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颜再归 下+番外——无心轮回【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无心轮回       

第九十八章:装傻

“第三。我做什么要救不相干的人。”

秦莫言对着季博文嗤笑着:“快些去你说的地方吧。我们早些完事。早些回去。我今晚还想和哥哥一起睡呢。”

他不想说。方才听到那女子从人群中传出的话语。他便觉得烦躁。就和那一日见到秦希承一般的感觉。揉了揉脑袋。那一日秦希承走后。他做梦梦到了很多模糊的画面。再睁开眼睛。却是抓不住。总觉得。秦希承。还有现在自己前面那个人群中哭喊求救的女人。他都是一点都不愿意接触的。

总觉得。和这些人产生交集。会让他失去他最重要的人。失去秦落笙。

没有察觉秦莫言语气中那一点和他表现出来的纯稚无害相反的冷漠锐利。季博文对秦莫言的了解。也只是片面。或者说。只要不是秦落笙当面。不论是谁。面对着秦莫言的伪装。都不会那么容易发现其中的异样的。

既然秦莫言没有救人管闲事的意思。季博文也不再撩拨。调转马头。便要跟着秦莫言绕过去。前面的人群突然一阵哗然。一个一袭白衣。跌跌撞撞的娇小身影。冲到了起步的黑马之前。

“我不要去那种地方。求求公子。救救我吧。”

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身后还跟着一个长相粗横的大汉:“小娘们。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这样的小白脸。你以为能够救你。告诉你。老子是南城飞虎帮的。”

大汉往女子这边走。一边走一边骂。还用挑衅的目光望着秦莫言一行人。看着便是一出逼良为娼。秦莫言却不止没有勒住缰绳。反而是向着那堵在路中间。跪倒在地板上苦苦哀求的女子纵马驰去。

一片惊叫。眼看着那扬起的铁蹄便要踏落那白衣女子的身上。

而那往这边走的大汉。也惊得停住了脚步。显然。这和他的预想不同。

秦莫言眼神一厉。却是猛地扬起缰绳。双腿一夹。黑马长鸣。却是整个身子一跃而起。直接从那女子的头顶飞掠而过。

巨大的黑影在头顶掠过。压迫感十足。那女子本来哭的梨花带雨。在黑马跃过后。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秦莫言手中的马鞭轻轻一挥。一阵裂帛声伴随着大汉的惨叫声响起。方才还耀武扬威的大汉。却是被一鞭子抽了个皮开肉绽。痛的滚落到了地上。那白衣女子眼前一亮。以为有戏。

正要酝酿更好看的哭泣姿势。秦莫言却是连稍微停住询问一下那眼睛放光的女子都不曾。反而是双腿轻夹。控制着黑马加快了速度。迅速穿过了这片区域。离开的潇洒无比。

季博文自然不会觉得秦莫言的行为太粗暴。吓着人家姑娘了。他见多了这类手段。方才只是那边卖身葬父的戏码也许不够清晰。可是直接拦在路中间的手段。可是明显的不能够再明显了。

手一挥。身后的人马分成两股。从那白衣女子的两边追着秦莫言的方向而去。不止一个人没有留下看看人姑娘有没有伤着。有没有吓着。反而是落了一地的尘埃。扑了白衣女子满头满脸。

“呜呜”

那女子一时间有些傻了。下一瞬。脸上烧的慌。忍不住掩面低泣。周围的人望着她身上白色的衣服成了灰色。本来楚楚动人的容颜上沾满了尘埃。悄悄地退散了。这个时候。若是还没有猜到对方想要攀着高枝的心理。那可是傻子了。更何况。在京城住着的人。各个都很有眼力见。

不知什么时候。那卖身葬父的姑娘。还有那刚刚在地上打滚的汉子已经走的无影无踪。

临近这一条街的登仙楼包厢中。一双眼睛将街道上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然后。那双眼中迅速闪过一抹阴郁。

“太孙殿下。”

侍卫进来。小声地对着秦希承禀报:“那两个人都已经送走了。他们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忘记的。”

秦希承还在望着窗外。半晌。他突然笑了一声。笑的急促而有些异样:“无所谓。他们闭不闭嘴无所谓。我只是讨厌那个异族人。想要整治一下他罢了。”

这个理由确实很充分。充分的他身边的这几个人没有任何怀疑地将他交代的事情给办了。

“是属下等办事不力。找的人无能。没有将那人拦住。”

误会了秦希承的笑声。事情没有办成。怎么可能开心。方才秦莫言别说被下什么绊子。反而是大发了一场威风。

那侍卫低垂了脑袋。他们是负责保护秦希承的。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自然是找的人也有些问题。那一男一女。是附近有名的仙人跳。却手段低劣。好几次被人抓住。否则的话。哪里会被秦希承手下的侍卫轻易找上门。实在是名声在外了。

“不。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点东西。你做的很好。”

即便他们找的人那演技差的连自己都看不下去。可是。只要有用。不就行了吗。

秦希承唇边带笑。眼底阴郁。他清楚知道前世的何莫言对秦落笙的感情。或者说。前世。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那个该死的男人对着他的皇叔抱持着怎样偏执激狂的感情。他手上没有人脉。没有能量。只能够设置那么一个有些拙劣的局。却已经足够了。

足够他看清楚今世的这个秦莫言。即便不是和自己一般带着记忆重生的人。却也根本没有那一日秦莫言在秦落笙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一副无知纯稚的样子。

“准备笔墨。”

想了想。秦希承吩咐了一声。

但凡是大酒楼饭庄。都会有上好的文房四宝备着。以能够得到有些有名之士的墨宝为荣。因此。只是没一会儿的功夫。秦希承面前已经铺展开了笔墨纸砚。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