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同人)[刀剑乱舞]被宠爱的审神者的一生 作者:取诚【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取诚        甜文        游戏网游        少女漫        少年漫       

  文案

  江俞失忆了,他面前出现了个自称是他监护人的男人,又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个人其实是他失忆前的金大腿。

  但问题是江俞连金大腿是什么意思都不记得了,于是他上网去搜,终于在出院前把带有这类元素的小说都看了个遍。

  出院后的第一天,戚柏宥一回家就发现江俞洗干净躺在自己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

  江俞:先生来呀,快活呀~

  戚柏宥:……

  这失忆失的怎么跟重生换了芯子一样?

  食用说明:

  ①主受,受失忆设定。

  ②娱乐圈背景,甜甜甜宠宠宠苏苏苏。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俞,戚柏宥 ┃ 配角:一二三四五六七 ┃ 其它:甜文,娱乐圈,1V1,失忆梗

  作品简评

  江俞失忆后,他面前出现了个自称是他监护人的男人,又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个人其实是他失忆前的金大腿。但问题是江俞连金大腿是什么意思都不记得了,于是他上网去搜,终于在出院前把带有这类元素的小说都看了个遍。然而现实是,他把金大腿当对象,金大腿却把他当成弟弟,还怀疑他是不是被重生换了芯子。本文文笔流畅自然,以娱乐圈为背景,从主角失忆后作为切入点,让读者与主角一起揭开失忆前的种种谜团,人物之间的互动更是本文的一大看点。

第1章

  江俞是被疼醒的,大脑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剥夺一空后,开始发肿发胀的疼。他意识清醒过来的一瞬间,感觉自己脑袋空空,仿佛被丢进空旷巨大的房间,过了好半晌才终于想起来问自己——他是谁来着?

  得不到答案的江俞微微皱起眉头,耳边的声音从模糊到清晰,他睁开浮肿的眼皮,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没把窗帘拉严实,让光蹭着缝隙漏了进来,直直扎进他的眼睛里,好几天没见过光线的视网膜受了刺激下意识闭合起来,只能微微别过脸,去看他处。

  一旁坐在床边正拿着手机打游戏的助理陈呈敏锐地觉察到床上的动静,抬起头,就看见昏迷一周的江俞正睁着他那双尚还浮肿的漂亮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偷懒的陈呈被那清澈的眼神看的一阵心虚,一个没注意游戏里的人头就没了,但这会也顾不得这么多。

  “俞哥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戚总肯定要把我五马分尸了!”

  戚总?谁?

  江俞总觉得这个称呼分外熟悉,甚至马上就要呼吁而出,记忆却又在刹那间卡住,随之大脑便传来一阵疼痛,迫使他不得不停止思考。

  说起来,面前这个人又是谁?

  就在江俞一头雾水的时候,陈呈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然后快速喊来了医生。

  江俞看着面前的白大褂,眯了眯浮肿的眼睛,没等医生开口,就抢先一步用嘶哑的嗓音问道:“你们是谁?”

  “这里是医院,他们是医生呀。”陈呈还以为江俞是睡太久忘了受伤前晕过去的事情,尽职尽责地开口解释,却没想到江俞朝自己看来的眼神中也透着毫不做假的陌生与疏离,以及困惑不解。

  “你是谁?”他顿了顿,又反问:“我又是谁?”

  陈呈:“……”这下怕是不仅仅要被戚总给五马分尸这么简单了。

  戚柏宥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开会,魏秘书一听江俞醒来却失忆,出于对上司的了解,明智选择了当场低声将这个事实告诉他。

  紧接着,身为大戚集团华国区总裁,常年被人评价为‘堪比机器人式工作狂’的戚柏宥,平生头一次做出了会议开到一半突然离场的壮举,留下一干高层人士面面相觑。

  还以为是出了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未料到抓着魏秘书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江俞醒了,所以戚柏宥现在赶着去医院呢。

  全集团的人都知道,戚柏宥有个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情人,而这个小情人前几天在拍摄威亚戏的时候出了意外,从好几米高的地方直接摔下来,若不是下面做足了安全措施,这会儿估计还得在重症病房里继续躺着。

  出事后接到消息的那一刻,戚柏宥当即联系了国内有名的外科医生,又亲自将江俞送进国内最好的医院进行抢救,由于过程太过紧急,期间没来得及做太多掩护,导致光明正大的让狗仔们都不用特地蹲点换衣服乔装工作人员。

  这一系列大动作直接上了隔天的娱乐头版,各种猜测如雨后春笋争前恐后冒出,然而一个字儿都没进戚柏宥的耳朵,因为他的心思全都扑在急救室里的江俞身上。

  等江俞终于出来后,从不请假旷工的标准劳模戚大总裁又一言不发直接罢工三天,一时间让大戚集团上下所有员工都对江俞有了新的认知。

  这哪里是小情人,这分明是他们总裁捧在手心都怕摔着的心肝宝贝啊!

  感慨戚总裁是个好男人的同时,还不忘思考甩了不争气的对象,找个帅气多金又把自己当女儿宠的高富帅的可能x_ing。

  但高层们不这么想,原本以为江俞只是总裁的随手玩物,没想到居然是个能够让戚柏宥为他翘班早退甚至不惜推延正事的祸害。

  于是这天,戚柏宥接到消息后首次中途离开会议的事情不用几分钟,就在集团里传了个遍。

  不过戚柏宥压根不关心这些,此时他正在马不停蹄地赶去医院的路上,去看他那听说失忆了的小祸害。

  “戚总……”

  戚柏宥淡淡地扫了一眼在门口等候已久的陈呈,没理他,几步上前来到江俞床前,对上他的眼睛,并不是过往熟悉的目光,对方眼中的茫然与陌生直直照进心底,让戚柏宥不禁皱起眉头。

  “感觉怎么样?”他伸手动作轻柔地撩开江俞的额发,额头还绑着绑带,指尖划过的触感有些粗糙。

  江俞神色茫然地望着戚柏宥,心底有种熟悉感,却又记不起来,下意识问道:“你是谁?”

  戚柏宥眯起眼睛,语气平缓地自我介绍道:“我叫戚柏宥。”

  江俞眨眨眼睛,“那你是我的谁?”

  这话一出,屋内的气氛似乎都转为诡异,站在门旁地陈呈咽了咽口水,心中忐忑不已。

  沉默没有持续很久,就听见戚柏宥说:“我是你的监护人。”

  江俞仍旧茫然地望着戚柏宥,眨巴着大眼睛,说出一句让人跌掉下巴的话:“哦,那你是我爸爸?”

  戚柏宥:“……”

  陈呈在同一时间目瞪口呆地张大嘴巴,扭过头去看与他一同站在门口旁观的魏秘书,压低声音道:“戚总居然想当俞哥的爸爸!?”

  魏秘书:“……”

  戚柏宥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当然不可能有江俞这么大的儿子,还得多亏良好的家教让他不至于在这失了风度,只是冷着脸转头去看医生,“他的具体情况告诉我。”这看起来似乎不仅仅是失忆,还把智商给摔成了负数。

  医生被这凌厉的眼神扫地抖了抖,掩饰x_ing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从几米高的位置掉下来一不小心就得出人命,虽说底下有事先准备的救生垫,也依然得亏江俞运气好,没被直接甩到旁边的墙壁,或者在半空中甩出救生垫范围外去。

  但掉下来的时候是脑袋在下的,当时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头部CT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脑震荡,可谁也没想到一个脑震荡居然直接演变成失忆。

  失忆两个字在多数人心里,都是只存在于肥皂剧里的狗血剧情,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在现实中发生,再措手不及,也只能认了,毕竟这不是受伤生病可以依靠外力来医治好的。

  离开前医生又给江俞做了一番检查,最终确定江俞的确是失忆了,并且失的十分彻底,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空白的就像一台被人彻底格式化的电脑,除了原装系统以及唯一保留的语言系统,过往储存的任何讯息资料都丢了个空。

  而且还有极大可能找不回。

  “他这种情况虽然特殊,但如果要找回也不是没有可能。”医生看着病历对魏秘书道,原以为不用直面接触戚柏宥那锐利眼神的医生看了看身边这个外表精明的男人,终于明白是自己想的太天真。

  老虎身边会有温顺的物种存在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医生低咳一声,别过目光,“多让病人与失忆前熟悉的事情多接触,试着去唤醒大脑深层次的记忆。”这种办法是最基础平和的,只是需要长时间的进行才能有效果。

  魏秘书回来后又把医生说的所有话一字不差转述给戚柏宥。

  戚柏宥只是眉头微皱,没有说什么,转而去看接受完检查正躺在床上一眨不眨盯着他满脸好奇的江俞。

  兴许是因为失忆的缘故,脑袋空空的江俞对于眼前的任何东西都持着一种好奇又生疑的态度,尤其是只剩戚柏宥一人在的病房里,更是盯着对方看的没完没了。

  江俞看的出神,末了觉得口渴,才砸吧下嘴巴转着眼珠子找水喝。

  “肚子饿不饿?”戚柏宥心有灵犀地拿起先前就准备好的温水,c-h-a了根吸管亲手递到江俞嘴边,江俞看着戚柏宥那张从来时就未变过表情的脸庞,想了想便张嘴咬住吸管艰难的喝了两小口,“饿。”

  魏秘书在交代完毕后,也十分知趣的离开,将空间留给二人。

  “你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只能吃一点流食,一会我让姚管家给你熬份粥过来垫垫肚子。”戚柏宥放下杯子抽了张纸巾擦手,刚刚拿杯子时没注意到这是医院提供的玻璃杯,他有洁癖,一般情况从不碰来历不明的东西,就担心没消过毒,有细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