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男朋友从天而降 作者:桐丸子【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桐丸子       

文案:

专情特种兵×挖石油的诱受

孟见已经三年没有谈过恋爱了。

终于,这天,他透过望远镜瞭望自己方圆二十里的领地时,

一个男朋友挂着降落伞,从天而降。

序章

 刚过夏至,北方的白天很长,晚上七点半了,还是能看见西天边上一抹浓重的夕照。

 石油学院荷花塘边的小路上,几个即将毕业的学生看到这光景,不约而同地噤了声。

 还有两天,他们就要离开这座校园,去两百公里外的那座新油田拓荒了。

 好在他们全班都被那座油田接收了,他们的这个毕业季,既不用担心就业,也不用跟同学告别,只需要在最后几天的校园生活中感叹青春的一去不返。

 敬一卓哼起了歌:“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

 其余几个人立刻用手怼他:“再见个屁,下周一还要一起上火车呢!”

 “跟学校再见还不行吗?” 敬一卓手长腿长,招呼着朝他们怼回去。

 “怎么那么r_ou_麻呢你……”

 孟见走在打打闹闹的几个人中间,没怎么说话,只低声地把那首歌哼下去: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

 走到教学楼下,敬一卓接了个电话,校外餐馆的送餐员摔伤了,他们班聚餐的菜送不过来,他们要是急着开席的话就只能自己去取。

 别的班的散伙饭都是随便定个餐馆吃一顿就算了,他们班感情好,最后一顿非要在教室里聚,这个主意还是班长敬一卓出的。

 出了这种问题也没辙,带上几个室友跑一趟吧。敬一卓拽着几个人就要奔校外餐馆去,低头一看,他们手里还都拎着今晚要给老师的礼物呢。

 敬一卓把那几个袋子并到一块,交给孟见:“你把这个拿到楼上去,顺便看看他们把拉花挂好了没,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孟见点点头:“好。”

 他告别了室友,转身上楼。

 为班聚借的教室在四楼,是这栋老楼的最顶层。

 临近暑假,楼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教室都锁着门。

 孟见顺着楼梯上到四楼,他们班借的教室就在楼梯口斜对面,门虚掩着,没开灯,里面似乎……没人?

 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孟见又有点近视,只能借着对面楼上的灯光看到教室里空荡荡的一片。

 他走近教室,正要推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压抑着的吐息声。

 那是一个男生的声音,一呼一吸中带着急切:“……贺老师。”

 孟见猛得捂住嘴,他差点大叫出来。

 “贺老师……”那个声音还在呢喃,随后就被一串唇舌互相吸允的声音吞没了。

 孟见站在那直发抖,紧张和错愕冲进他的大脑,随之而来的嫉恨和怯懦让他阵阵发昏。

 他拼命挪动着两只脚,不知过了多久才把自己挪到墙后面。

 ……贺老师果然是喜欢男人的……然而他喜欢的不是孟见。

 起伏的亲吻声不停地传进孟见的耳朵,他抬起手想把耳朵捂住,无意中那几个装礼物的纸袋子脱了手,掉在地上哗啦一声。

 教室里的两个人也听见了,静默了一阵,贺明清了清嗓子问:“谁?”

 孟见浑身僵直,一动不敢动。

 贺明用指节敲了两下桌子,又问:“谁呀?快出来!再不出来我要过去了!”

 孟见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绝望地闭上眼睛,贺明已经朝门口走过来了……

 这时走廊的尽头突然喧闹起来,石工二班的学生们从楼顶上下来了。他们趁着最后的夕阳,去上面拍了好多照片。

 一群人谈笑着回到教室,没人注意到傻站在教室外的孟见,也没人注意到教室里那俩人有什么异常。

 没一会,班长敬一卓带着人把吃的都带回来了,最后的晚餐开始了。

 孟见坐在角落里,看着贺明端着杯子站在讲台上祝大家前程似锦,下来坐下,又被几个同学推上去唱歌。

 拿着话筒唱着老歌的贺明风度翩翩,就算是最中规中矩的歌,也掩不住他身上洒脱的气质。

 让我们举起杯,为往事干杯……

 孟见低下头,不敢再往台上看。

 这个人是他的老师,他的班主任,也是他日思夜想暗恋了三年的人。现在,这段暗恋终于要和大学生活一起埋葬了。

 刚才那个男生,孟见不敢确定是谁,也不愿意再去想了。

 他转身出了教室,上了楼顶。

 夜晚的丝丝凉意扑在他身上,天上几颗星星泛着水光。

 孟见站在栏杆前,深吸了一口气。

 “啊——啊————啊!”

 整个校园都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喊声。

第一章 失事

 时间是北京时间15点22分,飞机进了国境,机舱里的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邵古峰转身去接了杯水,端给贺明。

 这位带着金边眼镜的学者接过杯子,道了一声:“谢谢。”

 邵古峰在他对面坐下,试着讲两句话缓和一下气氛:“贺老师,终于回国了,最想回哪儿去看看啊?”

 贺明的肤白像是天生的,阳光映s_h_è 下,那张脸上露出了笑容:“最想去的的地方……应该是江北省的那个石油学院吧。出国之前,我一直在那教书。”

 “教书带学生也挺辛苦的。”邵古峰没话找话。

 “不怎么辛苦,”贺明微摇着头,“比在国外轻松多了,学校里的学生也都很可爱。”

 邵古峰附和了一声:“那肯定啊……”

 贺明似乎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望着舷窗外的云海打发时间。

 邵古峰心知肚明。这位贺教授,当初在国内混了好几年都只是个讲师,后来因为作风问题被那个石油学院开除了,y-in差阳错被情报部门相中,伪装成访问学者送到国外好几年,如今物尽其用了又弄回来。

 邵古峰所属的特勤处,就是专门护送这种人的。贺明的密保级别不高,这几年也没传回来什么有用的情报,上头只派了邵古峰一个人护送他。

 说实话这一趟跑得有点无聊,邵古峰又瞥了贺明一眼,这种人,让他自己坐民航回来不就行了吗……

 贺明察觉到他的目光,迟迟望过来。

 两个人的眼神碰上,贺明先笑了。

 他有一种从容的学者气质,近十年的情报工作没让他变得y-in沉,反而使他的眼神比一般的知识分子更多了几分机警。

 邵古峰有点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能在学校里和学生乱搞了——他把自己伪装得比学生还单纯。

 这时耳麦沙沙响了几声,邵古峰知道这是机长要跟他说话,朝贺明点了下头,站起身走到外舱。

 外舱里两个机组员正坐着聊天,见到邵古峰就站起来敬礼,邵古峰点点头让他们坐下。

 “雪山,雪山,这里有情况。”机长喊着他的代号。

 “收到,请讲。”邵古峰望着走道尽头的驾驶室。

 “发动机可能有一点故障。”机长的声音紧绷着。

 “严重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答道:“一个发动机停车了。”

 邵古峰左手攥拳,慢慢向驾驶室走去:“另一个呢?”

 “另一个正常。”

 “那就好,稳住,还有半小时就到地儿,辛苦你们了。”邵古峰靠近了驾驶室,从小窗里看进去,机长和副驾驶都坐在位子上,没什么异常。

 机长对着仪表抄了几个数据,才答道:“好的,你放心。”

 邵古峰紧盯着里面的情况:“孙副呢?没睡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