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求生(穿越 兽人)+番外——哈噜【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哈噜       

文案:

穿越异世后的余泽以为,兽潮洪涝已经够可怕的了,谁知丧尸出现了。

余泽以为在这个原始社会基本就告别看脸了,谁知草丛中有个帅哥出现了。

余泽以为帅哥作为金大腿已经够幸运了,谁知自己是被当做配偶圈养了。

编辑说了文名、文案、一句话简介中不能出现禽兽二字,所以我只能说攻是会变成野兽的!

本文纯属脑洞,请勿考究!

主角:余泽、岩 ┃ 配角:水、石、泥 ┃ 其它:兽人、异世、丧尸

第1章

重新换上了一片新的荷叶搭在头上,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余泽扫视了一下周围,已经连续好几天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只猎物一样被人注视着,他觉得那东西是野兽还是食肉的那种,只是让他郁闷的是盯着自己这么多天他怎么还不出现?

刚开始余泽还会拿着自己削好的矛准备跟它拼了,只是一直也没见这东西有什么动静,余泽慢慢的放下了警惕,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在了怎么去把自己的住处解决掉。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第10天了,从最初的绝望到慢慢接受现实,到现在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余泽觉得自己没有崩贵,已经算是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强大了。

感觉到那视线已经离开,余泽渐渐加快自己手中的动作,踩着自己用毛竹做的梯子,小心的把兜在木箱子里加了石块的粘土,倒在用两块长木板做的槽子里,以便凝固成型。

现在这土房子已经有近一米七的样子,越是最后他越是觉得兴奋恨不得马上就住进去,他已经受够了露宿在野外动不动就淋雨,甚至差点被大水冲走的感觉。

余泽觉得自己今天很有可能直接把这房子盖好了,只是加上顶会困难一点,他必须把毛竹劈开然后把中间的竹节去掉,这里的毛竹够粗,就不知道这竹子被太阳暴晒之后会不会裂开了。

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余泽才把最后一根艰难的搭在屋顶的框架上,因为没有钉子什么的他只有在墙壁顶端留下几个放房梁的洞。

明天就可以盖瓦了,余泽一边就着火光一边用军刀小心的把竹节一点点的削掉,屋檐被他用粘土加木板做成了L行,希望这样可以解决的固定和排水的问题。

这土房子大概30个平方,不算大,而且连隔间都没有,但真的是费了余泽不小的力气,现在他每天晚上都会在没搭好的房子里点上火堆,一边驱寒防止野兽袭击一边为自己的新住处去潮。

这里的夜晚露水很重,哪怕是炎热的夏天,余泽几乎每天凌晨都会被冷醒,虽然他已经准备了剥几个羊皮,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受不了那股子膻味,只不过因为每天都过的太累了,所以就算是环境再差他还是能很快的进入梦乡,梦里的生活可比这好多了。

想想自己一个手术室工作的男护士,虽然对自己的工作没有报太大的期望,但总比在这好多了。

第二天余泽照样是被冷醒的,但除了这个之外他居然发现自己的正前方放着一个血淋淋的,动物的大腿?

“难道是有人放在这的?”余泽的这个想法一出现他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围着湖泊的周围开始寻找这人“喂~有人么?听到了吱一声!”

当余泽再次回到那条腿的旁边时,余泽已经打算放弃这么叫喊了,既然这个人没出现估计也是走远了,只是他有点想不通,既然在这种地方遇见了同类,怎么就不打个招呼再走呢?

或者根本就不是人?就像是一个喜欢跟人类一起生活的狗一样,觉得自己这个人类像是可以友好相处的?余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乐了,说不定真的是这样呢。

看着这么大的一条腿,应该是牛腿了,那蹄子看着应该错不了,想象自己可是最喜欢吃牛肉的了,只是现在连续的吃了十几天没味道的烤肉,他真的是提不起食欲,虽然自己手中还有几袋省下来的方便面佐料,这也是为了庆祝自己把房子盖好了之后,才能用一点点来増味的。

余泽把牛腿上的肉片的很薄,然后烤熟就直接吃了,反正来这之后吃东西就只是简单的生理需求了。

吃完牛肉,他把剩下的牛腿挂在了湖边的一个歪脖子树上,刚开始他这么做的时候还怕会把食肉动物引过来,最后证明是他想多了,不过他真是好奇明明自己刚来的时候碰到了不少庞然大物,自己还差点成为蟒蛇的盘中餐,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湖边来的尽是些食草动物就算这样这些动物也不敢离自己的土房子太近。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余泽也乐得自在。

小心的把梯子架在墙上,其他刨好的竹子靠在墙边,余泽坐在房梁上小心翼翼的开始把竹子架在上面,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激动,激动的让他直接忽略了那种热忱的眼神。

就着有些颤抖的手把最后的一根半边的毛竹架好余泽差点激动的从梯子上掉下来,他有家了,而且是自己做出来的,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爬下梯子余泽摸着已经凝固的很结实的土墙,鼻子都开始发算了,要知道刚莫名其妙的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来到这个地方的那天自己好几次差点死掉。

余泽围着房子转了几圈越看越满意,到了房子里面,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地上还有些凹凸不平,家里除了自己的来的时候带着的那个背包其他什么都没有,余泽的干劲又出来了,利索的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现在他需要一张床。

他早就想过了直接用粘土继续垒出一张床,里面留成空心的冬天的时候可以直接在下面放点碳,就跟炕差不多,不过这也只是余泽自己想的而已,作为一个南方人,除了电视上他压根就没见过炕。

不过这并没让余泽放弃动手的念头,反正他什么东没有,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粘土就直接从隔壁的小山丘上挖来的,他还顺便就着挖土的机会直接做了几个陷阱,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倒霉的动物掉进起成为自己的盘中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