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魂续+番外 作者:绝歌(中)【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05 作者:绝歌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第六十六章

游清微敲响门,她见路无归和拾酒连头都没抬,又喊了声:“小闷呆,拾酒,走了,出门了。”她说完就见到路无归回头略带犹豫地看着她,似在考虑要不要跟她出门。她心说:“你这是连门都不想出了?”

路无归爬下桌,对拾酒说:“走吧,出门去。”又拉着拾酒手往外走。

游清微盯着这两只牵在一块儿的手,觉得怎么这么碍眼呢?她长长地呼出口气,压下心头的不痛快,转身下楼,待她把车开出车库停在院子里,就见到拾酒去拉车门,但是拉不开。

路无归说:“你一个游魂还想拉开车门!”她说完把后座门拉开,自己钻了进去,又拍拍座位,招呼拾酒:“进来,坐。”

游清微看以前属于路无归专用座的副驾驶位,又再从后视镜看向排排坐在一起的两只,心里没来由地“噌”地冒出一团火又没法发,只好视而不见,握紧方向盘把车开出了院子。

路无归盘腿坐在后座,一口气把拾酒刚才教的手印全结了遍,说:“拾酒,不对呀,你教的手印有形无神,没效果。”

拾酒说:“对呀。”

路无归瞪大眼瞅着拾酒说:“你骗我!”

拾酒说:“金刚伏魔手是我师傅的师门密法,你没拜师没拜道统,我只能教你手印,不能教你口诀。”

路无归想了想,说:“那你告诉我,你平时用金刚伏魔手的时候,是借法呢还是动用自己体内的力量打的?”

拾酒说:“自己体内的力量呀。”

路无归歪着头,问:“脐下三寸那的?”

拾酒说:“对呀,气沉丹田,手印、口诀配合,力量就汇聚到了手上,然后就打出去了。”

游清微心说:“小闷呆,你这是在套人家修炼法门偷师?”

路无归“哦”了声,问:“那打出来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拾酒说:“我功力弱,打出来就是一阵风。我师傅很厉害的,他一掌打出去,那就是一只金光灿烂的大手掌,掌心里还有一个卐字。”

路无归想了想,说:“万字?还是卐字?”她在拾酒的掌心写下“卐”字。

拾酒说:“是这个卐字,这是佛祖的心印,象征胜义无生、和谐永生,诸法的空x-ing与真谛,世俗无灭。”

路无归想了想,问:“那你打出来的那金刚伏魔手的力量是巴掌里发出来的,还是卐字里发出来的?”

拾酒眨了眨眼,说:“有区别吗?这都是结印、口诀配合运气,一巴掌就打出来了的呀!是一起的吧!”

路无归说:“肯定不是。”她摊开手掌,写下“卐”字,说:“你看,这是佛祖心印,代表着佛法力量,这是手,代表着自个儿的巴掌,说明是你用自己的力量借用佛法的力量,打出了这么一个印。你这一巴掌打出去的力量根源在于这个卐字上,巴掌是表象,卐字心印,才是真相、法相!”

拾酒想了想,说:“好像是哦。”

路无归又说:“你看,九字真言,是通过空灵观想、手印、以及喝念时的空气震荡激发自己的潜力释放出来力量,这是它的力量之源在于精气神,人身上的精气神是它的本源力量。”

拾酒“呃”了声,说:“好吧。”

路无归又说:“你看,我施展借法的时候,是以自身为煤介,通过一定的动作、观想、喝念勾连天地力量、y-in阳力量,这样就能向天地、y-in阳借法,我借法时的本源力量就在于天地、y-in阳。”

拾酒“哦”了声,说:“我记下了。”

路无归说:“笨!没让你记下,我只是告诉你,任何一个法门神通,都是有它的力量根源的。你把金刚伏魔手,按理说原理应该和九字真言一样,可是,它却多了一个卐字,以及多了一个法相。金刚伏魔手比九字真言要高明很多。你演示给我看看。”

拾酒“哦”了声,她抬手就要结印,又想了下,说:“说好了,我只教你手印,口诀和运气法门是不会教你的。”

路无归说:“我没拜道统,学你的口诀法门做什么。不用你教。”

拾酒这才放心,然后又开始结印。她抬手结印,然后惊喜地说:“路无归,我的气感还在。”

路无归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说:“精气神是附于r_ou_身又有别于r_ou_身的,当r_ou_身死后,精气神就脱离了r_ou_身,精气神散,则身死魂消,精气神聚,而身死成鬼。你这气感就是精气神的气,你要是没气感,那精与神也聚不了,早就魂飞魄散了,是成不了鬼的。”

拾酒皱眉“哼”了声,说:“我是新死的鬼嘛!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哎,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

路无归说:“不知道呀,我就记得我打血尸体来着,到处都是血尸,打得血r_ou_横飞的,再然后我就只记得我出现在坑底,血尸的尸体都没了,我记得我打死了好多……哎,你别打岔呀,快结金刚伏魔印给我看。”

拾酒说:“好吧。”她又结金刚伏魔印给路无归看。

游清微开着车,听着路无归的拾酒的谈话,心头的那点不痛快一点点地飘散。她听到路无归说到身死时的情形,心情闷闷的,好一阵低落。

她听路无归和拾酒的聊天,可以确信路无归是在“偷”师学金刚伏魔手。路无归偷师,不要人家的口诀法门,而是追本溯源。她从后视镜瞥向路无归,心说:“你这是在偷人家的核心技术然后山寨外壳。”

不过,拾酒只要不传口诀法门,那就不算向路无归传授金刚伏魔手。

路无归能不能“偷”到,那全看路无归的悟x-ing和本事。

游清微这才明白为什么路无归没拜过保安观的道统,在遇到许道公以前没跟保安观道士接触过,却能把保安观的本事学到手。要知道,保安观的看家本事,那都是师傅传徒弟,关上门来教的。路无归即使是住在保安观下,那还了屋子和墙,是听不到最核心最精髓部分的。能通过观摩就把别人的法门神通学到手,这也是路无归的本事。

游清微开着车,听着路无归和拾酒讨论功法,时间过得倒是挺快,不知不觉就到地方了。

因着是自己请客,不好像以前那样踩着点到,提前到了饭店。

路无归和拾酒都不用吃饭。

进门后,路无归就领着拾酒坐到旁边休息的沙发上去了,两人盘腿坐在一块儿。

路无归还在琢磨金刚伏魔手,她已经没什么好从拾酒那学的了,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琢磨和演示,不好把拾酒晾在那,就让拾酒把她刻在魂牌背面的鬼咒经背熟。

拾酒问:“这鬼咒经是从哪来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路无归想了想,说:“不记得了。我死过好几回,你知道的嘛,每死一次,多少都会忘些事的,我以前还丢过魂来着,还是游清微带我九死一生才找回来的。你要是想当大鬼的话,这个鬼咒经得学。”

拾酒“哦”了声,说:“可我看不懂呀,这是什么字呀!跟鬼画符似的。”

路无归扭头扔给拾酒一个白眼,说:“作为一只鬼,你居然不认识鬼文!”

拾酒:“……”她理气壮地说:“我是一只新死的鬼嘛!”

路无归被拾酒打败了,说:“好吧,我教你。”她只好先把琢磨金刚伏魔手的事放一边,跟拾酒凑到一块儿,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拾酒学鬼文。

魂牌上的字刻得比米粒还小,拾酒刚变鬼,眼力还不太好,两人就趴在茶几边上,头挨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认。

游清微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俩,心情百味陈杂。她俩年龄相仿,看起来还特聊得来,凑一块儿聊天,她连话都c-h-a不进去,路无归“忙”都没空搭理她,两人都快粘到一块儿去了。游清微心说:“我又没想现在就找男朋友,你倒是准备找个小女朋友了?”她心头不痛快,眼神咻咻地朝路无归冒着冷光。

大概是感觉到游清微的视线,路无归抬头看了眼游清微,对拾酒说:“游清微最近心情可不好了,你别惹她。”

拾酒“嗯”地应下。

游清微一阵气闷。

门推开,季鎏君探头看了眼,见到游清微在,当即笑着走了进来,待一眼看见凑一块儿的路无归和拾酒,不由得愣了下。以她的眼力,自然一眼看出拾酒不是人,她笑道:“哟,又收养了一只小鬼?”说话间,不用游清微招呼,熟络地在游清微旁边坐下,说:“老实说,最近你行事,我是愈发地看不透了。”她斜挑一眼游清微,说:“说撂挑子就撂挑子,昨天你那么一走,好多人都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