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同人)荆轲刺秦王 作者:biang小【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biang小        情有独钟        历史剧       

文案:
我有一腔豪情,但我根本没有与这天地对抗的力量。我持一把匕首,在燕国臣子的期望下进了这大殿,却看到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的人。。。

秦王其实挺喜欢他的,但是自己有爱的人了,所以他有愧。所以即使他把利剑送上高堂,秦王也没有阻止。。。

这浊世,我丹受够了!

历史已过,尘埃落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历史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轲。秦王。太子丹。 ┃ 配角:高渐离。樊於期。郑屠。 ┃ 其它:清水,剧情向。

==================

  ☆、轲丹

  太子丹很慌。
  秦国壮大,十万大军严正以待,只要那人一挥手,燕国便保不住了。
  案上的茶汤已经冷透。太子丹端起那茶杯,稍抿一口,抑制不住内心慌乱,一把将那茶杯摔向地面,瓷片混着茶水溅了一地。
  “。。。。。。,大人。”门开了,太子丹看了眼站在门外的人,摆摆手。
  “进来吧。”太子丹道。
  荆轲走进来,站到太子丹面前。
  “坐”太子丹做了个请的手势。
  “是,大人” 荆轲走至太子丹前,正襟危坐。
  “随意些,不必太拘束。”太子一手支头,另一只手又摆摆。
  “是,大人。”
  室内沉寂下来,只听得那溅上物什的水滴滴落地面的声音。
  “荆卿,何时。”太子丹垂着眼,盯着茶壶。
  “回大人,可还记得之前我们所定下的约。”荆轲
  “嗯?你是说。。。。。。”太子丹抬眼看着荆轲,断了下文。
  “是。”荆轲。
  “这前路茫茫无光,荆卿可有把握?”太子丹。
  “不知,但臣愿舍身一试。”荆轲。
  “当真?”太子丹。
  “是。”荆轲。
  “罢了,容我想一想,你先去吧。”太子丹。
  秦国势如破竹,曾经最为强盛的楚国已被攻破,而下一个,是燕。

  ☆、秦王回忆

  真的不想这样。太子丹负着手,踱步在这荒芜的庭院。
  正值深秋,空气森冷,不时几只濒死的夏虫发出残破的哀鸣。
  “为何非要这样苦苦相逼呢?秦王。”太子丹长叹一声。
  深宫之中,秦王抬头看了眼成山的竹简,不悦地皱眉,其中大多数是要求灭燕的奏折。
  秦王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刻的牌子,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庆轲,不由一笑,耳边好像回荡着那个人的话:“戴好这个,以后这片地便没人敢欺负你,放心,以后我罩你。”
  “庆轲。”秦王咧开嘴,轻轻唤出,仿佛那人近在眼前,用那骄傲的眼神看着他,咧开白牙道“我以后要做这天下侠士之首,杀j-ian臣,助贤臣,斩尽这天下的污秽。”
  “你就是我的兄弟,和我一起。。。。。。杀j-ian臣,助贤士,斩尽这天下的污秽。”
  想到这秦王轻笑出声,“这些都是在些说书先生那听来的吧。”秦王调侃着记忆中的人。
  可是,那时也是自己少有的热血沸腾,血脉贲张的豪气了。如今,即使再怎么取胜也没有那般了。
  想想也是有趣。
  那年父王带自己到赵国,王宫住腻了,带了个暗卫出宫溜达。不料竟走到偏僻处,遇上了个抢劫的小孩。
  那小孩面黄肌瘦,身如秸秆,却手持一把匕首,恶狠狠地望着他,冲他大声喊:“看你是个老实人,快把钱交出来!”
  他苦笑,自己看起来很老实?
  正想着,那小孩却向自己扑过来,暗卫都还没来得及都动,一个黑影便掠过来,扑倒了那孩子。
  他讶然。
  “哟!你小子抢到本大爷的地盘上来了。”黑影。
  小孩被黑影踩着,吓得直摆手:“大侠!大侠!放过我,以后不敢了!”
  黑影踹了一脚那小孩,站起身:“哼!╭(╯^╰)╮以后机灵点。”说完扔了两个铜板在小孩手边“现买两包子填填肚子,今晚来我这慢慢算。”
  “是,是,谢谢大侠。”那孩子抓起两个铜板便跑了。
  倒有些侠义心肠,不过这对话。。。。。。?秦王暗自腹诽。
  “喂!你!”那黑影目送那小孩远去,转头看着秦王“以后少一个人走着偏僻的道儿,看你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怎么也不长点脑子?真是。”
  秦王对这失礼的话置之一笑:“是,多谢兄台相助。”
  “唉!你这种公子哥走这种道,还没人跟着,离家出走的吧,来!这个给你,戴好这个,放心,以后我罩你。”黑影走到明亮处,一个十一二的小孩。
  眸子明亮个,脏兮兮的脸,身上的衣服到不如说是破布条拼成的。
  秦王接过小孩递来的木片,上面刻着“庆轲”。
  “庆轲?庆轲。”秦王
  庆轲一拍胸脯“没错,是我!”
  多么有趣的相遇,可是后来因诸多是非而只见过几次。
  秦王苦笑。
  “现在应该在燕国吧,不知他现在怎样。。。。”重重宫帏,秦王望向窗外,乌黑一片

  ☆、轲离

  “老高!来,喝酒!”荆轲跨进高渐离的居所,不客气的叫喊。
  “怎么?这么高兴。”高渐离白眼。
  “没什么,只管拿酒来!”荆轲大力拍着桌子。
  “唉。。。真是。”高渐离进屋取酒。
  二人坐在院中,一边谈着些国里国外,家长假短的琐事,却并不提及即将到来的大事。
  酒过三巡。
  荆轲已有醉态,拿着酒杯的手有点不稳。高渐离酒量不大因此只稍抿几口。他见荆轲已醉,便循循善诱地问:“今日去太子府?”
  “嗯?”荆轲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高渐离见他如此,咳了两声,又问:“你今日去太子府了?”
  荆轲甩甩头,看看他,又准备举杯再喝,杯口至嘴边,却未有一滴流出。
  “你不该喝了。”高渐离拿走那空了的酒杯,放到桌上。
  “唉。。”荆轲长叹一声,向后一靠,闭上眼。
  就在高渐离起身准备收拾残局之时。荆轲忽然开口:“你不应该如此试探我。”高渐离怔了一下,马上恢复过来,坐了回去。
  “你也不该瞒我,不是么?”高渐离看向荆轲,他的眼睛还是闭着。
  一时间,没有声音了。
  半晌,高渐离便开口:“你如果当我是友人,那便。。。。。。”“住口啊。。。!”
  话被打断,高渐离便住了口,荆轲也无言。
  “哈哈,不说了,喝酒喝酒!”荆轲抄起一坛酒,也不倒入杯中,就着坛子狂饮起来。“唉!” 高渐离见他如此:“我也不问了,你自己多保重。。。。。。好!今日我就破了这戒,与你放肆一番!”高渐离也笑,同样抄起一坛酒,往嘴里倒。还没咽下两口便咳嗽不止,没来得及咽下的酒流了满襟。
  “哈哈!你平日不过半杯便倒,怎么劝也滴酒不沾,今日这么猛也受不住吧!看看你这狼狈样”荆轲放下酒坛,拄着手望向高渐离。
  “别管我,你喝就是。”酒劲上头,高渐离大手一挥,又开始灌。
  “好,喝。”
  。。。。。。
  清晨。
  “你们。。。。。。昨晚干了什么啊!?”一大早过来的郑屠被这凌乱不堪的场面吓住了。
  满地碎枝碎叶,荆轲靠在一块石头上呼呼大睡,而高渐离,手持击筑用的竹尺,趴在另一块圆石上,迷离的睁着眼。
  荆轲揉揉脑袋,撑了起来,望着天边的白,叹了口气:“终究是躲不过去了。”
  燕国受困,要么决一死战,鱼死网破,要么开城献降,俯首称臣。看燕王和太子丹的态度,后者必不会选,而前者不受保障,而自己,便是他们新的选择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之后有一段算长的对话。。。。。。

  ☆、轲离郑

作者有话要说:  郑屠,很倾城,对对,就是这样,名字虽糙,but人不糙。
下一章是离离!
感觉废话好多。。。(T▽T)
  “嘿!你们知道我来找你们是为何事?”郑屠看着两人收拾,闲闲地坐在石椅上,翘着二郎腿。
  “喝酒。”“找生意。”两人面无表情地继续收拾。
  “屁!我在你们眼中就是这等庸人?!”郑屠掀桌(╯‵□′)╯︵┻━┻
  “嗯。”异口同声。(* ̄^ ̄(* ̄^ ̄(* ̄^ ̄)。
  “。。。。。。不说这个,我来是为了说件事,你们想知道么?”郑屠见吃亏,忙转移话题,却还是卖个关子。
  “不想。”“要说便说。”又是当头木奉喝额,郑屠也不玩些虚的了,乖乖招来:“秦国将领,反叛秦国那个,可知道?”
  “嗯?”荆轲沉吟“你是说樊於期?”
  “对对对!就他!”郑屠赞许地看向荆轲“他来投靠太子丹了。”
  “什么?”高渐离本抱着满怀的树叶,此刻撒了一地。
  郑屠没管高渐离的异状,接着说:“听说他被秦王满门抄斩,唯他一人从哪死人堆里爬出来,投靠太子丹。啧啧,真不知道他踩着妻儿的尸体逃出来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