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同人)玄亮后话 作者:一江枫雨【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一江枫雨        前世今生        古典名著        历史剧       

文案:
五十四载,二十七岁初出茅庐,五十四岁将星长落。他病死于五丈原。我心中的玄亮啊。我永远的玄亮。我的后话,给他们最好的爱情,给他们永生永世的愿望。重生文,小女子青涩的文笔与您初见。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历史剧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备,诸葛亮 ┃ 配角:刘禅司马懿陆逊 ┃ 其它:苍凉不改天山雪


  ☆、白帝

作者有话要说:  在一个急急忙忙的午后,有了一点都不急的心思,于是开始决定写故事,第一次写故事吧,而且是关于他的,怎么着我也爱了他六年,感悟不深,但心疼甚深,看了那么多虐文,发现写甜的才是王道,自己丰衣足食才是硬道理,下午满课,中午午休却不睡觉的我,就这样码起了字,开始了一个个故事。
决定从白帝写起。
  这一年白帝城的□□甚好,Cao木繁茂,树色深深,鸟儿在不停的叫着,□□已经快要尽了,南方的夏天,总是来的很早,虫子的鸣叫好像都有些烦躁,刘备缠绵病榻之上,心绪叠沉,仿佛要抓住什么,抓住这恼人的□□,还有所剩无几的生命。
  他在等待一个人,那个人是刘备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如果说一统天下是自己身为刘氏子孙的本来使命,那么那个人便是他竭尽全力攻伐征战的其余全部理由。
  自打他跟随自己以来,已经是第十六个年头了,当年隆中一席谈,便定下了两人一生的使命,是自己,把自己的梦想变成了他的梦想,把本可以在南阳快活一生的他拉进这乱世,拉进政治权谋,杀伐决断的泥潭,他本有道家的风骨,又是那样一个面如冠玉,长身玉立的妙人,谁见了他,忍心去破坏他本来的美好呢,大概只有自己这么自私,这么狠心,他本来的一生应该是一幅美妙的画,自己太焚琴煮鹤了,就这样破坏了艺术品,他本就是给人爱的,如今却为了别人的梦想奔波劳苦。
  刘备为什么如此励精图治,其实他一直没说出口,但却无时无刻不在心里承诺,他要给他一个安定的家,要让他看到百姓在他们的庇护下安居乐业,要让他相信他,可以完全的依靠自己的家园,他要让他真正的长乐无忧。
  可是现在,一切都是那么遥不可及,夷陵一把大火,把这个初登帝位,踌躇满志,但却已到迟暮之年的老皇帝所有的信心,勇气,希望都烧尽了,七十万大军,积攒多年的钱粮,兵马,毁于一旦,他痛定思痛,却仍是肝胆痛穿,那是多少年的心血,是他和丞相,文武百官,川蜀百姓苦心经营起来的基业,自己如何向蜀中父老交代,该怎样告诉那些春闺梦里人,他们的良人已成枯骨,该怎样告诉那些等待的绣娘,它们秀的鸳鸯,再也不能成双了。
  他身心俱碎,虽然春风拂面,却觉得更加颓然,他的思绪在白帝城飘摇,他的国家也正在飘摇。
  他不愿意去想这些家国大事。
  人之将死,其思也纯,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那个人,孔明。
  孔明,孔明,真想念你啊。
  他好孤独,灵魂里的冷冷到了骨子里,只有他能温暖他,你快来啊,他幽幽的叹息着。
  孔明,你快来啊。
  其实这么多年,仿佛一直是孔明依赖着他,但真正的念头,只有刘备自己知道,是自己不可救药的依赖着孔明,只有他在身边,他才感觉不那么孤独,只有他是自己一生的知己,他是上天送自己最好的礼物,有他在身边,他就相信一切都会好。
  初次见他,他是那么的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时的他风华正茂,说着大业可期的宣言,他将万里江山在脚下为他展开,他本是快五十岁的人,听到那些豪言壮语,不禁也豪情万丈,他羡慕着他的年轻,卑微着自己的老去,他害怕自己堕落,有年老之态,所以,他逼着自己励精图治,好配的上他的盖世才华。
  快要灯尽油枯的先主,就这样在日复一日的思念里,用最后一缕不绝柔情,等着他的丞相。

  ☆、重逢

  丞相府邸。
  所有行装都已经打点完毕,车马将会在相府外等着,明日凌晨,诸葛亮将快马加鞭前往白帝城见驾。
  今夜,他拖着腮,案旁点着烛火,莹莹光亮,幽幽长夜。
  自听闻夷陵大败,他已经许久没有睡熟过,就如今夜,明明应该早些休息,这样便可更快的见到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那个他担心到整夜整夜做噩梦,醒来汗已s-hi透衣襟的人。
  其实,他早已经料到夷陵会败,他们的胜利已经持续了太久,
  在进汉中王的时候,他就很担心他们的未来。自古以来,盛极必衰,盈虚有数,天下众事,皆是如此。
  如今,他别无所求,只求白帝城他日思夜想的人身体无忧,一定要等着他,等他去救他,他一直相信,只要他到了,一切就都可以好起来,城池可以再夺,兵马可以再攒,一切身外之物都可以置之度外,他要的,是刘备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一如既往地叫他孔明,然后他可以用羽扇挡住唇齿边的笑意,浅浅弯下腰来唤他主公,他要他还想以往一样,是自己心中的大树,可以依赖的,永远支持自己的大树。
  想到此,诸葛亮皱起眉,两行清泪淌下。
  阵阵夜风吹过,烛光摇摇,替人垂泪。
  第二天,丞相府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孔明急急上路,仿佛路上多耽搁一秒,他就会失去那个人,他知道,主公在用尽一切力量维持生命,他要快快赶到。
  他突然觉得,苍天无情,为何复兴大汉的英雄,苍天却不肯时时帮衬,凌乱的旅途中,耳边的风吹过,他突然觉得天地都寂灭了,他心中只有他。
  白帝城永安宫。
  “陛下,丞相来了。”
  病榻上的刘备听闻孔明已到,忽然很想哭,他一直克制自己的心如死灰,在等着见他最后一面,如今他来了,他就要用这副样子见他吗,他看见自己,又会有多心痛呢。
  他最难过的,竟然不是自己将要死去,而是不想让自己的枕边人为自己伤心流泪,他曾经看到过孔明流泪,那是在他入赘东吴归来之后,孔明把着他的手腕,一声一声地唤他主公,是那样熨帖到心底的声音,他知道孔明很想念他,他和他四目相对,竟不觉淌下泪来,刘备看到惊呆了,又是心痛,又是心急,急忙安慰了好久,他最不能看孔明流泪,他也曾经发过誓,谁如果让孔明流泪,那便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自己将他千刀万剐才能解恨。
  可是如今,他好恨自己,这样的自己,拖累他流泪。
  刘备怀着极其渴切的心情,连忙道:快,请丞相进来!
  孔明急忙踏入宫殿,映入眼帘的是刘备的残容,如果不是那熟悉的气息,他怎敢相信榻上那形容枯槁,面如死灰的老人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主公,是整个季汉的君王!
  回想一年前刘备出征时,他还是那样老当益壮,英气勃发,铠甲上映着银光。
  他突然有了真实感,他快要失去他了,他就快要失去他了。
  他心里很害怕,他无法想象身边没有主公的日子,他有多么为刘备心痛,有多么悔恨自己没能随行,时时照顾他。
  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陛下!臣,来迟了!”孔明突然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哽咽着,陛下,陛下。
  刘备看到孔明纵横的眼泪,不禁更加难过,一年未见,自己是如此的想念他,他还是那样举止优雅,只是添了几分沧桑,自己征战不易,谁说治理内政就容易呢。
  “孔明,坐我身边来,”刘备朝诸葛亮伸出手,好像在抓住最后的救命稻Cao,“孔明,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孔明握住刘备的手,“主公,我也好想你。臣无时无刻不记挂你,臣有罪,不能献策保陛下和我王军平安。”
  刘备苦笑,明明是自己不纳逆耳忠言,如今还要他来先向自己请罪,天底下,能如此毫无保留,任劳任怨,一直对自己好的,只有孔明,他此生何德何能,能遇见孔明,即使不一统天下,他这一生也足矣。
  “丞相快起,明明是我的错,”刘备皱起眉,“你不必说这些话宽我的心。”
  “陛下千万要想开些,来日方长啊,好生保重身体。”
  其实诸葛亮此时心早就已经碎成羽毛,和着院里那些柳絮坠了满地,他也明白此时只能说些宽慰的话,才能不让此情此景变得更加凄凉,哪怕是自欺欺人,他现在依然相信刘备不会独自离开,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乱世,他就算舍得下自己,又怎么舍得下大业啊。
  “孔明,此刻,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还有阿斗和大汉,你愿意继承我的志向吗?”
  刘备心里是知道的,诸葛亮一定会答应,可是他内心愿不愿意,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诸葛亮一直是一个淡薄宁静的人,让他背弃蜀汉沉重的负担,他心里一定是不愿意的,可是,自己的梦想也早就成为了他的梦想,这是他们二人共有的,如今却只能留给他一人去完成。
  刘备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孔明。
  孔明沉默了,他知道陛下什么意思,这场托付,代表着什么,如果他答应,那就承认了他将要离开,如果不答应,他到死都不会安心,世间还有没有比这更凄凉哀伤的选择,他沉吟良久,没有答复。
  刘备在孔明低头默默的时候,想了很多事。

  ☆、回忆

  记得那是十六年前了,他兵败几度,颠沛流离如丧家之犬,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三顾茅庐能请来卧龙先生这位大贤,他第一次去隆中,就觉得哪里的树木真茂盛啊,葱葱茏茏的,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终老山林,那样的世外桃源,只有高雅的贤士才能配得上吧。
  第三次去南阳隆中,是春初,那天他卜了一番好卦,觉得此去必有收获,一路上,他看见山间的红梅,情思浮动。
  他果然见到了他,他缓缓起身,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Cao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他慵懒的眼神看着他,一瞬间,刘备只觉得诸葛亮惊为天人,他是这样仪态万方,衣袂飘展,他手执一把羽毛扇子,扇子上下晃啊晃的,就像从天宫下凡的仙子。刘备以前只是个织席贩履之徒,在行市民间长大,那里见过这样气度非凡的男子,他的袍子真白啊,就如同他本人一样,乱世中留存着一颗纯良的心与纯粹的思想。他心想,如果这样的人不是大贤,那世界上再无大贤!他觉得这样的场景真是奢侈,在他戎马一生中,别说三顾,就是十顾能见见这样的容颜,这样的举止,这样优雅明亮的气质,那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