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电视![电竞]+番外 作者:甲酒(三)【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甲酒        甜文        年下        竞技        直播       

第112章

  被老孙这么一吓,典时根本连睡都睡不着了。而且更惨的是他现在也不敢给王曜再打电话了, 这实在太没脸了。

  不过王曜一直没回来, 客厅里的职业选手们看完预选赛录像就纷纷去睡觉了, 典时也只好回了楼上,不过实在是睡不着,干脆上网找视频看。

  他平时也没什么乐趣,对于当红的电视剧或者综艺节目都没什么了解,翻了半天视频主页也没看到什么好的内容, 翻来翻去又翻去了自己喜欢的游戏区, 然后典时不自觉的就翻到了王曜的主页上。

  其实作为一个up主,王曜实在是一个非常懒散的家伙, 更新速度几乎在月更到季更徘徊,非常的不负责任。作为王曜的粉, 王曜的视频其实典时差不多都看过了,这个时候打开了王曜的主页纯粹是闲得无聊, 在王曜的视频目录里典时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早年的视频。

  这部分其实是典时最喜欢的, 大部分王曜的粉丝都是从这个时间段开始粉上的。那个时候王曜还不是职业选手, 就是一个敢于挑战职业选手的民间强人, 而且说话非常犀利,拽的让人根本讨厌不起来。典时凭借记忆,随便打开了一个视频。

  现在看当年的视频,制作手法还是有点劣质的,不过不妨碍视频本身的内容。那个时候王曜开直播并不说话,有想说的都是后期打字进去, 背景音乐是一些流行的外语歌曲或者音乐,典时津津有味的把这个视频重温了一次,又开了下一个看。这次看的时候,典时感觉出来了一些不同。

  经过这几个月被王曜摧残似的折磨,典时已经成长很多,再也不是当时只能卖萌的纯玩家了。用现在典时的眼光,很容易看出来了当年的王曜在cao作上的一些直白和稚嫩,其实那个时候王曜的水平并没有那么高,很多地方处理的还是能让他看出来瑕疵的。

  看着看着,典时就找到了乐趣,居然拿着王曜早年间的视频来回调整进度,慢速播放分析出了王曜的cao作方法和cao作习惯,这么分析起来真的是其乐无穷,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王曜还是个毛头小子,不是大神,是怎么在一个又一个视频里慢慢成长,越来越强的。在这些视频里,出现最多的是步枪系列,但是其他的枪械王曜也偶尔会做视频。典时很清晰的能看出来,王曜对于这部分枪械的确非常不熟悉,可能不少视频真的有一些依赖剪辑。

  不过也是,王曜刚出名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也是他的狙最出名。整个圈子都知道,王曜的标配就是一把狙,一把黄金匕首。

  说到黄金匕首。

  典时看了一眼视频里王曜换枪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先切出来的黄金匕首。这是王曜的cao作习惯,在不需要使用枪械的时候,都是切换匕首在手里的。

  黄金匕首这在当年是非常昂贵的道具,不过王曜这把黄金匕首可是非常有名,因为王曜还特别定制了这把匕首的外形,这是需要在官方花钱买的,这个定制的价格差不多又三四个黄金匕首贵,而且这个定制官方是不管的,是由玩家自己进行设计的,真的是一个不小心就瞎了,毕竟没有那么多人懂这种设计,被玩家们戏称为人傻钱多坑土豪神器。

  王曜这把匕首却很好看,在匕首的背部有几个穿孔装饰,并且有红色的篆体字,让整个匕首古朴大方,曾经在国服最好看的独立设计武器里力压群雄,出尽风头。好像不知道哪次王曜被采访的时候有人问到这个匕首上的文字什么意思,王曜只是说对他个人很有意义。典时这个时候就在暂停看着这把匕首,又想起来了那些王曜曾经在突击1的时候辉煌的往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典时听到了楼梯传来了上楼的声音。

  典时赶快站起来,开了门。

  王曜正站在楼梯口,歪头打量着面前的指纹解锁护栏,似乎在思考要怎么办。

  走廊里很暗,看不太清王曜的表情,典时走过去问了一句:“王曜?”

  似乎过了那么两三秒,王曜才抬起头来。脸上依旧晦暗不明,但是一双眼却在黑暗中灼灼生辉,似乎比平时都亮了几分。典时觉得不对,又走近了两步,问道:“你怎么了?”

  王曜没说话,只是对着典时露出一个迷人又好看的笑容来,典时觉得更奇怪了,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看到了一个假的王曜。干脆走到跟前,想看看王曜到底是要干什么,刚挨近了抬头想看看王曜怎么回事,一个吻就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来。

  王曜隔着护栏吻了他。

  王曜这个吻和他平时一点都不一样,他整个身子都扑了下来,把典时笼罩在了自己的怀抱里,吻也是吸允的,仿佛想把典时吞了进去。典时猝不及防被这家伙一偷袭,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这不得章法的吻,仿佛想把人吃进去,又或者想把人整个的像是吸果冻一样的吸进去,典时一脑袋雾水,但是很快就闻到了酒精的气息。

  淡淡的酒精味道在两个人唇舌之间交换。王曜喝醉了?典时茫然的睁开眼看向对方,但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依旧近在咫尺,看不到一丝醉酒以后的迷茫。典时更加疑惑了,王曜想干什么?不由的挣扎了起来,王曜却更加妥帖而用力的把典时整个人都收拢进了自己的怀抱里,让典时完全的动不了,不能动。

  过了不知道多久,王曜终于放开了典时,但是却还是像小狗一样,委屈的用鼻子蹭了蹭典时的颈窝。

  脖子感受到温热的鼻息,典时怕痒的缩了缩脖子,推了推王曜:“发什么酒疯?你到底醉了没有?”

  “没有。”王曜闷闷的低声说。

  “没有就别耍酒疯。”典时又推了推王曜:“快进来。”

  “不要。”王曜低低的说道。典时乐了,忍不住笑道:“你不进来,打算去哪儿啊?楼下客厅过夜?”

  王曜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了什么,典时却没听清。看着王曜一脸苦闷的样子,典时想了想,突然狡黠的说道:“你该不会是不知道该怎么进来了吧?”

  “谁说我不知道!”王曜立刻不满道:“我这就进去!”

  一边说着,王曜一边抓着围栏,开始准备翻进去。典时都快憋笑憋到内伤了,原来这家伙是真的喝醉了,亏他看起来像是根本没喝醉的样子呢。典时赶快把这个小朋友拦住,刷了指纹把围栏打开,让王曜进来。就算这样,王曜还记得刚刚的事情,一边进来一边嘟囔:“哼……我这不是进来了么。”

  “是是是,你最厉害啦。”典时笑着说,看王曜进来又把围栏关上,然后赶快扶着王曜往卧室走去。这家伙醉了真可爱,看起来好像是没醉,但是却变得特别诚实特别好骗。典时连哄带骗的让王曜去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把人哄到了床上,忍不住感叹如果王曜平时能有这么乖就好了。

  王曜全程都乖乖的看着典时,典时想了想,打算欺负一次人,趁着王曜这么乖,偷偷打听一下王曜的姐姐早上到底看到了什么,今天干什么去了。这么想着,典时就趴在了床边,笑嘻嘻的问王曜:“王曜,你今天干什么去了呀?”

  王曜想了想,诚实的说道:“回爸爸那儿。”

  “哦……那你回去干什么?”

  “酒会。”

  嗯……酒会?一听这个词典时就忍不住联想那些电视剧电影里的这样那样,忍不住起了一身的j-i皮疙瘩。他也有点好奇,王曜去参加那种东西干什么,但是又想了想,王曜是富二代嘛,也许这本来就是王曜生活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对王曜太不了解了,典时看看王曜信任的脸,问道:“所以你喝了这么多酒?怎么?酒会很好玩?”

  这个问题可能有点复杂,王曜皱起了好看的眉毛,一张英俊的脸都打成了结:“不喜欢。”

  哎,真的成了一个小孩子了。典时叹气,问了半天连什么本质问题都没有问出来,典时也就兴味阑珊了。

  “算了,不问你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典时做了个鬼脸:“等你明天清醒了再说吧,我去睡了。”一边说着,典时一边站起来,刚一站起来,就突然被人拽了一下右手,这力气很大,典时直接被拽的整个人都掉在了王曜的怀里。王曜非常顺手的把典时抱了一个满怀。

  “喂!你都喝醉了还来这手?”典时气结。

  “典时哪儿都不许去。”王曜根本不管典时的抗议,让典时压在自己的胸口也不嫌沉,反而收紧双手,把典时死死的嘞在了胸前,典时被这家伙搞的差点断气,气道:“你给我适可而止啊,要死啊!”

  “不放。”王曜心满意足的抱着典时,典时气的要命,但是这个醉鬼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典时头一次开始认真考虑他是不是要想办法开始每天举个铁,每次都这么被搞的毫无反抗能力,简直就是一场悲剧,特别是这货不管是清醒还是不清醒,都这么完全不讲道理。

  典时就这么在心里咒骂着,结果就着这个姿势,居然莫名其妙的就睡了过去。

  典时再醒来的时候,其实只睡过去了几个小时,天还没大亮。王曜居然就维持着这个姿势,连姿势都没有变,也不嫌弃累。反正典时已经累得够呛了,王曜似乎睡得正熟,典时小心翼翼从王曜的怀抱里钻了出来,王曜似乎睡熟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典时就这么滑了下来。

  真是个疯子。

  典时一边转动着自己酸疼的脖子和肩膀,一边腹诽。

  活动了一会儿已经完全变成了石头的肩膀,典时慢慢向着门口走去,刚拉下门把手,门就被人一把顶上。这熟悉的一幕……

  典时叹气,扭头过头来。王曜果然醒了过来,此时一只手按在门上,让他完全没有办法开门。

  “你睡醒啦?”

  “没。”王曜带着很浓重的鼻音:“你要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