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中城高中的日常生活 作者:向家小十(中)【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向家小十        甜文        花季雨季        超级英雄        英美剧       

第60章 同事关系和父子关系?
  尽管史蒂夫好心地为这对父子进行了调解。
  然而,当事人不配合,却完全没有什么办法。
  托尼固执地认为,一码事归一码事。
  他一本正经地对史蒂夫这么说:“那小子为我着想,虽然行为多余,但勉强可以感动一下。可是,科学创造方面,绝不能敷衍了事,我说那玩意儿没用就是没用,在这点儿上,没得商量。”
  说完之后,他还准备了一箩筐的话,等着维尼放学回来,给予他所谓‘父亲的严厉教导’。
  然而,他一堆话全落空了……因为,维尼压根就不回来了。
  比起托尼那自带嘲讽脸的可怜人缘,情商点数颇高,又交际广阔的维尼向来不缺地方去。
  恰好赶上周五,一放学,他就跟着格温,打算回斯黛西家里,好好享受一顿属于家庭聚会的正式晚餐。
  可想而知,当托尼收到自家儿子的简单短信通知时,心情简直差透了。
  班纳博士最近没少被托尼气到,再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落井下石一回地微笑说:“看来你可以重新准备语言,等着下一轮‘父亲的严厉教导’了。”
  紧接着,娜塔莎从化妆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化妆镜,对着镜子,突然叹了一口气说:“维尼不回来,都没人帮我参考口红的颜色了。”
  连鹰眼都有点儿遗憾的表情:“我还打算今晚让他试试拉一下我的弓,他上次求我半天了……”
  然后,他俩不约而同地转头看着托尼,一脸‘都怪你,你好烦啊’的表情。
  托尼快被气死了:“娜塔莎,我上次送了你一整套超贵的化妆品,鹰眼,昨天我还帮你修理了箭头,结果,那小子就几句甜言蜜语,你俩就全都站他那一边?”
  “送我一整套适用于中老年女x_ing肤质的化妆品。哦,宝贝儿,你真贴心,是的,我非常感谢你,及时提醒我年龄问题。”
  “帮我修理箭头的时候,不忘热情地告诉我,弓箭这种冷兵器,早晚会落伍、被淘汰的事实,我确实也挺感谢你的,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未来职业的发展问题。”
  班纳博士在一旁几乎忍不住就要笑场了。
  “呃……托尼是想要关心我们……”
  正直的史蒂夫,尽力地帮忙解释着,想要维持住整个团队的和谐:“娜塔莎,你现在很年轻,不过,你可以留着,等年纪大了再用……”
  娜塔莎立刻不可思议地将身子微微前倾。
  她嗓音沙哑中带着惊奇地问:“留着?队长,你确定你说的是化妆品,而不是某种……面粉?”
  史蒂夫茫然地看了她一眼,没明白,继续自顾自补充着说:“呃……鹰眼,你是很木奉的狙击手,但偶尔按照托尼的建议,多涉猎一些现代化武器,也可以增长见闻。”
  鹰眼则面无表情地高傲回应:“谢谢建议,但不得不提醒你们一下,虽然我确实喜欢用弓箭,但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有自己不会用的武器。”
  史蒂夫无话可说。
  他转头望了望托尼,半响,终于叹着气说:“谢谢你上次送的普拉提健身系列教程。”
  复仇者们集体哈哈大笑。
  ‘一群混蛋!’
  托尼已经烦的一句话都不想和他们说了。
  另一头,
  维尼在回家的路上,格温突然说:“呃……维尼,我和彼得……我们俩又和好了。”
  “……他和你道过歉了?”维尼诧异地问。
  “是的,他道歉了。”
  格温不安地扯了扯自己的袖口,眼神闪烁地说:“而且,他还讲了一些原因,态度很诚恳。”
  “什么原因?什么原因让你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他?”维尼不满地双手环胸,神色很是不赞同。
  虽然彼得是自己的好兄弟,可很多时候,适合做朋友兄弟的一些人,可能恰好不适合做恋人。
  所以,维尼在这方面是完全站在格温这边的,一点儿都不想彼得来不负责任的来祸害自己的姐姐。
  格温这么简单就原谅他,怎么想都怎么觉得吃亏,而且,还不够解气。可感情这种事情,外人又不好胡乱c-h-a手。
  因此,维尼心情异常纠结,他只能忍着那份不高兴,试着去认真询问事情经过,先看看到底是自己误会了彼得,还是格温的聪明脑袋,在遇到感情问题后,就变成了浆糊。
  但一向和他无话不谈的格温,却似乎开始有了秘密。
  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想了想,语气有些吞吞吐吐地回答说:“他告诉我,那天晚上,他遇见了……来纽约旅游,结果却走丢的一队学生……”
  维尼不明白地问:“什么意思?走丢?找警察啊!”
  “呃……那群学生属于特殊学校的……”格温吞吞吐吐地说。
  “特殊学校?”维尼疑惑地挑眉。
  “对。”格温点了点头:“他们和普通人不一样,如果找警察,搞不好还会有冲突……”
  正当她左思右想地琢磨,怎么解释‘蜘蛛侠是彼得’,以及‘特殊学校是变种人学院’的问题时,维尼在思考后,终于恍然大悟地说:“哦,特殊学校,这就情有可原了。”
  “啊?”格温茫然地看着他。
  “对残障的孩子,总要多点儿耐心。”
  维尼解释着说:“他们的心理肯定很敏感脆弱的。所以,彼得是去帮他们的忙了吗?”
  格温沉默了一会儿。
  “差不多情况就是这样吧!”
  她勉勉强强地同意了这个说法。
  在此之前,格温确实考虑过要不要把‘彼得就是蜘蛛侠’这件事告诉维尼,以修复两个人的友情,但维尼自己既然已经主动帮彼得找到了合适的借口,那就暂时没必要继续讨论下去了。
  她觉得,还是把‘坦白秘密’这种事情留给彼得自己来做吧!
  “可就算是帮助别人,但也应该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什么的吧?”
  维尼还是有些不满地挑毛病说:“彼得现在越来越不靠谱了,前阵子他学习成绩都下降了,英语课的作业居然只拿了D,本叔叔私底下还问我,他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格温对此只能耸耸肩膀,努力帮男友说了个借口:“他大概心里有数吧!”
  维尼完全不信。
  他信誓旦旦地说:“等着吧,照这么下去,他今年肯定会挂科的!”
  回到家后,斯黛西一家一如既往地欢迎他。
  斯黛西夫人做了丰盛的晚餐,其他的几个兄弟也挺高兴看到他回来的。
  而乔治斯黛西先生也挺高兴的,尽管托尼早就把他的监护权拿走了,但这位警长先生依然愿意如同父亲那样,去教导和关照这个曾短暂寄养在自己家中的孩子。
  只不过……他每次的主动关怀,都充满了鲜明的职业特色。
  比如,第二天,维尼假装说要回复仇者大厦,实际上,他打算去奥斯本家,和哈利在一起待着。
  这位警长先生就非常警觉,敏锐又精明地识破了他的谎言。
  “每天都有人试图在我面前说谎。”
  乔治斯黛西警长为了避免吓到孩子,还特意面带微笑地说:“小偷、骗子、强盗,以及某个杀人案件的嫌疑犯……亲爱的,你打算把自己归类到哪一种?”
  说真的,与其面带微笑说出这种话,简直比摆出严肃表情还要吓人。
  幸好维尼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他眨眨棕色的大眼睛,毫不心虚地回答:“归类为……青春期躁动,很想出门玩的那一种吧!”
  斯黛西先生成功被他逗笑了。
  然后,他把维尼叫到了一边,背着格温和家里的其他人,递过去一盒杜蕾斯。
  (维尼:我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和这玩意儿这么有缘分?)
  然后,他们展开了一种只有父子间才会有的谈话。
  只不过由于维尼的x_ing向问题,这场谈话又显得不是特别正常。
  “我知道……呃,在你这个年龄,可能没有……没有足够的自制力。”
  斯黛西先生尽量用一种平和,不带任何褒贬的语气说。
  但下一刻,他举例子的时候,就又不小心恢复了惯常的状态。
  “我见过很多少年犯,都在你这个年龄因为一时冲动就完成了……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等等,你还是第一次吧?”
  他突然停顿下来,手反s_h_è x_ing地摸上了腰间平时放枪的位置,眼神非常犀利。
  维尼在如此巨大压力下,红着脸混乱地点了点头。
  斯黛西先生于是摸了摸鼻子,显得挺窘的。
  然后,他又自相矛盾地说:“挺好的,但到时间了,也该有一次……”
  维尼无言地看着他。
  “咳咳……”斯黛西先生干咳两声,继续努力继续这个话题。
  他局促地说:“生理卫生教育方面,你们学校应该都有教到。但假如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现在问问我,我尽量回答。不过,有一点儿……”
  他非常认真地说:“我总在重复一个问题,现在,你不要嫌我啰嗦,我还要再重复一遍,保护好自己!如果对方有什么要求,会伤害到你,或者可能会带来伤害,再或者也许在未来会伤害到你。答应我,不管那个要求看起来是多么的无所谓,也不管你多么地爱他,都要毫不犹豫地拒绝他!”
  “……Yeah.”
  维尼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是说……呃,当然,是的,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