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同人)[HP]FYI. 作者:浅宫蝶【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浅宫蝶       

文案:
For Your Information.

CP:HP/DM
清水无差
私设:假如死圣第23章,被逮到了马尔福庄园的三人组,被扔进了地牢里后,关上了那么几天……
没有卢娜,没有奥利凡多,拉环有半个,罗赫有半个多一点点吧

警告:BE


作者有话说:写BE时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发不出去正文,崩溃了。

真的发不出去,一个月了。

我终于发出去了!!!!
放声大哭!!!!!
正文距离文章发表时间间隔一个月!!!!!我也是很佩服每夜一试的自己
各位阅读愉快!!!!
——2017.8.23.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就那个谁谁谁和谁谁谁咯 ┃ 配角: ┃ 其它:

==================

  ☆、[HP]FYI.

  一、
  他站在一间大教堂那么大的屋子里,高窗投下的光柱照出的像是一座高墙林立的城市。
  瓶子、帽子、箱子、椅子、书本、武器、扫帚、球木奉……
  外面,战火,正在燃烧。
  而他在这里,在这些由历代霍格沃茨的学生藏进来的物品堆砌而成的城市里,突然停下了脚步。
  战火肆意燃烧的时刻。
  他却停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等什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同样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奇妙的预感——他觉得有人会来。
  二、
  1998.4.11.
  在被推下几节s-hi漉漉的阶梯,推进Malfoy庄园s-hi漉漉的地下牢房时,他在晃动的狭窄模糊的视野里,捕捉到了他。
  狠狠的揪着Hermione Granger的头发,将她拖走的Bellatrix Lestrange,脸色青黑交织的Lucius Malfoy,搀扶着她的丈夫的Narcissa Malfoy,他们的身后,水晶吊灯下,淡金色发的少年站在他们所有人的身后,没去看他自己的亲人,也没去看正在被他自己的亲人拽走的他们。
  他在抖。
  他的身形,穿过影影绰绰的重重人海。
  清晰无比的刻进了他的眼中。
  就像一年前那个站在盥洗室布满纵横的镜子前扶着冰冷的洗手台弓起了身泣不成声的少年的样子刻进了他的生命里一样。
  然后,铁门在面前关闭。
  挡在了这边的他和那边的他的中间。
  下一秒。
  少女的尖叫撕心裂肺响起在了城堡。
  “Hermione——”
  Harry Potter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让他面目全非的蜇人咒正在渐渐消退,可能是时间到了的原因,更有可能的是,为他施加这个咒语的人的生命力正在渐渐流逝。
  这是非常混乱的情况。
  他们刚刚才从Luna Lovegood的家中死里逃生——他们以为,他们以为他们已经死里逃生,然而没想到食死徒正等在他们逃生的路上,他们已经骗过了那几个脑子不太好的搜捕队员,却因为某些小细节暴露了点东西,他们以为——好吧,他以为,他们会被觉察到了一点他们的身份的这几个食死徒抓进魔法部,然后他们被带到了Malfoy。
  ——我不能。不能确定。
  ——我不知道。
  ——我……可能……是吧。
  ——嗯。
  金发少年侧着身,背对着他,低着头。他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就像是一年前,在霍格沃茨的每一道走廊里看到的那样,一样消瘦,皮包骨头,甚至和记忆里相比更瘦了一些。在黑色的衣摆的包裹下,形销骨立。
  他听到他说。
  ——可能是吧。
  他以为他们也能骗过Bellatrix Lestrange,因为……
  但是,却因为一把剑……
  剑……
  他模模糊糊的想。
  剑……
  “Hermione!”
  Ron Weasley在牢门边奋力的拍打坚不可摧的铁门。
  在Hermione Granger惨烈的尖叫声中。
  他看到他在抽噎。
  “……我们今天晚上才碰到他!”
  地牢的天花板上,响起了Hermione同样语带抽泣的破碎的声音。
  “我们从来没经过你的金库……这不是那把真的宝剑!是仿制品、只是仿制品!”
  “仿制品?哼,编的倒像!”
  然后他听到了Lucius Malfoy的声音。
  “这很容易查明!”他说,“Draco,把那个妖精抓来,他可以鉴定宝剑是真的还是假的!”
  冰冷的地牢里。
  Harry Potter感觉身体里在每一根血管中流淌的鲜血,伴随着传遍了四肢,重新热了起来。
  那是一种,几近温暖的感觉。
  而他从这里,好像夺回了自己的思维。
  “……拉环!”他冲到了蜷缩在地上的妖精的身边,“你必须说宝剑是假的,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那是真的——拉环,求你——”
  嗒。
  然后他听见脚步声。
  有人奔下了地牢楼梯。
  他的步伐不是很稳,Harry可以想象得到他颤抖的模样。
  然后,少年出现在了牢门外。
  他指向他们的魔杖苍白而坚决。
  然后他从牢里带走了拉环。
  哐。
  坚不可摧的门,重新闭上。
  Draco Malfoy摇醒了不省人事的拉环,将受了伤的妖精率先推上了通向上面的楼梯,然后他走在之后,收起了自己的魔杖,他背对着牢门的肩膀在抖,将山楂木魔杖c-h-a回袖子里的手指,也在抖。
  Harry穿过s-hi漉漉的空气看到他动作时微微掀起的袖口下,他的腕骨上有伤。
  魔咒留下的伤,不会轻而易举的愈合的。
  于是红痕在毫无血色的苍白的皮肤上遍布。
  就像花一样。
  地牢里。
  在哽咽的好友身边,被逼退在最深处的Harry Potter抬起了头。他看着他。
  他眨了眨眼。
  被逼退蹲在墙角的Ron Weasley抹了抹眼角的泪,然后摸出了电灯器,准备点起一些光,就在他打开点灯器时,他用余光看到了身边的好友,突然向前迈出了一步。
  然后他就看着他,走向了牢门。
  踩过潮s-hi发霉的地面。
  黑发少年站到了地牢的门前。
  他伸手,握住了冰凉的铁质栏杆。
  “……Malfoy。”
  矮小的妖精后。
  少年的身形瞬间一僵。
  然后,Harry看到他微微的,回过了头。颤抖着。
  很多年后这时的这一幕画面,都还在午夜梦回时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他的梦境中。
  地牢外,站在几阶楼梯上的Draco Malfoy,望着一门之后,地牢里的他。
  隔着厚重的黑色十字牢门,他们有一瞬间的对视。
  逆着光,他看不清Draco Malfoy的脸;竖起在面前的铁栏杆,横竖相交成为了门挡在他们之间,他看不到他的眼睛。他脸上浮现出了什么样的表情,他没有看清。他那双浅灰色的眸子里,在那一瞬间荡过了怎样的涟漪,他也没有看清。
  地牢里又闯进来了Hermione Granger的尖叫。
  听着她那肝肠寸断的叫声,Harry Potter努力眨了眨眼,克制住了溢满眼眶即将流出的泪。他不说话。他看着他。
  “Draco——”
  Lucius Malfoy的呼喊从上面传来。
  Draco Malfoy一个激灵。
  就好像是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一样。
  他猛的转身后退几步跳上了极陡的楼梯,少年形销骨立的身影仓惶的逃离了Harry Potter的视线。
  ”等等——”
  他握紧牢门。
  他喊道。
  光,昏暗晦涩。
  吻上他徒劳的垂下的手指。
  手背上,三年前留下的暗红色的疤痕组成的字句,在三年后这时的空气中,依旧清清楚楚。
  我不能说谎。
  三、
  Malfoy庄园的第一个晚上相当难熬。
  饥饿。
  寒冷。
  黑暗。
  白天的Malfoy庄园的地牢,已经非常昏暗,而晚上的这里,就像是无星无月的永夜一样,没有坏愎狻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冰冷,在蔓延。
  刺骨。
  少年摸索着靠在布满了苔藓和霉斑的墙角。
  “我没有灯光了。”Ron说。
  “我听不到她的声音了。”Harry说。
  黑暗中,天花板上一片寂静。
  不详的寂静。
  Harry看不到Ron的眼睛,但他想那应该是红彤彤的。他自己的也是。
  漫长的,漫长的沉默。
  他蜷缩在冰凉的石壁的角落,感觉好像回到了十一岁那年那个暗无天日的碗柜里。很快,很快Petunia姨妈就会重重的敲响碗柜的门,将他从睡梦中粗暴的叫醒,然后……
  然后他会出去,从十一岁那年的碗柜,走到十一岁那年的对角巷。
  十一岁那年的霍格沃茨。
  “……”黑暗里,他突然说,“你知道的……他们说。”
  “……”
  “如果她……死去……下一个就是我们。”
  “……”
  “现在没有人来找我们,不是吗。”
  “……是、是啊。”在短暂的安静之后,身边的好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她……她一定还活着。”
  而他抱住了自己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