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的王子 作者:骨谷【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09 作者:骨谷       

属x_ing分类:现代/校园生活/未定/轻松

关键字:周闻,姚钦 配角  骨谷

恶劣但其实很害羞的老师 vs 乖巧而温顺的学生

象牙塔里的王子说:象牙塔里有我一个人就够热闹的了,你别进来。

塔下的小仆人说:嗯。

象牙塔里的王子说:一旦进来,就别想能够出去。

塔下的小仆人说:嗯。

☆、第一章

  第一章

  象牙塔里的王子说:象牙塔里有我一个人就够热闹的了,你别进来。

  塔下的小仆人说:嗯。

  象牙塔里的王子说:一旦进来,就别想能够出去。

  塔下的小仆人说:嗯。

  *     *        *       *

  夕阳的余晖斜斜s_h_è 进教室,像浮了一层雾,静谧,空荡。

  唯一坐於教室中的人,也仿佛融入了这一情景之中。

  “当……”

  教学楼顶楼处响起了钟声。

  仿佛是一个讯号。

  拿著一张纸条的手霍然使力,指尖发白,另一手迅速擡起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全身开始微微颤抖。

  ——六点。体育馆更衣室。

  只是八个字,甚至没有落款,可每一个字都仿佛附了魔。

  害怕,从指尖传遍全身。

  并不是没有预感,早在之前突然被孤立起来时,他就猜测总有这麽一天。

  他不知道他到了那到底会见到什麽人,会被怎麽对待,然而正因为未知,所以才更加害怕。

  很想逃,但,能逃到哪里?说不定他们已经派人在楼下盯梢了。

  “哢嚓!”

  突然,门被打开。

  “诶?同学,你怎麽还不走?”

  他猛然擡头,却发现是作最後巡视的保安,一呆。

  大约见他脸色苍白,保安皱了皱眉,说:

  “同学,我看你脸色不大好,不舒服?”

  他——姚钦张了张嘴,好几次,差点就要说出来了,可,最後还是抿著唇,垂眼摇摇头,低声喃喃:

  “没,没事……”

  保安没听清楚,但也没想多管闲事,耸耸肩,说了句“那你等会记得把教室的电闸拉下来”就转身走了。

  而在他转身的那刹那,姚钦再次擡眼,张嘴:

  “我——”

  只是没等他说完,保安身影就快速消失在门後了。

  “哢!嘭!”

  好不容易积蓄的勇气,让姚钦霍然站起,甚至撞倒了几张桌椅,追上去!

  拉开门——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

  ……没有人听见,没有人听见他的求救。

  姚钦颓然靠著墙壁,缓缓滑坐在地上,再次展开手中的纸条,一动不动看著……

  夕阳的余晖终於罄凈,黑夜降临。

  姚钦提了书包,低著头慢慢向“约定”地点走去。

  体育馆在教学楼的後面,要绕过去,必然经过教学楼一楼的教师办公室。

  往常,这个时间办公室已经是灯火全灭,空荡荡的了。

  可今晚,意外的,竟然有一盏台灯亮著。

  且,传来了声音。

  “……知道了!啰嗦!”

  无论是充满不耐烦的情绪,还是挂电话时的粗暴,都让姚钦错愕。

  而正不爽的周闻,一擡眼就发现了窗边呆呆看著他的姚钦,心情更加恶劣,脸色一沈。

  一副蠢样。

  周闻不但在心底下了这麽一个结论,脸上也毫不留情表现出来。

  这让姚钦更加愕然——这还是那个上课温和幽默,即便对诚心上课捣乱的学生也和颜悦色,对成绩不好的学生更是耐心辅导的老师吗?

  幽暗中,锐利的目光,充满不屑的神情,都令人心生不安,仿佛一旦他逾矩,他就给予严厉对待。

  明明对方明显表现出拒绝,明明对方只是班上一周才有一次课的任课老师,明明……如此害怕,然而,姚钦还是走了进去,手抓住一旁的椅背。

  似乎被他的大胆吓了一跳,周闻挑了挑眉,并没有出言喝止,只是眯著眼,看著这个苍白著脸,懦弱看著他的瘦弱少年。

  最终,对视在姚钦的败退中结束,他低了头。

  周闻鼻子发出不屑的轻哼。

  恰恰因这不同以往他所认知“温和老师”的形象,姚钦感觉他见到了周闻的“真实”,就如同他,表面上平静沈著,心底却时刻都在惶然。

  这是一种共鸣。

  而就因为这种共鸣,掀起了刚压抑下去的情绪,汹涌澎湃,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老师,我刚才收到了纸条,可我不知……之前……我只是对学长的照片……我不知道到底是谁说……”

  姚钦并没有擡头,只是自顾自低声诉说著,断断续续,没有清晰的条理,甚至颠三倒四,逻辑不通。

  而只有微微颤抖的声音,才微微透露出,仅仅如此,就耗费了他多大的勇气。

  若非如此,周闻早就打断他的话了。但他态度也没有多好,既没出声安慰,也没有作出哪怕拍拍肩膀的安抚,只是面无表情地听著。

  直到姚钦说完,周闻才扯了扯嘴角,冷漠道:

  “那又怎样?”

  闻言,姚钦擡头,表情错愕,眼里尽是不可思议——这就是对他诉说的回复吗?

  而周闻仿佛还嫌对他打击不够,面无表情继续道:

  “你是同x_ing恋跟我有什麽关系?你喜欢谁又与我何干?你被欺负了又怎样?你来这里我能帮你什麽?难道我让他们不要欺负你,他们就真的不欺负你了?”

  每一句反问,都像一根针,刺进姚钦的心脏。

  一收一缩间,鲜血淋漓。

  瞬间,姚钦红了眼,快速垂首,而大颗大颗的泪珠,就那麽毫无预警掉了下来。

  胸口有什麽在膨胀,四周空气也变得浓稠,难受得喘不过气来,仿佛再不离开这里,他就会顷刻死掉!

  “……打扰了!”

  带著明显的哭腔,姚钦大声说了一句,转身拿起书包跑出了办公室。

  半晌,被留下的周闻拧起了眉,扶额低声喃:

  “啧,竟然没控制住……”

  <% END IF %>

☆、第二章 (师生)

  第二章

  翌日,姚钦是踏著上课的铃响走进教室的。

  虽然惹来班主任的侧目,但比起忍受上课前同学的窃窃私语和有意无意营造的疏离,他宁愿如此,何况他成绩还不错,班主任也不好说什麽。

  只是,刚上课不久,正在抄笔记的姚钦,感觉手臂被推了推。

  扭头过去,发现隔壁女同学表情古怪看著他。接著,趁著老师转身写黑板的时候,扔了个纸团在他桌面,比了比。

  姚钦一怔,却不敢多问,快速把纸团拿到桌下,拽紧,好一会才慢慢打开。

  ——你失约了。

  姚钦指尖一抖,差点没把纸扔掉!

  他惶然看向那女同学,却发现她正努力抄著笔记,似乎对纸中内容一无所知。

  各种纷繁的念头闪过脑海,一团乱,姚钦一时也理不清。

  失约……的确,昨天傍晚他的确失约了,在见过周闻後,他没有继续往“约定”地点去,而是逃回家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来的勇气反抗,当时他只是被周闻伤到了,也气到了,感觉自己求助於他已经够笨的了,若真去,就称得上愚蠢。

  所以,他逃了。

  只是……接下来要怎麽办?

  “啪!”

  就在他还在沈浸在思绪中时,一个纸团又再次丢在他桌上。

  他一呆,擡头张望,却发现所有人几乎都在抄笔记。

  他抿了抿唇,把纸条打开。

  ——六点。体育馆更衣室。

  同样的内容,同样令人害怕。

  把纸团塞到抽屉最深处,姚钦死死抿著唇,捏著笔的手指已经泛白,垂首看著翻开的书本,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不一会,下课铃响了。

  “……好了,上次说分组已经分好了吧,现在把名单交给我。”班主任边收拾东西边喊,说的是下个月月底春游的分组名单。

  等每一个小组名单交上来後,他大致扫了下,一下子就发现没有姚钦的名字。

  “姚钦,你跟谁一组?”

  一下子,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犹若针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