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同人)大清第一纨绔 作者:duoduo(上)【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duoduo        清穿        传奇       

文案

原名《清穿之胤祚》

又名《六爷不登基》《论如何成功脱离团战》《史上最强助攻》《夺嫡团战?我们不约》《六爷别作死》

当胤祚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这哪里是国祚的祚啊,这分明就是作死的作吧?

——

最近康熙很头疼:

最宠爱的儿子胤祚,明目张胆的和太子过不去,隔三差五的大闹天宫,偏偏自己舍不得打舍不得骂,还舍不得不见他。

最能干的儿子胤禛,动不动就撂挑子不说,不耐烦了还捅个马蜂窝撂在他身上。

于是,康熙:老八啊,这个事还是你去办一下吧!

老八怒:合着爷就是给他擦那啥的不成?

——

所以……这是现代宅男变成康熙的儿子,将一池浑水搅的更浑的故事。

注:男主x-ing向为男,不会结婚,和康熙、胤禛之间是纯纯的父子情、兄弟情。

因为男主x-ing向是男,主要写的是和康熙、胤禛之间的亲情,但也不想男主最后孤单一个,或者会给他一个归宿,所以标签定的是纯爱

内容标签:清穿 传奇

主角:胤祚 ┃ 配角:康熙胤禛胤祯胤祥陈拙

作品简评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胤祚自从知道自己名字的那天起,就确定自己的生活必然精彩万分!背靠着康熙和胤禛两座大山,胤祚一路任x-ing到底,拳打太子,脚踢权臣,扫荡各种y-in谋诡计,在大清朝活的风生水起。本文集政斗、宫斗、夺嫡、强国为一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男主爱憎分明,聪明伶俐却不失真x-ing情,内心柔软手段却狠辣果断,与康熙胤禛之间的浓浓亲情,更是温暖感人。

  

  第1章

  

  “刘云浩!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林泽那张儒雅清俊的脸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指着刘云浩的手指慢慢捏成拳,上面青筋暴起。

  叫刘云浩的青年正坐在沙发上ch-ou烟,微微低着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显得有些颓废,他对林泽举起的拳头恍如未见,目光落在空荡荡的墙壁上,声音疲惫:“抱歉。我不是不爱阿沫,我只是累了。

  “我想有个人,能陪我在迪厅痛快唱、痛快跳,陪我去山顶看日出,去海边玩冲浪,去游乐园坐过山车、摩天轮,我喜欢滑雪、喜欢蹦极、喜欢跳伞……

  “可是七年了,这七年,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医院,约会只能在家或公园,偶尔他身体好,一起去看电影,不能看恐怖片、不能看动作片、不能看喜剧片、不能看刑侦片……

  “七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大哥,我真的累了……”

  林泽忍无可忍,一拳挥在他脸上:“别他妈说的你多委屈似得!小沫身体不好你是第一天知道?你当初是怎么说的!”

  他揪着刘云浩的衣领,又一拳下去。

  原本如同看戏一般坐在刘云浩身边的清秀少年跳起来,将林泽一把抱住:“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干什么打人啊?”

  林泽一把将他挥开:“有你什么事?给老子滚开!小心老子连你一起揍!”

  “大哥。”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别打了。”

  林泽的动作僵在半空中,勉强支起一个笑容,道:“小沫这事你别管,大哥一定给你讨个说法!”

  林沫叹道:“大哥你别管才对吧?”

  “小沫!”

  林沫不理他,转向刘云浩,笑容还是那么温和,却带着看得到的苦涩:“云浩,是我拖累了你……”

  刘云浩保持着被林泽击倒的姿势,摊在沙发上,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林沫也没法继续,安静半晌后,发现自己脸上的笑容早不知去了哪里,便又想扯出一个,只是脸上的肌r_ou_有些僵硬,林沫试了几次,才勉强扯动嘴角,觉得嗓子有点干:“这房子……我再住几天,等我搬走了,就让大哥通知你。这是我们一起攒钱买的,你……别拒绝,好歹留个念想……”

  “……好。”

  “那……那……”林沫张了几次嘴,也没想到还能说点什么,他手有点软,牙齿有点颤:“那……那就这样?”

  “那就这样吧。”

  刘云浩站起来,直直向门口走去,他带来的少年听到关门声才反应过来,忙急匆匆追了上前,到门口又转身,不好意思的点头笑:“抱歉、抱歉!”

  这才开门去了。

  林沫愣愣看着他灿烂的笑容,心中忽然痛的厉害,痛快哭、痛快笑,痛快唱、痛快跳吗?

  怎么可能不想……

  “小沫,你没事吧?”

  林沫迅速回神,淡淡一笑:“能有什么事?”

  林泽张口欲言,又忍住,道:“小沫,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个狼心狗肺的小子好过!”

  林沫将一张卡放在桌上:“哥,如果万一……你帮我把这张卡给他,密码是他的生日。”

  林泽瞪大了眼:“小沫!”

  “他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想玩的东西,这些钱虽然不多,也能支持他玩几年,我耽误了他七年,这个算是一点……”

  “小沫!”林泽怒极而笑:“老子和你做了二十几年兄弟,怎么不知道你他妈的还是个圣父!”

  林沫苦笑道:“这不是圣父,这是做人的基本底线。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我不爱他,如果他有了喜欢的人,随时和我说,我会成全他。七年了,我现在还是……不爱他。

  “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了我七年,我不爱他,可还是把他捆在身边捆了七年,以前我还可以用他心甘情愿来欺骗自己,现在他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大哥,我们不能那么自私……”

  脆弱的身体,残破的心脏,何止是不能陪他跳伞蹦极,甚至,连上床都……

  他这样的人,拿什么去爱?有什么资格说爱?他有什么权利将那么鲜活的一个人绑在身边?

  七年,已经太久了。

  “小沫!”

  林沫实在无力再说下去,道:“大哥,我肚子饿了,你去五福斋给我买碗粥好不好?”

  “你!”林泽气冲冲的离开:“老子不管你们的破事儿了,随便你!”

  林沫看着关上的大门,崩的紧紧的身子瞬间松垮下来……

  “幸好你……不再爱我,幸好,我也……不爱你。”

  不爱吗?不爱啊……

  林泽捂住胸口,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七年相濡以沫,虽然谁也没有将“爱”字放在嘴边,但爱或不爱,又岂是说说便算数的……

  ——

  地下车库。

  “浩哥,浩哥,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刘云浩停下脚步,面无表情:“你自己回去吧。”

  少年愕然:“啊?”

  刘云浩猛地转身,失态的吼道:“我说让你滚啊!听到没有!”

  少年这才看清他双眼一片赤红,呐呐道:“浩哥你没事吧!”

  刘云浩暴喝:“滚!!!”

  “好,我滚,我滚!”少年嗤笑一声走开,低声骂道:“神经!”

  刘云浩转身一拳打在墙上,手上传来剧痛,他又一拳打上去——这点痛,怎么够,怎么够?!

  一拳比一拳狠的捶在墙上,将墙壁上染上斑斑血迹,口中发出宛如困兽般的呜咽声,痛苦却无力。

  一只手悄然搭上肩膀,刘云浩红着眼回头,便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林泽递给他一张支票:“你做的很好。”

  回答他的是一枚带血的铁拳,这一拳极狠,林泽直接被打飞,感觉牙齿都松了,还未起身,就被压在身下,狂风暴雨般的拳头接踵而来:“你们这帮有钱人,他妈的是不是觉得什么都可以用钱去买?!”

  林泽毫无防备之下,被他压在地上狠狠打了几拳,终于逮到机会,一拳打了回去,趁机翻到上面,冲着那张脸就揍了下去,怒骂:“老子当初花钱是雇你照顾他,他妈的是老子让你爱上他的?”

  林泽同样是满腔的怨愤无处发泄,按着刘云浩朝死里揍:“你他妈的自己爱就爱了,凭什么勾的小沫也动了心?没有你,小沫也不至于才这么几年就撑不下去了!”

  刘云浩忽然失去力气一般,抬手捂住眼睛,摊到在地上,任由林泽的拳头落在身上,半点反应也没有。

  如果,想不爱就真的可以不爱,有多好……

  林泽打不下去了,就势坐在地上,半晌才低声道:“医生不是说,还有半成希望吗?等他好了,老子负责将他给你追回来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