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亦舒
  •    日期:2019-03-26叹息桥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这是一个英语补习班。王羡明坐在课室里,看着他斜对面的李平。班上男同学很少有不被李平吸引的。王羡明第一眼看见她,就讶异地张大嘴巴,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叫:天下竟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李平身段苗条修长。约有一七五公分高,秀丽的小圆脸依稀有点象当年的夏梦。而夏梦正是王家全体男性父兄叔伯的偶像,羡明小时候,不止一次在小叔驾驶的小货车挡风玻璃上见过夏梦各式小阳还有,二伯照着梳头的一方镜子,角落也夹着夏梦古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一千零一妙方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唐隽芝睡到心满意足才醒来,伸个懒腰,不由得舒畅地高声说:“此真乃吾之得意之秋也!”自问对名、对利、对人,对事要求都不算低的她,不禁哈哈笑了起来,看看钟,下午三时正。披上浴袍,梳洗完毕,穿过雪白的厅堂,走进雪白的厨房,三点了,喝香殡也不算太早了,于是准备冰桶,把酒瓶放进去。她伸过懒腰,窝进轻绵绵的大沙发里,刚在考虑是否继续做一阵子白日梦,电话铃响了。“隽芝,隽芝,关掉录音机,快来听电话。”是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不羁的风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房东马太太就住在楼上,还有什么瞒得过她,已经多次来敲过门,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说:"唐小姐,房租已欠了四个月,请付一付。"语气不见得不客气,可是给人一种毫无转弯馀地的感觉。唐清流知道她将走到绝路。快餐店薪酬只够她乘车吃饭,无论如何省不下房租,不知不觉欠下四个月。清流没有哭,淌眼抹捩不是办法,应征工作才是正经。打开报纸看分类小广告,路数多多。都会中什么营生都有,想象得到的,难以想象的,林林种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只有眼睛最真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huáng立铮在法律系毕业之后,她父亲托上托,终于有了结果,一日,欢欣地对女儿说:“好了,经凌伯伯几番游说,卢爱冰御用大律师终于答应收你为徒,你下个月可以到卢与马律师事务所上班。”立铮掩住嘴骇笑。寒窗那么多载,以一级荣誉毕业,还得求亲靠友,才能去做一个学徒,怪不得少男少女都想做歌星,走起运来,年薪成亿,廿五岁之前就可以退休。“卢女士要求极高,是个完美主义者,你好好学习,别淘气,还有,少管闲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寂寞鸽子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开明不是许家惟一的孩子,他记得小时候有个弟弟,他会走路的时候弟弟出生,他上幼稚园弟弟跟在他身后,他很喜欢弟弟,把他当洋娃娃般抱进抱出。然后有一日,弟弟不见了,母亲哭泣。他每间房间找弟弟,十分忙碌,放了学就乱找一气,轻轻唤,弟弟,弟弟,以为弟弟会得哗哈一声扑出来与他拥抱,可是没有。不久,他们搬了家,他渐渐忘记弟弟,直到少年时期,一个下午,母亲与他说起弟弟。他永远不会忘记母亲哀伤的面孔,她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不易居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石子站在厨房门口不住张望,只是焦急,但是又不敢出声催促。大师傅阿陈看见那张忙热得通红的俏脸,起了怜惜之意,佯装不经意,对手下瘦张喝道:“四号台子的二号套餐好了没有?”瘦张只得快马加鞭,把两只热炒赶出来。石子如蒙大赦似把菜托着出去。福临门是一间中下价唐人餐馆,石子在该处做了已经大半年,临时工,加币五块半一小时,最低工资,每天晚上在楼面跑来跑去做女侍,打烊时难免手脚酸软,可是她需要生活费用。福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如今都是错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回来第一件事,是找莉莉。我一边擦着汗,一边拨电话,电话拨通了,第一句话就说:“莉莉,别说认不出我的声音。”她沉默了一会儿,显然在想我是谁。佣人替我把行李搬进房间里,一边问化妆箱该搁哪里。妈埋怨我老脾气不改,头一件事便是打电话,爸爸呵呵的笑,哥哥已经不耐烦了,大声叫我挂电话。莉莉缓缓的说:“你呀,你回来了?带了什么给我?”“我是谁?”我笑了。她记性好,一下子想起了我。“见你的鬼,你几时回来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悄悄的一线光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广田知道什么叫作穷途潦倒。她已不能负担生活费用。女儿绵绵只得两岁大,刚会走路,她已经把保姆辞退,仍然入不敷支,帐单象雪片似飞来,付了这叠,那一叠又来了,广田疲于奔命。家居开始肮脏,广田外形渐渐邋遢,孩子身上有股味道。广田觉得她应付不了。她向娘家求救。抱着幼儿到父母家,事前已与他们通过电话,说有事商量。到的时候天还未黑,父亲一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头都没抬起来看她。已退休的老父有两张chu...[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蔷薇泡沫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我穿着泳衣,躺在长条木板的小型码头上晒太阳,huáng昏的阳光照在肩膀上,觉得温暖温暖。这真是美妙的假期,我想。那只叫“莉莉白”的游艇,仍然停在湖中央。昨日我听到洋汉子朝我chuī口哨的声音,今天呢?我可以看到游艇甲板上有人走来走去,我眯着双眼,湖两边鸟语花香,多么好的风景,我是否应该嫁给史提芬呢?我转了一个身。就在此刻,我看到“莉莉白”号象一只模型船被捏碎一般,迸散开来,电光火石之间,化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在那遥远的地方(最心爱的歌)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这件事想起来,一点也不远,所有细节都还历历在目,只好像是几个月前的事。程岭儿只记得那一阵子一到天黑就戒严,规定熄掉灯光,窗帘拉得密密,不让透光,小孩都得提早上chuáng睡觉。“为什么?”她问大人。“飞机看到光,要扔炸弹。”“谁家的飞机,谁打我们,赢了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大人面面相觑,作不得声。然后在一个早上,他们把岭儿叫出来,嘱她坐下。岭儿记得很清楚,程太太取过圆圆的香烟罐,打开盖,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噓──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伍不为在做模拟攀山运动。这间健身室有一面二十多尺高的墙壁专人设计布满凹凸点,运动员可以利用凹凸一步一步爬上去到了顶点如果有能力可以打横爬过天花板像壁虎一般自另一边落地。不为十分喜欢这一面墙开头的时候她只能爬上十步八步,用尽力气汗流浃背却不得不松手半途而废。教练一边陪她爬一边说:「为你的身体应当与臂力合作一耸而上不要拉扯。」但是不为做不到手臂几乎拉断,自腋下脱落身躯还无动于衷。真吃苦。不为狠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小紫荆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子盈时时听母亲说,他们程家有两样宝贝,不不,不是子盈与她哥哥子函,而是一套小巧jīng致的象牙麻将牌,打起来轻巧方便,滑不溜手,母亲几乎天天用。第二样,是厨子阿娥,这名女佣由外婆训练,做得一手好菜,尤其会做上海点心:生煎馒头、肉丝炒年糕、荠菜云吞,水准一流,牌友吃过,人人称赞。这两件宝贝十分出名,因此程家麻将房内永远有客人搓牌,即是说,程太太王式笺女士不愁没有朋友陪伴。一日,子盈叹说:“都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6绝对是个梦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已经通知电话公司切线,不知恁地,电话铃仍然响起来。程真松了一口气,她母亲坐在她面前发牢骚,直骂了半小时,听个电话也好,气氛可缓和下来。她手还没有碰到听筒上,坐一旁的丈夫董昕心血来cháo,阻止她:“不要听。”程真扬起一道眉毛。“明天就走了,还听来作甚。”“也许是要紧事。”董昕摇摇头,他有qiáng烈预感,这个电话最好不听,“这里的事已经与你无关。”可是电话一直在响。终于停止了。程太太继续她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美娇袅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宇宙周刊》的子记者huáng兆珍坐在那里已经有些时候了。不,她要访问的人并没有迟到,是她选择早到。她要把握每一个机会观察对方,她要坐着等他进来,看他如何走路,看他怎样找人,看他会不会招呼她。所以要早到,在茶座霸一个有阳光的有利座位。才上午十一时半,还算早,人群还未聚集。当记者提出这个时间,对方一口答应,记者在电话中诧异地问:“起得来吗?”对方笑笑:“我们白天也常常活动,我们不怕光。”记者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承欢记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下午七时,亚热带的夏季天空还未完全暗下来,这正是所有人归队回家的时候,麦承欢下了车一抬头,只见整座屋村灯光已亮起一半,那幢廉价租屋看上去犹如挂满珠宝璎珞的宝塔。她从来没有第二个家,她在此出生、在此长大,一直没有离开过。承欢与父母及一个弟弟同住,麦宅面积虽小,设备还算周全,最幸运之处是窗口面对南中国海,天气好的时候,蓝天碧海,一望无际。初搬进来,许多亲友都讶异了,“廉租屋竞有此美景,真是政府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一点旧一点新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这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商场,正面向南的三层楼高琉璃瓦墙壁,有一道人工瀑布轻轻流下,阳光自圆拱型天窗过滤,落在中央茶座上。衣着整齐的男女正在用下午茶,享受闲情,对四周围橱窗里的最新时装评头品足。三层高的商场围绕着茶座及瀑布而建成,游客倚着栏杆,往下看,可以看到地下一桌桌茶客。这一个下午,同其他的下午完全一样,有人轻轻咳嗽,有人咭咭笑,也有人伸懒腰。忽然之间,所有的茶客游人店员都听到轰隆一声,大家愕...[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莫失莫忘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小令约了我出来,等我出来了,她又不出声,一直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眼睛看鼻子,鼻子对着地下。我认识她也有那么多年了,她却一直没有变过。我看着她微笑。小令说有要紧的事告诉我。告诉我,她说。她以前不是那样的。以前她有事多数找我商量,商量与告诉是不一样的;不过小令总是可爱的,她很有点牛脾气,不过三五个月也不发一次,平日总是温柔怯弱、不晓得的人以为她好欺侮,但是她顽皮起来,也很有一手就是了。一年前她辍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印度墨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陈裕进回到祖父母身边的唯一原因是学中文。十岁到旧金山居住的他只谙粤语,也会一两句普通话,像“你好吗”、“谢谢”、“豆沙汤圆真好吃”……那怎么够应用,趁暑假,母亲对他说:“回去学四个月中文,回来时要会写会读。”二十一岁的裕进已经约了朋友去大峡谷观光,一听,皱上眉头。“妈妈,钻研中文是一辈子学问,不急在一时。”陈太太似笑非笑,jīng明的双目看到裕进心里去,“知子莫若母,你休想瞒我,爷爷在等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独身女人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我姓林,叫林展翘,我独居,没有丈夫,是个独身女人。自我介绍就这么多。至于我的名字,我不大明白“展翘”是什么意思,恐怕是父母想要我做大展鸿图者中的翘楚,如果开珠宝店,倒是个现成的铺名:展翘公司隆重开幕……不过我成年以后很少用到中国名字,我有个英文名字叫JOY,快乐,林快乐。我倒并不是不快乐,我的职业很好,在一家“名校”教中五会考班的英国文学与语文,我自己在大学修的也是这两科,一级优等生,跑回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03-25一段云 作者:亦舒【完结】

    第一章很久之前,某一个晚上,病在台北,与刘午琪说话,小刘这人很有点意思、咱们在说男女的事。我很寂寞的说:“……也有女孩子去留学,那男朋友等她三四年的……”小刘忽然淡然打断我说:“那只不过因为他没有碰到更好的!”这样的慡快,就把一切làng漫否定了。当时我怔住了很久,这么好的话,真正少听见呢,是以一直牢记至今。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过是因为巫山的云最好,若有好过巫山的,那人也就不呻吟了,也就快快乐乐的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