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颠覆剧情[综]》作者:桃之夭夭夭夭(四)【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桃之夭夭夭夭        快穿        传奇        历史剧       

第127章 西湖之上再重逢4
  钟舒奇和谷玉农为汪子璇怀孕争闹起来,汪子默就去质问子璇,他不敢相信妹妹竟真的做出那等糊涂事。
  子璇却反驳道:“我只是想有个人爱我,难道不可以吗?”
  “但是你爱他吗?舒奇是个死心眼,你去招惹他,但你是真心的吗?如果不是真心,岂不是欺骗感情?子璇,你不能因为梅若鸿就变成这个样子……”
  “够了!我不要你来教训我,我知道,你是嫌我给你丢人了。你放心,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我今天就是要摔掉他,今天摔不掉,下次也会摔掉,我不会将他生下来丢你的面子,毁了醉马画会的声誉的!”
  “我不许你话说!”就算知道她是生气之下口不择言,汪子默却依旧恼怒:“我在乎的是你的生命,你的安全,我不准你再伤害自己的身体,你必须好好儿活着!子璇,你告诉我,孩子是不是梅若鸿的?”
  子璇沉默了一下,冷笑道:“不是!跟他没关系,跟钟舒奇、谷玉农都没关系!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可能是哪个贩夫走卒。”
  “不许你这么糟蹋自己!”汪子默已经认定了,他气愤不已,扭头冲出去找梅若鸿。
  汪子默来到水云间,梅若鸿和杜芊芊正在忙着给画装画框,两人说说笑笑,轻松甜蜜。汪子默颇为来者不善,面色严肃,偏生梅若鸿看不出来。
  “子默,你知道我要开画展了?你肯来,就表示要跟我前嫌尽释对不对?你肯来,这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了!”
  汪子默看了眼杜芊芊,正色对梅若鸿道:“梅若鸿,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梅若鸿终于感觉到对方气势汹汹,却表现的很坦然:“有话你直接问吧,不必忌讳芊芊,我跟芊芊之间没什么秘密。”
  汪子默见他毫不避讳,两人的浓情蜜语再次刺伤了他的心,他也不再顾虑,直言问道:“好,没有秘密,我那问你,子璇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办?”
  杜芊芊乍听这话惊得摔掉手中茶杯,茶水一下子泼在地上的画儿上。
  “我的画!”梅若鸿连忙蹲下身去抢救,焦急的又擦又吹:“我的画,怎么搞的,当心我的画呀。”
  目睹这一幕,汪子默简直气炸了:“我告诉你子璇怀孕了,你却只关心你的画?!”
  而杜芊芊也反应了过来,她惊疑不定的望向梅若鸿:“子璇怀孕了?”
  她最想问的是,子璇怀孕和他有什么关系?可她不敢问,子璇的心思她是知道的,能让子默跑来质问,那就说明,孩子是若鸿的?
  “我、怎么会呢……”梅若鸿很震惊,很彷徨,也很迷惑。他不是忘记了和子璇的那个夜晚,但自从和芊芊在一起,他下意识里将那段记忆掩埋,根本没想过这段记忆又跳了出来,还引发出一段公案。
  子璇跟谷玉农结婚始终没有孩子,他们只有一次……
  甚至,在梅若鸿潜意识里,他怀疑子璇是不是怀的自己的孩子,毕竟子璇很开放,画会的几个人都很喜欢她。重要的是,他们很久不来往了。
  杜芊芊哭起来:“原来、原来那天子璇来找你,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可惜她没机会说出口就走了。我竟然不知道你跟子璇好到这个地步。”
  毕竟他们都是同居一室了,可最多就是拥抱亲吻,她以为是要等两人正式结婚才……
  “芊芊,不是,你不要误会,事情还没弄清楚啊。”梅若鸿困惑的很,极力想宽慰杜芊芊。
  汪子默却火气上来:“子璇果然来找过你?就是找了你之后,她才摔车的!”
  原本犹豫挣扎的梅若鸿仿佛被点了什么开关,突然冲上来抓住汪子默的胳膊,满脸焦急痛苦:“你说子璇摔车了?她要不要紧?伤得重不重?”
  杜芊芊终于承受不住这个打击,跑了。
  “芊芊!”梅若鸿要去追。
  “你站住!这个时候你还要去追芊芊?你该去给子璇一个交代!”汪子默拦住他。
  梅若鸿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你确定孩子真是我的吗?”
  这无疑是点炸了汪子默所有的情绪,他推了梅若鸿一把,梅若鸿跌撞的倒在地上。地上都是他的画,好多都还没来得及装裱,一压纸张就容易破损。梅若鸿心疼的抓着画就叫“我的画”、“我的画”。
  汪子默简直气的手都抖了:“梅若鸿,我算是看透了你,什么都比不了你的画……”
  安娉却觉得太便宜了梅若鸿,她又上了汪子默的身,提起梅若鸿畅快淋漓的一顿拳打脚踢。当汪子默回过神,梅若鸿正被他踩在脚下,鼻青脸肿,画也毁了好几张。这次他可是真的感觉到刚才有点不受控制了,本还有些心惊,可一见梅若鸿又在心疼念叨那些画,气的抬脚朝其腹部踹了一下,扭头走了。
  他不会放过梅若鸿的!
  梅若鸿抢救了自己的画,见天色都暗了,终于想起跑出去的杜芊芊。杜家已经跟杜芊芊断绝关系,而杜芊芊一时伤心跑回杜家,站在大门外却无颜进去。梅若鸿找来时,杜芊芊蜷缩在花影里哭泣。
  “芊芊!”梅若鸿一喊,杜芊芊起身就要跑,梅若鸿抱住她,一脸决绝痛苦:“事到如今,我是非坦白不可了,但是,你一定要原谅我好不好?”
  安娉凑到他跟前大吼:“你真是厚颜无耻!”
  可惜她再愤慨也没人能听见。
  “原谅?”杜芊芊不知道该不该原谅。
  梅若鸿却表现的比她还委屈:“我不是早就告诉你我做错了一件事吗?但是你没让我说完啊。我以为你会了解我,会理解我,也会原谅我一时的糊涂,一时的眩惑。”
  杜芊芊却是摇头,她原以为无论梅若鸿做什么都可以原谅,但是这件事不同。
  梅若鸿又道:“芊芊,当时我们两个还没有在一起,你让我如何去对一段虚幻的感情,谈忠贞,谈负责?”
  安娉呸了一口,大骂无耻。
  梅若鸿对杜芊芊绝对是一见钟情,但他自卑,不单单是自觉一无所成,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家乡有妻子,所以才对之前杜芊芊的主动表白拒绝。可拒绝了杜芊芊,他又表现出一副失意痛苦,汪子璇去安慰他,主动表示不求负责不求婚姻,只求现在拥有——送上门的r_ou_他能不吃?
  根本就是男人的劣根x_ing,现在还为自己找借口,甚至指出是杜芊芊自己打断他当初的坦白。
  “就算是你说的,可我也不能原谅你。我更害怕的是,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前一次杜芊芊兴奋之下根本没多想,可吃了一次亏,她怕了呀。
  面对追问,梅若鸿眼神飘移:“还有?不会吧,我想没有了。”
  若是杜芊芊聪敏,就会发现这回答有很大的水分,可她从得知子璇怀孕却还肯听梅若鸿辩解,就看出她根本没放弃梅若鸿,所以只要得到“合理”的解释,她终究会原谅。一方面是杜芊芊爱梅若鸿,另一方面则是她付出太多,自觉没有退路。
  提到如何对子璇兄妹交代,梅若鸿表示他不能因此接受子璇,他爱的是杜芊芊。但是,他突然又说:“若是有一天,我是说万一,子璇不要那个孩子的话,你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上,我们来养他?”
  杜芊芊震惊:“我还没有成为你的妻子,你就要我给你的孩子做母亲?”
  别说女人的容忍度,单单说杜芊芊现在不到二十岁,她太年轻,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结果呢,梅若鸿一见她这个反应,就说了:“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只有逃了。”
  逃避,一贯是梅若鸿的处事方式。
  他情绪激动的发泄着,觉得只有逃跑一条路,却又突然想起即将到来的画展,他痛苦不已:“这件事为什么偏偏要发生在现在?我梅若鸿一定是前生造了孽,才会今生遭报应。”
  杜芊芊气的反驳:“什么前生造的孽,分明是今生造的孽!”
  梅若鸿无可辩驳,只能求杜芊芊原谅他,支持他。杜芊芊终究被说服。
  事后,梅若鸿去烟雨楼找汪子默,开始一开口就说画展、人生被弄得一塌糊涂,这已经触怒了汪子默,哪怕他后面说的再漂亮都没用。
  梅若鸿既然最在乎那些画,好,他就要梅若鸿因画而痛苦不堪!
  杜世全自从登报和杜芊芊断绝父女关系,伤心了一阵子,但也没办法一直沉浸在这件事上。他让秦风留在杭州盯着,时不时问问情况,更多的时间还是在跑上海,主持生意。这次方意莲赞助梅若鸿开画展,秦风打电话告诉杜世全了,他并没有说自己私底下的用意,但杜世全没反对。其实杜世全何尝不希望女儿过的好,如今既然方意莲帮了,他就睁只眼闭只眼,看看梅若鸿在绘画上到底有没有天分能力,真有本事,就算他们做父母的低一头也算了。
  这天天气晴好,梅若鸿的个展如期举行。
  杜世全打着处理分公司生意的理由回到杭州,对于方意莲悄悄去画展,没阻拦。秦风和桃朔白也去了,他们可不是去祝贺,而是去看戏。
  方意莲租的地方很不错,空间虽不大,用来办画展却合适。画展一开始,来的不少人,有看热闹的市民,有业内人士,也少不了报社记者。方意莲其实已经默认梅若鸿是自己女婿,尽管这个女婿不尽如人意,可今天还是穿戴整齐,大方得体的帮着招待场面。
  这也是因为杜芊芊没将汪子璇的事告知的缘故。
  梅若鸿与杜芊芊也站在门口,看着人不断往里进,笑容收都收不住。他们现在的紧张感比画展开始前还浓烈,因为开画展不仅仅是展示出来给人看,更是希望把画卖出去。
  “小葳,你也来了!”杜芊芊看到秦风很高兴,忙将他和桃朔白往里面迎。
  “不用招呼我,我们自己随便看看。”秦风说了两句,和桃朔白走到一侧墙上看画,不禁感慨道:“杜芊芊也太傻了,出了那件事还能一心帮着梅若鸿。”
  秦风不理解的不止是杜芊芊,包括汪子璇,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