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同人)陆花之有凤临楼+番外 作者:席玙(中)【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席玙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武侠       


第53章 决战(二)
陆小凤几颗雷火弹扔过去,炸的青虬等人可有些懵,因为青叶就曾假扮过唐无碌用过这雷火弹,本来这一战他们也是要往山下扔的,却不想忽地从背后飞来反而让自己的人先尝了尝味道。
说到青叶,陆小凤扫了一眼,青虬和钟y-in阳还有玲珑都在,还有那个神秘的赤羽后人也在,却不见青叶。
“陆小凤!”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了青叶还有钟y-in阳,刚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的他又被雷火弹炸的灰头土脸,怒不可遏,抢先拔剑,竟然不顾青虬吩咐攻了过来。他一动手,旁边与玲珑长得如出一辙的那个姑娘也亮出了兵器。灰袍人却没动,只拉了拉领子,倒像怕被陆小凤看去容貌
花满楼及时赶到,扇子格住那女子的兵器,忽然道:“你不是玲珑?”
“我当然不是玲珑!”那姑娘言语颇为狠戾,果然与玲珑不同,“我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玲琅,她优柔寡断,背叛云君,枉为黑岩后人!”
“她做的对不对,不由你说,不由我说,只由她的心说。”花满楼心下安慰许多,出言辩了一句,却也知到这种地步,多说无望。果然玲琅冷笑一声已经一刀砍来。
陆小凤故意与他背靠背站到一处,一边挡钟y-in阳的剑,一边笑:“来的还挺快,着急了吧?”
花满楼不语,左手却往后一拧,某人的老腰一酸,差点就被y-in阳面给砍一下。
他四人斗在一起,青虬也已经安抚好手下,应对山下兵士。却不想他们刚一转身,后面陆小凤带过来的精兵们已经攀着青藤而上,举刀而至。
邢朝恩带着的人马正在登山,正被山上落石和扔下的雷火弹而阻,这样一来正好得到缓冲,一鼓作气又冲了几十米,离山顶也不过再冲一次的距离。
“吼!”
一声怒喝,盖过了所有士兵的呐喊声,惊动整座山都晃了一晃,一些正在对战的兵士们站不住倒地,内心不可谓不惶恐。即便是青虬手下的人,也被吓了一跳。
“果然是七将军。”青虬手里是四件乐器,硝烟四起中他仍旧站在原处,看着朝他缓缓走来的七将军,是与方才浑然不同的霸气与凌厉之姿,双耳迎风,鬃毛尽竖,一步踏出都是一个深坑,山顶之上都是石地,可想而知他这一脚有多少力量。陆小凤一脚踹开钟y-in阳,拿眼一瞟也是一惊。
七将军一直走到离青虬一步远处,硕大双眸凝视着与之平齐的青虬手中,这四件东西他识得,密林中与主人初见,一身染血甲胄豪气不凡的他,指着它哈哈大笑,旁边的人为他递上的就是那一对铃钹,他拿着这东西在它的耳朵上比来比去,笑得更加畅快,丝毫不畏惧它朝他亮起的尖牙。
密林中踽踽独行了不知多少年,从这一片换到另一片,一般的活物在它十丈之外就不敢靠近,也便孤独了这漫长的岁月。
第二次再见主人,他拿了一管短笛,坐在树上看月亮,它因为发红黯淡的月亮狂躁不已,却在他悠长的琴声中慢慢平静。你说,本王该不该打这一仗?这是笛声尽时他问它的话。打仗?好斗是凶兽本x_ing,却百年无对手,闻言便兴奋起来,放开了嗓子狂吼,放开了四肢狂奔,红月亮被吓跑了,星光下他看着一地狼藉跳下树梢,用短笛敲了敲它额头,然后敛眉抿唇说,好,本王起兵,你随本王一同沙场称王,如何?
而那把小琴,是它一次战场上从废墟之中刨来的,琴声喑哑,却有一分像主人饮酒之后嗓音。而主人每次喝酒,都会纵许它林中狂奔,他也在林中疯癫穿行,击筑以和,拔刀起舞。筑声钝响,舞姿随x_ing,一人一兽仿佛忘记了红尘俗世中所有纷争与孤寂,只这一刻的相伴,彼此恣意而为,尽兴而欢。
带着眷念的双眸从这四件乐器移到青虬脸上,缓缓地变成愤怒,失落,直至无望。然后转身,它慢慢走向刻着不归海的石头,一跃而上,仰脖望着无尽苍穹,不知是士兵的流血染红,还是蜀中多异象,此刻本该白净的天色,竟然半边绯红如血,映照入双眼,是辉煌灿烂之色,仿佛夕落之颜,让人忽地就模糊了时间。
“坏了!”陆小凤再度踹开缠着他的钟y-in阳,看着这一幕,一股不安涌上心头。此时邢朝恩的人已经攻了上来,山顶下一片混战。
“它要做什么?”花满楼扇子敲在玲琅手腕之处,她脱刀后退,兀自愤恨却又被陆小凤一粒鹅卵石点中x_u_e道,动弹不得。察觉出气氛有异,花满楼也看向不归石处。
“吱吱!”“吱吱!”方才被陆小凤放在一角的黑眼圈不知何时冲了过来,站在陆花二人面前对着七将军焦急地叫个不停,不再是之前漠然不识之态。
七将军听到它的喊叫扭过头来,似是犹豫了片刻,才又跃下石头,走过来低头与黑眼圈碰了碰脑袋,黑眼圈伸出前爪要搂它的脖子,却因为太小而抱不到,焦躁不已。七将军并未安抚它,只衔了起来,抬眸看了看陆小凤,又看花满楼,口中呜咽数声,倒似在嘱托一般,然后把黑眼圈放在了两人脚下,自己却又走回了石头上。
“劝不了了!”陆小凤抱起黑眼圈放到花满楼怀里,就朝山边掠去,运起内力,对着山下喊:“邢朝恩,听我的命令,马上带着人往山上跑......”他话还未喊完,比方才更洪亮的兽吼声响起,完全盖过了他的声音,整座山顿时抖动起来,将士们站不稳已经开始东倒西歪。
“等一下!”陆小凤回头冲七将军喊,想着能尽量争取点时间,免得死伤更多人,却正如他之前所说,根本无济于事。
仿佛是知道再也等不回那个人,那个说要与它一道沙场称王的人,这只孤独一生只温暖一瞬的猛兽,此刻再也寻不到一丝生的意义,它仰天长吼,吼声惊天动地,泣血难平,仿佛一直要这满怀着思念与怅惘的声音,直达云霄,直入地府,天上地下都要传达于那道再也不会回归的灵魂。
伴随着它最后的呐喊,这座镇压着主人魂魄,让它孤身守护二百年的无名山,就这么崩塌了,条条裂纹露出地底赤红石,恍若血色斑斓,坍塌的土石掩埋了惊慌四逃的兵士,凄厉之声不绝于耳,血r_ou_模糊惨不忍睹,刹时便成人间地狱。从前的竹海也被掩埋大数,一片荒凉颓败之景,本来花开竹灭,再过十几年便也可光复胜景,如今被山石掩埋,却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长得出来,或许,也便就这么彻底衰败了吧。
陆小凤挽着花满楼的胳膊,让他小心脚下,此时所有的话都会被这冲天一吼所覆,不如沉默着注视这场破灭。
有鲜血从七将军的口中溢出,染得红羽一片,吼声渐渐低了下去,仿佛已到穷途末路。
眼看着山塌的越来越厉害,陆花和青虬等人也都站不住,只能往下撤,半路上还能救上一个两个士兵,也顾不得是朝廷的还是谋反的了,能活的就救。
好容易落到地面上,已经快要接近原先竹海外的帐篷处,可见这山有多高,塌的有多彻底。
怀中的黑眼圈还在吱呀乱叫,挣扎着要往山上去,花满楼紧紧抱住它,与陆小凤一道看山上,最后一声凄厉的吼叫蔓延过浩荡的废墟,在半空之中纠缠,废墟之中七将军的身影却渐渐远去,往这座山后更深的山中去了,背影依然高大挺拔,脚步依然沉稳强健,却有着孤影一现的悲壮与决绝。
既然人世再也等不到主人,不如黄泉碧落去寻。
等它的身影消失在莽莽群山之中,黑眼圈也安静下来,仿佛方才的慌乱焦急来的莫名其妙,此时正靠在花满楼肩上,歪着脑袋转着眼珠想——那是谁啊,怎么好像让它抱抱呢?
“它应该从小就没有与爹娘生活在一起。”陆小凤摸了摸黑眼圈,又感叹,“不知这小东西会长成什么模样?”会不会将来有一天,也成为像它父一般孤寂的王者?
“我倒希望它简简单单的生活就好。”花满楼不同意。
“没错。”余喜脸上还抹着粉,白兮兮的凑过来,“杂交动物大都长得瘦小,而且也不会生娃。你看这黑眼圈跟它爹也不大像,以后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像是为了印证他们俩的话,黑眼圈像个猫儿一样开始伸爪子洗脸,忙的不亦乐乎。
“那可不一定。”陆小凤轻轻一笑,凤环的尾巴扫过黑眼圈的爪子,它微微龇了龇牙,继续洗脸。
西门吹雪方才还未上山就又下来,中途救了不少人,却也伤亡惨重。此时正帮着邢朝恩搜救还被埋在底下的士兵,见他们这边聊了起来,一颗碎石丢过来,惊得三人齐齐转过头去。
这一看却是觉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不止邢朝恩的兵,对方的人大多也被掩埋其中,如今双方或多或少都只剩下百十来人,而且还都挂了彩,可谓同病相怜。青虬身后站着被陆小凤打得灰头土脸的钟y-in阳,一旁玲珑抱着被砸破了额头的玲琅。让陆小凤暗道不好的是,不知灰袍人去了哪里。
“青大人,又见面了。”陆小凤走过去。
青虬似乎还未从震惊中惊醒过来,筹谋多年,牺牲无数,本来一直恪守着祖训,只等时候到了,请回七将军,便可以放开手脚一战,为了这消耗尽几代人心血的信念做最后的努力,成则可复荣耀,败则随处埋骨。可如今七将军已回,战事已起,却在顷刻之间,一切胜败荣辱都被掩埋山下,就像一抔尘土浇盖在刚亮起的星火上,瞬间熄灭,再无一丝重燃的希望。
听到陆小凤说话,他似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身后逃过一劫的属下们也是一脸震惊之色,方才还浴血奋战的兄弟们,此刻已经都被山石吞没。
“这场黄粱一梦,阁下可醒了?”陆小凤将青虬的表情尽收眼底,淡去了笑意,忽地冷声道。
青虬浑身一震,仿佛咳疾又发,捂着胸口低声猛咳,本来青白的脸色红得厉害,愈发衬托他眼中惊惶绝望。钟y-in阳上前扶他,却也是一脸惨淡,但口中却兀自不服输:“大哥,我们不能放弃,就算是拼着一死,也要替云留王实现他的遗志,大不了追随于地下,见到黄泉下的先人也无愧!”
青虬似乎被他的话打动,黯淡的眸光中亮起一丝来。
“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想着怎么救人吗?”说话的是走上来的花满楼,“你们一口一个云留王,还说什么替他恢复荣光,可如今却逼死了他的爱将,又让这么多人埋于山下,若是云留王再世,想必也是宁愿这些兵士流血于沙场,而不是枉送了x_ing命。”
青虬咬住牙口才没有吐出血来,往山上一看,才发现这时候朝廷的军队,完全没有在重新布防,而是正拿着长刀在到处挖掘,逮到一个人就救出来,似乎完全忘记了方才这里还是充满杀戮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