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同人)山神 作者:风婉言【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16 作者:风婉言       

文案

三日月和鹤丸的同人文,人懒不写文案。刀剑乱舞同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 配角: ┃ 其它:刀剑乱舞;bl

  第 1 章

  第一章:

  三日月宗近有些抑郁。作为山神的他,保护这一片的生灵,不求回报,不遗余力。虽然独自一人活了这么多年,只有偶尔光临的朋友来看看,喝喝茶,看看落木。他不是一个多言语的人,或者说并没有人,他说得了太多。

  其实一个人也挺不错的吧。三日月坐在神庙中间的神木上,抬起头,阳光稀疏落在他脸上,精致的面容上挂着迷离的微笑,头侧的金色流苏,反s_h_è 着光晕。

  风的轻抚,枝叶簌簌声响,散落的光摇摆不停,深蓝色的衣摆摇荡,胸前的饰品微动,发出轻声的叮咛。

  舒适,但又寂寞……

  三日月将这片地域管理的不错,至少也是风调雨顺,生灵得到不错的生长。山下的村庄有了不错的收成。三日月也乐于乐呵呵的看着村民。

  但是,山神的职能范围并不是全全的。村庄出事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就是几个大家之间的情仇,但是碍于颜面,没有办法,只能推脱到:“山神动怒。”

  如果单单是这个样子,三日月也觉得没什么,人情世故,他看得多,也懂。就当是一场闹剧,闲来无事看一看就算了。

  但是偏偏这次就摊上事了。

  三日月依旧笑的温和,眼睛微微的眯起,暖洋洋的样子。看着跪趴在自己面前的村民,还颤颤巍巍的样子,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山神大人!我们真的不是有意惹怒您的!”

  三日月笑盈盈的制止:“你们并没有做什么。”

  明明应该是很柔和,很温馨的,神与人的亲切问谈。至少三日月是这么觉得的。

  毕竟人是人,神是神,两种不同的生物,如何要求用共同的思维去交流同一件事?总之横竖都不在一个频道。

  温和的三日月,在无知的村民眼中,就是即将爆炸的富士火山,气急而笑的危险生物。

  狠狠的磕了几个头,郑重其事的说明一定会进行补偿。

  三日月愣了愣,眨眨眼,自以为自己的意思对方的代表已经明了,仍然乐呵呵的说道:“甚好甚好。”

  所以说……都是命啊……忍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没忍住扶额了。

  鹤丸国永是一个很爱玩的人,或许是因为年少就取得成就,并且身份不凡,难免寂寞。

  鹤丸平时没有任何的排场可以说,私下的时候才终于可以回归自己本身的年龄做的事。

  “哈!”突然出现大叫一声,然后看着受到惊吓的人,开始大笑:“哈哈哈,吓到了吗?”金色琉璃一般的眸子发这亮闪闪,充满了灵气。

  战役胜利,举国同庆,终于又迎来了一段时间的安宁。

  鹤丸卸下身上的战服,换上平时的常装,一身的洁白,金色的细锁链由胸口分散两边,在肩头垂下,衔接到背后。

  莫名的诱惑。这是三日月的评价。

  班师回朝,从前线到国都,距离过远,消息传到皇城,传到各个地域,大家忍不住的开始庆祝,等到凯旋回归,就是再一次的庆祝。当然……这是正常情况。

  鹤丸玩心过大,大到连他们主上都习以为常。所以……

  军师一脸y-in沉的看着手中的书,久久沉默不说话。

  “所以将军是又跑了嘛……”

  鹤丸就是这样,只要你一分神,一个不注意,人就不见了。尤其是在战争之后……所以每次军师大人都会在下了战场之后飞身去抓人。只可惜,今天被骗过了!

  鹤丸意外的很听话的先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白净净的。原本以为这孩子终于想通了,打算好好做人了。果然还是太天真……

  吃饱喝足洗了澡!鹤丸不禁的扬起笑容,漫步在丛林之中。想想自家那个管事的突然发现自己不见了……

  “嘿嘿!”唇角扬起坏笑。心情好的哼着歌。

  这幽静的环境,清新的感触,无一不让鹤丸心有所感。他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总是有意活着无意,他都停不住脚步的走向这边。军师知道很多,毕竟算是鹤丸唯一玩的上的朋友。故而,无论是出征还是回朝,他都会刻意的避免这条路线的行走。只是鹤丸总是忍不住……

  很多人都不知道的,鹤丸虽然是嫡长子,但是家中并不受宠。大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他并不清楚,也没有想弄清楚的意思。毕竟他也不是这么宽心的人,过去的事,他懒得管,过好自己的就行。

  他并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估计是太久以前的记忆,自己已经忘记了吧。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反正自己从小并不是在那个豪华的府邸长大的,他心中的本家依旧是一个安静和谐的小村子,青山碧水,虫鸣鸟翔。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乐趣,大家无忧无虑的玩乐,可以很随心的开怀大笑,不用关乎其他。

  什么时候自己回到了现在的家?鹤丸踩在树干上,倾斜着身体,静静的靠在树主干,看着远处的重山,烟雾缭绕。

  回去之后,没有了朋友,一举一动都被规范着。随x_ing习惯的他,偶尔难免出格,受到的是父亲严肃的责罚。回想着,忍不住用手附上自己一边的面颊,竟觉得隐隐作痛。他是一个倔强的人,也或许是乐观成了习惯,自己不允许哭泣。

  想想啊……那个时候,甚至有过幼稚的想法,觉得自己并非亲生,不过是因为大人的y-in谋,而进入这个家族的傀儡。

  自己低声笑笑,真是有够幼稚的想法。

  父亲也是一任将军,常常出征,让他根本就不会作为人父。父子都是刚硬的人,说出的狠话,双方都受到伤害。鹤丸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树干。那是第一次,他看见父亲哭了。他已经忘了当时自己说的是什么,惹得他心中的高山轰然倒塌。父亲从椅子上突然跪坐在地上,揽过跪在地上面颊红肿仍然是不屈的他,头埋在他肩口,觉得一阵s-hi润,鹤丸有点愣神,只是听见父亲不住的在他耳边说:“孩子,自己好好的活着。”

  也是那天,第一次的,破天荒父亲带他去了国都最热闹的夜市。花灯,小吃甜点,第一次有了糖人,还有小孩心中一直期待的面具。父亲将他放在肩上坐着。原来除了抱起和背以外,小孩还有这样的特权。独属于父爱的温柔。

  他还只是小孩,就算知道不对也不愿意多想,他只想好好把这迟来的父爱深深的刻进心底。竟不知道,这一刻却是鲜血淋漓。

  鹤丸微微垂目,竟然发现两点晶莹垂落,赶紧仰起头迅速的眨了几下,用着强硬的态度将泪意憋回去。

  他从树上轻巧的跃下,衣袂飘飘。

  都忘了吧……

  第 2 章

  第二章:

  鹤丸只是独步在山间的听见啜泣的声音。他只是心中有些小小的好奇,眨眨眼轻手轻脚就跑了过去。

  村民们没了办法,山神为神,什么东西没见过,奇花异Cao估计山神比这群无知百姓更加清楚。稀奇珍宝,就凭这些没有任何路的人来说更是不可能。

  “要不,我们挑个漂亮姑娘,给山神迎亲?”头脑一灵光,说出了最不靠谱的话。

  大家投过鄙夷的目光:“这方圆几百里,哪家姑娘怎么样,估计山神比你还清楚。”

  那人揉揉鼻子:“那要不买个外省的姑娘?”

  话一出口,大家就沉默了……

  一个柔弱女子,因为家庭所迫,自己毫无抵抗力的到了这个地方。山神的称呼让她更是惊骇。从小在繁华的地方成长,到一个偏远的山区原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繁荣的城市,从小的教育不同,她对神明的概念是一个个慈祥的老者,或者是凶神恶煞的模样。山神一词,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和蔼的人物,更何况,对她而言,如果是个不错的对象,这些村民怎么又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她开始气父母的贪婪,就算自己是小户人家不受重视的女娃,但是也不至于如此不在乎自己的后半生吧!?

  “你怎么了吗?”鹤丸觉得很有趣,有趣到自己忘了自己的本x_ing,应该是先吓吓再说的。默默躲在一边,头偏着看少女捂住的脸。

  少女完全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出现,心中一惊,反s_h_è x_ing的整个人向后一仰,惊异的看着鹤丸。随后满眼的惊讶。

  一个美少年出现,在一个少女最为柔弱的时候,任谁都无法抵抗这种耀眼的感觉。

  一时无言。

  “呀……”鹤丸有些不耐的用手轻扯垂在耳边的银色发尖,然后突然笑的灿烂:“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说说的哟!”

  很明显,鹤丸的玩心上来了。

  从小到大吓到了无数人,就连他最引以为豪的父亲也不例外。

  穿着战甲,跌跌撞撞的进了军营,满身的血迹,铠甲也是破败不堪。那是他第一次独自带兵前线。

  父亲的营帐内从来就不多人,他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果不其然,父亲一见他这个样子,慌张的从桌后出来,在桌角撞到好几次都不觉疼痛。赶紧的接住自己儿子逐渐虚弱的身体,嘴张了几次竟是不知如何言语。一时间也忘了习惯x_ing的大叫军医。心中满是懊悔,明知是第一次,应该跟着看看,怎么说都是自己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