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剑三]我的部下是鬼神 作者:谁家洗砚池边树(上)【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谁家洗砚池边树        强强        系统        穿书        武侠       

文案

  ■这是文案■

  元原穿越了,还悲催地穿成了一个盲人。好在,他还是有金手指的。

  只要自己带上唐门的银色面具,不仅视力能迅速恢复5.0,还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比如说,一个神秘的卡牌面板。

  可是某一天,他却接到了一个署名盗帅的奇怪信笺——

  元原:“你不是来偷面具的吗?”

  盗帅:“现在不想偷面具了。”

  元原:“那你想偷啥?”

  盗帅:“……你猜?”

  ■食用指南■

  1、主角穿越成了蝙蝠公子,但是可以使用唐门的技能。所以这文其实是综武侠+卡牌+剑网三。

  2、主角的金手指除了剑三系统,还有卡牌——是的,他能召唤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物et东西_(:з)∠)_。至于有多奇怪就取决于作者君的下限了(但实际上我并没有这种东西)。

  3、本文男主武力、颜值、智商三爆表,(但实际上他的智商将受制于作者智商_(:з)∠)_)

  4、故事开始于盗帅尚未开始把妹的少年时代,所以本文又名——#风流是什么,能吃吗?#、#盗帅的妹子都会被拐跑#、#你都有男主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5、缝眼之类变态行为肯定不会有,但男主仍然是个标准的反派。

  6、不按原著走,武林格局完全原创。对唐门的技能有较大改动,对于原著人物也会按照剧情需求有所改动.[毕竟我不能逼着纯原著人物谈恋爱,只能改动下_(:з」∠)_ ]所以,不喜误入吧【含泪挥手绢7、CP为香帅(攻)x蝙蝠公子(受)。

  8、不虐主角,但可能会虐配角!

  9、本文固定于晚十点更新,其他时间都是在修文嗷。日更。

  

内容标签:武侠 强强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随云(元原),楚留香 ┃ 配角:顾惜朝,王怜花,白愁飞,其他各路人马 ┃ 其它:三国杀,剑网三,唐门,金古黄粱温

  第1章

  

  元原觉得,自己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而且应该是穿越了。

  之所以说是“穿越”而不是“绑架”,是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缩水了。

  绑架犯应该不具备这个特技,除非他其实一直生活在名侦探柯南的世界里。

  而之所以只是“应该”,不是“确信”,原因就更玄妙了——

  他瞎了。

  瞎的挺彻底的。

  他已经无法确认自己所处的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了。

  或者可以说,他只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

  以他纵横网络多年的经验来看,他眼前漂浮的这个或许是个……游戏面板?

  而且看这个面板的模样……难道是剑网三?

  他稍稍研究了一会就确定了,这确实是剑网三,虽然他只玩过很短一段时间,但他还是有印象的。

  所以他是穿越到游戏里了吗?

  无奈地看了眼这面板左上角的等级标志——1级……

  看起来自己这具身体还算是初入江湖呢。

  穿越到一个很可能大侠遍地走的世界,自己却只是个一刀死的小萝卜头,还是个盲的。

  这个故事真是太让人悲伤了。

  还不如看不见这个面板了。

  ——不过这个愿望倒似乎是可以实现的。

  他念头刚起,面板就已经消失了。他心念再一转,面板果然又重新出现了。

  原来还是个能用脑电波控制的高级产品,这个世界已经这么发达了吗?

  将面板再次隐去,元原稍微坐直了身体,开始感受身边的环境。

  就算要死也得死的帅气点啊,他可不想被人当练级的小怪,死的不明不白。

  好在,盲人的其余感官果然如传说中的那般强大。他稍稍集中了注意力,便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有了一个大致的感觉。

  附近有马的嘶鸣声,很近,再联想到自己所处的逼仄环境——

  看来他很有可能正坐在一个马车里。

  而且这马车里还有一个人,就坐在他的对面。只是他听不出这人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他正纠结着,对方倒是很自觉,根本也不用他去猜测,便主动开了口。

  “小哥哥,你不害怕吗?”

  是个萌萌的小萝莉音,声线有些抖,似乎是在害怕,却并没有因此而彻底乱了手脚。

  嗯,是个很坚强的小萝莉。

  两个孩子同坐于一个马车中,附近没有其他人声。这小萝莉又提供了一点关于前情提要的线索——他们似乎处于一个很让人恐惧的环境中。

  难道他们真的被人绑架了?

  先穿越,再被绑?

  什么命啊这是!

  “小哥哥,我有点害怕。”那个小萝莉又软软地开了口。

  “哦。”元原淡淡地回了一句。

  他当然也想回点别的,但他能回啥?

  难道能说——“好巧,我也有点害怕”?

  所以还是吱一声简单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吧。

  但是小萝莉明显不满意这明晃晃的敷衍。一听到元原终于给予了回应,那小萝莉便小心翼翼地从对面溜到了元原身边。

  “小哥哥,你叫什么啊?”

  元原回答得毫不犹豫:“你可以随便叫。”

  这种前途未卜的环境下他会说出自己的名字?更何况这具身体叫什么他也不知道呀!

  “……”虽然被噎了一下,但萝莉依旧很坚强,“我,我叫李红袖。”

  元原:“哦。”

  以前元原就听人说过,想终止一段谈话,“哦”是一个很好的回复,他也曾屡试不爽。

  但显然小萝莉现在已经被吓到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同盟,她并不想放弃,就连这种必杀技对她都无效了。

  “小哥哥,你不要这么冷漠啊,你害怕,我也害怕,但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不害怕了。”

  “哦。”元原很冷淡。

  “……呃,那个,小哥哥,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呀?他们不会是想杀了我们吧?”

  “哦。”元原更冷淡了。

  “……刚,刚才那个大叔说好了一会就回来,怎么现在还没回来啊?”

  “哦。”元原已经冷的快要蛋疼了。

  得了。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即便坚强如小萝莉,也决定沉默了。

  现在比起一个盲人,她更希望自己身旁坐着的是个哑巴——你不如彻底别说话好了。

  小萝莉赌着气坐了回去。

  她毕竟只是个孩子,她的愤怒已经轻松压过了恐惧。

  只不过这愤怒并没有持续太久,那恐惧便已返回。那个“说好了一会就回来”的大叔果然回来了。

  但这个大叔的回归似乎并不意味着什么好事情,元原清晰地感觉到李红袖的呼吸急促了一瞬。

  你看,还跟我赌气,与其陪这个大叔说话,还不如听我说“哦”了吧?

  大叔的脚步声急促得很,似乎是很着急于前来。

  果然,他一走到马车前便一把撩起了帘子,似乎是因为见到了两个孩子还好好地待在车里,他松了一口气,笑道:“我就说,就你们这两个小娃娃还敢跑?能跑到哪去?”

  大叔说着,便伸出了手来。

  元原只觉得领子一紧,便被提了起来,紧接着又被毫不犹豫地甩到了地上。

  ……嘶,好疼。

  元原踉跄却迅速地爬开,或者确切的说,是迅速的滚开了。

  果然,在他刚爬开不久,小萝莉也被甩了下来,还被甩在了他刚刚所在的地方。

  幸好自己躲得快,不然这要是再被压一下,肯定更疼啊!

  小萝莉身娇体弱,这一下直接把她给摔蒙圈了。她用力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顺利爬起来。

  好在有人帮了她一把。

  那个大叔走过来,两只大手一拽,便将两人提着领子拎了起来。他拎着两个人却游刃有余得很,走起路来都不带喘的,大步流星地一直拎到了一个屋子里。

  一进屋子,大叔便随手将两人扔到了地上。

  元原看不见,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屋子,却能感觉到这屋里还有一个人。

  大叔朝这个人笑骂道:“你那胆子呀,小的跟个j-i崽子似的!这么两只娃娃你也担心能跑掉!”

  听了大叔的嘲笑,那人也不生气,只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行了,我还得赶回去,这两个孩子你先看着,子时便会来人接他们走了。”

  凭声音判断,这人也是个中年男人。但他的声音比起大叔明显沉稳的多。

  “你就放心吧!”大叔答的爽快,“就两个孩子我还看不住吗?”

  中年人明显有些迟疑,颇无可奈何地道:“希望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