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同人)陆花之有凤临楼+番外 作者:席玙(下)【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席玙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武侠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更,抱头窜~麻蛋下个月八场考试,肿么办,要焦了吗?考神助我!!!

第102章 平定王
沿着原路返回,刚出木秀山庄,孤身一人的陆小凤疾走的步子微微一顿,转头往身后的长街看去。
天光已白,淡淡的水雾中街尾处远远地立着一团y-in影,艾魑抱着小饕的脖子坐在它背上,两条腿晃来晃去,白发下明亮的大额头很有点儿福禄寿的派头。如果小饕再长得温和讨喜一点的话,绝对没有人可以把眼前这个谁家里跑出来的胖老头跟魔教教主联系起来。
“躲那么远干嘛?怕里头的人?”陆小凤索x_ing完全转过来,脚步一动徐徐往艾魑那里走,并没有遮掩在晨曦中光彩熠熠的红盒子,意有所指道。
艾魑那里传来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避开他的话不答,只看着他手中的红盒:“小猪把虫子抓出来了啊?”
“猪不抓虫。”陆小凤双指拂过唇上,平时打理得很顺的小短毛,摸起来一点儿都不扎手,熨帖地很。艾魑会知道朱墨刀是只虫子,他一点儿都不奇怪,会认识巫常和重熙,他也一点儿不奇怪,他更加感到疑惑的是,巫常。
藏弥浊和木濯是一百年前的人物,之前在墓室里,巫常一口一个小濯,神态不似平辈相惜,更不是普通前辈,倒像是对待后生子弟的疼爱一般,再想到巫常那出神入化的功夫,他不得不怀疑,这人究竟高龄几何?眼前这个艾魑和他师父们的年纪差不多,几乎是同时行走江湖,各有建树。师父们从未提到巫常这号人的存在,而艾魑既认得师父们,又畏惧巫常,为他的身份再添了一层神秘感。
艾魑脸色明显比昨晚好了很多,精明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算计,拍了拍小饕的头,引得它低低嘶吼一声,没再计较关于猪的事,伸手对陆小凤道:“盒子给我,我告诉你那畜生的一个秘密。”
陆小凤姿势不换,笑道:“不救小小胖了?”
艾魑摇摇头又点点头:“现在不用救,等你们收拾了那畜生,我会派人去找。”顿了顿继续,“那畜生虽然人面兽心,心狠手辣,但绝对分得清轻重,只要岭南战事一起,他一定顾不上对付小胖子他们。”他没想到陆小凤一出手,会这么快找到朱墨刀,离厉利开出的时间还有三天,足够他转被动为主动,强势反击。
陆小凤嗤得一声:“呵,艾教主这算盘打得可真好。”
艾魑脸上r_ou_多,皮厚,不嫌丢人:“那是!”算盘打得不好,怎么赚钱买大餐?
“带我去见厉利。”陆小凤懒得跟他麻缠,抬起一只手伸了个懒腰——啊,好像有些日子没有好好睡过了呢,好不容易能跟花满楼同榻,竟然没有几个夜晚是留在房里的,还真是可怜。
艾魑收回露出一截r_ou_手腕的胳膊,负在身后眯眼,脸上的红光也暗去几分:“你觉得你能命令得了我?”久居高位的人,号令属下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不着痕迹的转换间,还真有那么点一教之主的气势露了出来。可是他碰上的是陆小凤,一个素来识时务又渺天下如无物的人。如果说从前的陆小凤无所畏惧恣意往来,那么现在的他一缕温情绕眉间,却只为一人展现。
所以他仍然是他,没有任何人能更阻拦他想做的事情。爱管闲事的前提是他主动要管,而不是甘心为人鱼饵,这世上好管闲事的人不少,缺只有这一个管得浩浩荡荡随心所欲。
“说不得,打咯!”他耸耸肩,单手抱着红盒,双指从唇上移到鼻子尖,随意的态度让艾魑气得差点跳脚。
艾魑成名已久,与晚辈动手即使再有理由也难免落人以大欺小的口实,更何况此事本就是他利用陆小凤在先,所以他才会耐心等候在此并好言相劝,但若由陆小凤摆出这等挑衅的姿态,却是比他主动动手更打脸的事了。
“小子无知!”艾魑lū 了把袖子,圆圆的脸上已有冷意,座下的黑狼也伏低了身子冲陆小凤嘶吼。
面对这一人一狼,陆小凤似乎显得有些单薄,他为难地皱了皱眉,盯着艾魑宽大的脑门上那抹暗青色看:“你确定你要硬抢?”打架这种事其实他一直做的很少,虽然这是一个以武力定胜负的江湖,但在他信奉的认知里,智慧才是第一等的。
所以他说了要打,却并未打算真正动手。
“比起你来,我的确称得上小子,不过这句无知嘛,请恕我不能收下。”陆小凤一手抱着价值连城的红盒子,一手支在上面,看起来有几分狡诈商人的面目,艾魑凛冽的气势微微一顿,就听他继续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我赢了,你带我去见厉利;你赢了,告诉我那两个人的身份。”
“这什么狗屁赌法?!”艾魑忍不住爆粗口。
陆小凤露出标准的小酒窝,竖起手指摇了摇:“这不是什么狗屁赌法,是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赌法,你可以当成我代表家里那些老头子对当初没有带着你一起遁世的补偿。”
艾魑闻言愣了一愣,眼里呼呼地闪过几丝火苗,忽闪忽灭。
陆小凤知道他会怀疑,索x_ing解释得更直白:“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的身后就是那群灰袍人吧,你要朱墨刀,与那两个人应该是一样的目的。很幸运的是,现在对我而言,你们双方都是情况未明的敌人,所以你赢了,告诉我他们的身份,说不定我会成为你们的盟友;反之你输了,我更能确定地帮你解决一个叛徒,难道不是对你只赚不赔的买卖?”
艾魑被他转的脑袋瓜子疼,半晌迷糊道:“那朱墨刀怎么算?”
陆小凤心里暗骂了一句,这老吃货还不真不傻。不过他这不否认倒是相当于承认了果真有那群灰袍人的存在,而不是巫常和重熙的故布疑阵。
啪啪拍了两声盒子,震得里头的朱墨刀焦躁地竖起触角,陆小凤道:“我赢了,等一下我和厉利鹬蚌相争的时候,你就可以渔翁得利;你赢了,这就是我给你主子的见面礼咯!”
艾魑手搓着小饕的脑袋搓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点了个头。
“走吧。”陆小凤很满意,摆出个请他带路的姿势,等艾魑骑着小饕路过他时,甚至终于如愿以偿地伸手捏了一下它的耳朵——比尾巴软的多,瞬间就从猛兽成了萌兽。
忽然想起来被他们留在家里的黑眼圈,不知道它起床之后有没有去s_ao扰那只蠢鸟,最好一口吞掉连毛都不剩,否则真是枉费自己之前喂它的那几碗r_ou_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它能不能斗得过那只蠢鸟,毕竟那只蠢鸟太会谄媚之术,刚来就勾搭了司空的神隼,可恶的神隼一点儿定力都没有,看见美鸟就连格调都丢了,简直堕落。
艾魑背后的主子显然并不在山阳,他带着陆小凤出城之后,只遇到了两个看上去比他地位还低的灰袍人,戒备地打量了陆小凤一眼,并没有质疑艾魑的决定,这让陆小凤松了口气。事实上他并没有忽悠艾魑,只不过多说了两句想让他带着去找到厉利的藏身之所而已,但如果是之前对他们毫不留情面的那个人,显然会直接开抢而不如他意。
山阳城外的官道旁边有一座茶寮,现在天气不冷,农忙未到,正是一些小商贩来往的好时候,他们把冬天打的猎物或者做的小手工拿出来卖,既打发时间又能赚些小钱,是属于小老百姓们小聪明展现的地方。
陆小凤有些意外,站在茶寮外问艾魑:“你不要告诉我厉利在这里。”
艾魑一副看笨蛋的神色看他,又冲身后两个灰袍人使了个眼色,两人领会,齐齐走向茶寮中正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两个中年男人,一个红衣,横眉阔目,看着有几分正直姿态,一个黑衣,形容讷讷,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
他们几个人出现在茶寮外时,那个红衣人已经默默地把手伸到了桌下,艾魑的手下刚一走进去,他就翻桌而起,明晃晃的长刀直劈下来,惊得正在喝茶歇脚的几个人连滚带爬地跑出来,连东西都顾不上拿,老板和小二还算是见过世面的,利索地挑了个地方躲起来,一边喊着让他们住手,一边仔细看他们的打扮,打算把人记下来等会儿好报官。
“艾教主,别忘了你的解药!”那个黑衣男看着不中用,打起来尽是些小人手段,威胁起人来也是直戳人心啊。
艾魑被人当众提起这种栽面的事,气得不行不行的,拍了小饕一下,就让它冲过去咬掉了黑衣男的一条胳膊。
利齿一亮只不过是瞬间的事,但成功地惊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陆小凤也在心里小小地啧了一下,因为方才小饕亮出的身形,已经不只是普通野兽打斗捕食的招数,显然是经人□□过的,配合上它天生的优势条件,如果以比试的条件来看,应该能挤得进一流高手中了。
艾魑自己就不说了,身边有这么个得力助手还能被厉利逼迫到此等地步,陆小凤这会儿才真正对这位平定王有了一丝期待。
自古乱世出枭雄,如今世道虽然不平,但称不上大乱之象。被崇山峻岭所隔,其实安南国再乱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至少他无论如何也打不到中原之地来,更何况大明传至当今圣上,国势渐稳,反倒是大安之象已露冰山一角,所以这次的平定王之乱,陆小凤知道战事是不能起的,不过徒增百姓慌乱,浪费国库粮Cao而已,一举抓了厉利,与他和谈才是交趾百姓之福。
两个灰袍人很快就拿下了那两个人,断臂瘸腿,好不可怜。
“带我去见那个小畜生。”艾魑踢了方才威胁他的黑衣男一脚。
红衣男腿上鲜血淋漓,站都站不稳,还梗着脖子回答:“要杀就杀,我王岂是你等轻易能见?”他说这话时眼睛是斜着陆小凤的,显然对他更加感兴趣。
“我带了厉利要的东西,只不过把约定的日期提前而已。”陆小凤晃了晃手里的盒子,又开始半真半假地忽悠人。
红衣男果然眼睛亮了几分,正要说话,旁边的黑衣男已经推了他一把,质问陆小凤:“条件是我王定的,岂是你说提前就提前,不如你把东西给我,我交给我王看了,我王自会召见你。”
陆小凤忍俊不禁,指着自己的脸问他:“你看我像傻子吗?”
黑衣男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不靠谱,更何况现在是他们俩的小命捏在人家的手里,脸色僵了僵,眼珠一转又道:“那你放我们离开,我们去问过我王要不要召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