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杰克苏 作者:一味愚【完结】

分类:虐恋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一味愚        甜文        校园        都市情缘        游戏网游       

文案:

大家好,我叫颜辞,x_ing别男,K大大二学生。

江湖中人给了我两个称呼,一个是颜大才子,一个是衣冠禽兽。前段时间我喜欢上了一款手游叫王者荣耀,这游戏清新脱俗又惨不忍睹,cao作无懈可击又分外有毒。我本想好好玩游戏,然而万万没想到,一个小哥哥把我撩得没法好好玩。

“对面李白不错哟,甜而不腻,脆而爽口,食之有味,秀色可餐~”

“所以你是想吃一口吗?”

“可以一试。”

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撩与被撩之路。然而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因为后来我发现,撩我的这个人,竟然是我们学校大名鼎鼎的经济学院辩论队队长,顾暄。

“卧槽顾学长?!”

顾暄眨眨眼:“开心吗?”

别来时,溪水耀青山,也看山花也看山。

外表高冷内里闷s_ao腹黑攻X外表温润内里不可描述才子受;

有甜有虐;

大学校园风。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游戏网游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辞,顾暄 ┃ 配角:沈锋,秦书,何书倩等 ┃ 其它:王者荣耀

第1章 撩吗?

  游戏开局已15分钟,敌我双方都被推得只剩水晶和一座高地,颜辞看了看自己李白的战绩:13杀0死8助攻,目前是全场最佳。

  在这势均力敌的当下,队友却不知因为何事吵得不可开交。颜辞懒得参与他们,只一边cao作着李白在野区穿行,一边感叹农药人生的可怕。

  王者荣耀,俗称农药,竞技手游,cao作有毒。工作党与小学生齐飞,卖菜大叔与时尚MM同在,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对手是男是女,也永远不知道他们打游戏的时候实际上在干什么。

  颜辞实在忘不了有回打游戏打到一半时四个队友一个接一个的挂机的场景。

  安琪拉:“兄弟们,考试时间快到了,我先赶卷子,你们加油!”

  What!

  赵云:“不行不行孩子哭了,我得给孩子喂n_ai去。”

  家,家庭妇女?!

  孙尚香:“不好意思,家里生意太好,收钱收不过来,我得收钱去了。”

  ……您家是开银行的吗?

  亚瑟:“好困撑不住,我想睡……”

  哥,现在才上午十点。

  四个人都走了,只留下颜辞的李白在王者峡谷风中凌乱。

  颜辞哀怨地看一眼自家水晶里站着的一动不动的四个人,内心悲愤哀嚎:“这是排位啊排位啊啊啊——”

  当然这对颜辞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回他去菜市场买水果,看到水果摊的大爷在玩王者,用的是法师小乔。

  听着游戏里小乔妹妹甜甜软软的声音“接下来,就是两个人的时间咯~”再看看眼前这个肥头大肚笑得放荡不羁的大爷,颜辞突然一阵胆寒,心说我平常在游戏里面表白的乔妹妹难道都是这种大爷吗?

  简直想哭。

  话是这么说,然真正在打游戏时,颜辞是十分冷静沉着的,比如现在。

  趁着最后一波团战还没开始,颜辞打开面板看了看两边的战绩,一圈逡巡后,视线落到对面李白的战绩上:12杀0死8助攻。

  这场游戏可称得上两个李白的对决,因为除去敌我两个李白,其余人水平都很一般。

  李白打野、李白杀人、李白推塔、李白救场……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李白。

  颜辞心情复杂。

  正在他考虑何时该发起团战时,一道身影窜入视线,敌方李白!

  二话不说,直接开怼。

  两人不仅英雄一样,等级一样,就连皮肤都一样,都是原版的青莲剑仙。

  技能来回相碰的结果就是,两个李白互放大招。须知李白放大招的时候无法选中,也就是不会承受任何伤害,打了一阵没有任何结果。

  两人在野区Cao丛里对望一眼,然后掉头便走。

  刚走没几秒,颜辞便见对面李白开着全部频道说:“对面李白不错哟。”

  还未及颜辞想清楚这话里面的褒贬之意,便听对面李白接着说了句:“甜而不腻,脆而爽口,食之有味,秀色可餐~”

  颜辞:“……”

  这是什么鬼形容。

  颜辞无语:“所以你是想吃一口吗?”

  “可以一试。”

  此言一出,队友对手满屏666。

  敌方妲己还来了句:“李白这是要自攻自受的节奏啊。”

  颜辞翻了个白眼,什么自攻自受,小爷我只攻不受好么。

  颜辞,年二十,K大大二学生,腐男一枚,x_ing向为双,攻受不明。

  外表清秀温和,声音清朗悦耳,一开口就是传说中的十里春风百里春风千里春风都特么不如你,只可惜内心有太多奇奇怪怪的不可描述之物。

  书本一拿,再配上微微一笑,就是老师们喜欢的三好学生,同学们亲近的学习委员,妹子们爱慕的温雅绅士;书本一丢,就是沉迷农药二次元到不忍直视的二傻,一抽风就抓着室友大喊劳资天下第一。

  对于这种外表正经内心放荡的人,颜辞的死党兼室友沈锋曾悲愤地说你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衣、冠、禽、兽。

  颜辞心下吐槽,跟禽兽谈攻受年轻人你会不会太嫩了点。

  看着形势差不多了,颜辞一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一手点了集合键准备直接一波团战走起,不料对面李白突然来了句:“要不咱们试试吧?”

  颜辞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试……试什么试!

  不待颜辞说话,其余人先炸开了。

  “哇,果然自攻自受!”

  “搞基大法好!”

  “66666!”

  “在一起!”

  “x_ing别不同怎么恋爱!”

  “哈哈哈哈……”

  “不打了不打了,咱们放个技能庆祝一下。”

  “对面亲家常来玩啊~”

  颜辞震惊了,excuse me?

  对面李白接着说:“众望所归,你还在犹豫什么”

  颜辞仍处于震惊状态中:“大哥,你们是九黑吗?”

  “当然不是。”

  “那你在这里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

  “没开玩笑你一上来就跟我谈搞基!”

  “你不答应”

  特么正常人都不会答应好吗!

  “那这样好了,不如我们以这场游戏为赌注,”对面李白发话:“若我赢了,你就应我,若我输了,你便可不应我,怎么样?”

  颜辞气笑心说我凭什么答应这场无厘头的赌约,但转念一想自己李白的水平未必会输他,便接了句:“好。”

  团战爆发,敌我打得不可开交。

  颜辞巧妙闪避各种技能尽量以最佳姿态切入敌方后排,大招解封削残一片,敌方妲己仅剩一点血。颜辞正准备一个普攻解决她再用一技能退回原地,却被对面李白一个将进酒连续两次眩晕拦下。

  这李白放弃切后排的时机专门守株待兔等在这里,怕是是铁了心要自己死,极有可能他已解封了大招青莲剑歌,可以对自己一击致命。

  颜辞迅速看一眼自己一技能,还有一秒左右的时间可以返回原地,正准备点一下哪知对面本来打算跑掉的妲己突然返回给了自己一个“魅惑”技能眩晕。

  自己血量仅剩1/3,来不及多想,颜辞只能一招神来之笔躲过眩晕,然而对面李白大招未放,且此时自己一技能进入倒计时冷却。

  颜辞后背一凉,心道被套路了。

  技能冷却时间被对方卡死,而又身处敌人后方,对面李白一招青莲剑歌分分钟可以秒杀自己。

  电光石火间,颜辞衡量了一下双方利弊,对面目前死了两个,还有一个法师血皮,而我方目前只会死自己一个,就算对面李白再能打,我方撑一会儿等自己复活也大概是可……

  警告:手机电量不足2%,即将自动关机。

  卧槽!

  颜辞一惊,思路被打断,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便见屏幕一黑,You h□□e been slained.

  紧接着屏幕再一黑,手机彻底关机。

  突逢变故,惨不忍睹,晴天霹雳,男默女泪。

  颜辞愣在座位上,几秒之后回神,悲愤地把手机拍在桌上。

  卧槽这是天要亡我!

  等给手机充电重启再联网进入游戏界面,游戏肯定早结束了。

  颜辞一想到同用李白,自己输给对面李白便心痛不已,再想到还跟对面李白打了个什么奇奇怪怪的赌约,更是痛上加痛。

  “我说颜辞,这都快八点了,你咋还在寝室呢?”寝室门被人一脚踹开,来人走进来大大咧咧冲着颜辞喊:“你不是说今晚要去看校辩论赛决赛吗?”

第2章 顾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