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同人)[综穿]穿穿你就习惯了 作者:鱼追(三)【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鱼追       

  第121章 哈利波特(二)
  
  德国的巫师集市叫做士兵街,杨逸经过打听才找到了位于那条街隐密处的魔杖店。魔杖店外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黑色的掉了漆的雕花小木门。木门上方有一个很小的木牌,上面写着这家店的名字——格里戈维奇魔杖店,建于中世纪。店门上的铜把手上也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正在营业。从店铺外的样子就可以看出这家店应该从它建成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杨逸推开面前黑色的雕花木门走了进去。魔杖店的外面看起来很窄狭,可是里面却高大而宽敞。墙壁上贴着有着华丽银色花纹的壁纸,并且安着十几个精美的烛台,每个烛台上都c-h-a着七根白色的蜡烛,这些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这个房间被一个两米来长的黑色柜台一分为二,柜台里面是一整排侧摆的三米多高通到天花板的大木架子,杨逸可以看到那些木架子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许多多的小盒子。柜台的外面则是待客区,地上铺着银灰色的大地毯,一边摆放着一套r-u白色的沙发,另一边则是一个空地。
  杨逸走到沙发那里,在靠着柜台近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在他坐下的瞬间,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出现了一份菜单。杨逸对这家魔杖店感到十分的好奇,这和英国的奥利凡德魔杖店简直是天差地别,不只整洁大气,竟然还有给客人提供食物。
  杨逸拿过那菜单打开,只见菜单目录上写着各种的菜系,甚至还有中国菜,不过杨逸现在并没有心情,他对魔法界的了解只来源于原主,但是原主一直蜗居在英国,对于德国的现状知道的也少之又少,杨逸觉得自己还是竟快的买好魔杖离开更好。
  盖勒特站在一面玻璃墙边,仔细的观察着坐在墙壁另一面的杨逸,他看了眼跪在脚边的魔杖店老板,说道:“格里戈维奇,你可以出去了。”
  “是的,王。”格里戈维奇站起来说道,他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心里却激动极了。他们的王今天竟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要知道他们这几十年间一直在不停的请求王从纽蒙加特出来,但是王却从来没有回应过。可是今天,他们的王出来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英国那个小丑黑魔王马上就会被消灭,也意味着那个虚伪的白巫师邓布利多会从他的圣坛上摔下来。德国将会再一次站在魔法界的顶峰。
  杨逸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站在了柜台后面,他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他看着杨逸问道:“上午好客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是店主约瑟夫格里戈维奇。”
  “是的,我的魔杖坏了,我想要再买一根新的魔杖。”杨逸站起来说道。
  “那么客人有带那根旧的魔杖吗?那根魔杖也是在我的店里买的吗?”
  “我没有带,那根魔杖也不是在你这里买的。”
  “那么请过来做个测试吧。客人,请把你擅长使用的那只手按在这上面。”男人指了指柜台上的一块白色的方块石头。
  杨逸有些疑惑的走过去,在奥利凡德买魔杖需要测量身体的各个部位,看来在这里并不需要。杨逸把手按在了那块类似于汉白玉的方块石头上,然后在一分钟后,就看到石头冒出了一阵黑色的雾气,那阵雾气升至半空,然后拐了个弯,飘向了那排架子的里面。
  格里戈维奇直接跟在那阵黑雾后面走进了那些架子中,杨逸探头看了看,这是才看清这里不只一排架子,在房间看不清的更深处,有着成百上千的架子,或许更多。格里戈维奇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了黑暗中,杨逸只能隐隐的听到越来越小的脚步声。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手可不可以从石头上拿开,所以杨逸只好一直按着。可是十分钟之后,那位格里戈维奇先生依旧没有出来。杨逸有些烦躁,复方汤剂的效果已经消失了,他现在顶着的是那张虚弱的青年脸,让他十足的没有安全感。
  盖勒特也有些烦躁,在邓布利多离开魔法森林之后,盖勒特就突破了之前邓布利多在纽蒙加特给他做的限制,然后幻影移形到了魔法部。他知道邓布利多要是想回英国就一定会到魔法部。不过他却没有在魔法部找到邓布利多的身影,于是就根据自己的感觉来到了士兵街,不过当他找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后,却发现对方似乎小了很多。邓布利多的身高有一米九,而这个身影似乎只有一米七左右,并且看起来十分的纤细。
  盖勒特很疑惑,邓布利多戴着兜帽,并不需要通过变形来掩饰他的身份。所以盖勒特跟着杨逸一路来到了格里戈维奇魔杖店,并且接见了格里戈维奇,让他拖延一些时间,好让自己能够仔细的观察一下邓布利多。
  当杨逸不耐烦的开始隔着帽子挠头发,并且毫无形象的靠在柜台上的时候,盖勒特心里的疑云更多了。他认识的邓布利多绝对不会这样,邓布利多再怎么说着要保护麻瓜,其实他的心里却无比的在意着自己的纯血统,无论他在外人面前如何装疯卖傻,他的骨子里都透着纯血巫师的高贵。一个高贵的纯血巫师是绝对不会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靠在柜台上的,更不会像个傻瓜一样的挠脑袋。
  在杨逸打算直接转身走人的时候,格里戈维奇先生终于捧着一个魔杖盒子走了出来。
  “抱歉客人,我不小心打翻了柜子,收拾魔杖花费了一点时间。”格里戈维奇脸上毫无愧疚之意的道歉道。
  “没关系,那么,这就是适合我的魔杖吗?”杨逸指了指格里戈维奇手里的魔杖盒子。他根本不相信格里戈维奇拙劣的谎话,他能听到脚步声,却没有听到架子倒塌的声音,这可真是奇怪。
  “是的。”格里戈维奇表情平静的说道,其实他的心里可一点也不平静,他觉得要是像今天一样的激动和震惊再来上几次,他的心脏一定会无法承受的。
  格里戈维奇确实没有打翻书架,但是也没有故意停了,他是被惊吓到了的。因为此刻他手里的拿着的魔杖是他的祖父根据老魔杖制作的。十三英寸,接骨木,杖芯是夜骐尾羽。虽然这不是真的老魔杖,但是这个魔杖依旧有着它可怕的力量,它从制作出来之后,就一直被格里戈维奇的祖父放在了最里面的架子上。而那个架子里的魔杖基本都是找不到主人的。
  “客人,请拿着魔杖到空地试一下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将选定主人的魔杖交给它的主人,这是一个魔杖制作大师的责任。
  杨逸打开魔杖盒子,从中间抽出那根样子再简单不过的魔杖,站到店里没有放置东西的空地处,轻轻的挥了挥胳膊。
  魔杖里瞬间涌出了黑色的迷雾,那些迷雾飘到杨逸的面前,然后杨逸在里面看到了一扇白色的雕花大门,那扇他只短暂的看过一次却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大门,那扇把他送来轮回世界的大门。
  “这根魔杖,多少加隆?”杨逸把魔杖塞进自己的手镯里问道。
  “十三加隆。”
  杨逸付完钱之后就迅速的离开了,盖勒特从之前观察杨逸的那面玻璃墙里走了出来,“那根魔杖,我似乎有些眼熟。”
  “十三英寸,接骨木,杖芯是夜骐尾羽。那根魔杖是我的祖父仿照老魔杖制作的。我们一直以为不会有人能够得到它的认同。”格里戈维奇低着头说道。
  盖勒特沉默了一下,然后直接抽出自己的魔杖对准了格里戈维奇的太阳x_u_e。格里戈维奇闭上眼,脑海里回忆着刚才的记忆,任由盖勒特将这段记忆抽出。对他来说拥有这段记忆可绝对不是好事。
  将格里戈维奇的记忆抽走之后,盖勒特直接幻影移形到了魔法部,然后隐身等在去英国的壁炉边上,等到杨逸买完德国的特色甜点后准备回英国时,就偷听到了杨逸报的地址。
  猪头酒吧?为什么不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室呢。盖勒特皱着眉头想到,他虽然一直在纽蒙加特,但是对于很多信息却一直都知道,猪头酒吧的老板是邓布利多的弟弟,而邓布利多对这个弟弟可一点也不喜欢。
  盖勒特想要直接去英国找答案,但是却看到几个他的手下匆匆的跑到壁炉这边赶着回家,就知道自己出来的消息一定被他的手下们知道了。他现在应该做的是重新召集圣徒们。因为他既然已经决定出来,那么也就不会放任自己的圣徒败落下去了。
  杨逸回到霍格莫德村已经是下午了,不过村里没有多少人出来,巫师们都是一帮深居简出的家伙,特别是在古老的巫师村落里,更是常常一整天也不会有超过十个的人经过霍格莫德的大路。这个村庄一般只有在霍格华兹的霍格莫德日,或者霍格沃茨的休息时间才会热闹一点。
  从壁炉里出来,杨逸就迫不及待的换掉了身上严重有违他的审美观的亮紫色袍子,换了一件灰色的袍子。
  “哦,我的主人,你应该穿白色,白色!而不是这种和泥土一样颜色的袍子,即使它依旧无法掩盖你的美丽。”镜子尖声叫道。
  杨逸翻了个白眼,他也想穿那几件他刚才在德国的袍子专卖店买的漂亮的巫师袍,可是现实是他现在只能穿这个。因为杨逸现在的身份是猪头酒吧的老板,一个粗鲁、野蛮,又脏兮兮的老头子。一个一直隐姓埋名叫做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的傻瓜。
  说起来这个阿不福思是真的有些傻,一辈子不懂得争取什么,只因为那个耀眼的存在是他的哥哥,即使他的哥哥无比的厌恶他,他依旧为了这份亲情,在阿不思邓布利多请求帮助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做了他的消息收集者。
  不过杨逸可不是一个傻瓜,不会再白白的帮邓布利多干活。只不过现在他可没有办法和老蜜蜂邓布利多斗,即使他比老蜜蜂还要年长上很多,但是耍y-in谋诡计这种东西是天生,杨逸可比不上老蜜蜂。所以他只能继续扮演猪头酒吧的老板。
  他也不是不想走,但是天知道邓布利多在这座霍格莫德村有多少的眼线,保不准他一有异样邓布利多就会找上门来,然后毫不客气的甩上一个阿瓦达索命咒。
  杨逸匆匆的把自己变成年老的模样之后,就开了酒吧。不过对于这个窗户玻璃上是厚厚一层的油腻,桌椅地板上是厚厚一层灰尘的酒吧,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好在他可以把自己待着的那个柜台弄得干净点,还可以换一块干净点的抹布。
  酒吧里直到傍晚才来了客人,那些酒鬼们总喜欢晚上的时候出来喝酒,因为夜晚对于每个巫师来说似乎都更加的神秘,而在猪头酒吧,他们可以在神秘的夜晚尽情的说着各种可怕或者神奇的事情。
  但是今天晚上杨逸遇到了一个有些特别的客人,这是一个有着亚麻色头发的稚嫩青年,他的脸上有着一些小小的雀斑,蓝色的眼睛圆圆的,他看着杨逸,很小声的问道:“请问,你这里收服务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