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同人)大清第一纨绔 作者:duoduo(下)【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duoduo        清穿        传奇       

第58章

  

  胤祚所言的“近日回京”并不是随意说说而已,当索额图三个字和证据一同摆在康熙面前的时候,便是沉稳如康熙,也一样坐不住。

  当天晚上康熙便定下回京之事,再花一日筹备,第三日一早圣驾启程回京。

  与来时相比,圣驾返京的行程安排的极为紧凑,前后只花了半个月,大部队便回到京城。

  回到郡王府,胤祚花了一日功夫,将该拜会的人一一见过,推辞了无数场接风酒之后,便又开始蒙头大睡——他的这种习惯,别说旺财这些亲近之人,便是康熙以及他的诸多弟兄们也都心知肚明,默契的没在这段时间打扰他。

  等三日之后,胤祚满血满状态复活时,发现京城的天,变了。

  康熙朝两大权臣,一为明珠,二为索额图,明珠早在康熙二十七年时被罢官,后来虽官复原职,但已然失势,明珠一党也在当时便树倒猢狲散。

  而与明珠斗了半辈子的索额图,如今也倒了。

  清晨,胤祚撑着下巴,意兴阑珊的听着旺财绘声绘色的讲索额图被抓的过程。

  钦差带着人到的时候,索额图府上正在办喜事,那一日正是他的第七个孙女出嫁的大好日子,府上宾客云集,正等着男方的花轿。

  当听到“圣旨到”几个字时,一众亲朋好友无不以为是康熙的赏赐到了,皆云皇恩浩荡,满口都是奉承,谁想听到的竟是“打入天牢”几个字,所有人顿时入坠冰窖,唯有索额图镇定如常,叹了声:“可惜了。”

  坦然随来人而去。

  “真不痛快!”旺财挥舞着胳膊做最后的点评,道:“像他那样十恶不赦的人,就应该在所有人面前,将他从最高处打下尘埃!让他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然后被官差揪着头发拖进囚车……这些人对他实在太客气了!害死那么多人,还有脸说什么可惜了,可惜什么?若真让他得逞了,才是老天爷没长眼呢!”

  胤祚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手里的汤勺,漫不经心道:“爷看你是想多了,也许他只是可惜他的孙女没来得及嫁出去?”

  旺财撇嘴道:“出了这档子事,嫁没嫁出去还不一样没好日子过?”

  能有多惨呢?胤祚不以为然。

  康熙对这些一起擒鳌拜、平三藩的老臣一向优容,便是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约莫也不会到女眷被流放或发卖的地步——不过对于这些出生起便坐享富贵的人来说,让他们同平民百姓一样用双手过日子,约莫就算是悲惨至极了。

  “索额图现在人呢?”

  “在宗人府呢!”旺财道:“听说万岁爷派了三阿哥、四阿哥和八阿哥一起去审,也不知道审出什么结果没有。”

  旺财悻悻然,虽然他消息很灵通,但这种事远超他能力范围之外,只能指望他家主子出去打听,完了回来将无关紧要的东西八卦给他听了。

  为了满足旺财旺盛的好奇心,胤祚用了早饭便收拾收拾进宫,去康熙那里讨了份口谕,而后光明正大的去了宗人府探班。

  与“对人柔颜甘语,百计款曲,而y-in行鸷害,意毒谋险”的明珠不同,索额图的x-ing格相当光棍,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能说的,该说的,第一时间就说了。胤祚去的时候,对索额图第一阶段的审讯已经告一段落,胤禛几个都在整理卷宗,没空接待他,因他身上带了康熙的口谕,便直接将索额图的口供给他,让他自个儿看去。

  因为里面有太多不宜为人知的隐秘,是以口供是胤禩亲笔写的,胤祚先鄙视了把胤禩的那笔字,才开始仔细看了起来。

  下药、杀人、沉船、炸堤、造谣、炮轰、暗箭刺杀……桩桩件件皆供认不讳,没有半个字的推诿,甚至可以说是问一答十。

  虽然胤祚已经亲身经历过一次,但从索额图的角度再看一次时,也不禁让后怕不已,心中直呼“侥幸”。

  胤祚自认也是有几分心计手段的,但是和索额图这样老j-ian巨猾之辈比起来,却显得生嫩的可怕。凭心而论,这次南巡之行,若不是老天爷站在胤祚他们这边,胜负真心难料。

  虽索额图供认不讳,但要想结案却还不够,有许多细节还要确认,譬如康熙身边的侍卫如何被其收买,譬如红衣大炮从何而来,这样的庞然大物如何瞒过重重关卡运到江南等等……更重要的是,还有许多从犯需要抓捕。

  自从索额图入狱以来,胤禛三个每天都要写几张纸条递出来,名字被写在纸条上的人会被第一时间带到宗人府,有些身在外地的,也会立刻派人锁拿进京。一时间,但凡和索额图有所牵扯的,皆人心惶惶,更不提他的一众党羽。

  胤祚在锁拿进京的名单中,还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名字——苏州知府,董正雅。

  他记得胤禛曾轻描淡写的说:“那就罢了他的官。”

  如今他的官儿果然就被罢了,却不知是巧合,还是胤禛的手笔。

  这件震动整个官场的大案,除涉案人外,所有人最关心的,却不是索额图如何办成这惊天大案,而是——此事到底和太子有没有关系。

  谁都知道赫舍里氏是太子的母族,索额图是铁杆的太子党,而他之所以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来,其目的也是为了扶太子登基。

  在所有人关注的目光中,太子身边的小太监投缳自尽,留下遗书说在南下之时,受索额图指使对太子下药,使太子上吐下泻,不能成行。

  他的死和索额图的口供,圆满解释了太子当初生病不能上船的原因,而炸陵之事,更是半个字都不曾涉及到太子。

  于是太子胤礽,就这样被干干净净的摘了出来,但同样的,随着索额图被抓,原本上下一致的赞扬太子“孝感动天”的声音也销声匿迹……虽然太子是有救驾之举,但是万岁为什么会遇险,还不是因为要扶太子上位?这里面是非功过,可就难说了啊!

  也有人暗地里为索额图掬一把同情的眼泪:人家父子情深呢,你说你在里面折腾个什么劲儿呢?

  随着案件的深入,当初纺车店的“民愤”事件也被审理清楚:因索额图觉得,若胤祚胤禛随同康熙一同前往祭陵,可能会出现一些变数,譬如胤礽会被胤祚胤禛等抢了救驾之功,譬如康熙中箭一时未死,指胤禛等为继承人等等——需知当时康熙因沉船之事已经怀疑到了太子头上,早起了废太子之心,所以这种可能x-ing很大……

  索额图想闹出些事来,绑住胤祚等人的手脚,不让他们前去祭陵,这样便是康熙垂死说出废太子之话,胤褆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不想胤祚解决问题的速度实在太快,让索额图始料未及,事到临头,不敢再节外生枝,便放弃了此举。

  这桩被后世称为康熙朝第一大案的弑君案,在历经半个多月后,终于审结。

  即使犯下此等大罪,康熙依旧没有对老臣直接下杀手,索额图被圈禁宗人府,家产查抄,同祖子孙都被革职,二子格尔芬、阿尔吉善被处死,其同党多被杀,被拘禁、流放。

  一代权臣,就此惨淡收场,成为百姓日后数月甚至数年的谈资。

  ——

  半个月之后。

  六月酷暑,正是最热的时候,街上冷清的连狗都不愿出门,家里有条件的,早就开始用冰,没条件的也都三五成群的找地方纳凉。胤祚早在康熙搬去畅春园避暑的时候,就跟着一起搬去了静明园,把个胤祯眼馋的恨不得立刻便成亲开府,好摆脱这万恶的上书房。

  然而在这般炎炎烈日之下,却有人穿着从头遮到脚的宽大斗篷,提着食盒,站在一扇斑驳的木门外。

  他身侧的人正在翻找钥匙,解释道:“一到晚上,这里所有门都关了,任何人不得出入,守卫严密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倒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委屈太子爷了。”

  胤礽嗯了一声,不说话。

  那人开始开门,里面的人听到钥匙响,急不可耐的冲到门口,声音嘶哑仿佛含着满口的沙:“水……水……”

  开门的人不安的看了胤礽一眼,没有理会,安静的将锁打开,却不开门,低声道:“小的在外面守着,太子爷您抓紧些……”

  退开几步。

  胤礽犹豫了片刻,才上前推门,还不及进去,便被一双肮脏的手拽住了衣襟,急切道:“水……水……给我水……”

  胤礽心中一酸,将水囊递了过去,低声道:“水。”

  那人抢过水囊,咕噜咕噜灌了起来。

  胤礽这才有暇打量周围的一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胤礽还是被看到的一切所震惊。

  泥灰掉尽后露出青砖的斑驳墙壁,上面沾满了各色的污渍,高低不平的黄土地面上甚至还残留着水洼的痕迹,至于何处来的水,只看头顶上那块斑驳的天空便知道。

  空荡荡的屋内唯一可以称之为家具的东西,便是墙角那个破旧的马桶,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清理过了,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在离马桶最远的角落里有一堆稻草,稻草上孤零零的铺了一床被子,那被子早已肮脏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破了的地方露出已经变成几近黑色的棉絮,却不知是被牢里的犯人用了多少拨的东西……

  尽管如此,房间里却并不冷清,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苍蝇,绿头的、黑头的、停在地上的、飞在天上的……嗡嗡嗡响个不停,稍一动胳膊就能激起一层,倒是便宜了墙角守株待兔的蜘蛛……

  胤礽简直难以想象,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