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难撩+番外 作者:临危(上)【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4 作者:临危        娱乐圈        强强        商战       

文案:

安放被易先生包养了。

易先生钱多,颜高,活好。

别人被金主豢养成金丝雀,他被易先生包养,养成一只金孔雀。

【双洁?】

关键字:娱乐圈,豪门,互撩,金大腿

第1章 被下药了

  头疼。

  身上也热。

  安放身体虽然难受,意识却绝不模糊。无力的晃了晃脑袋,心里暗骂一声,刚刚经纪人递过来的水绝对有问题。

  他努力睁开眼睛,是豪庭大酒店。经纪人说叫他来再试一次戏,但是没想到他被禾玉那老娘们摆了一道。

  安放深吸一口气,认清楚现在的状况,他第一时间冷静了下来。

  交谈声从门外传来。

  “……是,他长得漂亮,也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您放心,肯定叫您满意。”

  又听到有个男声接了腔:“成,今晚要是让我满意了,明天我就叫导演发合约给阮汀。”安放脑子里浮现出今天试镜之时邪祟的目光往他身上转的张制片的脸。心里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原来老娘们想让他当踏脚石,送阮订上位。

  牙关被安放咬的吱吱作响。

  而他的他的经纪人,闻言满意的笑起来:“哎,人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您好好玩。”

  卖屁股也得看个对象,那老肥猪想上他,做梦。

  安放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他深吸一口气,叫自己冷静下来。

  “小心肝,爸爸来疼你了。”

  安放目光环顾四周,窗户——不行,窗户太高。他的目光落到门上。

  门怡好被拉开,张制片脸上被安放这媚眼如丝的目光盯着脸上的肥r_ou_都抖了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猴急的凑了上来:“乖乖,你看看你这张脸,真勾人。”

  他有些激动的伸手在安放漂亮的脸上掐了一把,爽的他松不开手,安放毫无招架之力,无力的瞪着他,在张制片看来分明是欲拒还迎。

  张制片急促的解自己的皮带:“我的小心肝儿,今天你试戏的时候我就想干你了,没想到你的经纪人这么懂事,来,爸爸一定好好疼你。”

  说着,肥硕的嘴唇欺了上来。

  安放侧开头,叫他恶心的唇舌啃上自己的脖子,张制片以为安放无力反抗,大喜,动作更加粗鲁。

  安放等得就是这个时候,垂在一边的手已经不动声色cao起床头柜上水晶烟灰缸。

  张制片在安放身上死劲啃着,精虫上脑,爽的都快升天了。安放冷笑一声,蓄积起全部的力气猛然砸了下去—

  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房间里传来,安放单手拢着自己被扯拦的上衣领,冲着倒在床上不住翻滚蠕动的张制片命根子一脚踩下,又是一声惨叫。

  安放没时间耀武扬威,经纪人那药下的霸道极了,安放抓着衣领冲了出去,一边哆嗦着掏手机,不能报警,只能打给别人。

  热……

  热的根本走不动,安放贴着酒店的墙壁往前挪动,眼前越来越花,张制片红着眼睛追了出来。

  安放一咬牙,跑向另外一边的套间门口,猛地捶门,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张制片的谩骂声已经到了耳边:“娘的,欠cao是吧。”

  门应声而开,是个男人,安放看不清楚,手指狠狠掐住对方的手腕,声音嘶哑不成句:“叫人。”

  男人的脸在他眼前一闪而过,整个人站不住,倒在他怀中。所以错过了神色冷漠的男人在见到他时,眼中划过一抹诧异。

第2章 陌生男人

  易槐盯着倒在床上,不住在床单上磨蹭的安放。每次谈生意的时候,总有些自作聪明的合作方喜欢给他送点“小礼物”过来。

  对此易槐通常是敬谢不敏。可是这次居然直接塞了一个下了药的过来。易槐眸中不由得闪过一阵冷光。

  安放已经把自己破烂的上衣都扒光了,如同一只虾一般拱起身子,通过摩擦床单获得一点轻微的快感来缓解身上的燥热,赤裸的皮肤红彤彤的,低低的叫声像是猫爪子一般挠人。

  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足够让人赏心悦目。

  望着安放拱起的背影,眸色沉沉。

  “我打电话叫人过来。”易槐声音冷冽,硬生生叫快失去意识的安放猛地清醒过来,他勉力睁开眼睛,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喉咙里似乎都要喷出火来:“不、不行。”

  无论是报警还是叫人过来,事情闹大了谁都不好,安放不想让经纪人的诡计得逞,也不想把自己赔进去。

  “帮我……把我放到水里。”安放晃了晃脑袋,边喘息着说到。

  易槐皱眉,无动于衷。

  安半撑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赤裸的上身莹润,眼尾下垂,直愣愣勾着望向易槐冷清的眼和他对峙了一阵,易槐还是走到浴室,打开了花洒。

  安放攀在易槐身上,喉咙发紧,老娘们下的药不简单,他走路都走不动。

  易槐的手臂很稳,包裹在衬衫下的肌r_ou_紧绷。纯男x_ing的气味包裹着安放,更是叫他下身发紧,不住吞咽口水。

  靠的易槐越近,安放便越难受,一到浴室他便迫不及待的推开男人,冰冷的水流迎头而下,安放打了个哆嗦,背对着易槐。

  他并没有注意到男人没有离开,把手伸向自己身下,绯红的脸贴在冰冷的瓷砖上,随着手指的动作,不由得舒服的喟叹出声。

  上身本来就没了衣服,那一截白皙漂亮的腰延伸到落倒胯间的裤腰,最后隐匿不见,伴随着他压抑过的低喘,易槐眸色不由得更加转深。

  随着高潮的来临,浑身肌r_ou_颤栗的紧绷,水流从漂亮的皮肤上滑落,消失在隐秘处,他低低喘气,整个人脱力的把脑袋贴在墙上,任由s-hi漉的头发遮住眼睛。

  安放的下唇被咬的发白,虽然发泄过一次,却毫无作用。

  该死的——

  纯男x_ing的味道再度包裹上来,修长的手指把开关推上,安放心中一惊,失去了冰冷的水流,他浑身像是被火烧一般灼热。

  大手已经扣住他修长的颈脖,五根手指根根分明,贴在白皙的脖子上,触目惊心。

  男人鼓胀的胸肌贴在他赤裸的后背,脑海中最后一根弦猛地崩裂。

  安放猛地转过身,把人推在马桶上,易槐眸中不动声色划过一抹惊诧,安放舔了舔被咬红的下唇,易槐就是最可口的一块鲜r_ou_,殷红的嘴唇火辣辣冲着易槐嘴舔了上去。

  对方不动声色推开安放的脑袋,并不想和他唇舌接触。安放并未注意,他用力把衬衫从他的腰带里拽了出来,易槐好像就是他的解药,叫他不由得想贴近。

  安放长腿迈开,跨坐在易槐身上,抓住他的手往身下压,嘴唇贴在他的耳边,带着蛊惑的意味轻喘出声:“摸我。”

  易槐眸色一黯,手掌覆上安放,他的动作并不老练,然而已经叫安放忍不住喘出声,压抑又急促的喘息声和轻叫声很快便弥漫在浴室之中。

第3章 前去试戏?

  厚重的窗帘阻隔了日光,房间里昏暗一片,地上乱糟糟的,有使用过的保险套与乱七八糟丟着的衣服。

  安放缩在男人怀里,电话铃声十分急促。

  昨晚折腾的太晚了,安放很难清醒。如果不是私人号码一般不会有人打扰,他压根儿不想理会。

  安放迷迷糊糊伸出手在地上一捞,把他半干的裤子从地上捞起来,掏出手机,看清楚上面的号码,安放一瞬间便清醒了。

  男人的手还压在他腰间,安放身上有些酸,昨天晚上疯狂的记忆他可没忘记。轻轻从男人怀里挣出来,目光一瞥男人的脸。鼻高唇薄,五官深邃,连那禁欲的气息都是他最爱的那种。

  加上某些方面也很契合。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不算亏本。

  安放喉头一紧,若不是手机铃声催的太急,和这人再来一炮也不错。

  修长的双腿从床上耸下来,弯下腰,白皙的身体上满是红痕。他的衣服早就不能看了,随手捡起男人的衣服穿上,把宽了一些的衬衫往腰中一塞,干净利落。

  扣衬衫时瞥了一眼镜子,见着这满身的痕迹也忍不住咂舌,还好脖子上没有吻痕。

  安放静悄悄走了出去。

  眼中划过一抹诧异,清了嗓子之后才下滑接听键。

  ——月池影视城。

  《沉浮》剧组定在今天试装。

  《沉浮》就是安放昨天试戏的那剧。网络剧,无流量卡司,无大制作。唯一的优势是大IP改编,背后又有阳光影业的支持。

  阳光影业是圈内最好的几个影视公司之一,出品的都是精品。

  《沉浮》虽然还没开播,势头已经很足了。圈内许多经纪人都闻风而动,想为手里的新人争取一下。

  禾玉这种有手段的经纪人肯定不会放过能让艺人大火的机会,所以让安放和阮汀一起试了戏,张制片看中了安放,禾玉为了让阮汀能够顺利拿上男主角,顺势把安放当成了踏脚石。

  这才有了昨天的事情。

  安放刚下车,场务已经迫不及待的凑了过来:“放哥,来,我带您去换衣服,摄像师等着了。”

  安放点点头。

  昨天晚上春风一度叫安放身上带了点意味不明的慵懒,场务一个大男人,见到安放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去看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