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封杀 作者:香芋奶茶(上)【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2 作者:香芋奶茶        娱乐圈       

内容简介……

当前男友成为现金主的一个月后,

时谨的面前摆着一张怀孕确诊单。

“我们分手吧。”

“好。”

“……”好你嘛比!

分手了,封杀的关键字:分手了,封杀,香芋n_ai茶,娱乐圈

第1章 我们分手吧,

  茶几上摆着一张怀孕确诊单。

  时谨嘴唇抿的直直的,眼神满是幽怨,他的右手抖成了抖筛,条件反s_h_è 的伸进兜里,掏出一包烟,刚准备点燃,又猛地将嘴里叼着的香烟扔到地上。

  他咬牙咒骂一声。

  原地跺了跺脚,时谨转身走到酒柜,从里面掏出一瓶一直舍不得喝的红酒,熟练的拿出开瓶器,还没来得及动手,他又狠狠的将酒瓶子塞进了酒柜“碰”酒柜被重重的合上。

  时谨颓废的趴在沙发上,偌大的别墅一个人也没有。

  “滴滴”门口传来了开门声。

  时谨连脑袋也没有抬起来,这个时间点,那个男人该回来了,没什么值得好惊讶的。

  熟悉的定制皮鞋敲在地板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临近,时谨混沌的大脑逐渐开始清晰……

  猛地跳起来,将还大大方方的摆在茶几上的怀孕确诊单一把塞进自己的兜里,时谨讪笑的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男人,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锐利而冷漠的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番时谨的神色,楼岩川将领口松了松,没有多问,他转身走上了楼梯。

  楼岩川是一个严肃到刻板的老男人,床下如此,床上也是如此。

  否则他也不会被对方迷得团团转,时谨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一声不响的跟在楼岩川的身后,像个乖巧而又懂事的小情人一般。

  可他本来就是对方的小情人……

  “今天我去拿检查结果了。”

  时谨不受控制的说出这句话。

  楼岩川连头也不回,将外套脱下,冷淡而又疏离的说:“嗯。”

  时谨抿着唇,说:“跟上次的结果一样,没什么不同的。”

  显然,楼岩川对这些并不是很关心,没有继续接下去。

  时谨于是不再说话了,眼巴巴的坐在床边,一眨不眨的看着紧闭的浴室门,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哗哗的水声冲刷了时谨一整天的紧张跟极度的不安。

  时谨走到小阳台,从兜里掏出确诊单跟打火机。

  被点燃的纸张带着时谨的秘密逐渐变成烟灰。

  “到底该怎么办……”时谨趴在桌子上嘟囔,陷入了自己世界的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屋内浴室水声已经停歇了。

  “该不该说……分手……”

  时谨想了半天,脑袋越想越疼,到最后干脆就不想了,结果站起来,一转身就看到站在身后的楼岩川。

  腰间只围着一个白色浴巾的楼岩川浑身上下都透着男人味跟与生俱来的霸道。

  “你刚刚在说什么。”楼岩川眯着眼睛,锐利的眼底闪过一丝y-in戾。

  时谨连忙摇头,紧张的手心出汗。

  楼岩川面露不满,走过去,一把将时谨给抗在肩膀上,面无表情的转身进屋。

第2章 怎么说分手,

  时谨在两人倒在床上,即将展开某种不和谐的运动时,立即做出反应。

  男人抬起头,眼眸闪烁着隐晦不明的冷光,他看着横在两人中间的枕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今天没兴趣,下次吧。”时谨眼神躲闪,后背冷汗直飚。

  要是楼岩川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压下来,该怎么办?

  立即喊分手终止床戏?那他一定会死的!

  然而下一秒,楼岩川竟真的没有继续坚持,他松开禁锢着时谨的双手,迫人的气势收敛,像是一头打算偃旗息鼓放过猎物的猛兽。

  楼岩川起床,背对着时谨,打开衣柜换衣服,他垂下眼眸,掩饰住眼底瞬间被激起的暴戾。

  男人的身材比例很好,偏爱户外运动的他,周身仿佛时刻都在对外散发出浓烈的男x_ing荷尔蒙。结实的手臂抬起,一丝不苟的把领带系好,他微微侧身,蹙眉看了一眼时谨,说:“还不起来。”

  时谨刚拒绝了楼岩川,见他没生气,连问都不问,连忙从床上爬下来。

  时谨的净身高有一米八,这在普通人群中已经算是鹤立j-i群的身高了,但他跟楼岩川站在一起,却硬生生的比对方矮了半个头,被衬托得非常娇小。

  “先去洗澡。”楼岩川皱着眉,居高临下的看着情绪低落的时谨,说:“你又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怀上了不该怀的胚胎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时谨心如死灰的看了一眼楼岩川,怀揣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大秘密,转身进了浴室,闷声道:“我先进去洗澡。”

  楼岩川对情绪y-in晴不定的时谨无可奈何,神情中有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纵容,稍纵即逝。

  半个小时后,时谨跟楼岩川并肩坐在车内,相顾无言。

  时谨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肚子,说:“我们现在去哪。”

  楼岩川没回答。

  时谨有小情绪了,暗示他:“我明天还要拍戏。”

  这下,楼岩川终于有动静了,他不着痕迹的上下扫视一番时谨,说:“配角的戏份?”

  时谨不吭声了,虽然他抱着的金大腿很粗,但前任经纪人不给力,他也没办法啊。

  “毁约金我给你。”

  面对男人投过来的橄榄枝,时谨有点动心,特别想答应,但还是犹豫不决。

  他现在又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小鲜r_ou_,要是拍到一半闹出耍大牌风波,以后还混不混了?

  可没等时谨犹豫多久,车子就停在了一家餐厅前,两人自动结束对话。

  楼岩川率先下车,紧随其后的时谨脚步有些虚,眼神飘忽不定。

  这家餐厅叫做LOVE,在热恋情侣的情侣们口中又被称作热恋期间最美好的去处,是一家高级餐厅。

  可这地方,当初时谨跟楼岩川谈恋爱时都没来过,怎么现在变成金主跟小情人的关系了,却反而来这里吃饭了?

  难道野花真不如家花吃香?

  走在最前面的楼岩川并没有给时谨解释什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餐厅,来到最顶楼的私人包厢。

  很安静,也很浪漫的环境,非常适合谈恋爱。

  但时谨却莫名的很郁卒。

  他都已经在计划怎么跟楼岩川提出第二次分手了,但对方现在搞这么一出,让他都舍不得提分手了。

  器大活好,人帅腿长,最重要的是,楼岩川他就像是个移动的荷尔蒙集中营,浑身上下都在散发出让时谨心甘情愿被其压的魅力。

第3章 再次闹掰了

  时谨跟楼岩川的过去,也算是一段孽缘。

  尤其是分手之后,他们从前任变成包养的演变过程,更是令人难以启齿。

  至少在时谨看来,是这样的。

  “怎么来这里吃饭?”时谨拘谨的坐在椅子上,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开口询问,但心底多少有点期待。

  “不喜欢?”楼岩川蹙眉,说:“那换一家。”

  时谨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有气没力的摆摆手,他就知道楼岩川这木头疙瘩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情趣。

  但事实上,时谨还是小看了楼岩川。

  饭后,楼岩川直接带着时谨来到了顶楼的情侣套间房。

  时谨推开门,看着这满地的红玫瑰还没反应过来,双脚瞬间离开了地面,随即,他被楼岩川抱着压在沙发上,嘴唇被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

  “唔唔唔……”

  楼岩川不悦的松开时谨,冷冽的眼神牢牢的锁定他,蓬勃的地方正好死不死的顶着时谨,他说:“你又在闹什么。”

  时谨不自在的动了动,他也有反应了,但他还是因为楼岩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气的眼角都红了,说:“你以为我刚刚不肯跟你上床是在胡闹?”

  楼岩川嗤笑:“不是吗?”

  时谨抿着唇不说话,妈了个几的,老子不伺候了。

  楼岩川的眼底闪过一丝不知所措,随即他从兜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沉声道:“行了?”

  他还真的将自己当成鸭子了!?

  “不!”时谨气的胸都要炸开了,刚刚因为两人姿势而稍微b-o起的小兄弟也被这股气而消下去了。

  楼岩川盯着时谨的眼睛看,看了半响之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地将时谨的衬衫撕开,扣子也因为他这粗暴的动作崩开了几粒。

  直到楼岩川看着时谨的胸口一片光滑,没有任何痕迹时,他才确信后者是真的不想上床,而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时谨一时没反应过来,可还没等他发飙,却见楼岩川y-in沉着脸起身走人了。

  “碰”套间的门被人重重的从外面关上。

  时谨沉着脸,他坐起来整理衣服,一言不发的盯着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