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染爱印记下的……我和你 作者:色Sir好色【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5 作者:色Sir好色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三教九流        异国奇缘       

文案:

“生活,就像是同一件事情无休止的重复。

重复的存活在一个无法喜欢的空间里,

面对一群无法喜欢的人,

用着一副逐渐苍老且无法喜欢的身体,

做着一些从来都无法喜欢的事情,

过完这一种麻木不仁且无法喜欢的人生。”

成年后从日本来到美国成为了Spencer家里的Aupair后,对生命感到乏味了无生趣的観月清延(Mizuki)在一场混乱中认识了混黑手党同样对生命无望无畏的叛逆少年----Jeremy。

而同时的,Spencer家里的第三个儿子----Matthew,也因観月而结识了在纹身店工作的女孩,Candice。从而,认识了改变Matthew整个人生的女孩----Erica(东原绘里香)。

比起孤独一人的生活,

用尽全力的去喜欢一个人……似乎让了无生趣的生命里有着更多更美的色彩和片段。

那些,有着我,有着你,有着我和你的片段。

用爱沾染着那绚烂色彩的一幕幕定格,一晃晃瞬间,一幅幅画面。

这个世界……或许很糟糕吧。

可是,

却因为有了你让我过得很美好。

让我比这世界更糟糕的人生过得很美好。

这就是拼尽全力也不顾一切喜欢你的理由。

PS:文名和所有章节都有重新排版调整,所以会一章章重发一遍。

内容标签: 异国奇缘 三教九流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観月清延(Mizuki),JeremyWalker,DominicIvanSpencer,MatthewColinSpencer,东原绘里香(Erica) ┃ 配角:ElvinTakagi,Candice,Jesse,KiraSueSpencer ┃ 其它:黑手党攻受恋

第1章 成年后的决定

  “这个世界并不需要你。就如同这个家庭。你给了我十八年扶养你,和你共同生活的快乐。现在是时候寻求你想要的快乐,我还给你寻求快乐的这份自由。”

  说话的人是父亲。

  难产也执意将我生下的母亲,是父亲一生的挚爱。挚爱着母亲的父亲无法理解母亲的那份执意。

  有的也只是接受。

  但接受的,从来都不是我。

  ^^^^^^^^^^^^^^^

  刚刚从日本那边转动过的天空,在美国看来似乎还是一样的。

  这是从父亲手中接过所谓‘自由’后我做出的第一个选择。

  来到美国成为Spencer家庭的Aupair。

  从机场出门后迎接我的是一个戴着贝雷帽金色短发的男人。

  他的发型有些另类,以一个男人来说。这样的沙宣头通常是女人会选择的发型,尤其是他前额被帽子压下的齐刘海。

  “下午好啊。”男人用着不熟练的日语和我打着招呼。

  我不知道以一个欧美人来说,眼前这个看起来差不多有190公分略有些驼背的男人算不算高。不过,相比之下,在日本并不算矮拥有180公分_身高的我还是差了他很多。

  “下午好。”我也就随着他讲起了日文。

  “你就是Mizuki吧?”男人不再用日语,而直接用英文对我问起了问题。

  観月清延。

  是我的名字。而刚刚那个男人口中所讲的Mizuki,是‘観月’这个姓氏的读法。

  “是的。”観月随即也用着英文回答道。“你好,Spencer先生。”

  “Matthew。叫我Matthew就可以了。”面前叫做Matthew的男人伸出了手,友好的对観月说道。“很高兴见到你。”

  “也很高兴见到你,Matthew。”観月与Matthew客套的握了握手。

  “那我们就出发了?”Matthew用着疑问句的语调说道。

  “好的。”観月简单的回复了一句。

  ^^^^^^^^^^^^^^^

  跟着这个叫Mathew男人进坐车里副驾驶的位置后,我便侧过头随意望着车窗外移动的景物。

  “从机场到家还是有些距离的。”Matthew突然打断了我与他之间的安静。

  “大概要两个多小时的才得到。”

  Matthew说话时観月侧过脸不经意的瞥见他手腕处的纹身。

  似乎是从手腕上端不知何处伸延下来暗红与藏青色交织成火焰的图案。被Matthew穿的深灰色长款衬衫的袖子遮盖住,只有在转动方向盘的时候才能清楚一点。

  “哦,好的。”観月声音不算高的回应道。

  “觉得累的话可以睡上一会。”Matthew边说边朝车后的座位看了看。“如果不介意,躺下睡在后面也行。”

  “不必了。”観月简短的拒绝道。“靠在这睡就可以了。”

  “那好。”Matthew看了看回答完自己问题便把头靠在位置上合起了眼睛的観月。

  生活,就像是同一件事情无休止的重复。

  本质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

  每天,看着这样不痛不痒的‘重复’碾压过身体。除了苍老,我对打在身上的其它痕迹一无所知。

  或许并没有知道的必要。

  反正这重复对我而言的目的:只是存活在一个无法喜欢的空间里,面对一群无法喜欢的人,用着一副逐渐苍老且无法喜欢的身体,做着一些从来都无法喜欢的事情,过完这一种麻木不仁且无法喜欢的人生。

  结束了这些之后又会出现些什么不尽相同的事么。

  似乎那样的事,才有能力捕捉我偶尔涌现的好奇。

  也不过短短的某一瞬间罢了。

  却从来没有长到让我为之付诸行动。

  ^^^^^^^^^^^^^^^

  “你好,你高兴见到你。Mizuki。”门被Matthew打开后迎面而来的女人说的第一句话。

  这个笑容亲切穿着端庄的女人,应该就是Spencer夫人了。

  “你好,也很高兴见到你。Mrs……”

  “Mrs Spencer。”正当観月犹豫着是否需要确定再念出Spencer夫人的时候,Matthew替観月回答道。“这个家里只有一个Spencer夫人。”

  “另一个已经到了可以成为别人夫人的年纪却还是孤身一人的状态。”Matthew用着玩笑的口吻补充道。

  “天天把女人当成杜蕾斯用完就扔掉的混账好像没有资格说我吧。”边说边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女人用着同样玩笑口吻的语气回复给Matthew。

  “别闹了,你们两个人。”Spencer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観月说道。“真是很抱歉,一进门就让你看到这样的一幕,Mizuki。”

  “不,那倒也没有……”不知该顺着Spencer夫人的话回些什么的観月低声的说了一句。

  “进屋子里坐下好了。”Matthew倒是很体贴的说了一句。

  “还是说先把行李放进你的房间?”Matthew说完又想了想的问道。

  “还是先把行李放到房间去吧。”観月给出了Matthew以及所有人答案。

  ^^^^^^^^^^^^^^^

  “房间是Eddy以前住过一阵子的卧室。”Matthew边走上楼梯边对跟在自己身后的観月说道。

  “Eddy是……”観月突然想到自己刚刚连和Matthew开玩笑的女人的名字都忘记问了。

  “Eddy是家里的第二个儿子。”刚刚和Matthew开玩笑的女人在観月身后回答道。

  “不过他已经离开美国三年了。”刚刚和Matthew开玩笑的女人继续说着。“最后一次在Skype上联系他时,好像说是在中国的西藏。”

  “哦,都忘记自我介绍一下了。”刚刚和Matthew开玩笑的女人恍然大悟的笑了笑,然后对観月自我介绍首。“我叫Kira。是这个家的长女。”

  “而且还会在这个家里继续待很长的一段时间。”已经走到房间门口的Matthew继续开着Kira的玩笑。“因为嫁不掉啊。”

  “每晚被你带上床的女人似乎也没有想嫁给你的意思啊。”Kira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知道Matthew根本不吃这一套。

  “肯被我带上床就够了啊。”Matthew坏笑的说了一句,観月突然才看到他口腔里舌头上的舌环。

  “Eddy的房间是我们四个当中最小的。”Kira打开门说道。“因为那家伙总喜欢往外跑。”

  “如今都已经跑出美国不回来了。”Kira补充道。

  “四个?”観月重复起Kira刚刚话里的信息。

  “最小的那个应该马上也要回来了。”Matthew回应给観月。“Dommy是个不怎么喜欢开口和人讲话的家伙。”

  “不过和我们能开口讲些什么呢?”Kira开起了自己和Matthew的玩笑。“总不能一见面就问候道。‘嘿,今天高_潮了么。’这样的话啊。”

  “你会把小男生吓坏的,Kira。”Matthew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