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墨观——笑言之末【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笑言之末       

文案:

方砚从少年之时就很喜欢魏羡之。

他很清楚魏羡之一直在利用他。

后来他瞎了眼睛,也只当这是自己识人不明的报应。

……

上面是用来骗人的,其实正解是:这是一个两个人双向暗恋的温馨故事!

内容标签:年下 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主角:方砚,魏羡之 ┃ 配角:赵谓,楚贺,燕北城

第一章:方墨观(一)

方砚自小就喜欢魏羡之却不能明说,因为魏羡之对容易到手的人从来都不珍惜,可也是奇了,很多人明知道魏羡之是在利用自己却也心甘情愿供他驱使。

方砚觉得那个姓魏的大约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在他眼中世上之人只分为可用与无用。

所以为了能让魏羡之对自己青眼相加,方砚尽力想成为魏羡之眼中的有用之人,但是……他的想法并不成功。

他无才无德,相貌也就是说得过去。

哪里有魏大公子那样风流倜傥、足智多谋,可方砚有一个先决条件是旁人没有的,他算是魏羡之的表哥,他们家在魏羡之贫寒之时接济了他。

但显然这并没什么卵用,他小时候可没少仗着自己少爷欺负魏羡之……

有一次他将茅厕之中的扶手锯断了一半儿,表面看不出来,等魏羡之进去之后他们一群少爷围着偷笑,很快就听到了魏羡之的叫声,听到这声音一群公子笑得更为肆无忌惮。魏羡之过了许久才从茅房中出来。

方砚连忙叫人围了上去,好一阵的冷嘲热讽。

魏羡之连看都没看方砚一眼,转身就走,那表情好像他们才是满身污秽之人一般。可其实那时候魏公子并没有往后那样的心如磐石,他才不过十余岁,一边走一边红了眼眶,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这算是魏羡之的黑历史了……

不是因为他这般狼狈,只是因为他回去抱着母亲的牌位哭的时候被方砚看见了,于是这成了他一辈子的污点。他是这样想的可没想到方砚看见他哭了自己却慌了。方砚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跟魏羡之过不去了,他喜欢魏羡之。

就是那种想让魏羡之时时都看着自己的喜欢。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方砚有些害怕,那他不就和围在魏羡之身边的那些人没有区别了?所以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非但没有对魏公子好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

这下他总算是成功吸引了魏羡之的注意力,嗯,如果不算魏羡之极为咬牙切齿的神情,那这事儿简直完美!

后来方砚也反思了一下自己,他到底是喜欢魏羡之呢,还是喜欢那种被一个极为出色之人注视的感觉呢,大约是都有吧。

方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等梦再醒来时他发觉自己还在那个牢里。他不记得自己被关了几天了,他的眼睛被别人用烟熏瞎了,本来那些人今天还说要过来砍掉他的四肢,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动静了,估计是那些人打算换一个手段折磨自己。

刚刚被关进牢中的时候方砚很害怕,可现在他已经不怕了。

再胆小如鼠的人死前估计也有一瞬间的心如止水,方砚琢磨着自己应该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他仰躺着,双目皆眇早就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他特别饿,肚子一直在叫,难道他们想出的新手段就是要活活饿死自己?

这让方砚有些难过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同族太不厚道了。

他承认自己确实对不起他们,哎,可怎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痛快呢。

他又有了些困意,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已经不再牢里了,他摸了摸身旁的被子,锦面的,好料子,他已经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被子了,方砚有些珍惜地来来回回又摸了好几遍。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好心将自己从牢中放了出来。

他被逼着吞了一块儿炭,整个嗓子都烧坏了,声音嘶哑,所以他不太想用这种声音说话,方砚很想喝水,他爬了起来,摸着床猜想了一下水壶在什么位置,他慢慢地往那边儿挪动了几下,果然摸到了水壶,他赶紧又摸了个杯子想给自己倒杯水。

可水没倒好,一半儿撒在了自己的手上,水还有点儿烫,方砚一下就把杯子扔到了地上,他听见杯子碎了的声响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没事儿吧。”

是魏羡之的声音,方砚一时间有些僵硬,他不想这样见魏羡之,他瞎了,嗓子变成了这样,没错,他没用了。

对魏羡之而言,他已经没有用处了。

方砚明白,自己很快就要被魏羡之赶出去了。

要是真让魏羡之扫地出门那自己也太尴尬了!

所以方砚决定先发制人。

“我……”方砚清了一下嗓子,他的声音太哑了,“我要走了。”

“为什么。”

“天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魏羡之沉默了半晌。

“你不想见我?”

好奇怪的脑回路……方砚暗暗叹息。

“只是想离开京城。”

“好,那你走吧。”

至此之后,方砚就再也没见过魏羡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