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私密按摩师 作者:豆瓣君【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04 作者:豆瓣君        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文案

本文又名《老公是萎哥!怎么破》

在外人眼中,来自东北的186汉子丁猛,必然是个身体和名字最相匹配的“大丁猛男”。

然而......让他内心吐血三升的是,外表看似人形打桩机的他,不仅不猛,而且,有病!

这是一个私密处有难言之隐的攻,被受的指尖按摩治愈后,无以为报,便决定以丁相许的“浪”漫故事。

CP:

一颗心、两张脸,心机赛过小神仙的江南美人受;

先疲软、后顶天,一夜七次不算完的东北痞子攻。

肌肤与指尖的摩擦,x_u_e位与欲望的通达...

难言之隐,一按了之!

PS:万年1V1,结局必须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简,丁猛 ┃ 配角:白展堂(小受养的猫) ┃ 其它:甜+++++++

第1章

  丁猛同志生平第一次对爹妈给自己取的名字不满,是在总裁办公室的私人档案柜里,看着自己那厚厚一摞男x_ing专科病历的时候。

  这些病历来源于中国各大城市著名医院的男科,甚至还有美国和欧洲几所知名的私人医院。

  虽然病历本的材质款式各有不同,但内容却大同小异。

  而最上面这本,是他刚刚从深圳的一家医院带回来的。

  姓名:丁猛。

  年龄:29岁。

  主诉:b-o起功能严重障碍,甚至无晨勃反应,患者自述该症状从青春期开始延续至今。

  体格检查:身体状态良好,相关功能器官发育正常,自然状态下,标准达亚洲成年男x_ing峰值上限。

  诊断结果:非器质x_ingya_ng萎。

  处理意见:鉴于患者为神经官能x_ingya_ng萎,建议口服健阳片一个疗程,并辅以推拿按摩,以疏通经络、缓解心理压力。

  短短的寸头下,丁猛焦躁的目光在每一本病历的“ya_ng萎”和“丁猛”四个字上闪过。

  不知为何,病历上凡写到“ya_ng萎”的地方,各个医生都好像颇有深意,大多一笔带过,轻描淡写。

  而“丁猛”这两个字,在医生们独有的狂Cao下,在每一本病历上都显得格外的龙飞凤舞,精神抖擞。

  “丁猛,丁猛,丁丁很猛?”

  cao!

  这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对男人最大的讽刺了。

  所谓“名不符实”四个字,放在自己的名字上面,真是再贴切不过。

  丁猛恼火地将一摞病历本狠狠地扔到档案柜的最深处,并重重地按下了密码锁。

  “金宝!”

  他打通了助理兼司机的电话。

  “猛哥!找俺啥事儿?”

  一股满溢着乡村爱情味儿的东北腔立马从听筒中传了过来。

  “猛你大爷!告诉你多少次了,在公司里少称兄道弟,你那点记x_ing都让狗吃了是不是?”

  丁猛忽然让“猛哥”这个天天被人叫上八百遍的称呼伤到了,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顺着听筒瞬间爆了出去。

  “……”

  电话那头的小助理宋金宝傻眼了。

  他从小就是丁猛的跟屁虫和小跟班,跟着丁猛在东北混出了头,又随着他一路把公司开到了北京。

  两个人的关系既是老板和下属,也可以算是没有血缘的兄弟。

  “猛哥”这两个字,自己从小到大,没叫过八万回,估计也叫过七万次,怎么今天就捅到老虎的鼻子眼儿了呢?

  “我下午不用车,你开车出去转转,看看我住的小区附近有没有按摩院、推拿馆啥的,记住要找人少一点的。”丁猛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

  宋金宝半张的嘴角登时扯出一丝不怀好意的贱笑。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火气这么大。

  看来猛哥一个人去深圳出差这几天,肯定是光忙工作,把‘小猛子’憋大了!

  “好、好,我马上就去!对了猛哥…”

  宋金宝说顺了嘴,懊恼地扇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忙换了称呼。

  “对了丁总,你得跟我说说喜欢啥口味的啊!”

  跟丁猛混了十多年,这个老板兼大哥爱吃什么菜系、爱穿什么牌子、爱吸什么香烟自己都一清二楚。

  可就是在对方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方面,宋金宝却一无所知。

  没办法,这个一表人材,男人味儿十足的丁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在保密局修炼过,竟然从来没有让自己看见过他生活中的女人。

  也不知道他是把相好的藏得太深,还真的是光棍一个,天天让‘小猛子’憋着。

  “什么口味?啥意思?”丁猛被宋金宝问得愣了神儿。

  宋金宝也怔住了。

  丁猛语气中的疑惑显然不是装的。

  难道这位身材壮硕,浑身充满荷尔蒙气息的大猛哥,真的对男女之事这么外行?

  不会吧!

  “丁总,我的意思是,按摩院的姑娘种类很多,既有小鸟依人的,也有高头大马的,有小日本的妹妹,也有俄罗斯的金猫,不知道你喜欢啥样的?”

  丁猛:“……”

  “宋金宝你个二货!你他妈心里想啥呢?老子是身上不舒服,腰酸背疼,想找个正宗的按摩院推拿按摩治治病,你给老子找那些金丝猫大洋马,是不是诚心想害我病情加重呢?”

  宋金宝张大了嘴,在电话那边用力敬了个军礼。

  “丁总我错了,你放心,兄弟向祖国和人民保证,一定完成这个事关您老人家身体健康的伟大任务,一定给您找一个有祖传绝活的真正按摩师来!”

  丁猛好像隔空看到了他那副贱兮兮的狗腿样,烦躁的心似乎平静了些许,笑骂道:“少他妈贫嘴,快点滚吧!”

  ********

  金晖家园在北京西直门金融街附近,是三环内比较高端的社区之一。

  小区的后街上,道路两侧尽是些有了年头的法国梧桐。

  初秋的午后,阳光从梧桐的枝桠和叶片中透s_h_è 过来,照得整条街光影斑驳,如梦似幻。

  在一棵黄绿交错、如油画般静美的老梧桐树下,一家门市刚刚挂出试营业的牌子。

  斜对过的油泼面馆老板娘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回头用“陕普”对胖老板道,“娃儿他爹,对面那家中医按摩馆改名换号了,哎,这皇城根儿的生意是真难做,没挺过三个月,又换主了!”

  手上沾满面粉的胖老板探出头朝对面看了一眼,还真是。

  原来牌子上的“中医按摩”四个大字,如今变了两个漂亮的繁体字……“白简”。

  在这两个字的下方,另有六个飘花小字,“盲人-祖传-按摩”。

  招牌底下,一个穿着白色按摩服,身形修长的青年男子正静静地站立在按摩馆的门口。

  微凉的秋风中,男子素净异常的脸被一副特大号的盲人墨镜遮住了半边,薄薄的嘴唇在秋阳下泛着淡淡的自然红。

  那对乌黑的镜片像是遮住了灵魂的面具,让他整个人在秋风中显得说不出的清冷和孤寂。

  大概是目不视物的原因,他虽然静立在人流匆匆的街道旁,却似乎有一种寂然出世的疏离之感。

  “娃儿他妈,那个瞎眼后生长得怪俊的,看穿戴是个盲人按摩师哩,不过说来也怪,这娃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你说,他像不像原来中医按摩院那个小老板?”

  老板娘仔细看了那青年一眼,“还别说,是有点像。”

  “不过,现在二十多岁的后生,只要生得齐整白净些,看着都有些相像哩。原来那个小老板虽然不怎么看见,可是我记得是很能干的样子,哪像这个后生这么……对,雅致无争!”

  老板娘对自己能想出这样一个琼瑶味的形容词感觉十分满意。

  兴奋中她又盯着那盲人按摩师脸上硕大的墨镜看了半晌。

  “哎,只可惜年纪轻轻却瞎了眼睛,看着怪招人疼的。”

  对面的盲人按摩师此刻倒像是听到了她的感叹一般,轻轻伸出手,拂了拂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那动作,又像是在拂去秋风袭来的愁绪。

  黑色发丝映衬着他白晰的手指,冷眼看去,那五根手指比寻常男生要修长细致很多。

  风声渐起,按摩馆的门“吱”地一声开了。

  一个中等身高、体态圆润的青年男子快步钻了出来,几步走到盲人按摩师的身边,扶住了他的胳膊。

  “白师傅,起风了,快回屋吧,小心,这边有个下水道井口,跟我绕一下。”

  这微胖男一露面,路对过的面馆夫妻一下子傻了眼。

  “娃他爸,不对呀,这个小胖子我印象深得很,确实是原来中医按摩的人哩。这么说,那个瞎眼后生,难道真的是……”

  几个进屋吃面的客人打断了老板娘的疑惑和好奇,嘴里嘟囊着跑回店里忙去了。

  微胖男扶着盲人按摩师绕过障碍物,小心翼翼地走到按摩馆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