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魂续+番外 作者:绝歌(下)【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10 作者:绝歌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第128章

路无归没有见过真正的麒麟长什么样,不知道真正的麒麟长什么样,但下方这四只水麒麟给她的感觉并不是真正的麒麟,它缺了两样:一是神魂精魄,二是血气。

她觉得这应该是风水法阵汇聚周围成的水汽凝聚起的麒麟,也就是说她现在陷在了风水法阵中。

路无归不懂风水法阵,但知道那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有些风水阵势发动起来,能调动一方天地的力量。她不懂,不敢乱动,老老实实地趴在那盯着那四只麒麟。她没动,那四只麒麟也没动,她扭头朝下方抬头朝她看来的游清微大喊:“游清微,下面有四只风水法阵凝出来的麒麟,我下不来。”

她的声音穿透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在空中回荡。

游清微看见路无归攀在悬崖上扭头看着她的说下不来的模样,莫名地想到熊孩子爬到树上去,下不来,喊家长时的样子。她没好气地回了句:“等着!”她问道:“谁会水?”

所有人都朝大白看去。这里有条蛟龙,论水x-ing,没谁比得过蛟龙吧。

游清微说:“它是妖灵,下不去深潭,得去个人潜到潭底去把阵眼毁了。”

先不说瀑布冲击到潭水中的水势,y-in气这么重这么冷的地方,这么深的潭水,没有氧气瓶,没有潜水服,活人下去不冻死也得憋死。

薛元乾取出墨绳铅坠,说:“我先试下水深。”十二米长的墨绳全部放下去都还没沉到底。十二米以上的深度,即便是水x-ing很好的人在阳间地界潜水都够呛,这地方下水,基本上没有活路。

路无归还挂在悬崖上等着救援,这时候想要找路回去找潜水服氧气瓶是不可能的了。

龙师叔略作沉吟,说:“清微,你用小路教你的那什么,就是龙气聚在身上那手段镇身,下去试试。我们用绳子绑在你身上,如果不行,你就拉绳子,我们拉你上来。”

游清微点头,说:“小闷呆,你把绳子扔下来。”

路无归又把背在身上的登山绳扔给游清微。她把绳子扔下去后才想起自己爬这么高就是为了给他们绑登山绳的,这会儿她把唯一的一条绳子扔下去,就白爬这么高了!

江雨轩从背包里取出红绳和巴掌大的小阵旗呈拉起一道三角形的网,分别困住四只麒麟兽雕像。他对正在往腰上绑绳子的游清微说:“你有一柱香时间。”

路无归突然见到下方出现四道三角形的红光,那四只虎视眈眈地盯住它的水麒麟“咻”地一下子就被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拽进了红光里,化成四尊雕塑一样的东西。她见状,赶紧“嗖嗖嗖”地往下爬,很快便落到地上,说:“吓死我了,这里有风水法阵,还有四只麒麟!”她说完,就见到那四只麒麟都被封在了雕塑中,被阵旗组成的小法阵给困住了。那阵旗煞气腾腾,上面还绘着凶神恶煞的像人又像怪物的东西,但凡麒麟雕塑中有一丝能凝成水麒麟状的东西渗出来,那些都会扑上去,哧溜一口气给吞了。

路无归认出这是江雨轩的东西。她斜着眼睛看了眼江雨轩,心说:“我以后还是不要惹他。”她觉得这些懂风水会布法阵的人都太可怕了。

游清微的腰上系好绳子,对路无归说:“小闷呆,在这等着我,别乱跑。”

路无归看看游清微腰上的绳子,不解地问:“你去哪?”

游清微说了句:“破阵。”她结出一道青龙镇身印护在身上,又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了瀑布下的深潭中。她一头扎进去,就被瀑布飞落的水流给卷向潭底。她的背脊中有一股暖流涌向她的周身百骸,散发着朦胧微光的白鳞覆在她的身上。

一下水,没有想象中的压力,也没有以前游泳潜水憋气时的那种憋闷感。

她忽然想起,她找到她爸的时候,她爸就是满身白鳞状,能长时间潜在y-in河中。她心说:“难道我们家的人因为大白的关系还能在水里呼吸不成?”她凝神朝自己身上看去,见到青龙镇身印形成一圈气流把水气隔绝在外,像是一件透明的防水服。她试着吸了口气便看见身前的气流淡薄了许多,有水汽渗了进来,吓得她赶紧屏住呼吸。她顺着水流往下潜去,待下沉到约有三层楼的高度时,便看到一块磨盘大小的刻着繁琐纹路的足有一尺厚、直径约有一米的大玉盘沉在水底。因着上方有瀑布的冲击,使得潭底的水流并非死水一潭,而是流动的活水,流动的活水带动玉盘上刻的纹路,形成一圈圈的呈螺旋状朝外扩散的水流波动。

这水流波动散发出来的风水之力汇入水潭四周阵位上的四只麒麟,便凝成了四只水麒麟兽,余下的风水之势则被引导入山壁,形成水幕结界。

这阵很简单,但要破这阵,在这地方却不容易破。首先得潜进这深潭中,还得把这阵眼位的玉盘给挪走或毁掉。

游清微落在玉盘边上,她运足全力,也没能把这玉盘搬动。她略作沉吟,调动脊椎中的蛟龙之力凝聚于拳头上,狠狠地一拳砸在了玉盘上。她一拳落在玉盘上,那玉盘的表面却有一层水气朦胧的微光浮现,那的拳头落在那层微光上便落不下去了,与玉盘之间隔着还有一厘米的距离,倒是有一圈水纹顺着她的拳头朝着四周扩散。

游清微连试了好几拳,都是同样效果。她这时候有点憋气的憋闷感,身上的青龙镇身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那冰冷的像是要带走所有温度的水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一瞬间只觉得连骨髓都要冻僵了。好冷!脊椎骨中有一股灼热的力量喷薄而出,像燃烧的岩浆似的一下子荡进了她周身的经脉,那一刻,她只觉自己的经脉都似要被撕裂了,痛得她发出“啊——”地一声惨叫,吐出一大团水泡!

冰冷的水刺激着皮肤,灼热的岩浆般的烫热感烫着她的骨髓、经脉、五脏六腑,游清微的眼前一黑,紧跟着就被水给呛醒了,她的心头一慌,赶紧用力地拽捆在身上的身子。绳子那端传来一股大力把住她的腰把她往上扯。

游清微觉得肺都快炸了,她迫切地想要呼吸,一吸气,水却拼命地往她的口鼻中灌,呛得她的鼻子和嗓子火辣辣的痛,整个人都慌了!头上,有水流落下的大力打来,打在她的身上,她只觉勒住腰的绳子都似要断了!

突然又有抱住处她的腰,带着她从水流中出来,又再把她拽上岸。

游清微一上岸,她趴在地上吐出一大口水后就拼命地咳嗽,咳得眼泪全出来了。

左小刺给她顺着背、拍着水,又再把游清微翻过来,膝盖顶在游清微的胃上用力一顶一按。

游清微只觉胃里一通翻江倒海,顿时又喷出一大口水,又再趴在左小刺的旁边,把之前吃的东西全吐了。她吐完了,倒是好了许多,只是体内不再像被灼烧般烫得难受,反而像是急剧失温般冷得难受。好在左小刺及时把符水给她递过来,她先用符水漱了个口,又再狠灌几大口符水,这才觉得有了那么一丝暖气,回过了气来。

左小刺见到游清微的脸色苍白,额头上不仅有水珠,还有浮起一层冷汗。她问:“怎么样?要不要紧?”

路无归蹲在游清微的旁边担忧地看着游清微。

游清微定了定神,把水下的情况说了下。她又问:“我下去了多久?”

江雨轩说:“不到五分钟。”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递了卷拇指粗的绳子过来,那绳子的另一端系着几个三爪锚钩。

游清微看了那人一眼,见他的着装像是晏家的人。

那男子说:“把这四个三爪锚钩挂在眼阵上,我们一起把它拉上来。”

夏颜希见到游清微的脸色很差,问:“要紧吗?还能下得了水吗?”

游清微又灌了两口符水,又再结了道青龙镇身印在身上。她冲夏颜希点了点头,说:“我还行。”她量了下那挂在三爪锚钩上的绳子的长度,发现这绳子是格外结实钢丝绳,那锚爪更是精钢所铸,不怕拉不起这玉盘。这长久也够,将近二十米的长度。她将系着三爪锚钩的绳子的一端递给那人,自己则提着那三爪锚钩又进入到水中。

游清微有过上次的经验,不再白耗力气。她一路下潜,待到水底的时候,把四只锚钩按照十字对称的方位挂在了玉盘上,将三爪钩牢牢地固定在玉盘上,这才用力地拽了拽那钢绳。

这足有二十米的钢绳,这重量不是一般的重,能背到这来的,真不是一般人。晏老头办事不怎么的,他手底下的能人倒是挺多的。

游清微并不感觉到憋气,便在水下待着,盯着这玉盘。

很快,这捆在玉盘上的钢丝绳就被绷得紧紧的,强大的力量拉得这玉盘一点一点地脱离了水底,朝着旁边涌去。

水底的水流像是突然被涌动,一下子翻滚了起来。

游清微赶觉到不对劲,赶紧攀住那钢丝绳就要往上去。

突然一个声音自玉盘下方传来:“别跑,拉我一把。”

游清微吓得打了个激灵,当即攀住绳子用力地往上爬,她爬了好几下,才突然觉察到不对劲,这声音很是耳熟。

那声音又响起:“游丫头,拉我一把!”城隍的声音。

“老板,别跑啊!”金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