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了,做我媳妇儿吧+番外 作者:寂寥二三【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8 作者:寂寥二三        强强        游戏网游       

内容简介:

新邻居是个哭包,很烦,很事逼,后来他成了我媳妇儿贺骁第一天去新学校就偶遇一场校园暴力,顺手帮了一下,没想到被赖上了。

这个哭包他那么爱哭,超烦…

CP:暴躁忠犬攻 X 哭包乖巧受 (贺骁x叶真)

第1章 吃糖

“我…我想回家,我要妈妈。”

“知道了,烦死了!”

“呜呜~~”

“不准哭!”贺骁抓抓短毛刺发,有些恼怒的皱起眉低吼。

蹲在他身旁的小少年抱住膝盖,立刻憋红了脸不敢再出声,只是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圆眼睛看他。

夕阳西下,他们躲在学校cao场的器材架子后面,暖金色的光芒照耀周身。

真特么热死了!

贺骁揩了揩流到下巴的汗水,矮身观察了下外面的情况,应该再等一会儿就能走了。

“我妈妈会担心的…”

一只白嫩嫩的手抓在他汗s-hi的小臂上,贺骁扭头瞧他可怜巴巴的,一身纯白校服也给弄了几脚泥印子,刚有点罪恶感,就见那流出来的清水鼻涕被快速吸了回去,马上嫌弃的扭过头甩开他手。

嘀咕了一句:“活该。”

叶真嘴一瘪又想哭了,这次实在没憋住,分分钟就哭了出来,还越哭越大声,嚎得凄惨无比。

整个空旷的cao场上回荡着他的哭声,随着热气一浪一浪的把贺骁吓得手足无措,也不敢再凶他了,赶忙拽着他的胳膊起来妥协:“诶,回家回家,现在就回家。”

哭声戛然而止。

叶真偷偷去牵他小拇指,软糯的答应:“唔,好。”

此时学校里已经连值日生都走了,艳红色的夕阳越拉越斜,很快就要从地平面上消失。

刚刚和他们打架的几个男生找不到他们,大概也回家去了。

贺骁一路被他紧紧的抓着小拇指,有点懵,觉得这小子有病。

就像印证他的猜想一般,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叶真从口袋里掏了一块花花绿绿玻璃纸包着的糖递给他,那只小手脏兮兮的,因着刚刚哭过,眼睛鼻子还带着未退的嫩红色,他嘴角弯弯冲贺骁甜笑:“哥哥,给你吃糖。”

“不吃,别烦我。”贺骁面无表情的说。

他打开那只脏手,糖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看也不看一眼,扭头就走。

校门口路很窄,正值下班时间车水马龙,有汽车在身后鸣笛催促,叶真垂着脑袋瞧地上那块糖,默默捡起来又塞回了裤兜。

第2章 贺骁

贺骁回到新家,空空荡荡,他也早已习惯,开了空调去洗澡换衣。

新学校没什么特别的,他冲着头发上的泡沫,嗤笑除了校服和上一件不一样丑。

早早的睡了觉,一夜无梦。

第二天刚出门,他就觉得浑身汗毛倒竖,昨天多管闲事救下的那个爱哭鬼居然是他的邻居,对门。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愣在那里,

爱哭鬼率先开口,惊喜的说:“啊,是昨天那个哥哥!”说着还想上前来牵他的手。

贺骁翻了个白眼觉得有点不妙,也没理他就飞快的下楼了,他个高腿长跑得快,甩开叶真也就两层楼的事儿,这个新邻居一看就很麻烦,长得白白嫩嫩,却能惹到别人放学堵他,一定是有什么特别招人打的理由。

他不想和这个麻烦精扯上关系,一点也不想。

因为他不想再换学校了,他妈警告他再被学校喊去喝茶就把他带出国。

庆幸的是那个爱哭鬼瘦巴巴的身无二两r_ou_,个子也才到他肩膀,绝对不会是高中生,Y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是连在一起的,不过不在一栋楼里,贺骁推断他应该是初一的。

“喂,交作业。”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喊他。

贺骁睡得迷迷糊糊,闻言烦躁的捏着眉心抬头:“没带。”

数学课代表周静和他对视一眼,迅速转开了目光:“哦…那你自己去跟老师说吧,出门左转走到头。”

“我昨天刚来,不知道作业。”

周静一愣,脸红了:“啊?哦哦,那…那你…”

贺骁没等她说完又趴下了,留下一个毛刺的后脑勺。

周静尴尬的站在那里,掐着一叠作业本子有些生气的回到位置上,嘀咕了一句爱交不交,她同桌朱敏正在吃着饼干,拿胳膊捅她想打探八卦:“诶,这新同学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啊,就不交作业啊。”周静不太想理她,摸出练习题开始做。

“诶呦,我哪问你这个了。”朱敏讨好的给她嘴里塞了一块饼干,笑嘻嘻的悄声说:“你觉得他长得帅吗?”

周静目光飘忽,故作嫌弃的回她:“哪里帅啦。”

刚说完两个姑娘就都笑了,各怀心思。

青春期的恋爱话题,隐秘又刺激。

高一二班的新同学贺骁,长得高大阳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却带着三分冷漠,不爱笑也不爱搭理人。

一传十,十传百。

不出一个星期,整个高中部就都知道了他的名字,不过中间也有传错的,说他叫贺小,何小,何笑……总之乱七八糟的名字都冠在他那张俊脸上。

学校里的女生们其实很没新意,但凡是好看的男生统称为帅,也没别的可说,总之就是他很帅。

贺骁在他的新座位上第一次收到情书,压根都没打开来看,又给塞进了书桌,照以前的习惯,一周清理一次就行。

他以为就会这样缓慢又迅速的度过三年,然而周五放学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脑子缺根筋想去cao场走走,于是又碰见了他的邻居被人堵在角落里。

贺骁每天早晨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就是怕遇见爱哭鬼,这下好了,爱哭鬼不去找他,他自己撞枪口上了。

第3章 救兔子

贺骁实在不想趟这趟浑水,本打算装瞎子快速路过,可是好死不死的他就忍不住瞥了一眼,爱哭鬼已经眼眶红红的淌了满脸泪珠子了,跟个没吃饱的小兔子似的。

他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睛一直盯着贺骁,被三个比他高壮的男生围在中间,嘴巴开合却没发出声音,但贺骁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说:“哥哥。”

冷着脸径直走出十米远,贺骁听见身后一声细细的惨叫,停下了脚步。

放下单肩包扭动脖子,冲过去一脚把最高的一个男生踹倒在地上。

他是从小跟着师傅练过跆拳道的,以往每到一个学校,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总有人看他不爽,于是揍人简直家常便饭,一个行走的混世魔王,屡被学校劝退。

他妈问他干嘛打架,他吊儿郎当的说自己长得太帅,被人嫉妒,他妈就把他的脸揍成猪头,拽着他去照镜子,问他还帅吗?

哦对了,教他跆拳道的师傅就是他妈。

这次他打定主意做一个面瘫,绝不去招摇惹事,拈花惹Cao。

可是这三个人实在太碍眼了,他踢完一个还想踢,另外两个已经眼疾手快的架起地上的男生跑了,一边跑还一边扬言让他等着。

贺骁无语的垂下拳头,就这三个弱j-i还敢玩校园暴力,真是世风日下。

爱哭鬼还跌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他踹倒那个男生的时候,爱哭鬼叫得比那男生还惨,贺骁顿时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意味。

Y中的夏天校服是到膝盖的中裤,叶真被他们拽倒的时候跪在地上擦破了皮,细嫩的皮肤上很快就渗出一片鲜红的血珠子,火辣辣的疼。

他一时站不起来,贺骁也不来帮他,还一副准备拎上书包就走人的样子,叶真又疼又急,搂着书包就坐在地上哭开了。

贺骁这次坚决不回头看他,挎上书包就要跑,远处却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教导主任,架着厚厚镜片的小眼睛审视的打量他,又看向后面哭唧唧的叶真,很严肃的推了推眼镜腿。

贺骁仿佛已经预感到了他被请到办公室问话的模样,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教导主任会脑补什么,简直连猜都不用猜啊,高中部男同学敲诈勒索低年级学弟,三千字检查妥妥的,说不定还要被通报批评。

他心中警铃大作,忙不迭的回去扶起爱哭鬼,满脸嫌弃,不情不愿的架起他的胳膊就往前走。

贺骁手劲大,个子又高,没轻没重的就把叶真拖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