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 作者:完颜阿姨【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4-04 作者:完颜阿姨        甜文        情有独钟        强强        业界精英       

微博:完颜阿姨

当不成你的爱人,就当你后妈。

这辈子就死在你们父子俩手上了。

然而,小爷我乐意。

正经文案:

京城贵公子阮晋文因为暗恋七年的爱人和别人结婚了,于是开展了一系列非理x_ing,不正常的报复。

直到y-in差阳错遇到了暗恋对象的老爸——

谁的人生没有踌躇满志的时刻,谁又不曾在年少时有过一丝任x_ing一丝轻狂

“我是真的庆幸,人生路途上幸好遇见那个人,陪我沉淀,给我指引,教我生活……”

(简爸:我把他当儿子来对待,他却一门心思勾引我。哎,人心啊……)

一心想攻对方却被弄哭的男主是个二货神经质臆想症金融天才。结局HE。

本文涉及商战,又名《少爷的磨难》是《大人物》第二部,是作者脑抽,脑洞大开的产物。

本文涉及的国家地区众多,看一个男人如何身无分文在东南亚,西北亚,澳大利亚勾搭上美男。

本文设计的商战部分真实与脑洞相结合,各位小天使轻松看文,别太顶真。

ps:偷偷告诉你,文案应该或许可能是假的,但是文很真实。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晋文 ┃ 配角:简天希,时少卿,简白,余光,戊己庚辛 ┃ 其它:爱情战争,大人物第二部

第1章 楔子

  2016年,圣诞前夕。

  北京,东直门内大街。

  内大街有好几处四合院,都是旧时高门大户的房子,这几年炒了炒,被些私人老板买了下来,有些翻新后人就搬里头住了,还有些干脆被当成招待客人的地儿。

  这几年反腐倡廉,天子眼皮底下有钱有权的不敢太明目张胆,以往高级别的会所到了年底一包间难求,这几年不管是商务活动还是私人派对,订在那都太高调,容易招事儿。所以,京城四大俱乐部好些个会员都退了会,把年末一些应酬改在了私人府邸。

  235号门楼上挂着“花家怡园”的牌匾,鎏金的大字在夕阳落下时仍烁着辉,和它散在外头的名气一样,在这条街上最为闪亮吸睛。

  傍晚时候陆续来了好几台车,后巷子那一溜排着,等着泊车的小弟依顺序停妥。

  晚上是场私人的派对,都是些平时玩在一起的公子哥,非富即贵,趁着块圣诞了,有人攒了这局,把一伙人又拢在了一起。

  富贵们都有自己的圈子,想挤进去挺难,不是有钱就行,还得靠人带。进去后就不同了,看个人自己的本事,能长期留下来的都不是一般人,除了原本底子就在那的,其余都是些人精,场面话和眼力见都不是一般的好。

  时少卿到的晚,从金融街那过来经过了几个拥堵的路口,所以他来时一伙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有人见着他来了,扯了把嗓子吆喝,“呦,少卿来了!晚了二十分钟,一会儿得自觉先罚三杯。”

  时少卿淡然一笑,没应声,走到里头和攒局的人招呼。

  攒局的是家老字号餐饮集团的小开,以前因为大家喜欢在他家的私人会所聚会,所以把他带入了圈子。他和阮晋文关系不错,也是喜欢玩乐的主,阮晋文带着他又认识了时少卿。目前时少卿是负责他家投资并购那一块事务的负责人,这家花家怡园就是经的时少卿的手让他们入了股,所以私底下他和时少卿的关系也很不错。

  一伙人跟着入了席,酒过几巡,大家开始天南海北地瞎扯了起来。

  公子哥们聊的最多的无非也就是汽车、女人、以及赚的买卖。谁谁谁又泡了个女明星,谁谁谁把谁家女孩给睡了,谁又换了台车这些事时少卿都没兴趣,他就拿着酒杯按着自己的节奏啜饮。

  这时,有人从外头洗手间回来,到了桌前嚷嚷,“你们猜猜我刚才在外头遇见谁了?”

  大伙儿正无聊,听他一说你一句我一句的猜。

  “少卖关子,赶紧说。”有人没憋住,开始催答案。

  “遇着简白了!”

  包括时少卿在内的一伙人都一愣,然后有人先反应过来,“永美那个?”

  他们这伙人里以前有个核心人物叫阮晋文,是阮氏老大阮元的亲外甥。简白是他在美国时结交的好兄弟,也是他带着在京城上层社会里露面的。

  不过自从阮晋文顶替他舅舅坐上阮氏当家人的那把交椅后,简白貌似没再在他们圈里出现过,懂点意思的都看明白了,那是脱圈了。所以这会儿有人提起他,还真是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还能有几个简白!”先提的那个给自己点了支烟,抽了一口,神兜兜的,“在外头等着服务生给打包呢!”

  他说完,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沸腾了,

  “给他们永美的余光打包的吧!”

  “他还真是做得出来,那贴热脸的功夫绝了!”

  “要不然能做到永美的CEO吗?我可听说过他在澳洲自家的公司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个负责收购的总监而已!这一来中国,牛了,直接做了永美的大股东兼CEO。”

  “还不是把余老板给伺候好了!那是本事,你可别酸!”

  “我酸个机吧毛,我那叫佩服!想想每晚要洗干净菊花等着余老板宠幸,我就对他佩服得不行,余老板那样看着就凶狠,他能受得住还真是他的本事!”

  “你们这几个也就在这儿嘴贫,当着简白的面,你们敢这么说?”

  “我还真不敢……,我认怂,我他妈还想过好日子呢,怕他也让我亏个几十亿。”

  这人提的是当年阮晋文和永美在资本市场上争斗的事。那次据说阮晋文输得很惨,具体数字大家都不清楚,但是几十个亿是绝对有的。后来永美的股东有了大变动,第二大股东成了简白,这才证实那次资本游戏里护驾永美和阮晋文正面拼斗的就是简白。

  其实一伙人挺不解的,以前阮晋文和简白关系最好,怎么到了后来在永美大换血(股权变动)时两人反而成了死对头了。他们几个和阮晋文熟,和简白都是因着阮晋文那层关系,阮晋文大败他们自然而然站队站到阮晋文这一边,所以对着简白的话也相对刻薄了许多。

  “说来,好久没见着晋文了。”有人提了一句。

  “不是好久,是好久好久好久。”有人加码,语气夸张的不是一点点。

  “都快两年了!问问少卿啊,他和晋文是校友,走得近,应该知道些情况。”

  一伙人扭头张望,眼神扫过各个角落。

  “刚还在呢,这会儿怎么人就不见了?”

  时少卿刚才起就没继续在里头听他们胡扯,他一听说简白在外头,连忙赶了出来,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到外头的花厅时简白已经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他有些失望,退回去的时候步子走得挺急,于是一到里厅,又听到有人拿阮晋文和简白在说事。

  说得内容当然不怎么好听。

  以前阮晋文横惯了,是公子圈里出了名的小霸王。这群人里没几个是没被他策过的,那个时候大家就是忌惮他,也想着巴结他,所以都顺着他来。

  后来阮晋文离开了将近两年,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那些影响力就降了下来。再后来,就和今晚一样,有人敢直接拿他当谈资,在酒桌上明着消费了。

  “你们说阮晋文会不会因为亏了钱想不通也和他舅舅一样?”

  一群人里竟然有人胆大地提起了阮元,看来阮家这几年没什么动静还真是要被人踩脚。要知道以前阮元混的可是实打实的权力层,都是些叔伯人物,连一些太子见着他都要称长辈呢。要不是他太太死了,他皈依了佛门,如今能让着这群公子哥调侃?

  “怎么,你们说他也去剃头当了和尚?”

  几个人开始群嘲,嘴脸不怎么好看。时少卿走回座位,板着面孔,脸色霎时变为铁青。那几个说得正欢,倒是没注意他,还在继续,“那好啊,改过年家里头请人祈福直接可以找他了。”

  “何止啊,亲人殁了做法事、公司开张开金光都能找他,他们舅甥搭伙,没准搞个佛事公司出来,能给大家一条龙服务。”

  “啪--------”

  一阵脆响。

  桌上的人都傻了眼。刚才那个说起阮氏舅甥就一脸兴奋的人此刻正捂着额头,表情狰狞又痛苦地倦着身子缩在椅背里。他原先那股兴高采烈的劲此时此刻已经被时少卿砸过去的那一记驱得无影无踪了。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空气里的气氛夹杂着紧张与冲突。

  几秒后有人用力唤了声“少卿~”,同时,原本三四个玩得不错的冲上去拉住了他。

  时少卿手上还拿着个破酒瓶子,他刚才没忍住,抄起瓶子就往那个嘴贱的人头上砸了下去,这会儿那人捂着脑袋的手指缝里已经开始淌血了,看一眼过去就知道砸的力道不轻。

  他活该!时少卿还没平气呢,第二下又想敲下去。幸好边上的人已经架着他了,锋利的碎玻璃瓶才没有直接刺到那人身上。

  被砸的傻愣了一会儿,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见着自己淌了一脸的血先是一惊,后头火气也蹿了上来,指着时少卿就骂,“艹你丫的时少卿,你他妈有病啊,你敢打我?”

  语气也挺横的,都是仗着家里有势。

  今天这局没有像阮晋文那样站在顶尖那段儿的人,估摸着大家都半斤八两,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于是谁都不服气谁。既然如此,被砸了当然丢面子。这丢得面子能一传十十传百,想着自己没准以后在圈子里都混不下去了,所以挨打了就必须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