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再见 作者:兔子_usagi【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兔子_usagi       

文案:

袁子安和丁逸决定离婚了。

丁逸选择“消除”了自己所有关于袁子安的记忆,而袁子安却在最后时刻后悔了。

但离了就是离了,袁子安告诫自己要放手,要相信丁逸会遇到更好的人。

但是两人y-in差阳错再次相遇的时候,袁子安看着自己身旁的人,又看见丁逸身旁的人,他觉得自己错了,一开始就不该放手。

他决心把丁逸追回来,什么狗屁“爱他就要放手”,爱他就要用尽全力让他跟自己一起幸福!

严重提示:本文前期很纠结,很憋闷,主人公很让人不爽。不喜可以弃。

第一章 离婚

  八年,人生有几个八年。

  EPIC经纪公司的大楼里,袁子安支走了自己的律师,自己拿出合同轻轻放在桌上。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

  “之前给你买的房子你说不要我就卖了,把钱打到你帐户上了。这两天注意查收一下。”袁子安指了指合同某一行,“数字记着。你这个人什么都粗线条,这次我不能帮你查了。”

  丁逸点点头,眼前飘过的数字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什么也换不回自己这八年的感情了。

  “车留给你一辆。就你平时开惯了的那辆,如果想要我开的也行,可以改。”

  “不用了。CC挺好的。”丁逸看着合同上写的轿车型号说着。要不是袁子安写下来他自己都要想想平时开的什么车,他向来对这些事都不上心,因为总有袁子安帮他记着。

  不过,从明天开始就没有了。

  “我签好了。你可以考虑两……”

  “不必了。”丁逸拿起袁子安摆在桌上的那只钢笔,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放下笔,看着未干的墨迹,两人久久不语。

  袁子安,28岁,男,业内前三甲的模特经纪公司EPIC的老板。短短数年间将EPIC从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变成了一家占行业份额百分之二十的公司,一度成为了传奇人物。

  丁逸,28岁,男,曾经是EPIC首席,也是唯一的模特。但公司步入正轨后他就立刻退出了,找了一家小型设计公司工作。工作虽然压力不小但是他很喜欢。

  两人是在大学里相遇相爱的。他们的爱情故事没有大风大浪,没有太多坎坷,平平淡淡就走了下来。就连袁子安的求婚也是那么平常的一天。

  丁逸记得,那天自己下班买了好多菜回家,一进门看见袁子安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也不来帮忙拿东西他一度还想骂人。但是愤怒的情绪还没酝酿好,袁子安就拿出了戒指。

  “小逸,跟我结婚吧。”

  就一句话,没有花哨的誓词,没有烛光花束,没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但是丁逸还是被感动地止不住地流泪。

  登记结婚,请双方家长一起吃了顿饭,就算结婚了。

  丁逸也不是没想过两人的婚礼,大学的时候两人经常在月光下畅想。畅想两人的未来,当然,也包括婚礼。

  但是丁逸知道袁子安很忙,事业正在蒸蒸日上,他甚至很少有机会回家吃饭,更别提筹办婚礼了。

  袁子安答应,等忙过这一阵就补办。但是这一阵就是两年。好不容易他有了时间,丁逸所在的设计公司又裁员了,工作量上升很多,他又没了时间。

  y-in差阳错,两人四年的婚姻下来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和结婚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感情有了缝隙。

  袁子安觉得丁逸不够温柔,不够体贴,不够包容。自己忙碌回家还要被追问跟谁出去的。他承认一开始觉得这样没有安全感,有些吃醋的丁逸很可爱。但是时间一长他累了、烦了,也没有心情一次一次地解释了。

  丁逸觉得袁子安不够顾家,不够为自己着想。他很多次说过,他不想袁子安再扩大公司了,他不需要大公司的老板,他不需要大房子,他不需要好车,他不需要那么多钱,他要的只有袁子安,自己的丈夫。看着袁子安在商场争战,而自己却变成了家里蹲,丁逸没了安全感。

  袁子安公司年轻漂亮的模特太多了,虽然丁逸在外形上绝对不差,但他自己的自信却被逐渐消磨了。

  他会紧张,会吃醋,会担心。但更让他不安的是袁子安并不会有相似的情绪。

  丁逸开始偷偷看袁子安的手机,看到他给小模特的自拍点赞就会难受,但又不想告诉袁子安。

  这样的情绪酝酿着,直到最近一篇报道出来彻底让丁逸紧绷了一年多的神经绷断了。

  《行业巨头老板潜规则旗下模特》

  要是赶上丁逸情绪好的一天,看到这种报道他可能也就笑笑就算了。但是往往坏消息都是在已经足够消极的时候传出来。

  那天丁逸在工作时被甲方骂了个狗血淋头,正无处宣泄,回到家又本来想跟丈夫说说,却收到袁子安的信息,告诉他今天会很晚回家,让他自己先睡。

  愤怒、委屈、不安……丁逸背负能量充斥着的时候看到了那篇文章。

  丁逸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才把袁子安等回家。

  他没有说话,没有争吵,而是把袁子安拉进卧室。

  “小逸……”袁子安看丁逸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脱着自己的衣服,“怎么了?”

  “抱我。”

  “逸……”

  “你还记得你上次抱我是什么时候么?”

  “别闹。”

  “我没闹,我要你。我想你进来,填满我,像上学的时候那样整夜整夜的要我。”

  袁子安抓住丁逸的手,“我累了。明天。你今天情绪不对劲。”

  “明天……”丁逸低下头,“明天你会不会回家吃饭我都不知道。”

  “你到底怎么了?”袁子安确实很累了,应酬了一晚上本来想回家抱着丁逸好好睡一觉的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却是这样的丁逸。他的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你是累了还是在外面吃饱了?”丁逸问着,自己的手先颤抖起来。

  “又来了….”袁子安深深叹了口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丁逸问这个问题了,但是前几次都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的,这次却不同。

  “这不是回答。我要听答案。”

  “我说过无数次了!我没有外遇。你怎么就不信呢?非要我说‘对,我在外面有人了’你就高兴了?别胡闹了。”袁子安把坐在自己身上的丁逸推开,自己进了洗手间换衣服。

  等他出来的时候丁逸却不见了。

  丁逸在街上游荡了一晚,回到家的时候袁子安已经去上班了。餐桌上留了个字条。

  【我希望你能好好冷静一下。我今天出差,下周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谈谈。】

  丁逸看着这张字条哭的泣不成声。

  他想起大学时,袁子安经常在自己的书里加上小纸条。

  【我今天也好爱你啊!】

  【小逸,你好漂亮,好想把你拴在身边啊!】

  【逸,生日`你要什么礼物?】

  【小逸,身体怎么样?还疼么?我错了!下次保证慢慢来!】

  回忆的温暖和眼前的冰冷让丁逸瓦解了。

  袁子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冷静地提出离婚的丁逸。

  “我约了明天去记忆中心。晚上六点,行么?”袁子安看着面前的人。他很认真地看着对方,脸、头发、手指。这个人的喜怒哀乐他都看过,都记得,但……明天后,他就不记得了。

  记忆中心的服务项目:记忆清除。

  主要是用于消除人们不想保留的记忆,治愈抑郁,去除烦恼。但虽说名为“消除”但其实不算是消除,只能算是一种强力的催眠,压抑住服务对象想要不再想起的回忆。

  服务并不便宜,但袁子安还是眼都没眨的定了。

  他不介意保存两人的记忆,对他来说,关于丁逸的种种记忆还是快乐的更多。

  但是他不想看到丁逸消沉的样子,他喜欢丁逸的笑容,从以前就很喜欢。如果把自己从他的记忆里清除能帮他找回笑容的话,袁子安愿意。就像他接受丁逸离婚提议的时候一样。只要丁逸能再向以前那样开心起来,他什么都能答应。他觉得这样放手是自己最后爱的表现了。

  “嗯。可以。”丁逸垂着眼睛,看着离婚协议上两个人的签名。

  明明是跟结婚证上一样的字,为什么却看起来这么伤心?

  “逸。”袁子安伸出手想去握丁逸的手,却被躲开了。

  丁逸几乎是下意识地躲闪,反应过来后才觉得有些后悔。他想让袁子安握着自己的手。但是,错过了时机就不好开口了,就像他们的婚姻一样。

  袁子安收回手,“我…..你跟我说说。我需要改变的地方吧。”

  “反正过了明天你也不记得了。”丁逸看着袁子安的领带夹。那是自己送的,上面有两人姓氏的首字母。平时袁子安是不戴这个的,今天不知道是怎么想起来的。

  袁子安沉默半晌,道:“那……你写给我好么?”

  丁逸终于抬起头正视这袁子安。那个当初学校里朝气蓬勃的少年,现在这个自信霸气的商业精英,两个他都喜欢,真的喜欢。他只是觉得袁子安并不再向以前那样看着自己了,但是,现在,看着袁子安深邃的眼睛几乎让他控制不住泪水了。这样的眼神,是他一直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