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魂续+番外 作者:绝歌(上)【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05 作者:绝歌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文案

临时文案:

这文写的是归魂之后的事,以游清微为主角,写她们回到城市后的生活,以感情为主、剧情为辅。

好吧,虽然是想发展她俩的感情线,不过,从构思来看,貌似剧情线也很多,毕竟嘛,路无归这身份太招摇了,想消停都难。

游清微依然开着风水事务所,所以,当然得跟同行打交道啦,然后还有遇到道士、大喇嘛、养尸人、以及各式各样的妖灵。

至于感情嘛,路无归这个不开窍的没事就撩,撩完了又不懂,丫一直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是像庄富庆两口子当年谈恋爱那样牵牵小手亲亲小脸游清微:作者,你让我歇会儿!!!

作者君:我都没歇,我都没歇,我都没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清微、路无归 ┃ 配角:左小刺、庄晓笙、左娴以及风水事务所的一大堆人! ┃ 其它:

==================

第一章

五月下旬

游清微正躺在自家院子里的柳树下的躺椅上享受着闲适的午后时光。

和煦的风徐徐拂动青色的扬柳,带来春末夏初的舒爽。

她侧头看着坐在身旁根雕茶桌旁沏茶的路无归,微微失神。斑驳的光影穿透柳枝洒落在路无归的身上又再穿透她映照在地上,透出几分如真似幻,仿佛她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又因某种原因,她留在了这里。

柳平村之行,她带着路无归找回了路无归的魂,却丢了路无归的命。她炸了柳平村的乾坤y-in阳局,布下新的风水局,埋了自己的爷爷、父亲,埋了许老爷子,埋了路无归的骨灰,修好了自己的墓。

经历了生死别离悲欢离合,才知道能活着守着一份平静是多么的不易和美好。能晒着太阳喝着清香的绿茶,看着天上的云聚云散,偷得浮生半日闲,实在是一份难得的享受。

这半年来游家连番出事,风水事务所失去她爷爷这块活招牌又缺少主事人打理,许多大客户都易了主,生意一落千丈,可谓是一片惨淡。

不过风水这一行与别的行当不同,跟古玩一样,有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

没有生意上门,游清微乐得在家闲着看看书、喝喝茶、修习风水本事和练练功夫。

这不,客厅里的根雕茶盘都挪到了院子里,只要是不刮风下雨,避过了正午阳气最烈的时辰,她就带着路无归到院子里看书喝茶。

有车停在门外,紧跟着有喇叭声响起,过了一会儿,大门响起了门铃声声。钱姐介绍来的帮着打下手的一个名叫李小七的十七八岁小丫头从屋里急匆匆地出来,跑去开门,问:“请问您找谁?”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说:“找游清微。”

游清微听出声音,知道是晏听雨到了,她说了声:“小七,请晏小姐进来,再去屋里搬张椅子出来。”

李小七应了声,回头就去搬椅子。

游清微的嘴角一ch-ou,心说:“你倒是先去把门打开啊。”她瞥了眼路无归,发现来的这一位比小闷呆还呆。她不好失礼,自己起身去把大门打开,放门外的那一位开车来的主进来。

门外那女人吐糟了句:“你家的这小保姆真是绝了。”开着一辆红色敞篷小跑进了院子停在了停车位上。一个戴着太阳镜的三十多岁的女人从车上下来,走到游清微的身边,递了张烫金请贴给游清微,说:“您老这是打算收山呐还是打算退休呐?回来十天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差没闭门谢客了。”

游清微笑了笑,接过晏听雨递过来的请贴,请她过去喝茶。

李小七搬了张白色的沙滩椅出来,摆在根雕茶几旁。

晏听雨看看那古香古色的根雕茶几、茶凳,又看看旁边那仿古制式的摇椅,再看看这明显是刚从库房里翻出来的沙滩椅,忍不住地问了句:“小妹妹,你不觉得这风格很不搭么?”

李小七把沙滩椅和仿古制式的摇椅并列排放,回了句:“都是躺椅,我特意从库房找出来的。”

游清微的嘴角微挑,轻笑一声:“强迫症伤不起呀!”让李小七把沙滩椅搬回去,搬张茶凳出来。

小姑娘又气喘咻咻地把沙滩椅搬回去,搬了张笨重的实木茶凳出来。

游清微请晏听雨坐下喝茶,她又懒洋洋地窝回了躺椅上,翻开晏听雨刚送来的烫金请贴。

晏听雨坐下后发现那沏茶的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居然只倒了一杯茶递给游清微,完全把她无视了。

一套茶具六个杯子,您老沏茶只烫一个杯子,这里三个人您只沏一杯茶,您这是几个意思?

游清微看完请贴,发现晏听雨正歪头盯着路无归看,问:“怎么了?”

晏听雨弯弯的柳叶眉一挑,说:“你说呢?”

路无归扭头看了眼晏听雨,回答游清微:“她想喝茶,我没倒茶给她,她不乐意。”

游清微这才注意到路无归没给晏听雨斟茶,她合上请贴,起身,接过路无归手里的茶具,重新沏茶。她对晏听雨说:“小闷呆沏的茶你喝不了。”斟了杯茶给晏听雨,说:“劳你百忙之中亲自过来送请贴,可真不好意思。”

晏听雨端着茶杯品着茶,过了一会儿才说:“老爷子让我来的。”她放下茶杯,说:“游老爷子过世是业内的损失,老爷子深感痛心。”

游清微说道:“劳晏爷爷挂心了。”

晏听雨神情微凝,说:“游老爷子过世,他这副会长的位置空了出来。协会商议过,决定再推选一位副会长顶替游老爷子的位置。老爷子一压再压,一拖再拖,总算等到你回来。”

游清微一怔,有些愕然地看向晏听雨。她爷爷都过世好几个月了,这副会长还没选?

晏听雨没作声,只端起茶杯喝茶。

游清微想了想,很快便想明白晏听雨话里的意思——这背后有事!

她爷爷不在了,理当从一群宿老中选出一位会长顶替她爷爷的位置,一般来说,那帮子有事没事就爱开茶会的老头子再开个茶会,大家议一议推选个副会长再通知她一声,这事就解决了。晏老爷子却“一压再压、一拖再拖,总算等到你回来”。是什么原因让晏老爷子要等到她回来才选这副会长?

她再回想一下这半年来游家发生的事。游家的生意被抢,她二叔这个从不涉及风水行家的人居然能立即找到国外的降头师“救”游清禹,最后害得游家家破人亡、差点害得游家一夜之间死绝。她爷爷不在了,二叔一家不在了,她爸不在了,龙师叔、丘大师他们虽然伤到骨头,但再养上一年半载基本上就能康复。现在的业务上有薛元乾、左小刺、应y-in阳师徒在,游家的摊子还能撑起来,最主要的是游家还有她活着,游家虽然伤了元气,但根底都还在。

游清微缓声说道:“我还在,游家还没倒。”端起茶敬了晏听雨一杯,说:“多谢了。”

晏听雨听到游清微一句“游家还没倒”便知道游清微已经意会,她轻笑一声,端起茶与游清微轻轻一碰,喝完杯中的茶,站起身,说:“请贴我已经送到,先回了。”

游清微起身相送。

晏听雨走到车子旁打开车门,她回头对游清微说了句:“如果有难处尽管开口。”

游清微轻笑着摇了摇头,说:“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晏听雨点点头,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对游清微挥了挥手,把车开出了游家的院子。

游清微送走晏听雨,关上大门,回到躺椅上坐下,问路无归:“小闷呆,你对晏听雨有意见?”连茶都不给人倒一杯。

路无归心说:“我给你沏的茶为什么要给她喝?”她帮游清微把茶添上,想了想,说:“游清微,你刚才想事情时神情好凝重,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游清微说:“我也说不上好或不好。”她顿了下,解释道:“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行规,这些规矩有些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有些是法律法规的明文规定,再有一些则是行业约定成俗的规矩,为的是维护行业秩序。”

路无归不解地问:“然后呢?”

游清微说:“在我们这个城市,负责维持我们这个行业秩序的是一个叫做民间宗教协会的自发组织,这算是个行业协会,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涉及风水y-in阳玄学的行业协会。镇住黄泉路的那口y-in井的风水阵就是民间宗教协会的手笔。”

路无归眨了眨眼,似懂非懂地“哦”了声。

游清微怕说得太深奥路无归听不懂,简单地简释说:“这份请贴是民间宗教协会发的请贴。我爷爷是当年这个宗教协会的发起人之一,当了很多年的副会长。他过世后,有人觉得游家没了他不行了,就想坐我爷爷的位置、抢游家的生意。晏老爷子大概是觉得游家的家底还在,在本市还能占一席之地,所以这副会长的选举一直拖到我回来。我回来了,能不能接任爷爷的位置、能不能守住游家就全看我的本事。”她顿了下,说:“明天我们去听雨楼喝茶,看看协会要怎么选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