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成熟时——李泊文【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李泊文       

文案:

钢筋水泥都能掰弯,更何况一个男人。

“嗯,我放屁。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们的对话越来越像八点档电视剧。

“为什么。”看,我竟然问出这么脑残的电视剧女主角才有脸问的话。

“你别这样。”我呸。

“又没人喜欢你,让我喜欢你不行吗?”我有点卑躬屈膝的感觉。

“其实,隔壁班的……”他像是为了不服输似得在努力编造一个名字。

“啥?”我打断他。

“那个,李娜说……”

“你他妈是不是瞎,她皮肤没我好,眼睛也没我大,你喜欢她哪里?”不等他说完我就激动的打断他。

他刚准备开口,我又接着道:“你别他妈告诉我你喜欢她的心灵,我不相信这种屁话,全校都知道她有先天性心脏病!”

他憋了半天,最后说出一句话,可没把我气死,他说:“至少她是个女孩儿。”

这个没出息的直男。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边缘恋歌

主角:韩唐梁池┃ 其它:竹马情深青春现代90后

第一章:梦遗少年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梁池是在我十二岁那年。

在这之前我们还只是一起打屁扯淡的玩伴,直到那一天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一架巨大的飞机落在了我家门前,硝烟伴随着爆炸声起,可是我不仅不害怕,还满心欢喜的往飞机坠落的地方跑去,没跑多久我便看到了梁池,他站在漫天黄沙中看着我,让人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穿衣服,风沙中他的身体出奇的清晰,我看到他初有形态的身体,紧接着一个激灵便从梦中惊醒过来……

就这样,我把第一次的万千子孙在这个奇异的梦中交代出来,我没告诉过任何人这个梦,包括梁池本人。

但是,从那时起我便知道,我喜欢上了梁池,这个和我年龄相仿,性别一样的男孩。

我出生在中国南方一座不算太大的城镇,万里长江水以一条不宽不窄的大河形态从城镇东边穿过,算是养活了一群似水柔情的南方儿女。

中国早期的城镇大多没啥规划,南城自然在其列:水蓝色天空下,随处都是胡穿乱插的电线;歪歪曲曲的街道,毫无章法的楼房平屋间隔着乏窄的巷子,一根根竹篙撑在其中,晾晒着女人的胸罩和男人大的出奇的裤衩……

巷子里的乱石地板被岁月磨的光溜溜的,上面永远沾着洗衣粉泡沫的水花。

我可没少在这上面摔过跤,而最近一次摔跤是因为帮梁池打架。

那时候我们都兴玩游戏王的那种战斗卡片,梁池和我们学校隔壁班的一个胖子因为一张稀有游戏卡的所属权在巷子里大打出手,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我记的很清楚,那时候夏天刚到,天气还不算很热,阳光在巷子里旋转出一圈圈迷离的光晕,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洗衣粉的凛冽气息。

我跟梁池并排站着,那胖子就在我们对面。

仔细算起来,梁池不过比我大了一个月,但是这家伙先天基因好,这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他的身高就足足甩了我一个头的高度,眉宇间更是多了丝隐约的成熟气息。

我想,那对面的胖子一定就是被他的气场给震慑住了,他紧紧盯着梁池,脸上的肉都在微微颤抖着。

我们三就这样对峙着,空气中似乎都多了股火药味儿。

当一束阳光刚好落在我们中间那块形状不规则的石板上时,梁池说话了,那时候他深受《古惑仔》的荼毒,说话都带着股诡异的森冷感。

“拿来。”他说。

胖子身体一颤,手就慢慢伸了出来,那张卡片就捏在他的手上。

梁池给了我一个眼神,我连忙屁颠屁颠的上去拿卡,可谁知道那胖子生性狡诈,我才刚靠近他,丫伸出肥手冲着我就是一记‘铁砂掌’,我毫无防备,便硬生生往后一倒,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石头跟铁一样冷硬,我那一坐,整个人直接蒙了,梁池看我吃亏,冲上来就给了那胖子一脚,紧接着挥拳头就冲着胖子肉嘟嘟的脸上去了,胖子短暂的人生里估计也没见过人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被打的也不知道还手了,愣了一下,捂着脸就嗷嗷乱叫的跑了。

梁池见胖子不见了,转身来拉我,我一下没忍住,就哭了出来。

梁池最看不得我哭鼻子,每次我一哭他就皱着眉在旁边看着我,也不说话,就这样用他黑黑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盯得我不好意思哭了他就似笑非笑的瘪瘪嘴巴,然后转身离去。

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游戏王卡片,再抬起头,梁池已经走远了,他的背影在阳光下晃得模糊,我的眼睛都忍不住花了一下,心里一股子陌生的感觉就冒了出来。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我跟梁池都喜欢吃饺子,十二岁时,我们两个人就可以足足吃六两。

我奶奶是北方人,动不动就爱在家里包饺子,每次等她做好了,尽管闻着香味我都馋的出哈喇子了,但还是忍着不吃,我总是用一个铁盒子装了拿到学校去。

家长以为我爱学习,吃饭都要去看书,但其实我是拿去和梁池分的吃了。

这家伙性子冷,不爱说话,玩的好的就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