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忘川+番外——藿白【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藿白       

文案:

竹林婵娟,萃雪纱衣。你风华绝代,我初识忘川。

他是我这一生一世最爱的人,亦是我此生最为亏欠的人。可我在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数年后才明白过来这两句话,但为时已晚。

他说,他叫忘川。既然你这么想重来一遭,那我现在付出一切代价,还能不能换你一生平安喜乐,圆满无缺?

主角:华忘川,华翊,顾文轩 ┃ 配角:秦艽,霍白,绿珠,余百家,邪桑 ┃ 其它:琉阿殿,明月山庄,阳厦神功,幽兰花案

第一卷:人初醒,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一章:初识忘川

我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

在翠云竹林中有一片空地,有琴,有酒,有他。他穿着的雪白纱衣似影纷飞,仿如嫡仙。一双凤眼含千般妩媚,黑眸如两丸水银,一转一动皆是风情。他鼻子很挺,也很瘦,就像精雕细琢的白玉一般。一头黑发如悬瀑倾垂,衬得皮肤白若骨瓷,一点血色也没有。

直到我遇到过很多人之后,才知道就算是江湖上名动天下的美女都没有一个能比忘川漂亮的,更何况是男人?

他走到我面前,笑得很浅,但是十分好看。他说:“我是你哥哥,忘川。”

忘川的声音很好听。如春风般和煦,湖水般温柔,又带着一点点的磁性。

清风袭来,携着阵阵竹香,他的发尾也扫过我的脸庞,我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说。

他笑容更深,美得令人窒息:“小翊又在想什么呢?”

“没……”说完话我几乎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我的声音沙哑,刺耳,就像金属之间的摩擦一样。我低下头,不知所措,一张脸更是憋得通红。但是也就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不仅全身都动不了,而且我还不知道这是哪里,连我是谁都不知道。难道他说的小翊就是我的名字吗?

他叹了口气,道:“小翊每天就知道睡,好不容易睡醒了,却还是傻呆呆的,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了……”

我更不好意思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忘川好像什么都料到了的样子,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你听好,我叫华忘川,你叫华翊,你今年十八岁。我长你七年,是你哥哥。”

我点点头,看着躺在椅子上,软弱无力的身子,问他:“那我这是怎么了?”

他眨眨眼睛,道:“你半年来一直睡着,当然会浑身无力了。”

“半年?!”我睁大了眼睛:“为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伸过一只手,在我眼睛上拂了一下:“眼睛瞪得那么大,小心瞪出来。”他的手冰凉,凉到让我打了个寒颤。

“可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调皮,不小心磕了脑袋。所以我们为了给你医治,不留后遗症,房子都卖了。”然后他摇摇头:“没想到效果还是不尽人意,还是那么傻。”

我:“……”

他扶着我慢慢起身,我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躺太久再站起来还是很不适应的。

“小翊,你这么久都没有运动过,我再让你走路我知道会很难受……但是你也忍着点,好么?”忘川一手夹着我腋下,一手揽着我的腰,让我慢慢站起来。我只觉得脚步虚浮,腿软的像面条。想抓扶着他的腰,却发现胳膊也一点力气都没有。这让我感到一阵恐慌,我到底是怎么了?

与其说是我走,不如说是他拖着我。走了十余步,我早已大汗淋漓,他除了脸色阴沉,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天先到这里吧……”他把我扶到椅子上,又道:“如果有需要,就叫我。”然后他便走了。

我仰头向上看,透过深绿的竹叶看到天空如洗,澄明澄碧。而我应该有多久没看到这天空了呢?半年了吗?我偏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胳膊,皮肤呈现一种苍白的状态,手勾的像个鸡爪。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过去的一切我都没有印象。然而忘川说的什么为我治病倾家荡产我是不信的,他身上的那种油然而生的贵气,怎么看都不是经历过倾家荡产的人!

过了会,忘川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一颗深棕色的药丸,一股药味隔着远远地我都能闻到。他说:“张嘴,吃掉它。”我厌恶的摇摇头:“我不喜欢吃药。”

忘川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从前可不是这样的,你都很听我的话。乖,吃掉它,你会好的快一点。”

我皱着眉,恐惧的摇摇头,把脸撇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他。

他白豆腐似的手掌心乘着那颗药丸,修长的手指如同春笋,我盯着发了一下呆,感觉可能被这只手拿过的药丸也不会很难吃了。

忘川好像看明白了我想什么,于是趁热打铁,把长发向身后甩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对着我盈盈的笑,哄到:“是呢,其实只是样子不好看,真的没那么难吃呢。”

那张脸真是好看。展颜一笑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分明的棱角又显得他十分俊逸。我被诱惑的晕晕乎乎的就张嘴含住了那枚药丸,进口的一瞬间我才反应过来,那药丸不光其臭,而且苦的不得了!我刚反射条件的要吐出去,忘川就手疾眼快的捂住我的嘴,把我的头仰起来,我才咽下去。

我苦的满眼都是眼泪,那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一到我胃里就翻江倒海的恶心,苦到了心里。我向忘川要水,忘川不给,说是一定要这么吞下去才有效果。我心里暗骂,谁配的药,这么刁钻!我以为忘川会像给我喂药时那么温柔的安慰一下我,谁知道忘川颇为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啧啧,看你那丑样~”然后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