带着细沙。偶尔会有海鸟飞过,留下几声鸣叫。蓝天,大海,海鸟,森林。周围郁郁葱葱,一切都很美丽,很宁静,祥和。只是这里的主人却无意欣赏,也从未注意这些。这里对他来说只是个隐蔽又可以休息了地方,只因为没人打扰。
落地窗大开,清爽的海风吹进房间,纯白的白纱在半空中飘动。屋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摆设,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中间两人宽的白色沙发。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柔软细致的发丝凌乱的散开,光洁的额头,清冷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淡色的薄唇,修-长的手指。膝盖上摊着一本圣经,眼睛盯着一页已经看了很久。如果不是眼睛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几乎让人以为他睡着了。
忽然一本档案盖在圣经上面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眼珠滚动了下终于有了反应。
“你一动不动的样子,我还以为躺在这里的是个尸体,小然然。”
一个犀利的眼神射过,被眼前微笑的男人温柔的接住。
“再叫我小然然,我的枪可能会走火。”轻启薄唇,说出的话极为不客气。
“哦哦?对身为上司的我说话这么刻薄,我还真是伤心呐。”男人很苦恼的望着他。
希莫然毫不留情的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眼前的这个男人,四十多岁,脸上虽带着岁月的沧桑却盖不住他的英气。玩世不恭的笑容,鹰一样的眼睛闪亮着精练。黑色的风衣衬托出他高大的体格,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锃亮的皮鞋。希莫然知道,这个男人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就是有任务了。因为平时他都是顶着一头凌乱蓬松的头发,带着一种老头子才会带的眼镜,虽然没有镜片。衣衫不整,穿的衣服几乎是不配套的,简直就像是不知道从哪里扒出来的衣服随便套在身上,脚上永远是一双拖鞋。外人一眼看去就会认为他是个落魄的流浪汉,但是只要有任务他就会马上以眼前这样的状态出现。希莫然有时候怀疑他是不是有双重性格,前后的变化之大让他几乎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
他是个很神秘的男人,希莫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他的出现就像他的身份一样神秘,他是将希莫然带出孤儿院的人。他教他射击,枪法,武术,把他丢到雇佣兵里接受各种残酷的训练。
雇佣兵是一群“靠战争吃饭”的职业杀手。他们受雇进行各种暗杀、绑架、作战,甚至搞政变。“谁付钱就为谁卖命”,这是雇佣兵所共同遵循的一个基本准则。在他们心目中没有是非之分,更没有感情。在那里的日子希莫然曾经憎恨过他,将他带出孤儿院却将他推到地狱。但是当这个男人再一次将他带出雇佣兵地方的时候,看到男人温和的眼睛,那一刻,希莫然被救赎了。
希莫然离开雇佣兵就被这个男人带到现在自己住的地方,这个私人海滩。他让自己洗了澡,换上新衣服,吃了丰富的饭然后交给自己一份档案。那是希莫然第一份任务也就是他的工作,他成为了一个只接受特殊人物的特种保镖。希莫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叫自己称他为乔。
回忆像过电影一般重现自己的脑海。不过希莫然很快的回到现实,拿起乔给他的档案看了起来。
擎苍,男,三十二岁,擎天集团总裁。
希莫然的眼睛眯了起来。擎苍,即使是不接受任务的时候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的希莫然也知道他。各大报纸跟电视上经常头条报道他,英俊,多金又到处留情的男人,花边新闻也不少。交往过的女人全是模特,明星跟富家千金。怎么看都是个习性恶劣的男人,希莫然是最讨厌这种人了。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势力很大。旗下的分公司几乎遍布世界各地,听人传闻说擎苍跺一跺脚,整个东南亚都会颤三颤。
看了看擎苍的照片希莫然皱起眉头,因为听到的负面新闻太多,已经认定是自己讨厌的类型。

第2章

不感兴趣的把档案丢到乔的手里,希莫然的目光继续留在圣经上面。
“我不接手这个任务。”
“别这样嘛,这样我会困扰的。”乔马上黏了上来,又把档案盖在希莫然看的圣经上面。
“困扰?”希莫然提高一个声调。
“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的请求。”
难得乔的脸上出现了认真,说到那个人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一向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的希莫然也不禁好奇起来。
“哦?”
“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是擎苍的哥哥。”
“他的哥哥?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曾经是他哥哥的保镖。”
希莫然高高的挑起眉毛,没有想到乔曾经也当过保镖。他说曾经,那现在呢?
“现在呢。”希莫然马上将心中所想问了出来。
“现在啊…是我守护的人。”乔扬起嘴角一笑。
希莫然垂下眼睑看了一眼档案。连乔这样不正经的人都有重要的人存在,可是他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他是孤儿,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自己名字,他是一个人。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感情对他来说是个累赘。
“接手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并不是想要过多的交代你,还是请你务必小心。有人开价一亿买他一条命。”
“一亿啊…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拿走他的性命。”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希莫然没有感情的说着。轻轻的音调,彷佛描述着一件有趣的是事情。
乔无奈的摊开双手。
“可以啊,如果你是杀手而不是保镖的话。”
“无趣,保护到什么时候。”他可没有耐性一直待在讨厌的人身边,还要保护她。
“时机到了我会联络你。每月三千万会准时打到你的账户上。”
希莫然看着档案不在说话。确认他已经听到自己说的话,乔耸了耸肩膀转身离开。希莫然闭上眼睛,一阵海风吹过档案从他的指间飘走,散落的满地都是。

第3章

搭乘着私人电梯在几个随身保镖的簇拥下到达最顶层的总裁室,随行的人替擎苍拉开门。蓦然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保镖们几乎是动作一致的掏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沙发上的那名男子。
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男人依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眼睛里没有恐惧,只是淡淡的直视着擎苍。擎苍抬了一下手示意身边的保镖退下,跨步走到前面跟他对视着。那与生俱来的王者般的气质,君临天下般的气势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可是希莫然不怕,残酷的训练已经把他磨练的铁石心肠。原本就是孤儿,更没有牵挂的人,更加比旁人无畏无惧。
低头轻笑。
“擎总,你们公司的安全系统很差,人员警惕性很差。打个匿名电话,随便伪造一张重要人物的名片就能混进来,堂而皇之的坐在总裁室里。”悠然的站了起来,希莫然抬手的双指尖夹着一张伪造的名片。
脱下外套被身边的保镖接过,擎苍面无表情的走上前从希莫然的手里抽回名片,手轻轻一松,名片掉进垃圾桶里。
“你是谁。”
“希莫然,你的保镖。从现在开始你的安全二十四小时都有我来保护。”
擎苍眉毛一挑。
“等等,我并没有委托你当我的保镖。”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傲慢的小子是谁?从一开始就说着让自己生气的话,尤其那眼神,冷漠的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我想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你的哥哥。”
擎苍顿时明白了什么,气急败坏的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
“喂,大哥。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我不要保镖了吗?…那根本就没有问题,我自己就能保护自己…那只是小伤。诶?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一把年纪了你别总拿哭这招威胁我行不行?行行…我答应了行了你别哭了,就这样。”哐当一声挂断电话,擎苍烦躁的锤了一下桌子。
他的大哥,擎炎,是日本地区数一数二的黑道。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东方人。本身就是黑道世家。论长相,个性各方面的条件擎苍都比温柔的大哥更适合做黑道,只是他无意过黑道打打杀杀的生活,毅然的离开回到大陆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组里不能没有人继承,脾气温和的大哥被迫继承了家业。擎炎除了过于善良,泪腺过于发达外,身手天资都不错,组里一直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只不过前几天被人暗算,子弹擦到肩膀而已。大哥知道后竟然给他安排了保镖,刚才不过是口气生硬了点就听到大哥的抽噎声。真是受不了…
希莫然冷冷的望着如困兽一样烦躁的擎苍。
“怎么样,已经了解了吗?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老板,我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二十四小时?”擎苍高高的挑起眉毛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除了脸蛋漂亮外,擎苍不觉得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没错。”
“如果我跟女人上床的时候呢?”恶劣的开口带着羞辱的意味。
希莫然的脸上没有出现擎苍预计的羞愤,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会在房间里等老板办完事。”平静的说着,就像是在说看电视剧一样简单。
希莫然的冷静把擎苍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即使同样都是身为男人,难道他都不知道什么是尴尬吗?说的如此稀松平常,擎苍甚至不敢保证在他那双冷冷的视线下,他还能不能施展雄风。别开玩笑了,他可没有被人看的嗜好。
看到擎苍不再说话,希莫然开始检查整个总裁室。敲了敲玻璃,摸了摸桌子,环顾一下四周。在擎苍发作之前,希莫然开口。
“全部玻璃换成防弹的,桌子不够结实完全不能够抵挡子弹。房间多余的摆设太多,房间除了桌子跟沙发外其他的请统统扔出去。”希莫然直视着擎苍,手指直指放在墙角那一人多高两人宽的花瓶。
房间隐约可以听到擎苍咯吱的磨牙声,他露出一抹狰狞的微笑。
“我不明白这么做的原因。”
“玻璃外对面的高楼大厦在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看到这里,想要在这个房间里阻击你实在太容易了。你公司的警惕性太差,混进来太过容易,你房间的摆设太多容易藏人。桌子太薄,真的受到枪击一子弹就可以打穿,没有办法掩护身体。就是这样。”希莫然把擎苍的公司说的一无是处,刻薄的话让擎苍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连留在房间的保镖也不由得呆愣住,一脸佩服的望着希莫然。不能小看他年轻,分析的都很对。而且他是第一个对擎苍说话这么刻薄的人,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
“还有,所有预约见你的人和行程表所有都要我过目一遍。”希莫然最后补充了一句。
“什么?”忍无可忍的擎苍一声大吼。他是来当他保镖的还是来当他老子的?
无视擎苍的怒吼,希莫然定眼看着他。
“如果有什么异议,请跟你的大哥讲。”
房间一片寂静,半响传出擎苍咬牙切齿的声音。
“全部听他的。马上派人去做,现在,立刻。”

第4章

“擎总,职员都已经到齐,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秘书在这个时候走进来。
“知道了。”说完擎苍就大步离开总裁室。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擎苍用眼角瞄见希莫然跟在他的身后。不耐的皱起眉头,他还真打算像张糖纸一样黏在我身上呢。好吧,既然我不能开口让你离开。那么,我会让你自己说离开的。一直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什么样的人没见到过,什么样难对付的人没有遇到过。我堂堂一个总裁还斗不过你一个小保镖。到时候你可别哭。擎苍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会议室的气氛很紧张压抑,希莫然站在离擎苍不远的地方一双淡漠的眼睛隐藏在墨镜的后面。擎苍翻阅着资料,其他各部分经理轻声在讨论着什么。希莫然承认,擎苍卸下那一脸不正经的笑容敛目眉头紧皱的样子很认真。成熟,稳重。但仅仅是承认他的工作能力,在希莫然眼里,擎苍依旧是个风流浪子。
会议结束之后,擎苍返回总裁室坐在老板椅上开始审阅文件。希莫然在他的身边站立着,房间很静,只有擎苍偶尔翻阅纸张签字的声音。希莫然不说话,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擎苍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却又明显的感觉到背后两道冰冷的视线盯得他脊背发凉。擎苍转头,看到希莫然屹立在身后一动未动。带着的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睛,不知道墨镜后的那双眼睛是在用怎样的眼神看他。
“你睡着了吗?”
他工作的时候从来不喜欢别人在身边,因为他是大哥找的人所以自己不得不忍耐。但是有时候明明知道身边有个人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跟气息,更加的恐怖。
“没有,老板。”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这样站在这里盯着我看不累吗?”擎苍绝对不是体贴,言下之意是“别盯着我了,你很碍眼,你不嫌烦我还嫌呢。”
“这是我的工作。”依旧是不变的冰冷的声调。
“我不习惯别人在身边。”好吧,就算你不明白我在下逐客令,那么我这样说你总能明白吧。
“这是我的工作。”
擎苍哑然,有种挫败感。平时只要他一皱眉别人就会害怕,恨不得马上逃开。可是面对着这个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男人擎苍头一次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去面对。
“你不能换个说法吗?”
“抱歉,这是事实。”
“…”
擎苍愤愤的转过头,呼啦呼啦的翻着文件可见他被希莫然已经气得内伤。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不通世故的人?这么不可爱的性格,对不起他长得那张美丽的脸蛋。
“对了,我晚上有商务酒会,你不用跟去了。”酒会上有不少竞争对手,如果被他们看到自己还带着保镖不被笑掉大牙才怪,会认为他擎苍怕死怕到贴身保镖随时跟着。
“在我负责保护你安全的期间我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你。”生硬的口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什么?”
“不过老板请放心,我会以总裁助理的身份出现。”在擎苍火山喷发前,希莫然在火山口浇了盆凉水。
他还能说什么?他已经被眼前这个冷漠说话刻薄心思缜密的保镖弄的无话可说。擎苍没有说话,希莫然就当他默认,继续一言不发的像空气一样屹立在擎苍的身后。
当晚,希莫然陪同擎苍一同出席酒会。车内,擎苍用眼角瞄了一眼带着墨镜专心开车的希莫然。真不搞懂他是耍帅还是眼睛见不得光,大晚上也带着墨镜。车子缓缓行进停车场,希莫然找了个车位停下车。忽然鼻梁上出现一根手指,希莫然愕然,眼镜被摘下。
“助理带着墨镜出场,是不是太引人注目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出现,希莫然回头对上擎苍明亮的眼眸。看到希莫然眼睛的时候擎苍有一瞬间失神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近距离才看清楚,希莫然的眼睛清澈的像一潭湖水,冷冷的,干净的不掺一点杂质。因为被摘掉眼镜而没反应过来微启的淡粉色的薄唇泛着水润的光泽,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没有意识的,擎苍的身体慢慢的靠近希莫然。
“老板,再不进去时间就来不及了。”
冰冷的声音将擎苍拉回现实,意识到自己离希莫然的嘴唇不到一厘米的地方马上就快亲吻到他的时候,擎苍心里一惊快速的撤离。
“下车吧。”希莫然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擎苍一阵尴尬。自己在干什么,脑袋坏掉了吗?怎么会想去亲吻一个男人。看希莫然那冷冷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擎苍甩开心中那说不出的烦躁下车。

第5章

商务酒会中,希莫然在离擎苍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手里端着一杯酒看着擎苍微笑着跟身边的人交谈。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但是希莫然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忽然一抹妖艳的红色出现在希莫然的视线中,希莫然斜下眼角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女人带着妖媚的笑容望着他,希莫然面无表情的像是没有看到一样目光穿过女人的头顶继续盯着擎苍。
这么明显的无视让站在希莫然面前的女人脸色铁青的难看,修剪的精致的眉毛皱在一起。
“从刚才你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擎天总裁的身上。”不打算放弃,女人继续找着话题。
“是,我是擎总的助理。”希莫然简单的回答说。
不满意希莫然的冷淡,女人伸出手指带着**的勾着希莫然的下巴让他的眼睛看向自己。红唇向上扬起,带着妖媚的笑容。
“你的擎总有我好看吗?”女人的脸上带着自信,挺起她引以为傲的高耸丰满的胸部。
希莫然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勾起的唇角带着笑意捉住女人纤细的手轻握住。看着希莫然似乎迷恋上自己的样子,女人笑着眯起眼睛。她就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的,连这个看着冷漠的男人也不例外。
“我的眼睛里只看得见他一个人。”
女人的脸瞬间愤怒到扭曲变形,在她惊讶的眼神中希莫然的微笑变冷。一个侍者从希莫然的身边走过,希莫然警惕的转过头。保镖的直觉发觉那个人不是普通的侍者,他没有照顾身边的客人,只是直直的朝擎苍的方向走去。擎苍正背对着他说话,没有察觉身后有人正在靠近他。
希莫然甩开女人的手,跨步上前。侍者盯着擎苍的背影,握紧托盘下的消音手枪。眯起的眼睛带着阴冷,猎物离他越来越近了。
忽然手腕上出现一只手,假扮侍者的杀手抬起头惊慌的看着眼前一脸歉意的陌生男人,这个男人正是希莫然。
“抱歉,我找不到洗手间了,可以带我去吗?”希莫然一副很急的样子。
“可是我…”
“走啦走啦,快带我去。”不由分说的希莫然拉拽着他就走。
杀手的眼中闪过阴霾,盯着希莫然的后脑勺。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破坏他的好事。是你自己撞到枪口上的,就别怪他心狠了,看见自己的样子就不能留下活口,这是作为杀手的基本准则。
洗手间里没有一个人,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杀手抽出手枪瞄准希莫然的头部,希莫然猛然转身。没有料到希莫然会转身的杀手不由得一愣,正是趁着他发愣的空隙,希莫然抓住他握枪的手腕反手将他的手扭到身后。手稍微的用力,杀手吃痛的忍耐不住松开拿枪的手。希莫然伸手一接,手枪掉落在手里。希莫然拿枪指着那个杀手的头部。
“谁派你来的。”希莫然声音冰冷的说道。
“哼,要杀就只管开枪好了。”手臂上的疼痛让那个杀手咬紧牙关。
希莫然冷笑一声。
“杀你这种小角色只会脏了我的手。”说完希莫然用枪柄重重的朝杀手的后颈击去,杀手闷哼一声翻个白眼晕了过去。
希莫然托着他的身体将他拖进卫生间里,按下锁把他反锁在里面。其实是谁派他来暗杀擎苍的他根本不屑知道,能派这种小角色来的想必幕后的人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想着希莫然转身离开洗手间。
擎苍转身却没有发现希莫然的影子,不是来保护他的吗?跑到哪里去了,年轻人就是不可靠。正想着擎苍就看到希莫然从洗手间的方向不紧不慢的向他走来,明明已经看到了自己,却是冷冰冰的样子。不甘心的,擎苍走到希莫然的面前。
“到哪里去了,我重要的保镖?”
听出擎苍话中的讽刺,希莫然连眼都没抬一下。
“洗手间。”他懒得跟擎苍解释那么多。
看着希莫然爱理不理的样子,擎苍愤怒的转身。
“回去。”

第6章

回到自己的私人住宅,擎苍走进自己的房间,希莫然当然也寸步不离的跟着。看着屹立在房间一角的希莫然,擎苍这回倒是没有在说什么。
“你,去给我放洗澡水。”擎苍指着希莫然说道,脸上带着邪恶的微笑。
看着希莫然震惊的瞪大眼睛,擎苍心里一阵暗爽。
“没听清楚吗?我让你给我放洗澡水。”擎苍装作怕希莫然不明白的样子,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我只是个保镖。”希莫然冷冷的说。
擎苍双手环胸抱在胸前,高高的挑起眉毛。
“说的没错,所以你要听我这个老板的命令。”
希莫然眯着眼睛直视着擎苍,冰冷的视线简直要把擎苍刺穿。擎苍毫不在乎的掏了掏耳朵。
“听清楚的话还不快去?”
“是,老板。”
看着希莫然走进浴室,擎苍简直要喷笑出声了。听着浴室中传来的哗哗流水声,擎苍一扫从酒会回来的郁闷,心情大好。刚才看到希莫然身体僵硬的从他身边走过去,擎苍就有种报仇的快-感。谁叫他从第一次见面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希望希莫然因为自己露出更多的表情。他要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希莫然的另一面。
很快的希莫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笔直的站在擎苍的面前。
“水放好了,老板。”
擎苍点点头,开始脱-衣服。感觉到希莫然两道冰冷的视线,擎苍不自在的背过身子。虽然很想捉弄他,但是被那冷冷的眼睛盯着忍不住心里发毛。脱-光衣服,擎苍朝希莫然招了招手。
“进来帮我刷背。”
希莫然的眼角抽搐了下,内心开始暴走。有没有搞错,这个自大狂妄的机车男。真想打爆他的头,踩爆他的弟弟,一脚把他踹到太平洋那端。尽管内心已经开始狂风骤雨,但是希莫然的脸上依旧风平浪静。
“抱歉,老板。我只是个保镖,不是保姆。”
希莫然一句话竟然重复了两遍,恐怕已经气得快要发疯了。这让擎苍不禁在心里开始偷笑,转过身一本正经的看着希莫然。
“你看,我是你的老板,你是我的保镖。安全内的事情我听你的,安全外的事情你是不是该听我的呢?万一我在浴室遭受到袭击怎么办呢?”
擎苍的强词夺理加上那一脸邪恶的笑容,不禁让希莫然手背上青筋突起,极力忍耐着不要自己被怒火冲昏头脑而丧失理智的挥拳打向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做了几次深呼吸,希莫然渐渐恢复平静。
“我明白了,老板。”
擎苍享受的泡在热水中,双臂大开放在浴缸的边缘,高兴之余哼着小调。
他扭头对一直站在一边的希莫然招了招手,看着希莫然僵硬的表情心里直偷笑。
“亲爱的保镖,你站那么远怎么给我刷背呢。快来,快来我身边。”
暗地里咬咬牙,希莫然僵直着身体走到擎苍的身边接过他递过来的背刷半蹲下身体。
盯着擎苍赤-裸宽厚的背,希莫然冷下眼睛。就这样轻易的把背影留给别人,是该说你对自己太自信了,还是太蠢了?如果我是一个杀手,此时轻而易举的能暗杀你。擎苍,你的空隙太多了。
“你在发呆的话我就要睡着了。”擎苍开始催促。
希莫然不耐的皱起眉头,抬手,擎苍的惨叫响彻整个浴室。
“嘶好痛你当我身上的是猪皮吗?”擎苍抚着自己的后背,指缝之间赫然一片红印。
希莫然不以为然,慢悠悠的开口把擎苍气得差点从浴缸里跳出来。
“抱歉老板,我是保镖,有的就是力气。”
“那麻烦你只用你蛮力的十分之一就好了。”擎苍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第7章

许久,希莫然像是拍打灰尘一样拍拍手从浴室里走出来。停格了一会,擎苍才咬牙切齿的从浴室里出来。下身简单的围着浴巾,头发在滴水,英俊的脸上布满阴霾。希莫然安静的站在角落里,眼镜后的那双清亮的眼睛看到擎苍后背上惨不忍睹的擦痕愉快的勾起嘴角。竟然让自己为他刷背?那就要付出代价。只是简单的在他后背上“不小心”的留下几条擦痕算是便宜他了,应该给他来个分筋错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