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性吞噬 作者:天堂的欢愉【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30 作者:天堂的欢愉       

文案:

罪恶总与黑暗相连,夜幕笼罩天际,畏惧光芒的虫子纷纷从y-ins-hi的地下爬出来,慢慢侵蚀著平和的世界。

1、雄x_ing吞噬 之 隔墙有眼 (1)

  罪恶总与黑暗相连,夜幕笼罩天际,畏惧光芒的虫子纷纷从y-ins-hi的地下爬出来,慢慢侵蚀著平和的世界。

  秋风萧瑟,路边树坑里堆满了落叶,即便在光影恍惚的繁华夜色下,有些人也不会忽略了这分凄凉。嘈杂的小酒馆里,四处弥漫著浓烈的烟酒气,三三两两的男女坐在桌边,高声讨论

  著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刺耳的大笑此起彼伏。

  坐在窗边的男子一面剥著毛豆,一面喝著啤酒,但凡听到周围的笑声响起,不明所以地也跟著扯动一下唇角。太过无聊的时候,或是看看窗外过往的行人,或是托腮饶有兴致地望著屋里的酒客。

  有的人生下来就逃脱不了XX的命运,哼,这话一点不错。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就算坐在同一个地方,吃喝同样的东西,想法与行事的动机也各不相同,真伪善与假败类混淆不清。

  摸出裤袋里仅剩的一张钱票,男子又追加了一份毛豆和啤酒。

  长时间面对人x_ing的y-in暗面,接触黑暗可怖的东西,心里的太阳都不知躲到哪去了,黑白作息颠倒无常,近乎习惯x_ing地疑神疑鬼,总是忍不住帅气地掏证件,这就叫职业病。

  虽然这些都是乐趣,可当它们完全变成工作後,就没那麽有趣了,想要维系乐趣与工作的平衡,於是在周围人眼里自然而然变成了态度上的吊儿郎当,呵呵,本来嘛,这才是真本x_ing,他才不愿为了和职业相配非要装出一本正经的威严模样。

  风卷残云过後,男子起身离开了小酒馆,途径繁闹街区时总喜欢习惯x_ing地东张西望,特别是那些风月场所,说不准光顾时还会有人记得自己。穿过街心公园要经过一个天桥,每晚桥下都有夜市,不过此时已将近午夜,黑漆漆的路上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偶尔才会听到车子快速驶过的声音。拐过这里就要进入一大片社区,路边的照明远比热闹街市差得多,住户密度越高,越意味著不安全。两年前每天必经的线路,现在一样熟悉,明明不用再这样绕远路,可没事的时候潜意识仍驱使著自己再走一走。

  昏暗的楼群角落,一条黑色的影子在墙壁的遮掩下蠢蠢欲动,远处传来富有频率与节奏的脚步声,那是专属女x_ing高跟鞋踩踏地面时发出的清响。缩在y-in暗处的男人心跳加速,鼻息越发粗重,双手颤抖地揪住风衣,等待刺激到来的一刻……

  差五分午夜十二点,望著抓紧挎包从自己身旁走过的年轻女子,徐骁忍不住上下打量起她的背影,长发及腰,短裙紧包臀部,双腿细长,脚踩目测有8公分的红色高跟鞋……嗯……从後面看倒是个x_ing感尤物,这麽晚是刚参加完聚会还是正准备上班?

  难怪深夜的犯罪率居高不下,社区提醒过很多次单身女x_ing该注意的夜间安全,可听进去的又有几个?总这样抱著侥幸心理就是在给犯人创造机会。

  徐骁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闲情逸致,抛开家里暖呼呼的被窝,竟然默默跟在女子身後,即便她不回家,目送她上计程车也好。然而走了没有十米远,前方的女子忽然警觉起来,从她走路的步伐和姿势判断,应该对自己起疑了。

  哈!看了看自己破旧的仔裤,休闲的有些不正经的外套,在这昏黑的路上,想必被误认为是跟踪狂。

  女子不时偏过头想要确认两人的距离,只见她越走越快,在前方的岔路口犹豫了片刻,忽然迅速拐了进去。

  来了……近了……女人高跟鞋的清脆声音几乎就要响在耳边,隐藏在暗处的男人紧紧揪住风衣,急速喘息,下半身更是发生明显变化,再走近一点,对……再走近一点……

  突然,楼群的暗角处冲出一个人,在初秋的午夜,惨淡路灯照明的路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大喇喇地敞开黑色风衣,露出r_ou_色躯体,双脚大开地拦在……

  “?!”

  “……”

  一阵夹杂著寒意的夜风在相对而立的两个男人间吹过,黑色风衣的衣角仍在随风飘动。

  当看清眼前慢慢眯起眸子的男子後,敞露衣襟的青年顿时僵硬,脸颊及唇角微微抽搐,昏暗

  的光线看不出此时的脸色到底发红还是惨白,可惜不等反应过来转身逃跑,整个人便被压按到墙上。

  “靠,搞什麽啊!”徐骁一条手臂抵在青年的脖颈前,对突来的惊吓有些恼火。

  青年没有说话,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只是在一味地用力反抗。

  “就知道你们这种人半夜会钻出来,露y-in很爽?在同x_ing面前露y-in也会有成就感?”徐骁逼近青年的脸,这才发现他眉清目秀,皮肤细腻,丝毫看不出丁点猥琐,反倒流露著一股清冷气息,见青年不满盯著自己,徐骁忽然笑了,声音居然也温柔起来,“还是……你想比较谁的家夥比较大?”

  “……”

  “露都露了,还怕什麽。”露y-in癖好的人喜欢从惊吓对象的尖叫中获得满足与快感,但他们并不喜欢和对方有身体接触。这种心理变态的人必须好好惩治,以免下次再祸害他人。徐骁心想撞上自己算他倒霉,平时重口味的东西见的、碰的多了,即便眼前是猥琐大叔他也下的去手,说罢便狠狠抓向青年下体。

  “唔!!”

  出乎意料的,完全没有r_ou_体触感,手碰及的地方甚至能感到衣料柔软的材质,刚才明明看到他下体昂扬……

  徐骁握著青年明显缩住的x_ing器,垂眼向下望去,视线可及的范围直立的*物已经出现褶皱,再看上半身,胸前两点居然也皱巴巴的。cao!什麽浑身赤裸!眼前这个家夥从上到下居然都穿著衣服!那r_ou_色的躯体根本就是衣服的图案!这个家夥不是露y-in癖吗!开什麽玩笑!

  “啊!!!变态!!”

  突然女人的尖叫在岔路口的另一边响起,随後竟还听到男人的叫声。徐骁怔了怔,眼睛盯著身前开始再度挣扎的青年,听觉却已跑到了黑暗的另一边。

  “放开我!你这个笨蛋!”

  青年忽然说话了,嗓音还格外x_ing感,他狠命咬上徐骁抵在颈前的手臂,而後又重重踩了他一脚,在徐骁痛叫著放开手时,这才得以踉踉跄跄地逃跑。

  “妈的!下次别让我逮到你!”

  玩他妈什麽乌龙!顾不上去抓青年,徐骁火速赶往刚才发出喊叫的地方。当拐进岔路口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一只刺目的红色高跟鞋横在路中央,不远处衣著火辣的女子正举著另一只高跟鞋猛拍躺在地上捂住要害部位的男人。

  “呃……”看似弱势的女人有时说不定比男人还厉害。

  “你别过来!要不然下场比他还惨!”长发沾满脸的女人,在夜里举著那只8公分的高跟鞋,看上去有些狰狞。

  “你别误会,警察。”这种时候说什麽都比不上掏证件,徐骁稳住女人,走上前一把揪起缩在地上的男人。黑色风衣和刚才那个家夥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个中年男子下身确实赤条条的。

  “真是,害我还以为你和他一样不是好东西。”女人穿上手里的高跟鞋,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到路中央踩上另一只鞋子,抱怨地整了整衣服和头发,“怎麽不早点出现啊,你们负责这个区域的巡警巡查力度太弱了!还有啊……”女人整理好自己後,指著低垂著头的中年男人鄙视道:“你那个东西太小了!”

  “……”挤了挤眉头,这个女人批判的还真不遗余力。见她重新勾紧挎包,踩著高跟鞋融进夜色里,徐骁掏了掏耳朵,拎起疼的哆哆嗦嗦的中年男人。

  天蒙蒙亮的时候,徐骁才从派出所离开,和以前相识的同事聊天忘记了时间,回到家里困乏之意席卷而来,意识里还想著那个身穿奇装异服的清冷青年,脑子却已先停止了运转,扎进床里不到五分锺,人便睡过去了。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不知何时,手机在裤袋里开始不停振动,趴在床上的男子动了动身体,极不情愿地摸出那个嗡嗡作响的东西,迷迷糊糊放在耳边。

  “徐骁!!!你在哪呢!!还不快来警局!!”

  “嗯?乔队?”男子皱著眉头把手机拉远,耳朵痒。

  “你还在睡觉?!以後再这麽懒散,直接把你调回扫黄组!”

  “昨晚抓了个露y-in癖……”

  “别废话了!直接到命案现场!就离你家不远!”

  听著男人说出一长串并不陌生的地址,徐骁抓过锺表看了看时间,中午十一点十分。

  感叹著打了个哈欠,徐骁伸伸懒腰,唉……自己还真是个不称职的刑警。

2、雄x_ing吞噬 之 隔墙有眼 (2)

  徐骁赶到命案现场时,警戒线外的楼道里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居民,主妇与老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千奇百怪的各种猜测在他们中间传来转去,每个人脸上既带著不该有的兴奋与新奇,又带著种种猜测後的惊讶与惧怕。

  重案组果然是压力最大、最折磨人的地方。不管从前,还是现在。

  跨过警戒线,徐骁站在被害者的家门口,上下左右地看了看,房门大开视线可及的空间一看便是客厅,调查小组的同事们正在小心翼翼处理现场,采集任何可能留下的指纹和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