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堂 作者:尼罗【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09 作者:尼罗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欢喜冤家       

文案:

民国故事。

人物:从无知阔少型受君一名;腹黑y-in险型攻君一名开始……

时间:从八一三事变前夕开始……

地点:从南京开始……

结局:HE!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第1章

金元璧站在自家公馆内的大客厅中,神情严肃的训子:“今晚大请客,全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留下来招呼客人!谁又借机会溜出去半夜回来,当心我打断了他的腿!尤其是老二,我又没有请些妖魔鬼怪回来,你躲什么躲?”

金家的三个少爷并排坐在沙发上,笑嘻嘻的听着他父亲这番宴前威胁。

金家人是祖传的相貌好,传到这三位少爷一辈,更是登峰造极,一色的高挑身材,细腰长腿,把一身西装穿的挺拔利落。至于模样,则是个顶个的皮肤白皙,眉睫乌浓;五官轮廓精致清晰的堪比西洋画上的美人。男子而生出这样的相貌,说起来似乎是有点秀美太过了,瞧着略缺少了些阳刚之气,但也不是问题。因为大少爷金世泽一过三十后便稍微的发了点福,身体一壮实,自然而然就显着威武了。有大哥做榜样,所以下面两个弟弟并不担心自己会一生都这样y-in柔下去。

方才二少爷金世流被父亲点名批评了,虽是不在意,然而也不禁低了低头。三少爷金世陵在旁边见了,就“哈”的笑了一声,结果招来他父亲的另一番高论:“老三!我还没有说你,你倒得意上了!上次在桂家,你说的那叫什么话?拿戏子和桂如雪比较,你是嫌你爸爸树敌不够,活得太顺遂了是不是?”

金世陵一扬头,并不服软:“他本来就像那个戏子嘛!自己长的像个戏子,还带着个和自己模样差不多的戏子到处跑,瞧着有如一对双胞胎似的,谁见了都笑!况且他有什么说不得的?拿戏子比他他就不乐意了?他以为他是林黛玉?”

金元璧听了他这番辩白,只觉着自己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便气的对了大儿子道:“你看你这弟弟!蠢到什么程度了?就这个样子,还闹着出洋留学!”

金世泽摸着唇上新蓄的一字小胡须,敷衍的笑了笑:“爸爸,三弟年纪还小,过两年就懂事了。您何必这样动气?”

金元璧没有得到同盟,便转而继续对金世陵开火:“总而言之,今天宴会上不许你乱说一句话!尤其是对待桂家兄弟!桂如冰本来就同我是个竞争的关系,新近又升了次长,现在他并不比我的位置低许多!我拉拢他还来不及呢,你可好,使着劲儿的去得罪人家弟弟——真是我的好儿子!”

金世陵坐直了身体,告饶似的一摆手:“好好好,我保证在今天的宴会上一句话都不说!如何?”

金元璧心想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扮哑巴,那又成何体统?便伸了手指着这三儿子,刚要开口,倒是金世流听的烦了,用胳膊肘顶了一下金世陵:“老三,你怎么这么贫嘴?”

金世陵用手捂了嘴,秀气的眉头很好看的蹙起来,用力的“嗯”了一声,表示从此禁言。

金元璧一甩袖子:“好了!老三下午去趟桂家,再邀请一次,以便显着我们对他特别的看重。桂如冰这人很好面子!那没有什么,他好面子,我们就给他面子好了。”

金世陵一翻白眼,暂时忘记了禁言令:“干嘛让我去?”

金元璧指了他:“因为就只有你是个闲人!”

下午三时,金世陵乘坐了家中新购入的流线型汽车,很不耐烦的前往桂公馆。

这里所说的桂公馆,指的乃是桂如冰的宅子。桂家兄弟是早分了家的,弟弟桂如雪那一边,则被公称为桂二公馆——听着倒好像是桂如冰的外宅。

金世陵在桂公馆扑了个空,并没有见到一个管事儿的人。不明所以,便转头去了桂二公馆打听情况。

这里接待他的是桂如雪。这桂如雪今年不过三十出头,生的细高个子,穿着身灰绸长袍,袖子卷了一截,露出里面雪白的里衣;相貌本来是很清秀的,几乎就是丹凤眼瓜子脸的模样,然而因为平素纵欲过度,所以面目中已无青春的气息,不但苍白清瘦,而且那眉眼之间,自有一种凉y-iny-in的刻薄相。

见金世陵来问起桂如冰的去向了,他便先引了这客人前往小客厅就坐,然后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家兄昨日去了上海,今天定是赶不回来了。方才还打过电话来,表示非常之遗憾,要我代他向令尊道声抱歉呢。”

金世陵晓得自己这是白跑一趟了,便很不满意的向后靠进沙发之中;并且又把目光向桂如雪一扫,两只黑眼珠子在眼皮里悠悠一转,竟是翻了个懒洋洋的白眼:“这有什么可抱歉的?只是家父向来最看重令兄,总讲他是真真正正的青年才俊、国家栋梁,说着说着,就要把我们兄弟几个数落一顿。今天他老人家不见令兄,怕是要失望喽。”说到这里,他抿了红润润的嘴唇,仿佛是要笑,不过终于没笑出来,只显出了左颊上一个深深的小酒涡。

桂如雪微笑着低下头,心想他这个模样可是够s_ao的——因为s_ao的毫无心机,所以格外显着可爱。

他站起来:“世陵贤弟到我书房里谈一谈?”

金世陵仰面瞅了他一眼,随后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上了楼。

二人一旦进了与外界隔绝的书房内,就立刻现出本来面目了。

桂如雪坐在了长沙发上,一只冰凉的手好像蛇一般,蜿蜒着就钻进了金世陵的上衣里面,然后极其精准的捏住了胸前左侧的r-u头,忽轻忽重的揉搓捏弄起来。金世陵毫无戒备的向后靠去,双目微阖,轻轻的咬了嘴唇。浓密睫毛随着细细的呻吟,偶尔微颤。

桂如雪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的脸,另一只手也开始去解他的裤子。

金世陵的x_ing器温暖干燥,握起来半软半硬的,稍稍的抚摩了两下,就立刻抬起头来。

“多少天没碰女人了?把你给舒服成了这个样子?”桂如雪凑到他的耳边,缠缠绵绵的低声细语:“看看,你的小兄弟可是开始流泪了。”

金世陵觉着他那气息喷在耳朵里,热烘烘的有些痒,就偏了头躲开:“你不去惹它,它自然也就老老实实了……得空儿就拉着我做这事儿,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腻歪?”

桂如雪在他脸上舔了一口:“是啊……那年你才十七岁,现在都二十了……金家三爷,让我暗地里白玩了三年,偏就没有一个人知道,你说这事儿可多有意思?”

金世陵有些喘息了,欲望的小火苗沿着血管一路攻心,他开始昏了头:“怎么?很得意光荣?”

桂如雪的手缓慢而坚决的挤入他的身下,语气乃是一种带有撩拨x_ing的淡然:“光荣之至啊!”

金世陵自动的欠了身子,让他能够完全的把手指探到自己的双股之间。诚然,这四年之内,他早让这桂如雪给开发的食髓知味了。

二人仿佛野合似的,手忙脚乱的在这书房内上演了一出无人观赏的春宫戏。一时大戏落幕,二人又一起低头系裤子抻衣襟理头发,各自收拾齐整了,便若无其事的同出了房间,也还继续聊着不痛不痒的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两位的精神都有些萎靡,大概是由于那激烈的室内运动而导致的。

金公馆是所白色的四层楼房,样式据说是走的意大利风,足建了两年,花费了金元璧三十多万元。楼内的富丽自不必言,周遭环境也是装饰修建的尽善尽美。漂亮的金公馆前站着漂亮的金家父子,看起来人景相映,很有种和谐的美感。金家男人们出场不久,金太太和大少n_ain_ai两位美人也赶出来了,二人的衣着打扮虽然算不得明艳,然而沉静中自有一种珠光宝气透出来,别有一番清华气象。

金家这一家人大集合的站在一起,倒也成了一景。前来赴宴的贵宾们见了,不由得就要暗赞一声。而那金元璧现身展览完毕后,便立刻化身成了一只花蝴蝶,四处飞舞着寒暄交际,只叹他不是个女人,否则定要成为一位闻名天下的交际花了。

金世陵虽然没能请来桂如冰,然而有弟弟桂如雪做代表,似乎也可算他不辱使命。他一身轻松的,正要见机溜走自去取乐。不想金世泽见了,却把他扯到一边,偷偷嘱咐道:“你也理理黄小姐呢!不要太不讲感情了。”

金世陵莫名其妙的看了他大哥一眼:“我理她干什么?我和她有什么感情?”

金世泽耐下x_ing子解释:“你和她没有感情,但是她对你有感情。那毕竟是个小姐家,你也不要太冷冰冰的,让人下不来台。”

金世陵听了,就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然后单手c-h-a进裤兜里,一步三摇的走到黄小姐面前,慢吞吞的问候道:“密斯耶罗,你好啊?”

原来这黄小姐本名叫做黄安琪,然而去美国住了几年后,便摇身一变成了美籍女士,名字也从黄安琪改为安吉尔?耶罗。旁人听了,都暗暗嘲笑的了不得。她虽是改了外国名字,但身边的朋友依旧还是称她为黄小姐,只有金世陵促狭,偏在人多的时候喊她密斯耶罗,生怕旁人忘了她这新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