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肉文却成了剧情文 作者:叫我不应时大喊禽兽【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02 作者:叫我不应时大喊禽兽        情有独钟        复仇虐渣        穿书       

  文案:

  短篇合集,每篇独立故事,想到什么梗写什么。只写年上or与攻年纪相仿的强受【长相俊帅俊朗英俊帅逼健气狂傲粗犷型受】,攻就不一定了,可能美,也可能是平凡或丑……更新日期那都是断了线的风筝……指望在我这看到美受弱受平凡受年下反攻互攻的请神速右上点×。

  内容标签:美攻强受 俊帅受 高H

第01章 鬼父

  清明时节雨纷纷,Z市的夜晚,凉风袭人。一栋老别墅的卧室里,两道身影粗暴的交缠着,正确的来说,是一位青年被一道鬼影压制侵犯中……

  “小婊子!今天回来这么晚去哪浪了?嗯?”脸色泛青的鬼恶狠狠地拧着身下青年因情事而敏感开合的r_ou_x_u_e,看着濡s-hi的床单,鬼又满意地笑了,“瞧瞧你 y- ín 荡的身体!跟你妈一个货色。”

  “……爸爸,我——”

  啪——

  男人对着青年的脸甩了一个嘴巴,吼道:“谁准你叫我爸爸了!谁是你爸爸!”

  “……何先生。”

  自记事起,何束龙怕的第一个人便是自己的父亲何容,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用冷漠的眼光看着自己,一开始小孩子为了吸引大人的注意,便大哭大闹到后来抱着父亲的大腿撒娇,而不管他怎么做,何容都是勾着嘲讽的笑容把何束龙狠狠地踢在地上。

  而母亲只能无助地抱着自己安慰道:“这不是孩子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即使父亲莫名的讨厌自己,何束龙仍然希望能有一天得到父亲的认可,然后像别的小朋友父亲一样,能接自己上下学,教自己打球,一家人开开心心。

  这个幻想一直到何束龙上初二的时候彻底破灭了。

  某天晚上,母亲终于忍受不了父亲长年的冷暴力而选择了割腕自杀,一个自杀也不愿意跟父亲提离婚的女人。

  何束龙站在阁楼的楼梯上,看着客厅里何容冷静的盯着母亲正在冷却的尸体,如此安静的父亲让何束龙莫名的恐惧。之后的发展就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父亲回头看向何束龙,那y-in狠的神色像吸血的恶魔。

  逃!

  这是何束龙唯一的想法,可颤抖的双腿还没爬上几个阶梯,就被赶上的父亲重重地压在楼梯上。

  “爸爸!你干什么!”父亲不会要杀了自己吧!?

  “那个贱人!为了得到我,借别人的种非要赖到我头上!给我戴绿帽是吧!?你们喜欢我是吧!?我满足你们这群贱人!”何容y-in霾地笑着,疯狂地撕扯着何束龙的裤子。

  什么!?父亲到底在说什么!?借别人的种…?

  何束龙的大脑一片空白,后庭里传来撕裂的疼痛。

  “不——爸爸!求求你——啊!!!疼!求你放了我——”才十几岁初中生的何束龙根本推不开力气强大的成年人。

  “不是一直想讨好我,让我关注你么!?我现在就给你机会…乖、儿、子!”

  何容抓着何束龙的头发,狠狠地将对方的脑袋压在地上。何束龙发出痛苦的呻吟,听见对方y-in囊拍击自己后臀的啪啪重声,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扣住何束龙的手越来越用力,r_ou_体的撞击声与黏腻的水声在房间里回响……

  之后的每天,何容就像不知餍足的强j-ian犯变着花样x_ing虐何束龙到大学毕业,期间何容一直威胁何束龙如果敢告发他,那么就算他在坐牢前也会把何束龙阉掉,让他彻底成为一个没用的废物,看谁还敢收留他。

  何束龙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才十几岁的自己,不管怎么反抗都不会战胜编好蛛网陷阱的恶魔。所以白天,何束龙在学校依旧扮演着同学们眼中俊朗爱笑的好学生,夜晚回到家却是何容发泄变态扭曲x_ing欲的x_ing奴。

  “昨天晚上为什么没回来?”已经快四十岁的何容岁月在他斯文秀美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

  “大学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所以同学们就搞了聚会,大家玩的一嗨就舍不得回来了。”已经二十岁的何束龙即使因为经常运动有着古铜矫健的身躯,但站在190的何容身边还是稍显矮了点。

  “哦?那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吗?”何容挑眉看着他。

  “手机没电了。”其实是何束龙不想打,因为他知道他一旦打电话,那聚会就根本去不了了。

  “呵呵…最近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学会找借口了。不错,你昨晚不回来也挺好的,因为今晚…我会双倍的让你爽到跪着求我。”如愿以偿的看到何束龙刷白的脸,继续道:“现在去洗澡,然后卧室等我。”

  何束龙咬着下唇…别无选择…目前只能忍…还有一个月,还有一个月毕业了,他就可以自由了…

  但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竟以最极端的方式结束了他和父亲的这种龌龊关系。

  他杀了何容。

  在床上,在被何容弄得失禁之后,何束龙终于承受不住这种长年压抑的痛苦,乘何容在自己体内高潮放松警惕的一瞬间,他用床头的烟灰缸把何容砸死了。

  仿佛知道总会有这一天似的,临死前,脑袋已经被敲击血r_ou_模糊的何容说不出话来了,但他硬是睁着眼睛盯着何束龙憋红的脸,嘴张合着,却没有声音:“你给我等着。”

  你给我等着。

  然后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刚杀完人的何束龙那回狠劲还没有过去,他看到何容死时的反应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冷静的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把床上有自己体液的床单被套全部烧毁了,顺便把何容的尸体也清理了一下,就摆放在了床上。至于杀人凶器,染血的烟灰缸,他用消毒液清理了一下,坐上公交车七拐八拐的绕了很远,才找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埋了起来。

  干完这些事,何束龙的害怕才慢慢涌上心头。尸体怎么处理!?虽然来往的亲戚没有,但是如果父亲的同事发现他很久没有上班会不会报警!?本来想毕业了,再也不靠父亲的钱之后,偷偷离家去别的城市打拼,然后忘掉这些事,忘掉这个人。可是为什么今天会那么冲动!?

  “你这个老家伙……死了都要我那么费神……”何束龙烦躁地揉着自己的板寸头,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已经僵硬的尸体。

  午夜已过半,何束龙觉得再这样浪费时间的想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翻出以前存的零花钱和母亲偷偷留给自己的钱,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决定连夜坐大巴离开这个城市,能逃一天是一天,总比在这里坐着干等好。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何束龙默默地关上了所有的灯,反锁好门之后,拎起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所以,他错过了何容卧室的灯突然亮起的诡异画面…

  辗转两天两夜的大巴后,何束龙选择了离家最远的S市落脚。之前在路上的时候,用手机浏览了一下S市的租房信息,所以到S市的时候很快就解决了住房的问题。

  可是何束龙还不敢立马找工作,刚杀完人逃跑就那么逍遥的在外面露面肯定不好,而且存了十几年的零用钱还是够花一段日子的,先等段日子看看新闻看看报纸有没有关于那里的谋杀案报道再说。

  接下来的日子,何束龙每天过得如坐针毡,走在马路上都感觉被人盯着,这种做贼心虚的精神打击已经渐渐盖住了之前自由后的快慰。

  可奇怪的是,两个月过去了,新闻、报纸,甚至网上都没有报道杀人案件,这应该不算小事吧…怎么会没有人发现呢?

  何束龙既忐忑又侥幸,于是佯装陌生人给父亲工作的医院打了个电话。

  “您好,请问外科医生何容在吗?”

  “你是?”

  “哦、我是他以前的一个病人,最近有点不舒服,想预约。”

  “这样啊,真不好意思,何医生一个多月前辞职了呢,需要我帮你预约别的医生吗?”

  “什么!?一个多月前?”何束龙失声大叫,这个时间点怎么可能!两个月前他才杀死了何容啊!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了,既然何医生不在了,那就算了。”

  发现自己的失态,何束龙随便糊弄两句便挂了。

  此刻头脑思绪已经彻底混乱,怎么可能呢,何容明明已经被自己杀掉了,怎么可能在死掉的几天后去辞职呢,难道为了抓嫌犯,是警察故意搞得欲擒故纵?还是那个护士根本就记错了时间,其实是何容在被自己杀死前就提出了辞职?

  坐在只有三十几平米的房子中,何束龙觉得自己要疯了,这种不明真相的恐惧感估计还没等警察上门抓人,自己就已经忍不住去投案自首了。

  这个老家伙真是不管生前还是死后都让自己不舒服!

  在反复的纠结中,何束龙躺在沙发上睡去了。迷糊中,仿佛有人在敲门。

  谁啊!大半夜的!嘟囔了一句,但没有起身去管。

  敲门的声音缓慢而有力,仿佛何束龙不去开门,这声音是不会停的。

  本来就被何容的事情搞得很烦躁的何束龙彻底火了,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蹦起,黑着脸准备去开门。

  等等,这么大半夜的,会不会是警察?

  何束龙搭在门锁上的手犹豫了。敲门声还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