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边缘——奥特馒头仔【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奥特馒头仔       

文案:

从他知道漂亮而愚蠢的人鱼公主变成一堆没用的泡沫那天起,爱情在他眼里也只是代表“可笑”二字。他老妈临终前告诫他:“爱情不过是为了达到龌龊的目的而挂在嘴边的借口罢了,瞧我这辈子你就懂了。”

他的身边出现过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可还来不及诉说,便已成为过去。他只适合在黑暗中肮脏地活着。

可有一天,某人的出现,让他相信,也许他的世界还有光,当他愿意全力追逐时,才赫然发现,那只不过是光背后的阴影,他终究只适合在黑暗里糜烂。

主角:浅言,程煜 ┃ 配角:尹意哲等 ┃ 其它:从未得到,何来失去

第一章

浅言的老妈——浅俞,当年被浅言他爸韩之然丰厚的身家以及英俊的外表所吸引,更以爱情为借口,成为不要脸的小三。后来生下浅言,也没能扶正,新鲜劲一过,韩之然便抛下他们娘俩,去寻求更刺激的人生。

然而浅言他爸虽然花心,倒也不是吃过不认账,这些年,浅言娘俩吃穿用度都是挺好的,浅言的零用钱也很多。

浅言高二那年秋天,浅俞病重撒手人寰,临终前告诫儿子:“万不可相信爱情,它只是为了达到龌龊的目的挂在嘴边的借口罢了,你瞧老娘这辈子就懂了。”

老妈,您就放心吧。爱情这操蛋玩意儿,傻逼才会信,老子也只当它是个屁给崩了。

浅俞走后的一段很长的时间,浅言都是活在断片当中,他喝过的酒,能把商贸大厦门口那个专门装喷泉水的坑给填了。最后也顺理成章的没考上大学,就去报了个职业技术学院混混日子。

他选的这个学校吧一来靠近他家,其实也算不上家,家里没人,这套房子是他那花心老爸买来安置他娘俩的,现在能乱成狗窝。他选这个学校其实还有个比较隐晦的原因,那就是靠近R大,一墙之隔,R大男生多,帅哥也不少,每天趴阳台那可以对着某个帅哥YY。

浅言朋友很少,楼下“Bye bye”奶茶店的老板哲哥,也是R大毕业的,跟浅言是能聊得上几句的朋友,要是闲来无事,浅言就会下去“Bye bye”喝杯奶茶,一坐就是一天。

这日,下起了毛毛雨,浅言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他起床洗漱之后,穿了件大花短裤,套件T恤,踏上他那名牌人字拖下楼找奶茶喝。

“给爷来杯‘无敌鸟炸天’。”浅言朝着吧台里面玩手机的尹意哲吼了一声后,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无敌鸟炸天奶茶实际上就是普通的炸弹奶茶,是尹意哲也就是他们说的哲哥为了配合自己的形象所想出来的奶茶名字。

“这位爷,您请慢用哈。”哲哥把奶茶搁桌上。突然他瞥见浅言正眯着眼看着R大走出来的男生。便一掌给他:“你Y的够了哈,跑我这来偷窥我学弟啊。”

“哎呀,哲哥,我这不是憋着难受吗?都好几个星期了。”浅言看着哲哥笑嘻嘻地说。

“你丫的就不能消停一会啊,没日没夜的搞,就不怕得艾滋?”哲哥无奈地叹了一声。

浅言哼了一声,像他这种人,就算是烂死在沟里,又有谁会在乎呢?他从裤兜里掏出几个彩色的套套一脸邪笑:“这个您就放心吧,安全第一嘛。”

“靠,你上辈子肯定是个太监,这辈子憋急了要干够本啊,下来喝个奶茶都要随身带啊。”哲哥笑着坐在旁边。

“呵,万一喝着喝着就泡上了呢?要不你试试?”浅言不要脸地开着玩笑。

“来啊,就你这未成年,老子十分钟就能把你干死,哦。不,给老子五分钟就行。”哲哥眯起漂亮的眼睛没皮没脸地说道。

“哟呵,还不知道是谁干谁呢。”浅言不甘示弱。

“哎,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如今的小孩啊……”哲哥狼嚎。

“哎?你那有钱的昕哥哥呢?”浅言巡视一周奶茶店,没见之前一直陪着哲哥高冷帅气的男人离昕。

“他回G市开会去了。”哲哥用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突然好想离昕。

“G市啊,这山长水远的,你就不怕他……”浅言挑挑眉。

“滚你丫啊,你当是你啊,见男人就想抓过来上。”哲哥喷他一脸口水。

“这话说得夸张了啊。”这几年,浅言身边的男人很多,他这种做受的,还媚到骨子里的男生是最受欢迎的,但大家也是逢场作戏,你情我愿,就玩玩也不拖泥带水,当然其中也有很多人也许是迷恋他的身体也许是迷恋他的样貌,不愿那么快分开的,但他都拒绝了,他不想在一个人身上耗费太多时间,青春苦短啊,要及时行乐才对嘛,所以很多人,他都记不住样子,太多了,伤脑筋。

“喂!生气了?”哲哥见他突然沉默了,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傻逼吧你,小爷我在想男人呢!”浅言望着帅气的哲哥,笑弯了眼睛。

“那您继续想,我弹两首小曲儿给您解解闷。”哲哥起身走向钢琴,这一百多平米的小小奶茶店,居然在中间放一台三角钢琴,哲哥摆明地说是用来装逼的。

熟悉的琴声响起,每次听哲哥弹琴,浅言总会若有所思。

他活了18年,其中有两三年算得上悲惨,没娘疼的孩子着实让人黯然伤神,但命运不会因为你的悲惨而对你格外开恩,它往往会关了一扇门还把窗给堵死,当你挣扎着要把房顶给掀了,它此时可能就会妥协给你开个小窗。浅言感觉自己一直在挣扎,只有身边形形色色的男人,让他有错觉,自己是被人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