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哥哥 by 冷轧卷子【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13 作者:


文案
林温与林澈是从出生起便在一起,纵使后来十年的分理也断不了他们之间那份深埋于心底的情。

本人不会写文案,这是一个温柔受与腹黑忠犬攻的故事。小攻深爱自己的哥哥,可是哥哥却一直将他当做弟弟,于是可怜的小攻一直只能看不能吃。但是。。。两人同睡一床什么的,搂搂抱抱什么的,你要说他们没什么,我才不信呢!

☆、第一章离去

  厚重的云层显得整片天空阴霾而压抑,细密的小雨好像为了烘托悲伤一般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郊外的墓地里,两个身形单薄的小孩,看样子也就十来岁,一个跪在墓前满脸悲戚的沉默,一个则面带悲伤与担忧的举着伞站在一边。
  
  “哥哥,你别难过,虽然干妈死了。但是还有我呀,我会照顾你,很好很好的照顾你!”小小的孩子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坚定的许下诺言。
  
  跪在那里的小孩却恍若未闻,只是依旧如雕塑般直直的望着墓碑上那张有着美丽容颜的照片发愣。
  
  “哥哥,我们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恩”轻微的声音被雨声冲刷的几不可闻,但站着的小孩却敏锐的捕捉到了,连忙倾身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两个单薄的身影在朦胧的雨幕下慢慢的往停在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
  
  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高档的家具,独具品味的装修皆昭示着主人的富裕与不俗。一个女人正端坐在真皮的沙发上,这是个美丽的女人,优雅而高贵,举手投足间更是有种凌厉的气质,一身剪裁得体的高级女装包裹着玲珑的曲线倒使得整个人柔和了不少。此时她正端着杯咖啡有些不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孩子,“小温,你刚才说…?”
  
  对面的孩子低垂着眉眼显得很温顺,只是脸上淡淡的悲伤看的人莫名的心疼,“我想留下来陪妈妈。”
  
  旁边那个跟女人有些相似的孩子一听这话便叫了起来:“为什么,哥哥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去美国,干妈不是已经死了吗,你还怎么留下来陪她啊?”
  
  “阿澈!不许乱说!”女人轻声的训斥着自己的孩子,转而又温和的对着沉默的小孩道:“小温,阿姨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能让你去美国读书也一直是你母亲所期盼的,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恩,谢谢阿姨,我考虑清楚了!”
  
  “哎…你这孩子,”女人轻声叹了口气,有些动容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阿姨也不再劝了,等到你哪天想通了就跟忠叔说一声,他会帮你来美国找我们的!”
  
  “妈,哥哥不去的话我也不去,我要留下来陪哥哥!”一边的少年一见自己的母亲不劝了便有些着急,但很显然他的母亲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好,谢谢阿姨!”小孩乖顺的应着,又抬头看了眼身边那个急得满头大汗的小孩,便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轻声道:“再见了,小澈!”
  
  林温与林澈从出生便在一起了,当年林温的母亲林芝还在读书时与大自己一届的学长相恋,但却意外的怀孕了,学长一看她死活不肯打掉这个孩子便干脆销声灭迹了。而林芝为了保住这个孩子更是与家里断了关系,独自一个人跑了出来。在她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意外碰到了当时也同样大着肚子却没有丈夫的叶澜,只是与她不同的是叶澜的丈夫是因为意外而死亡的,而且她出身名门,丈夫更是给她留下了大笔的遗产。
  
  于是叶澜便收留了林芝,一方面是觉得同病相怜,一方面则是因为两人的预产期差不多,到时候可以让林芝当自己儿子的奶妈。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林芝早产了,于是林温便比后来出生的林澈大了一个月。但由于叶家庞大的家业,叶澜总是忙的见不到人影,所以林澈从小便被放在林芝的身边与自己的儿子一起抚养。
  
  近年来叶澜的生意重心开始慢慢的转移到了国外,所以便想带着儿子和林芝母子到美国去定居。却不料林芝因为当年的月子病与这些年尽心尽力的照顾两个孩子而积劳成疾,竟然因为子宫癌离开了人世。而林温年纪虽小却异常的成熟,母亲长眠地下,而自己又怎么可能抛下刚入土的母亲远渡重洋,所以便拒绝了叶澜一起去美国定居的好意决定留在国内。
  
作者有话要说:新人新文,希望各位亲们多多支持!!谢谢谢谢!鞠躬撒花~~~


☆、第二章 归来

  十年后
  
  S市的国际机场内,一个身形挺拔的青年正抬头看着那滚动的屏幕,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显然是在等人。青年看起来文质彬彬,五官分明的脸上没有一般男人该有的冷峻却显得温和亲切,尤其是那双眼睛,温柔仿佛能滴出水来,让所有看到它的人都不自觉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英俊的脸庞吸引了身边几个同样在等人的少女,只见他们或是低头私语,或是用手偷偷的指指点点,有个甚至兴奋的轻声叫着:“好帅哦!”青年或许是听到了动静,有些疑惑转过头来转而又朝他们礼貌的一笑,温润的脸上静静的荡漾着微笑,如冬日午后最温暖的阳光,看的那几个少女一时间有些痴了。
  
  广播里响起了飞机到达的通知,青年温和的双眼里划过一丝喜悦,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前倾了倾,好像这样就可以早点看到自己等待的人。很快里面陆陆续续的出来很多人,在等过了十几个人之后人群里一个身形十分高挑的男子便走了出来。只见他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外面则套了件黑色皮衣在一群的棉袄大衣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头栗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隐约泛着金光,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个超大的墨镜在那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人。
  
  “小澈?”林温上前试探着询问道。
  
  那男子一愣,但很快便一把扯了墨镜握住眼前人的双肩激动的叫道:“哥哥,真的是你啊哥哥!”
  
  林温这才有机会看清楚他的脸,十年了,他变了很多,虽然经常有收到他的照片,但那怎么也比不上现在真人在面前来的生动。当年那个白白嫩嫩的小肉脸已经被现在棱角分明的脸庞所代替,英气的眉毛下深邃的眼睛已经很难找到当年的影子,但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却与当年一样的热切。
  
  林澈越说越激动,一把将林温搂进怀里:“哥哥!我还以为你没来接我呢,找来找去没看到你。”
  
  “呵呵,怎么会呢。”林温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不自觉的用小时候的语气哄到:“哥哥说了会来接你就不会骗你的。”
  
  “嘿嘿!我就知道哥哥你对我最好了!”
  
  林温拖过他的行李,温和的笑笑,“坐飞机很累吧,先回家休息吧!”
  
  “恩,好”林澈刚想亲昵的去牵林温的手,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
  
  “Daniel,等等我!”一身娇丽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林澈不悦的皱了皱眉,便有些不耐烦的转身看向那女子:“有什么事?”
  
  女子显然对他的反应有些意外:“应该我问你是什么意思?怎么下了飞机就顾自己走了?”
  
  林澈一挑眉,不屑的看着她:“不然呢?还要等你下了飞机送你回家?我们好像才刚认识不久吧!”
  
  “你个混蛋!”女子显然觉得自己被耍了,气愤的骂了句混蛋便转身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
  
  林温看着愤然离去的女人有些惘然,上前轻声询问道:“小澈,那是你女朋友吗?你们吵架了?”
  
  林澈扭头灿烂一笑,搂着林温的肩膀边走边道:“怎么可能,飞机上坐我旁边的一个女人,挺无聊就跟她随便聊了几句!”
  
  “哦,呵呵。”
  


☆、第三章 张扬

  林澈回了家便开始昏天黑地的睡了一场,起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在别墅里溜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林温的身影,刚好看到老管家忠叔在给他准备午饭便上前询问道:“忠叔,我哥哥呢?”
  
  忠叔看着他慈爱的笑了笑,“哦,林温少爷啊,他昨天晚上就回去了,说是等下晚点会过来看你。”
  
  “什么意思?回去了?回哪里去?”林澈听得满头雾水,他家不是在这吗,他回哪里去!
  
  忠叔显然也有些意外,“少爷不知道林温少爷早就搬到外面去住了吗?”
  
  “什么!”林澈听得大叫一声,“他搬到外面去住了!为什么?他什么时候搬出去的?”
  
  “四年前,林温少爷上高中的时候。当时他说为了离学校近些,后来便没有再搬回来了。”
  
  林澈这才想起从四年前开始给他打电话他就开始说不要打家里的座机,说是因为时差不同会影响别人休息,平时联系打手机就好。自己居然还信了,乖乖的打了这么多年手机,原来是偷偷瞒着自己搬出去了。“那他住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林温少爷也没说。平时他也很少回来,有时候来了也是惦记着给我们买点东西吃,常常是说不了几句话就又走了。哎,这孩子啊是真懂事。。。。”
  
  忠叔话还没说完林澈便匆匆的跑上了楼,抓过床上的手机一按快捷键便坐在椅子上等待通话。嘟嘟声响了两下,那边便想起了一声陌生的男声:“喂,哪位。”
  
  林澈心里忽然一惊,迫不及待的叫道:“你是谁?我哥哥呢!”
  
  “你哥哥?林温?”那边的人语气轻快,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没错,他人呢?”林澈开始有些气急败坏。
  
  “哦,你等等!”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便听到刚才的男声叫道:“林温,你弟弟找你!”
  
  又等了一会儿,听筒那边才传来熟悉的声音:“喂,是小澈吗?”
  
  “恩,哥哥你怎么搬出去了?你现在在哪呢?刚才那个人是谁?你的手机为什么在他那里?”林澈连珠炮似的一下子将心里的疑问全倒了出来。
  
  “呵呵”林温笑了笑好脾气的开始慢慢解释:“我现在在实验室呢,刚才的是大我一届的师兄。刚刚我去洗手了所以手机放在一边,他看有电话就帮我接了。”
  
  “他跟你关系很好吗?怎么能随便接你的电话!”
  
  “呵呵,大家师兄弟么,帮个忙很正常的。”
  
  林澈听他这么一解释才开始有些释怀,便又开始关注起最开始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要搬出去啊!”
  
  “那里离学校太远了,每天上下学不方便,所以就搬到学校附近住了。”林温淡淡的解释着,其实还有点是因为那里始终不是自己的家迟早是要离开的。
  
  “那你现在住哪?我去找你!”
  
  “我现在还在学校呢,等试验做完了我就去找你好吗?”林温哄小孩似得轻声跟他商量着。
  
  “不好!哥哥你快告诉我!”林澈不依不饶。
  
  林温颇无奈的报了个地址,又交代几句路上小心之类的话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一边的学长张扬凑过来笑眯眯的问道:“啧啧,林温你确定这是弟弟不是儿子?”
  
  “呵呵”
  
  “不过听他那紧张的样儿,我还以为是你爸呢!”张扬没正经的开着玩笑。
  
  林温知道他就这性格,便也温和的笑了笑没有多介意他的玩笑。张扬人如其名,行事风格总是张扬而肆意,再配上他英俊的脸更是显得风流潇洒,一双桃花眼弯弯虽然总是到处放电,却从不见他有女朋友。
  
  说起来林温与他的相识也颇为戏剧性,那时候林温还读高三,那天打工晚了回家的时候为了抄近路便走了条小巷子。想不到那里居然会有人打劫,而更离谱的是那打劫的在看清了他的相貌之后居然还耍起流氓来了。而刚巧在此时张扬路过帮了他,两人一起走了一路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小区的,而后来更巧的是后来林温还考了他所在的大学所在的医学院成了师兄弟。
  
  林温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张扬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而是:长成这样还敢半夜走小巷子,你还真是没自知之明啊!听得林温当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夸呢还是在损。不过不管他说话怎么不正经,人却是很好的,所以这么多年关系一直不错。
  


☆、第四章 同住

  林温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林澈一脸无辜的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林温赶紧上前道歉道:“不好意思啊小澈,等久了吧,这个实验有点麻烦,耽误了点时间。”
  
  “哈哈,没关系,我也刚到呀!哥哥我聪明吧,一找就找对了。”林澈亲昵的凑上去讨赏。
  
  林温一边掏钥匙一边习惯性的哄道:“恩,聪明!我们小澈是越来越聪明了!”忽然背后一个温暖的怀抱靠了上来,林澈从后面一把搂住他的腰把脑袋搁在他的脖颈处用力蹭了蹭,闷声道:“哥哥,我好想你!从我离开的那天就开始想你!”
  
  林温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宠溺的笑道:“我也想你。”说完便低头继续开门,似乎没有注意到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多**。
  
  “哥哥你就住在这里?”林澈环视了一圈这个很小但很整洁的房子疑惑着。
  
  林温估计他可能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小的房子,便笑了笑道:“反正就我一个人住,大了也没用。”
  
  林澈赞同的点了点头,“也是!”转而又对林温笑道:“小是小了点,不过我不介意!”
  
  “恩?”林温的疑惑还没出来,就见林澈从门口拖进来个大行李箱。“小澈,你这是?”
  
  “为了弥补我们兄弟俩十年间空白的感情,我决定过来跟哥哥一起住。而且我也要在哥哥的大学寄读,住这里也方便点。”林澈说的振振有词。
  
  “可是。。。”林温欲言又止。
  
  “哥哥这是不同意吗?哥哥不喜欢和我住一起吗?”林澈有些委屈。
  
  林温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这里很小,怕你住不习惯。”
  
  林澈顿时‘破涕为笑’,自顾自的拖着行李往里面钻:“没事,我在美国住的宿舍也和这个差不多大,挺习惯的。哥哥这个是你的睡房对吧,我先把东西放一下哦!”
  
  林温无奈的笑笑便也跟了进去替他收拾衣物,林澈站在一边看着身手利索的帮他收拾东西的人,不由得感叹道:“哥哥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跟十年前一模一样。”
  
  “呵呵,哪有人能十年都不变的。”
  
  “真的,在我心里小时候的哥哥跟长大后的哥哥都是一个样的。”
  
  “好好,一个样就一个样。”林温哄了句便递给他一些毛巾衣物:“你先去洗澡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有什么想吃的吗?”
  
  “只要是哥哥做的我都想吃。”林澈乖顺的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呵呵,好。”
  
  林温看着锅子里翻滚着的面条,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十年了,当年的两个小孩子都长大了,虽然他们之间的亲昵似乎还和以前一样,但毕竟长大了,很多事情也就复杂了。小澈在美国好像有个女朋友吧,只是他现在都回国了,估计也会分了吧,等有空的时候问问他。林温站在那里思绪万千,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道注视了他很久的目光和那里面闪烁的志在必得的光芒。
  
  林澈站在那里一脸阴谋得逞的笑着:哥哥,我回来了,以后绝不会再离开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呐,是好是坏你们倒是吭一声啊!


☆、第五章 吃面

  “哥哥烧什么呢,好香啊!”林澈凑上去很自然的便搂住了林温纤细的腰身,脑袋里一阵兴奋:不愧是我哥哥啊,腰都又细又柔软。
  
  “呵呵,家里没什么东西了,就烧了点面条,你先将就着吃下,明天我再去给你买好吃的。”林温熟练的将面条捞起放进碗里,又加了些调料与汤水。
  
  “恩,好”林澈贴着他的耳朵轻轻的吐气,惹得对方敏感的躲了躲,脸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于是林澈又是一阵兴奋:不愧是我哥哥啊,这么敏感还这么容易脸红。
  
  “好了,别闹了!走开点,小心烫到!”林温笑着轻轻挣开了他的怀抱,小心翼翼的端着两碗面条去餐桌上放好。
  
  “哥哥,你的叉子放哪儿呢?”林澈从厨房里探出半个头询问道。
  
  “你要叉子干什么?”林温疑惑他吃面条要叉子干什么,忽然有想到:“你该不会连筷子都不会用吧?”
  
  “会是会,就是十多年没用了,用不习惯!”林澈拿了筷子讪讪的笑了笑。
  
  林温接过筷子,宠溺的笑道:“呵呵,那我明天去给你买副刀叉来。”
  
  “我就知道哥哥你对我最好了!”林澈美滋滋的拿着筷子开始捞面条吃,可是他明显高估了自己拿筷子的本事,捞了半天一根面条都没吃到。
  
  “呵呵,你拿筷子的手势还和小时候一样,这样夹不住面条的。”林温说着便亲自上前手把手的示范,“要这样,明白了吗?”
  
  “是这样吗?”林澈扭头询问,而林温此时也正低头在他的耳侧。他这么一扭头,两人的嘴唇便‘不经意‘的轻轻擦过。不愧是我哥哥啊,嘴唇都特别香软。
  
  不过林温却好像根本就没意识到,应了声是后又教了几句便坦然的坐了回去继续吃面,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行,林澈忽然觉得前路漫漫啊。。。
  
  吃完饭之后就是怎么睡觉的问题了,林温拿了床被子想去沙发上睡,却被林澈拖回了床上,“哥哥你要么跟我睡一床,要么我去睡沙发,反正我长这么大还没睡过沙发呢。”林温无奈,只能答应跟他挤一挤那张小床,却没发现某人噙在嘴角的那丝带着阴谋的诡笑。
  
  “哥哥,你可真瘦啊!”林澈以床小为借口,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搂着林温狂吃豆腐。
  
  林温只当他是因为小时候的习惯,便也任由他搂着上下其手。“呵呵,还好吧。”
  
  “这样还好啊,你看这里都能摸到肋骨了。”林澈探手进他的睡衣,轻轻的在他身上摸着。不愧是我哥哥啊,皮肤真光滑啊。
  
  “恩。。”林温不自觉的**了一声,抓住了林澈的手:“别闹,好痒。”殊不知林澈因为他刚才的那一声,此刻脑袋已经快爆炸了。浑身的血液奔腾着直往一个地方冲,林澈在理智与**之间垂死挣扎,半晌才沙哑的开口道:“哥哥,我去趟厕所。”
  
  “恩,好,看的见吗?要不要开灯?”
  
  “不,不用了!”林澈捂着下面狼狈的冲进了厕所。
  


☆、第六章购物

  第二天一大早,林澈满意的翻了翻身,舒展了下筋骨。然后便是盯着天花板发呆,早起迟钝的大脑反应了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是住在林温的‘家’里。哥哥!林澈一个翻身,身边哪还有人,难道是自己睡相太差给踢下去了,林澈又赶紧看了看床底,也没有。又看看床边的鞋子没了,那应该是起床了。
  
  急忙走出房间,正赶巧了林温提着一袋早饭刚进家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会儿。”
  
  林澈看他一身的运动装,又买了袋早饭回来,料想他应该是去早锻炼了:“哥哥你这么早不睡觉跑去锻炼身体啊!难怪这么瘦!”
  
  “呵呵,没有,我去送牛奶了。”林温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又去洗了洗手。
  
  “送什么牛奶?”
  
  “就是帮牛奶公司送牛奶呀!因为需要在7点前送到,所以起得早了点,呵呵,打扰你睡觉了吧?”
  
  林澈激动一把上前抓着他的手臂道:“哥哥你起这么早去送牛奶打工吗?那多累啊,你缺钱吗?我可以给你啊!不准再送了!”
  
  “呵呵,没事,不累的!就当是早锻炼了。”
  
  “不行!早锻炼是早锻炼,起这么早送牛奶,会累坏身体的!”
  
  “呵呵,我习惯了!现在到点都会醒,躺着也难受!”
  
  林澈不再争辩了,既然这样,那么以后我就努力让你到点也醒不了,不躺着就难受吧!
  
  “今天周末,我也没事,要不等下我们去买点东西吧?”林温喝着牛奶提议道。
  
  “恩,我都听哥哥的!”林澈乖顺的点头。
  
  周末的超市显得有些冷清,也难怪大冬天的大家都捂被窝去了,谁会愿意没事跑出来溜达。林澈对着货架上的东西心不在焉,倒是一路上哥哥哥哥的叫的热切,引得旁边一位妈妈把他当模范教育小朋友:“你看那位哥哥跟他哥哥的关系多好,哪像你,老跟弟弟打架。”
  
  两人兜兜转转的到了卖家具的地方,林温寻思着家里那张一米五的小床两个人睡实在太小,便想再买张大点的床放到房间里让林澈睡,再把那小床搬客厅里自己睡。于是林澈挑来挑去挑了张大双人床,林温也只当他睡惯了大床没有说什么。
  
  买好了东西订好了床,两个人便提着大袋子满载而归。正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早起觅食的张扬迎面走了过来!“呦!林温,一大早都能碰到你!你说这都是啥缘分呐!”
  
  “呵呵,学长早啊!”林温笑着打了声招呼。
  
  张扬凑过来看了眼林澈笑道:“这位就是上次打电话的那个小弟弟?”
  
  “呵呵,这是我表弟,林澈。小澈,这位就是上次接电话的学长,张扬。”林温笑着给他们互相做了介绍。
  
  张扬笑嘻嘻的看了眼一脸敌意的林澈:“小弟弟,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哥哥是好人!”
  
  林澈凌厉的盯了他一会儿,又忽然璀璨一笑:“张扬学长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张扬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这孩子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怎么感觉背后冷飕飕的。“诶,你们拎着这么多好东西,难道说晚上有大餐?不介意算我一个吧!”
  
  “不介意!”
  
  “介意!”
  
  林温与林澈同时脱口而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张扬决定择优录用,笑着对他们摆了摆手道:“晚上见,拜拜~”
  
  “哥哥,这什么学长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干嘛要答应他来我们家吃饭啊!”林澈见他走了,有些委屈的质问道。
  
  “怎么了?你不喜欢张扬学长吗?他也是刚好住这小区的,以前也经常会过来我那吃饭。”
  
  林澈一听经常来吃更不乐意了,但看看林温担心的脸色又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开口道:“我跟他又不熟,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只是担心万一他对哥哥有什么企图,那多不安全!”
  
  “呵呵,能有什么企图啊,我那儿什么都没有。而且学长不是这种人,你放心吧!”
  
  “哦”林澈心想着,你那儿在别人眼里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因为你才是最招人惦记的!
  
作者有话要说:一天发一章什么的太麻烦了,于是决定发完了事。当然文不长,本人也喜欢写些温馨的小短文,有喜欢的朋友请多多留言哦,这样我才有动力多多写嘛!啊哈哈!


☆、第七章 蹭饭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那张扬果然‘恬不知耻’的过来蹭饭了,席间还‘不知羞耻’的跟林温各种搭讪,看的林澈差点就把新买的刀叉插他脑袋上。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张扬熟练的拿过水果窝沙发上看电视去了,林澈帮林温收拾了餐具便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张扬跟主人似的摊在那吃着橘子,气的咬牙切齿。努力平息了怒气才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假装看电视。
  
  “小弟弟,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怕你额头上的青筋等下爆了溅我一脸血!”张扬顾自按着遥控神情自若。
  
  “我警告你!离我哥哥远点!”林澈冷冷的从牙缝里蹦出这么句话,眼睛却盯着那电视目不转睛。
  
  “我要说不呢?”张扬不动神色的挑衅着。
  
  “他是我的,你没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