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同人)[罗喉&黄泉]Saurinata 作者:猞狸先生【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16 作者:猞狸先生        霹雳       

文案

cp为霹雳布袋戏的:罗喉x黄泉

心很大的收藏癖幽灵船长x很凶残的野生人鱼的小故事。

人鱼君会吃人,物理上的吃。请注意。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喉,黄泉 ┃ 配角: ┃ 其它:霹雳,刀龙传说

  第 1 章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闪烁的群星乘着浪花,朝着海平面的方向迅速地褪去。

  成千上万的军舰鸟留恋在他的头顶盘旋、啼鸣,洁白的巨翼仿佛一块完整光洁的坚冰。

  无声的长夜早已不再,伴随着白鲸群袅袅的哀歌,白日重新点燃云雾晦暗沧桑的脸庞。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绚烂的天穹好似破碎的蓝水晶玻璃,凝结了他的生命。

  在很久以后,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始至终,他和他所见的一切都已沉没在黑暗的海底。

  Saurinata

  罗喉一如既往地坐在私人剧院二楼的包厢里,舞台上的年轻演员们正卖力地重现着《仲夏夜之梦》里如梦似幻的气息,他却百无聊赖地用佩戴在食指上的指环敲击着水晶玻璃杯。

  又是死气沉沉的一日。罗喉听到无伤大雅的哄笑声从他专属的包厢下方传来,心中不禁这样想道。从怀中取出怀表看了看,他决定在来此的目的完成后,便即刻走人。

  这一天和过去的每一天都没什么区别。罗喉一袭黑衣,身披斗篷,红榴石掐金丝打造的袖扣和领花衬着他那长年附在脸上的黑曜石面具,显得格外y-in森可怖。在这个富绰有余,仿佛完全成熟,即将腐烂的水果般美妙而危险的国度里,他的这一形象被目击者们大肆渲染,逐渐成为了诡魅而迷人的传说。

  即便如此,罗喉仍未曾受到干扰。看起来,他大概也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街头巷尾的风传,所以依旧把自己打扮成来自上个世纪的古董,并且过着循规蹈矩的,幽灵般的日子。

  他悄无声息地混迹在上流人士的群体中,跟随他们的脚步深入极尽奢侈的舞场、觥筹交错的酒会,以及豪华的剧院和神秘的降灵场所。也会不经意地走过城堡外开满珍珠玫瑰的园林迷宫,然后出现在某位社交人士那铺有柔软红地毯的大厅里。

  时不时地,他也会坐在教堂的最后一排座位上,用沉浸在y-in影中的双目注视着衣妆楚楚,风华正茂的青年们畏缩着走出告解室,在彩窗的光辉里眼含热泪,向黄金铸成的十字架投去救赎的祷告。

  不过,他人的种种跟罗喉的生活并没有多大关系。就像与这个城市里的每一间屋舍一样,无论其中的布置如何,罗喉仅仅是打开它的前门,穿过每个房间,然后再悄然从后门离开。

  午夜拍卖会是罗喉必会参与的一项活动。每当拍卖清单通过黄铜管道落进书房时,他都会把那几页薄薄的Cao纸当做粗劣又引人入胜的故事来阅读。而参与其中的刹那,则像从剧本过渡到舞台那样有着转瞬即逝的乐趣。

  不经意间,罗喉成为了拍卖场上的老主顾。出手阔绰的他不仅能够按时收到收藏品清单和地点通知,还有一间提供私密x_ing的包厢或客房是随时为他保留的。以至于无论午夜拍卖会在何处举办,罗喉都能够在享受独处的同时,参与众乐。

  作为地下高档交易,午夜拍卖会的场所和掩饰行径全靠有所癖好的富翁们集资筹备。比如当下,人声鼎沸的剧院不过是个幌子。当魔汁的咒语解除,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幕徐徐落下的同时,台下观众们最期待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随着红幕降落,黑幕拉起,主办者款款走上舞台,以吟诗的腔调朝观众席上的各位收藏者礼节x_ing地问好后,罗喉才从他当日得到的新增清单上抬起眼来。在他脚下,近百名奇装异服,以面具示人的男男女女齐聚一堂,并在剧院内单调的回声里屏息以待。

  他们有些对今天的收藏品势在必得。有些呢,只是来凑凑热闹。

  为了保持某些邪恶的神秘感,每次的收藏品数量都维持在六、七、十三、十六几种数量值内。趁主办人以华丽的言辞挑起收藏者们的胃口同时,罗喉托着腮,重新翻看着手头的小册子,想从固定答案里找到点令自己心动的理由。

  沉船上打捞上岸的珠宝——还是算了,被土石撞击过的裂痕可是致命的瑕疵。

  丛林古迹内寻得的女木乃伊——他没有妻子或爱人,也不想与干尸相依相伴。

  来自异国的美丽奴隶——大量卖家的至爱,可惜他对笨手笨脚的傻瓜没兴趣。

  埃及出土的孔雀石冥船装饰——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能乘人就更好了。

  ……

  罗喉最后瞟了一眼新增清单,那张黄褐色的小纸卡上CaoCao地印着一条胸部丰满,长发弯曲的简笔画美人鱼。图画下是三流小说形式的介绍:

  “人鱼赛壬:

  来自神秘无比的深海传说。

  夺魂的歌喉,醉人的容颜。

  蛊惑船只与暗礁撞击沉没,

  却被幸运的水手捕获到此。”

  还是尽早回去,把剩下的游记读完吧。罗喉合起清单,用指尖点了点酒杯的杯沿。很快,一尊外壳为橡木雕琢,内部由机械机关组成的小矮人靠靴子底部的滑轮自桌脚移上前来,为他把酒斟满。

  清单上的花言巧语和实物的差距总令人大失所望。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罗喉曾在这里买下过天使——一只患有白化病的巨大秃鹫,也买下过班希女妖——一名感染了肺结核,并被情郎背叛,卖给人贩子抵债的交际花。

  最终,天使被罗喉放生在他名下的庄园里自由飞翔,整日哭泣的班希则在庄园小屋中度过了一段远离是非的日子后,安详地走进了坟墓。本欲起身的罗喉轻呻了一口红酒,最终还是决定待到活动结束再回家去。毕竟接应他的马车现在还未到位。

  就这样,罗喉靠包厢里的机械小矮人打发了不少时间。直到最后一样收藏品,也就是新增清单上的“人鱼赛壬”以一只盖有黑布的箱子的形式,被置于大型滑轮车上缓缓推上台。四人高的箱子内不时传来沉闷的敲击和水声,似乎有巨大的生物在水中挣扎。

  摸清拍卖现场套路的人都能从繁复亢长的形容鉴定中得知,即将登场的收藏品是本次活动的压轴项目。很少有人相信神话的真实x_ing,但正是由于无法完全否认幻想世界的存在,权势兼备的他们才会在此手握金银,屏息以待。近百双眼珠在面具后精光四s_h_è ,直到主办人满意地露出玄妙的笑颜,然后高高地抬起自己的手臂。

  随着动作信号,遮盖在箱子上的黑布被吊索缓缓掀落在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灌满绿色海水的密闭水箱。海水腥气冲天,大量悬浮的藻类和苔藓降低了能见度,只能模糊地看到有个影子在浑浊的水中摇晃。影子的主人微微动着,仿佛衣带上绑了石头的长裙,或者说,一只巨大的水母。

  正当罗喉这么想时,两只近似人类,指间带蹼的手突然砸在了水箱玻璃上。主办人正站在水箱前讲解,或许在渲染效果,抑或确实感到恐慌,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跳了起来。

  几乎就在那双手出现同时,有张年轻人惨白的脸慢慢地逼近了布满绿藻的玻璃。长方体的水箱对人形生物来讲,显然太过狭窄,那生物的举动令波澜不断的水面和密封顶盖之间的空隙瞬间被一条宽达四英尺的巨大尾鳍填满。

  哦我的天呐!

  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不约而同的惊呼。

  即使形象再模糊,收藏者们也能看到那名年轻人的口部横拴着类似马嚼子的物体。由于手腕和颈部用细铁链以蹩脚的方式拴在一处,他显然是愤怒地在水箱内来回冲撞。直到气空力竭,他才挺身浮出水面,在长发的重重环绕下,用一种智慧而恶毒的目光刺探着外面的世界。

  待到水箱重归平静,主办人才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拭汗,对收藏品身上的大量束缚做出了解释。

  这是本x_ing邪恶狡猾的生物,会用歌声令人惟命是从,再将之拖入水底溺毙。

  从北方的冰海直至到达会场的这段路上,已经有多名水手和工人因此遇难。

  所以各位尊贵的客人,您们看到它的这幅模样,只是以防危险的万全之策。

  现场所见和主办人的煽动将午夜拍卖会推入了最后的高潮。底价六千敲定后,争购声立刻此起彼伏,木槌每隔两秒钟就会敲击报数。七千,谢谢。七千五百,谢谢。九千,谢谢。九千五百,谢谢。水箱内又传来一阵沉闷的动静,从二楼包厢的斜侧面,可以看到那生物形似人类的背部撞击在玻璃的对角上。

  他的背鳍骨似乎断了一根。

  四万枚金币可谓是当夜拍卖的至高报数。主办人顿了顿,正待询问是否有人继续加价时,剧院里却猛然间鸦雀无声。他听到一声清脆的铃铛声从半空中传来,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参与午夜拍卖会的行家都知道。

  一尊尖嘴猴腮的铁皮恶魔玩偶正盘踞在剧院二楼的包厢窗口,朝舞台的方向无声地狞笑着。它高举的指爪间抓着做工精致的镶柄铜铃,当某位执着的收藏者再次加价时,它手里的铃铛便紧随其后摇晃起来。

  “放弃吧,亲爱的。你是头一次来,不懂这里拍卖的规矩。”

  在铃声不知多少次响起后,一名妇人对汗流浃背的年轻收藏者懒洋洋地说道。

  “不要跟二楼转角包厢里的人争购。那里是幽灵的专座。”

  罗喉并不清楚他争购的目标少有人加价的缘由。当然,有时在权衡过后,他会将某些不太重视的小玩意让给喊出天价的收藏者。

  只不过在以后的几天内,他也会突然对那件未购得的商品爆发出恋恋不舍的情愫。这种突如其来的感情使得他毫无征兆进入对方家中,跟与自己无缘的物品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