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未殊途 作者:auntkuma【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23 作者:auntkuma       

  五年前,林轻响最亲爱的竹马宋夏因故去世

  五年后,林轻响在宋夏的忌日收到了神(三)秘(俗)快递,时间标注:2013

  里面全是记载着他与宋夏过往的老物件和——宋夏本人

  当然,他变成阿飘了

  林轻响痛哭流涕,大喊阿飘我也要!

  宋夏:?可是我是回来收拾你的。

  中央空调宋夏哥哥回来后x_ing情大变

  除了让林轻响参加那场他并没有兴趣的同学会之外,就是把他的生活工作搞得一团糟,让林轻响隔三差五就要大喊“宋夏你是不是要我死!!”

  一个被喜欢着而不自知、疯狂作死后被鬼报复的故事

  一个其实是双向暗恋的故事

  温柔腹黑攻(阿飘)x炸毛哭包哔哔机受(人)

序 宋夏,是你吗

  “林青霞在吗?你快递!”

  快递员在家门口的这一嗓子,一瞬间把林轻响拽回了五年前——自从高中毕业,就再没人叫他这个老掉牙的外号了。

  但他并没有挪动钉在椅子上的屁股,顺口喊了一嗓子:“老林,帮我拿下快递!”

  “知道咯。”

  爷爷林瑞祥早已经是不喊不动的懒散小老头儿了,这会儿才缓缓起身迈着步子给快递员开了门。

  快递员神色怪异,把箱子递到老头手上,匆匆离开。

  林轻响跟高中同学早就断了联系,这会儿也不很期待这突如其来的快递里是些什么玩意,眼神仍旧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客户那边的死gay还在像机关枪一样跟他提需求,他就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同样是gay,对方能够婊的这样让人恨不得把他的脸摁在地上疯狂摩擦。

  肯定是个死母0。林轻响又点开对方头像照片看一眼,嘴唇是玻尿酸灌的香肠,眼皮是可以进去蛙泳的宽度,让他那句“那就辛苦你周末再加个班了哦”显得更恶心了一些。

  林轻响在对话框里敲了一句“您可真是绿苍蝇戴表,婊上天了。”

  没发,他还要饭碗呢,就是看着这句话干活比较有动力。

  夏末傍晚,四下静寂。只偶尔传来胡同里自行车铃清脆的响动,和林瑞祥苍老的声音:

  “绝世...母...零...x_ing用品店,充气娃娃届的变形金刚......”

  林轻响噌地起立,冲了出去。

  正在房顶上不知道搞些什么东西的沙雕猛地跌了下来,15斤重,啪叽一下就有地动山摇之势,林轻响差点一脚踩它身上。

  沙雕是林轻响的猫,确切的说,是林轻响送给宋夏的礼物,一只13岁的中华田园灰黑相间狸花。

  这会儿他顾不上理,只丢了一句“一把年纪就别学小年轻成天上房上树了”就从它身上跨了过去,一把夺过了林瑞祥正在眯眼观看的快递。

  那是一个典型的十八线小县城打字复印店水准配色的外壳,红黄相间底色,黄色还做了金箔反光特效,上面哐哐打了五行咆哮体大字——

  “绝世母零x_ing用品店

  充气娃娃届的变形金刚

  自己动手,其乐无穷

  直如钢筋,弯如蚊香

  金刚在手,爽上房梁”

  反面仍旧是同样的配色和一行稍小些的字:

  “一分钟180发,知名两`x_ing专家@邢棱诞 先生倾情推荐!”

  林轻响白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忍不住骂道:

  “c.ao`你大爷,一分钟180发这是缝纫机吧!”

  “嚯,怎么还骂人呢。”

  林瑞祥重新坐回了小板凳,朝林轻响抛了个不屑一顾的眼神。

  “这哪个挨千刀的整我呐,爷爷,我有这么蠢吗,就算买这东西我也不能往家寄啊。”

  林瑞祥不置可否,林轻响说着掂了掂,箱子还挺沉,晃一晃就叮铃哐啷直响,林轻响自问自己没有能开玩笑到这种尺度的高中同学,随手就丢到了房门口,打算晚上去胡同口扔了。一脚刚跨进房门,又怕铜雀胡同女战狼——她妈秦月珍晚上回来看见,只好先搬回了自己屋。

  林瑞祥重新坐回了小板凳,夏天还没过去,他已经戴上了红色的毛线帽,沙雕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给自己顺了顺毛,蹲在他脚边,用屁股对着他。

  林轻响依旧在屋子里跟客户方母零搏斗,夜幕降临,他拧开台灯,打算再花半小时把报价表弄完就回自己的出租屋,家里离公司还是太远,要不是今天是宋夏的忌日,他也不会回来。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在家跟林瑞祥一起给宋夏烧纸,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外面突然起了风,卷起小院里零星几片枯叶,沙雕站了起来,追着叶子跑了两步,突然转过身不动了。林瑞祥上手扶了扶帽子,眯起自己布满皱纹的双眼,缓缓道了声:

  “小夏回来了?”

  林轻响只当林瑞祥的老年痴呆又犯了,随口应付道: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忙完咱俩一块儿惦记宋夏。”

  说完他脸上浮起一丝坏笑,踹了脚身边的快递箱,又说:“干脆把这烧给宋夏得了,万一没有女鬼配的上他,也能祝他在地下x_ing生活美满。”

  林瑞祥仿佛没听见他胡扯,又关切道:“宋夏你下回要穿鞋啊,晚上凉。”

  林轻响只得接:“穿穿穿,我这就给他烧双鞋下去。”

  文件保存,发送,林轻响合上笔记本,蹲在床边捞了半天,捞了个大瓷盆出来,拎到了林瑞祥面前,才发现林瑞祥仿佛在跟人对话似的,笑眯眯的对着小院的空地,时不时还点点头,挤了一堆皱纹儿在脸上。而万年只用屁股对着人的沙雕像是要去蹭谁似的,身子刚一腻歪上去,就扑了个空,摔了。

  “你俩傻了啊?”

  林轻响伸手在林瑞祥面前打了个响指,笑了笑露出一颗虎牙,转身又进屋,从桌上笔筒里抽了把美工刀,三两下把快递箱子划开了,原本只想把外壳折了当个火种,却在剥掉了那浮夸的外层后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