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番外 作者:四喜汤圆【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10 作者:四喜汤圆        甜文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年下       

文案:

刘颜飞和室友打赌,不把迎新晚会的女主持人追上床,他就给对方洗一个月臭袜子。

“顾瑶和吴霸男,这妞叫顾瑶。”他打听到男女主持人的名字后,信心满满。

然而,展开猛烈追求攻势的当天——

女主持:“我叫吴霸男。”

刘颜飞:“……”

现在去把食堂门口挂着的横幅拆了还来得及吗?

——我是可爱小横幅【顾瑶[比心]我喜欢你!BY刘颜飞~】的分割线——

冰山高冷攻X二货健气受

校园恋爱文,轻松向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颜飞;顾瑶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大学迎新晚会,刘颜飞和室友打赌,誓要追到漂亮知x-ing的女主持不罢休,谁曾想,女主持长着一张可人的脸蛋,却叫着“吴霸男”这种坑爹的名字,以至于他认错了人,在告白时,竟然错把男主持人的名字印在告白横幅之上,挂到了学校人来人往的食堂门口……而男主持顾瑶,大一新生中脱颖而出的校草级帅哥,好像误会得很深……本文主角刘颜飞x-ing格嚣张跳脱,一次告白时的智商下线,导致了他和迎新晚会男主持人顾瑶的感情碰撞,从一根脑筋通脚板的直男到生生被掰弯,其中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涯,终于被他玩得j-i飞狗跳。作为一篇以恋爱为主线的校园文,穿c-h-a了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使人回忆满满,并且文风轻松明快,气氛温馨,适合饭后及睡前阅读,有益健康。

第一章

9月25日天气晴

我叫刘颜飞,燃烧颜值的颜,放飞智商的飞。

L大银杏校区,北部食堂五楼,正值午饭期间,大学生们三五成群端着餐盘,一片喧闹,点餐的窗口排了老长的队。

只见一个抱着篮球的青年急忙跑进餐厅,他大概是因为经常在室外打球的缘故,半寸长的短发上还浸着汗,皮肤晒成健康又饱满的小麦色,不过人长得真是帅气极了,眉毛很浓,一双眼睛说不出地野x-ing张扬,加上将近一米八五的修长个子,使他在人群中不自觉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我操哈哈哈食堂的招牌菜生炸排骨还没有卖完!

刘颜飞费了老大的劲儿,终于抢了双份的r_ou_,坐在餐位上稀里哗啦吃起来。

就在他狼吞虎咽的时候,隔壁艺校的系花女友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喂。”刘颜飞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刘颜飞!你老说你忙,你他妈骗谁呢!不想和我在一起那就直说!别东拉西扯地找理由,让我觉得你不像个男人!负分滚出!”

刘颜飞:“我……”

电话挂断。

我冤呐!!!刘颜飞坐在食堂里,摔掉筷子简直想要哀嚎,我是真的忙好么!!!

给女朋友拨了几个电话回去,都被毫不犹豫地挂断,得,这次是真吹了,有够倒霉的。

自打上学期期末,大二下学年,他因为和校外的人打架被派出所逮住开始,先全校通报记过,再险些劝退,他那有完美偏执症的哥哥听说后差点没把他打死。

记得那天正好是周末,天朗气清,他哥原本就要到学校接他回家吃饭,吃饭期间他们有说有笑,他哥神色也无任何异样,饭后他哥把他的双胞胎姐姐刘颜菲支到同学家去玩,而带着还没有意识到大祸临头的他进入了书房……

简单的例行询问后,噼里啪啦,耳光哐哐……啊……鉴于过程实在太过血腥暴力〒▽〒,此处不再赘述……

总之上个星期他哥出国,临行又把他单独拎进书房揍了一顿,让他知道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于是痛哭流涕地保证大四结束前多多表现,争取消掉处分。

而如何表现,他哥制定了一份最低标准……

刘颜飞看完标准后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犹如酷夏被九天玄雷劈中的小豆芽。

九月,新生入学,艳阳高照。

军训这一段时间是最难熬的,不止对于新生,包括目前就读L大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的刘颜飞,他升至大三,每周课程都很满,并且多是小班教学课,作为班上仅有的两个男生之一,他逃课几乎没有好下场过,而在课上恍恍惚惚熬到终于可以走人,他又得去运动场陪着军训的新生们操练晒太阳了。

一个原本在学生会里混几点综测分的隐形人,忽然被院里的老师点去负责大一新生五班的日常工作——他们L大的传统,每个新生班配备两个学生会里的骨干,为嫩花嫩草们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军训期间则监督花草们认认真真晒太阳,不允许偷懒。

于是新生们入学只见过他们正经八百的辅导员王老师王红娇一面,然后就被扔到了他们这些学长学姐手下。有事只知道麻烦学姐学长,却可能连王老师是圆是扁都没能记清。而他们这些学长学姐,不仅要修自己的专业课,还要兼顾着把新生们从军训一直拉扯到大一上半年结束,到那时新生也基本适应了大学生活,不会再惹什么麻烦了。

刘颜飞一直很怀疑,十有八九是他哥找认识的院领导逼逼了什么,最后才导致了他的走马上任。

自此再无宁日,所以女朋友不被冷落才怪!

哪怕省艺术学校离L大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也没多少空闲时间去谈情说爱,陪女友开个房就得回了,跟专门去找人家泻火似的,这不作死的么。

刘颜飞一脸郁闷,低头扒饭,结果又接到了他哥的电话,瞬间警觉得毛都竖了起来。

“喂,哥。”

“小飞,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乖乖的。”电话那头声音十分温和可亲,可刘颜飞就是觉得他是个魔鬼。

“有……”

“嗯,我也听说你最近表现不错。”

轻笑声传来,刘颜飞伸出手捂住脸,虽然他被表扬了但并不会觉得很高兴好么!

“现在天气还比较热,衣服从里到外一天换一次,要爱干净,不能贪玩,好好学习,缺什么就和我说,你嫂子最近一个月都会在国内,改天让她给你送一些生活用品……嗯,你姐也给你带了东西,不过我看了一下,是高达的模型,给你放家里了,在学校就要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刘颜飞:“知道了妈……”

“嗯?你说什么?”

“哦哦我说我知道了哥。”

“卡里还有没有钱?”

“有。”

“好,中午去睡一会儿,下午好好听课。”

刘颜飞老老实实地吃完餐盘里最后一口饭,在球友们的呼唤下,依然坚持着回公寓睡了一觉,把公寓里的其余人惊得以为他吃错了药。

睡梦中,刘颜飞感觉自己又被摁在椅上挨了揍,但他并没有怨恨,从小他哥拉扯着他和他的双胞胎姐姐长大,又当爹又当妈,吃了不少苦,高中毕业就扛起家业,没有上过大学,所以一直都很希望他能够有出息,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可他没有理由让他哥失望。

军训的第四天是星期日,因为院迎新晚会在即,几个拥有才艺的新生以晚会彩排忙碌为由,缺席了训练,惹得教官愤怒不已,很快,外国语学院学工办的王老师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来到了运动场,叫齐了所有学生会里负责监管的学生,好一顿批评,并让他们通知请假的新生们立即回来训练。

来到新生五班,王老师左右看了看,不见刘颜飞,她问另外一个负责新生五班工作的大二女生道:“刘颜飞人呢?”

学生会里面规定,军训期间,负责新生工作的人是需要在没有课的时候到运动场来“坐班”的。

大二女生原本正躲在后面给刘颜飞打电话,闻言吓得手机一藏,磕磕绊绊道:“学长……学长去上洗手间了!”

王老师留了个心眼,“什么时候去的?我来了有一会儿了吧。”

大二女生心都快跳出来,“好像是十分钟前。”

“这么久?”王老师挑眉。

大二女生僵硬着点点头。

此时刘颜飞正从男生公寓赶来,他昨天晚上熬夜打LOL,凌晨才睡,又逃了一节公共课,接到电话时才刚睡醒呢!男生公寓挨近学校东大门,离运动场有些距离,所以他借了朋友的一辆自行车,踩在车上飞速冲刺,一路狂奔,却没想到就在进入运动场周围的花坛时,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转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