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师兄 作者:奇微【完结】

分类:虐恋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奇微        攻来受去       

【书籍简介】

“嘭!”

一大清早,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苏荼临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此时,他已经被某个裸男一手扼住了脖颈。紧接着,当某人看到他时,祖母绿似的眼眸先是朝他欣然地瞳孔骤缩,下一秒,微微眯起。

尹笑青启唇笑道:“师兄,原来是你呀。”

苏荼临拿开颈间的爪子的同时盯着尹笑青笑靥如花的脸一直往下扫视……

天,他忘了尹笑青有晨浴的不良习惯。

本文乃深井冰劣质攻和坑爹别扭受的故事。

作品标签: 作品系列: 攻来受去

第一章

“嘭!”

一大清早,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苏荼临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此时,他已经被某个裸男一手扼住了脖颈。紧接着,当某人看到他时,祖母绿似的眼眸先是朝他欣然地瞳孔骤缩,下一秒,微微眯起。

尹笑青启唇笑道:“师兄,原来是你呀。”

苏荼临拿开颈间的爪子的同时盯着尹笑青笑靥如花的脸一直往下扫视……

天,他忘了尹笑青有晨浴的不良习惯。

“哎呀,师兄你一回来就看人家的身体,真是se情。”尹笑青光溜溜着身体背朝苏荼临往床榻而去。

苏荼临:“……”

尹笑青才要套上亵裤的动作一顿,下一刻,他毫不犹豫地将亵裤扔到苏荼临的头顶上,而人也在亵裤飞出去的那一瞬间已从后头把苏荼临拦腰抱住。

苏荼临:“……”

尹笑青扁扁嘴不满道:“师兄,你看了人家的身体要负责欸,不可以始乱终弃哦。”

苏荼临把脑袋上的亵裤扯下来,转而挣脱开紧箍他腰间的双臂,把亵裤直接摁上尹笑青痞笑的俊颜,无奈道:“说人话。去,先给我把该穿的都穿上。”

语毕,他反手把门关上,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师兄,真是体贴呢。”尹笑青说着很听话地去穿衣服,边穿还看着苏荼临笑眯眯道。

看到一副白斩j-i的身体,苏荼临鼻子又是一热,浑身感觉热血沸腾,于是多瞅了两眼便心虚地转过身,贴着身前的桌边坐下,无奈只能背对着尹笑青淡定地倒了杯茶压压zao热的谷欠火。

尹笑青看着苏荼临挺拔的背影,玩味地低笑一声,笑得苏荼临j-i皮疙瘩起了一身,差点没拿稳茶杯。

“师兄,你何时回的镖局,怎的也不晓得提前告知我一声。”尹笑青系上腰带,把镖牌“赤金盾”一同挂上。

苏荼临:“昨夜方回。”

尹笑青哦了声,用发髻随手把长发束缚在胸前,唇角微扬地走向桌边。

见人与他面对面坐下,青蓝色的衣着大开着领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如此放荡的模样,苏荼临抿着茶水,真的好想喷尹笑青一口。

“师兄,人家好看咩?”尹笑青双手托起下巴,朝苏荼临眨眼。

苏荼临实在没忍住,还是被茶水噎了一口。

其实,在苏荼临眼里再是心里,尹笑青长得鼻是鼻,眼是眼的,五官同一般人相比,无疑精致好看不少,还算得上美男子。

尹笑青戏谑地一笑,心情甚好。不过,当他看到苏荼临手腕上缠着的纱布,面部表情便瞬间沉了下来。

苏荼临顺了口气,抬眼时,发现尹笑青盯着自己的左手腕一动不动,不自觉缩了一下手。

苏荼临:“……”

这y-in晴不定的x_ing格,真是实在难以习惯。

尹笑青伸手抓过,很正经关心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走镖时被人下了手,还是回来的路上有人伤了你?”

苏荼临掰开尹笑青修长如玉般的手,再看看自己偏黄又粗糙的熊掌,一股落差感窜上心头。

同样都是风吹日晒过来的习武之人,差距也忒明显。

“师兄?”尹笑青看人飘忽的视线不在状态,心里隐隐有些愠气。

从小,苏荼临就是不会善于表达内心的人,很多时候,不管他怎么亲近,这人就是一副淡淡的刻意疏离。如今,十八年过去,亦是如此,真叫人心寒。

“罢了,你不愿意说,我不勉强就是,别一脸是我多管闲事的样子。”尹笑青垂下眼眸,忧伤地给自己倒茶。

第二章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在几眼之间可以把表情演变地这么丰富?苏荼临觉得他恐怕是一辈子也看不明白眼前人的心思。不过,看样子似乎有点想太多,误会他什么了。

苏荼临:“没事,回来的路上不小心被腰间的刀割伤了。”

尹笑青:“哦。”

苏荼临看了人一眼,沉默了。沉默片刻也不见人有别的反应,他又道:“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和我同行的周参。”

尹笑青递到唇边的茶杯微微一顿,随后缓缓扯开了唇边的笑意,道:“不了,我相信师兄。”

苏荼临:“……”

这一脸先被人打了一巴掌又吃了颗糖的模样是要闹哪样?

尹笑青笑问:“对了师兄,你来找我是为何事?”

苏荼临:“哦,一个月后的七月初二,是一剑山庄老庄主的五十大寿,这次,义父打算让你前去贺喜。”

“我去?”尹笑青故作乐呵道:“义父他老人家怎么不自己去?而且,他前些日子也没同我提起过这件事。”

苏荼临:“义父料准了你x_ing子倔(奇葩)不会答应,也就并不打算事先告诉你。”

尹笑青轻哼道:“所以,你一回来,义父就让你来上门做说客?”

苏荼临:“一剑山庄,不管是铸剑还是出剑,不仅名声在外,对镖局购买必要的兵刃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基础,这次去贺喜,是难得接近的机会。”

“义父还真是算得周到。”尹笑青倒问了:“可是,义父行镖也有二十多年,名声也是响当当,他自己亲自出马不是应该更合体么?作甚让我一个小辈去贺喜?这样,不怕让人看义父的笑话?”

“我听义父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已从“白玉”跳升“赤金”镖级,能力突飞猛进早已突破义父的身手,让回门镖局在江湖上立于更根深蒂固的地位。我想,对同样需要在生意上打交道的一剑山庄来说,互利是关键所在……”苏荼临表面上说得云淡风轻,但,其实心里嫉妒地牙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