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个基佬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思休【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03 作者:思休       

文案:

作为一个直男,我居然是寝室里的异类?

第一人称小甜饼、两对cp、HE

主CP:冰山脸x好奇心(陈啸辰x文思远)

副CP:自恋狂x女装癖(沈寒x俞然)

1.

作为一个钢管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要跟三个基佬生活在一起。

当然,大学报道的第一天,我并不知道我这三个看起来长得可以霸占校Cao榜前三名的“小鲜r_ou_”室友居然都他妈的是基佬。

2.

让我最开始发现猫腻儿的是俞然那个小可爱。

哦,在说俞然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们803寝室。

我们是来自A大经管系1x届16班的四名朝气蓬勃的大学生。

我叫文思远,不是本地人,但老家离A城很近,高铁也就不到俩小时的路程。

俞然是南方人,长得特别水灵,皮肤好得让不少女生羡慕嫉妒恨,平时不爱说话,比较腼腆,要是有女生跟他搭话,你总能看到他脸上飘起两朵可爱的红云。

沈寒,本地人,一米八三的男神身高,长得也十分出挑,但特别自恋,自恋到我怀疑这货上辈子是朵水仙。听说他家里是做生意的,整天打扮得特别潮,随便买条裤子两三千。

陈啸辰是北方人,他是我们宿舍最高的,虽然没有具体问过,但目测身高有一米八七。此人不爱说话,但跟俞然不一样,这货是真的每天都冷着张棺材脸,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我倒是挺欣赏他的行为举止,可能因为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所以他走路、坐姿之类的,都让人觉得十分英姿焕发。

我们四个,年龄最大的是俞然,之后是沈寒,我排第三,陈啸辰最小。

3.

为什么说俞然有猫腻儿呢?

因为有一次体育课,我忘了换鞋,所以中途就回寝室了一趟。

那天刚好俞然小可爱生病,卧床休息。

因此我回去的时候也比较小心翼翼,没敢敲门,打算赶紧换了鞋去上课。

结果开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我的钛合金狗眼要被闪瞎了!

因为,俞然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就是那种特别可爱的女生才会穿的那种裙子。

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那个裙型叫蛋糕裙。

俞然当时正在照镜子,再加上我动静很小,所以他都没注意到我回来了。

我当时很惊讶,感觉有一万头Cao泥马在我心里狂奔而过,但是那之后,我又觉得眼前的场景没有任何违和感。

是的,没有任何违和感!

前面我也说了,俞然的皮肤又白又细,多少女生羡慕都羡慕不来。而且他又比较瘦小,完全没有一般男生五大三粗那种糙汉子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货两条又细又长的大白腿上连根腿毛都没有!

难道这货体内的雄x_ing激素都喂狗了吗?

对了,说起腿,当时俞然脚上还踩着双粉色系的高跟鞋……

说实话,作为一名钢管直,我莫名觉得俞然这两条腿能够我玩一年……啊不,这样肖想自己的室友实在是太他妈罪过也太他妈猥琐了。

但当时的情况,我他妈也很尴尬啊?我是该若无其事地进去换鞋呢?还是先擦擦我那欲喷涌而出的鼻血呢?

然而俞然并没有给我太多纠结的时间,因为他很快发现了我,并且一脸惊恐。而且,还习惯x_ing地涨红了一张水灵灵的俊脸。

好像我是个强j-ian犯。

TMD。

“思思思思思思思思远……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

我他妈也很尴尬啊。

“我刚回来,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一边说着,一边进屋打算从柜子里找鞋,“我就换双鞋,我忘了今天有体育课了,穿的这双鞋不合适。”

结果也不知道是太紧张了还是太尴尬了,开了半天,也没把我的衣柜锁打开。

俞然也不知道对我的话信了几成,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个、这、这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他的声音特别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哀求的感觉。重点是,还他妈穿着那么诱人的小粉裙和高跟鞋!那可是onepiece啊!作为一个钢管直,我对onepiece毫无抵抗力的好嘛!

我能怎么办?我当然只能答应了啊!!!

答应了俞然之后,我也不敢多看,换完鞋就跑了。等跑到cao场,才发现我他妈穿了两只不一样的鞋出来。

科科。

4.

俞然居然会偷偷穿女装这件事,就像我跟他保证的一样,我跟谁都没说。

但是这种“有一件很劲爆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感觉真的是要爆炸了!多少次我都差点忍不住发微薄贴吧豆瓣甚至朋友圈来着!

仿佛我的痛苦得到了上天的怜悯,有天下课后,沈寒忽然来找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就不对劲儿了。

沈寒,沈大少,在开学以来的一个半月里,去食堂吃饭的次数用一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他一共去了四次,是因为我们学校一共有四个食堂,他想试试有没有食堂的饭菜能入他的口。

这倒也是没毛病,作为一个神一般的本地人、高贵的富二代,沈大少爷的舌头接受不了平民食堂那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才觉得他来找我一起去食堂(加粗)吃午饭这件事很反常。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句话在沈寒随便点了一碗盖浇饭就拉着我坐下来吃的时候,展现得淋漓尽致。

沈少爷诶,他竟然不在意吃什么?!

我默默地夹了一筷子土豆粉,随口问:“老二,你找我什么事儿?”

沈寒瞬间炸毛:“卧槽,都说了别叫我‘老二’,再j-i巴这么叫我,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我立马改口:“沈少,气质、气质,注意气质。”

沈寒旋即换上一副迷死万千少女的笑容,道:“开玩笑,本少爷就算骂人都很有气质的好嘛?”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却给了他台阶:“好好好,今天找我什么事?”

“哦对了,”沈寒忽然压低声音,然后凑到我耳边,问:“你知道俞然……那个……穿女装吗?”

嗯嗯嗯嗯嗯??????

天哪,我好激动!!!!

5.

终于能和人分享秘密了,这让忍耐了一周多的我如释重负。我感觉这仿佛是一坨在我体内酝酿了一周多的翔,而如今它终于能问世了,但我却忽然有些便秘。

真尼玛cao蛋。

我问沈寒:“你跟四儿说了吗?”

沈寒撇撇嘴:“就那冰山脸,我还没接近呢,就已经冻成美队了。”

“……哦。”也是,想来这种八卦也是不可能跟陈啸辰那种人分享的,而八卦的主角又是小可爱,我们宿舍能分享的人也就只有我这个平易近人的普通人了。

为此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飞快地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沈寒听。

沈寒听得叹为观止,以及……双眼放光?

咦,为什么会双眼放光?

我一脸懵逼。

难道像沈少这种阅女无数的人也会对小可爱的女装感兴趣?

“话说沈少你是怎么知道小可爱穿女装的?”

沈寒道:“我听咱们学校一学长说的,那天他在XX商场看见一个女孩,说看着像咱们宿舍的俞然。”

“哦……”

“你叫他‘小可爱’?”沈寒忽然道。

“呃……千万别告诉他!”毕竟俞然真的很可爱啊!除了可爱还很x_ing感,啧啧,那两条大白腿啊……咳咳。

“不错,是很可爱。”沈寒忽然笑得很猥琐。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同情小可爱。

“话说哪个学长跟你讲的?”

“唔,服装表演系的一个。”沈寒说着,吃了一口盖浇饭,而后又瞬间吐了出来,“这饭特么是给人吃的吗?”

“……”少爷,我确实正在您面前吃呢啊!!!

虽然我很好奇沈寒是怎么在一个半月内跟服装表演系的学长勾搭上的,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能再跟沈少一起吃饭了!

那一刻,我又想起了之前跟他一起吃饭时被他的世界观所支配的恐惧!

6.

沈寒从我这里打听完小可爱的事情后,就c-h-a着口袋吹着口哨离开了。

我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吃饭,但有一次他点了一份刺身外卖到宿舍,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价值598……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好奇他的温饱问题了,反正大少爷的早午晚饭只是用来给我刷新三观的。

由于实在好奇沈寒是怎么认识服装表演系的学长的,我扒了几口饭就往宿舍走了,一边走,一边习惯x_ing地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贴吧之类的有没有什么新动态。

这一查,还真让我看到了张有意思的照片。

是我们学校的贴吧上,有人po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一辆s_ao红色的保时捷911 Carrera 4S停在服装表演系的教学楼门口,一个长相挺白净的男生正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