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作者:青云待雨时【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青云待雨时        娱乐圈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青梅竹马       

文案

CP:呲牙撩爪还忍不住摇尾巴的小狼狗攻x心里住着一只小猫咪的女王受

白砚出道七年,被圈内人戏称为五十年难一遇的冰山美男,事业也算顺风顺水。

只是这美男冰山过了头,一年总有365天想息影退圈、回家养老、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逢闰年再加一天。

然后他遇上了一个死活要把他捧成国际巨星的疯狗病……

这个疯狗病盘靓条顺,大长腿公狗腰体力了得,是男女通杀的配置,可惜一副纨绔恶少浪荡子做派。

这个疯狗病吊儿郎当地叫他白月光。

这个疯狗病是被他甩掉的初恋。

白砚心声:我的前任是个混蛋,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脚踩滚滚乌云,扛起四十米大刀,回来让我寝食难安!

阅读指南

①本文涉及娱乐圈,但依然是披着娱乐圈的皮谈恋爱,所有人物都没有原型!没有原型!

②文案中受的冰山人设只是娱乐圈的营业人设,受本人不是冰山。

  

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娱乐圈

主角:裴挚(攻)/白砚(受) ┃ 配角:众人 ┃ 其它:年下

作品简评

影帝白砚颜值逆天、演技爆棚、观众缘奇佳,可谓真正的人生赢家。可惜看谁都不顺眼,一年总有365天想息影退圈。分别六年的旧情人裴挚突然归来,强势介入他的事业与生活,彻底打破他浑浑噩噩的平静。与人斗其乐无穷,白砚先驯服裴少爷这条疯了似的狼狗,而后夫夫携手对不堪的现实说不,终于让自己心灵平净。男人至死是少年,这是两位主角曾经共同的信仰。在不甚美好的现实面前,他们彷徨过、也曾无可选择地屈服。这个故事节奏跌宕起伏、剧情张力十足、人物形象丰满,完整地向读者呈现出主题,两位主角怎么样找回当初那身不肯折堕的少年筋骨。所谓白月光,是可不替代的心头爱,也是最初那个纤尘不染的自己。

第1章 标签

  (写在开头:纨绔少爷裴挚是攻,影帝白砚是受,不要站错,不要站错。)

  裴挚是个名副其实的纨绔,从小到大不务正业,仗着家底丰实横行无忌,时不时逞凶斗个狠,办事从来只看高兴不高兴。

  裴少爷喜好又有那么点特别,能上天就不入地,什么送命玩什么。

  他十八岁那年,据说闹了点事,被家里人送到美国,这一去就是六年。

  2014年末,裴挚回来了,这次是躺着回来的。

  这年冬天,他挑战勃朗峰北壁出了事故,浑身骨头几乎都重组一次,昏迷三天,能捡回一条命实在是万幸。

  裴少爷在医院躺了半年,加上复健,能直立行走出门见人已经是次年夏末。

  对,2015年的夏末,裴少爷骨头里的钉子都没拆完,出来晃荡的第一晚,又恶少人设不崩地惹了点事儿:把一个姓刘的恶少同类给揍了。

  刘少被打成猪头,找不回场子又咽不下这口气,最后选择回家找爹撑腰。

  刘少他爹这段时间也不清静,直接把事儿捅到了裴挚他爸面前。

  这肇事的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就被自家老爷子拉回家教训、关禁闭反省荒诞人生了。

  可裴挚不,他就不。

  当晚,裴挚就把刘少家那位号称非常有钱有势的爹堵在了回家的路上。

  够简单粗暴吧?就这格调,明白的知道他是豪门,不明白的得以为他是混混。

  不过格调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这场闹剧最后的结果很魔幻:刘家到现在还不安生,看情形,恐怕接下去几年都没法安生。

  裴少爷只被请去喝茶问了几句话,如今还大摇大摆地在外边风光无限。

  因此,9月末,发小把补给裴挚的接风宴办得格外隆重,找自家老子死乞白赖借了艘大游艇,还特意花大价钱请了最好的顾问公司,态度认真得跟办婚礼似的。

  欺负同类全家还能轻轻松松全身而退,裴少爷现在是什么身份?

  恶少中的恶少,纨绔中的翘楚!

  晚宴上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从国外空运来的,就连DJ也是从国外空运来的。当然,上船陪着玩的人不是,裴少爷被发配到老美这么多年,发小料他今晚不会想睡洋毛子。

  也算是全身心投入为裴挚打CALL,可裴少爷还是不高兴。

  夜色醉人,一群狐朋狗友各自搂着莺莺燕燕在甲板上围坐成一圈,裴挚拿眼刀轰走朝他身上贴的,兴致缺缺地离席去了顶层。

  发小撇下嫩模急匆匆追上去劝:“他们就是想跟你亲近亲近,咱让人坐下陪着说会话成吗?何必让人说咱小家子气。你不知道外边现在把你传得多牛。”

  这话不假,巴结裴挚的人可不全是冲着好处来的。裴少爷脾气是坏了点,可模样生得不错。190的个子,又爱好户外极限,高强度体能训练打造出一身腱子r_ou_,伤了这么久也没垮。身上那股清爽健康的男人味儿特招人喜欢。

  裴挚自己也明白,嘴里咬着根没点的烟,嚣张地用眼角瞟人,“我都这么牛了,用得着不小气地把自己弄得跟鸭似的?”

  准鸭子发小膝盖中枪,愣了。

  也是,裴少爷一直是这德x_ing。

  作为一个纨绔子,白天没鸟事就算了,晚上鸟还没事儿,鬼知道他有什么样的人生诉求。

  是裴挚不开窍?那纯属放屁。

  事实上裴少爷开窍还真不算晚,十八岁跟竹马哥哥玩车震这种档次的s_aocao作,一般人都想不出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好,裴挚带来的一个老美很适时地出现,用蹩脚的中文说:“裴,今晚没见到你的爱人,真是太遗憾了。我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发小继续愣,裴挚的爱人?

  裴少爷现在不是单着吗?

  可裴挚说:“他气质优雅,x_ing子柔软和顺,人特别好。”

  煞有其事,洋洋得意,真像是有这么一号人似的。

  发小憋不住了,贴裴挚耳边说:“抱歉打断一下,你说的这位,姓白?”

  裴少爷没好气地答:“要不呢?”

  姓白,白砚,正是裴挚的那位竹马哥哥,如今是个大明星。现在想到这人,发小心里还有块不大不小的y-in影。

  柔软和顺优雅?呸!

  比真金还真,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比白砚更心冷更嘴贱的人。

  可别以为裴少爷这番溢美之词是在外人面前撑面子。发小清楚记得当年自己被白砚欺负得七窍生烟,去找裴挚投诉。

  裴少爷恶狠狠地说:“我哥就不是这样的人,你找揍!”

  所以谁说恶少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裴少爷心里的坎儿就是这抹白月光,刚追到白砚那会儿,恶少高兴得活像娶到小龙女的地主家傻儿子。

  六年过去,这人依然蒙着城墙转角那么厚的滤镜,以最佳卖家秀的姿态,深深扎根在裴挚的脑海里。即使当初没处一年,人家就把裴少爷给甩了。

  这事想深了没意思,发小决定回去搂嫩模找安慰。突然听见个男声:“这儿风景比下面更好,裴先生好雅兴。”

  转身一看,还真有追着裴挚上来的,好胆色!

  追上来的这人也是个明星,叫仇安平,正拿眯着一双桃花眼冲裴挚笑,几乎把风s_ao两个字写在脸上。

  发小心说别对瞎子抛媚眼了兄弟。

  可这次裴挚居然没赶人走,而是皱眉用下巴冲着人认真瞅了一会儿。然后,拿走嘴里的烟,突然一笑,“我认识你,你是翔悦的艺人……”

  翔悦,是白砚的经纪公司……

  所以裴少爷留下仇安平的目的不言而喻:从路人嘴里听自己心上人的赞歌,是件多么惬意的事。

  顶层只剩下两个人。

  裴少爷问得含而不露,压根没提白砚的名字,几圈下来话锋只到这个程度,“这么说,你在公司发展势头还不错?”

  仇安平持续不断抛眼风放电,此时作出个求怜惜委屈样,外加夹枪带木奉:“裴少,僧做粥少资源有限,我头上有影帝压着,好资源都被人家抢去了,我也就吃个剩下的。《国色》这次选角不就没我的份吗?”

  裴挚皱眉,看起来很不高兴,“哦?谁这么大胆子?”

  确实不高兴,好听的没套着,引来一块砖。

  影帝,还能有谁?

  翔悦的影帝,只剩下白砚一个。

  此时的白砚当然不知道自己正被故旧挂念。难得有假期,他这晚早睡,早已在梦中神游。

  梦里没有游艇晚宴那般奢靡旖旎的风景,只有他死去的老板陈老先生。

  陈老先生问:“白砚,你要退出娱乐圈?”

  白砚说:“嗯。”

  老先生说:“小斐好像不是搞娱乐的料。你走了,他怎么办?”

  陈小斐是陈老的独子,白砚的现任老板。

  白砚说:“他继续加油。再加把油,您就能肯定他不是了。”

  老先生说:“你不能帮他想想办法?”

  白砚说:“让他回炉再造或许可行,您能配合吗?”

  梦境以陈老先生的痛心疾首而终结,看,果然连鬼都不愿意听真话。

  所以滤镜什么的,白砚真是计较不起,身为艺人,他从入行的第一天起就生活在各种滤镜之下。混成一线,被旁人贴标签就是他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