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颠覆剧情[综]》作者:桃之夭夭夭夭(六)【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桃之夭夭夭夭        快穿        传奇        历史剧       

第199章 赫连小妖8(完)
  戚少商听闻可以面圣,立刻同意了。
  李师师是个很有意思的女人,对于找上门的戚少商和顾惜朝,她并未害怕。实际上,在知道戚少商的身份后,对于他们的来意就明白了,她不问,只暗示说出皇帝到来的时间,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事情很顺利,尽管皇帝一开始将二人当做刺客,但看到那封书信,惊怒不已。皇帝叫来了诸葛正我,这事儿到底要靠神侯府处理。
  看似事情又落到诸葛正我手中,但已然不同了。
  皇帝对于戚少商神色淡淡,倒是颇为欣赏顾惜朝,更是放言完成此事,定要论功嘉奖。顾惜朝心里明白,这其中李师师出力不少,而李师师如此相助,的确是欣赏他的才华。另外,也有赫连春水的原因在内,赫连春水打过招呼让李师师帮忙,乃因有共同的敌人。
  诸葛正我则相反,他更欣赏、或者说心里更相信戚少商,因为顾惜朝一看就是特别有野心的人,他担心得了皇帝赏识的顾惜朝会成为第二个傅宗书。
  为迷惑傅宗书,诸葛正我并未将铁手召回,但对付傅宗书的计划却是暗中展开。之所以没有直接下旨捉拿傅宗书,一是傅宗书在朝廷党与众多,担心他狗急跳墙,二来暗中还有个九幽神君,三来,辽国太子一行已经出发前来京师和谈,这关系到辽宋两国是战是和的大事,所以,他暗中给在外的铁手另送密函,保护辽太子一行。
  诸葛正我心知傅宗书多疑,消息又灵通,戚少商到京师的事定是瞒不过,若戚少商一直不现身,傅宗书定会有所察觉,于是他就让戚少商做明面上的棋子,牵制傅宗书的视线。
  对此,戚少商并没有异议。
  顾惜朝自是跟着戚少商一起行动,尽管他更喜欢运筹帷幄,但眼下身份没有他发挥的余地,更何况,诸葛正我看他时的眼神虽隐晦,他依旧有所察觉,自然不愿留在其手下。
  两人便按照计划,闯鱼池子,找到李龄,并杀九幽魔君!
  一切比原剧中顺利多了。
  当辽太子一行安全抵达京师,提出要娶息红玉为妻。原本辽太子的确是为两国和谈而来,奉命要迎娶宋朝公主,谁知途中生病,恰遇到小玉。小玉和傅晚晴投缘,跟着学了些医术,但没实践过,胜在热心胆子大。小玉为辽太子治病,太子难得x_ing情温厚,一来二去就生出爱慕之心。
  小玉一心赶往毁诺城,已是耽搁了几日,见他们病情好转,就坚决告辞离去。
  太子问了小玉名姓以及家在何处,无奈暂且分开。
  辽太子认定小玉是公主,皇帝巴不得如此。尽管两国和亲是政治需求,如此才保证两国短暂的和平,但皇帝也舍不得公主,见辽太子愿意换个人娶,很大方就赐封小玉为公主去和亲。
  小玉已经知道息红泪的情况,加上毁诺城没了息红泪就似失去主心骨,一城女子,心中惶惶。皇帝圣旨一下,小玉纵不愿意,也不敢冒险抗旨。幸而见到辽太子,得知是曾见过的人,又见其x_ing情温厚对自己一片情意,那份不甘也就淡了一些。
  跟随辽太子回到京师的还有铁手和傅晚晴。
  原剧中因为追杀戚少商,又有顾惜朝,接连诸事刺激,铁手后悔当初拒绝了傅晚晴,可惜傅晚晴已嫁他人。如今却是不同,铁手虽依旧爱傅晚晴,也愧疚,但依旧觉得彼此身份难以结合,直至回到京师,得知傅宗书通辽叛国,他立刻担忧起傅晚晴。
  进城之后,两人就分开,一个回神侯府,一个回相府。
  因为和亲近在眼前,所以朝廷虽然抓捕了傅宗书,但暂且并有处置。当傅晚晴一回到相府,立刻被抓,一并投入牢中。
  铁手赶来阻止傅晚晴回家,已经晚了。
  铁手无法看着傅晚晴被处死,就去求诸葛正我。
  诸葛正我知道傅晚晴的x_ing情为人,只是律法如此,岂能专为她破例?他知道铁手为情所苦,但若支持他们在一起,只会在将来更苦。现在傅宗书谋反被诛,于他而言傅晚晴并无威胁,但在皇帝乃至旁人眼中并非如此,谁让傅晚晴是傅宗书的女儿呢。
  最终,铁手辞去神捕一职,又在行刑当天劫了法场。
  过程十分顺利,他便知道是师父诸葛正我以及师兄弟们帮忙,但这话不能说出口。从他离开神侯府起,他的心思就被看穿了,但师父师兄弟们都没阻拦。
  他看向马车里半昏迷着的傅晚晴,驾起马车彻底离开了京城。
  孟香婷和傅晚晴、息红玉相识一场,如今那两人的结果令她唏嘘,送走了息红玉,又知道傅晚晴最终逃过死劫,且和心爱之人能归于平淡生活,也算是个好结果。在街上闷闷的转了一圈儿,就有人来将她找回去。
  “表小姐,小侯爷要见你。”
  孟香婷一听就紧张,她现在对赫连春水这位表哥越来越惧怕,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也被穿了,因为近来赫连春水的x_ing情明显起了一丝变化。亦或者是自己心虚,疑神疑鬼,毕竟赫连春水有个小妖的称号,x_ing情诡谲,别人都没觉得不对。
  虽说赫连大将军携夫人已经来到京城,但赫连春水大多时候依旧住在那个小而清幽的宅院。
  孟香婷过来的时候,那两人正在葡萄架子底下品茶。
  正是冬日,葡萄架无一丝绿意,暖绒绒的冬日照着,却不觉院中萧瑟。赫连春水为妆点院落,搬了几盆常绿树过来。
  孟香婷踌躇着靠近:“表哥找我?”
  桃朔白已先一步设了小结界,以确保此时说的话不会被旁人听去。
  赫连春水看她一眼,道:“我知道你不是我表妹。”
  孟香婷脸色一白,慌了手脚,只嘴上还在强撑:“表哥,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我不是你表妹?我听不懂。”
  “你夺舍了她的身体,也不必在我面前否认,我若想拆穿你,你也不会活到现在。因我表妹魂魄已不在,未免舅舅一家伤心,这才留着你。只要你往后谨守本分,我便不会对付你,若你失了分寸,我会立刻让你魂飞魄散!”赫连春水选择与她开诚布公,是权衡之后的结果。
  前些天赫连父母到了京师,话里话外撮合他跟孟香婷,甚至想为他定下婚事,被他推拒了。
  这件事里,孟香婷的行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孟香婷虽然更关注神秘的桃朔白,可她又现实,知道亲上做亲的婚事最合适又最安全,所以在孟母问她某些问题的时候,她并没有开口辩解,只是佯作害羞不言,使得孟母误会。
  自那之后,赫连春水对孟香婷态度十分冰冷。
  此刻真相被戳破,孟香婷瞪大了眼睛,想辩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知道了。”孟香婷最终妥协,她没资格去反抗。
  孟香婷走后,赫连春水却是叹口气。
  作为赫连家的独子,父母又健在,婚姻一事就躲不过去。他当然不会娶女人,也不想为敷衍父母去假婚,只是父母的期望不能达成,多少觉得愧疚。在之前拒绝婚事后,他就提出从族中过继子嗣承欢膝下,实则是委婉表达不婚的意思,父母十分震惊,缄默不言,却不再提婚姻。
  赫连春水和桃朔白交往甚密,这一点就没刻意隐瞒,赫连家父母都看在眼里。
  他们心里是知道的,这不是什么好友关系。
  好友不会从三年前就一直等待,专门买房子,又亲自布置,处处摆设细节都考究,又几乎形影不离、坐卧不分。若换个x_ing别,只满足其中一条就足够人浮想联翩,赫连家父母能一直忍着不问,不是粗心大意没察觉,正是因为察觉了,却因为了解赫连春水的x_ing情而没捅破窗户纸。
  他们打算采取拖延法,觉得过个一二年,或者四五年,两人感情总会淡的,男人么,总有一天要成家,何苦现在去逼迫,反而使事情没有转圜余地。
  赫连春水心知肚明,也默契的没开口,他也是想用时间来说服家里。
  桃朔白对此并未干涉,他的生命很长,凡人寿数却是不足百年。况且,赫连春水立场很明确,也不是非得闹得僵持。只要赫连家不强硬阻拦,便是不认可他们、无视他们,他都不会在意。
  一月后,顾惜朝来到小院。
  傅宗书一案后,顾惜朝凭此功绩被赐封官职,从五品,最重要的是得皇帝恩宠。顾惜朝文武全才,如今辽宋和谈,武一道暂且用不上,他便顺应帝心做了文官,皇帝颇有文采,偶尔就宣召他谈论诗文。
  戚少商洗脱了罪名儿,回了连云寨。
  顾惜朝此时过来,却道:“戚少商回来了,接任了铁手的位置。”
  看得出来,对此一点顾惜朝不太高兴,因为他要做的是权臣,但神侯府……即便是现在,他与神侯府的关系亦是平平,随着他更进一步,关系会更疏淡,甚至会成为政敌。戚少商是他的知己好友,两人也算是共患难,他并不希望走到对立的一天。
  正说此人,人就跟着到了。
  “惜朝,我就猜到你在这儿!”戚少商手里提着两坛子酒,往桌上一放,说道:“上好的梨花白,算是感谢桃兄曾经相助。”
  “好酒!”赫连春水将酒坛子打开,一人倒了一碟子。
  顾惜朝一口气就喝了。
  戚少商看他一眼,故意咳一声:“惜朝,你……”
  顾惜朝起身朝外走。
  戚少商苦笑,跟桃朔白两人招呼一声,追着走了。
  “这两人虽无父无母管着终生大事,却比你我两个还要难磨。”赫连春水早就看出了一点儿猫腻,现在终于确定,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桃朔白却是突然眉头一皱,起身王朝遥远的某个方向:“她强行冲破修为封印,被排挤出小世界了。”
  强行冲破封印会有点后遗症,比如受到一定损伤,但不会太严重。
  赫连春水眉宇舒展,笑道:“这么说,她负伤之下,很可能下个小世界就不会出来碍眼了?”
  桃朔白点点头,心下却越发警惕。
  他知道,经此一回,玉琼仙子再出现毕竟更难对付。


第200章 情魔1
  再一次返回地府,刚出时空隧道就发现崔判官等候在外面,面色略微古怪。
  “桃公子,上界有人来拜访公子。”崔判官说道。
  “上界?是谁?”桃朔白本就打算去上界打探些消息,却没想到先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