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中草 作者:流光渺渺【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10 作者:流光渺渺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文案:

兔子不吃窝边Cao,聂麒只吃窝中Cao,这棵他精心呵护的小Cao,既柔软又坚强,更是鲜美可口让他恨不能一口把他吃光光。聂麒、聂麟,麒麟本相依,如何不玻璃?

不是很长的文,有人支持的话渺渺非常感谢撒!

PS.不知道腐女和BL为何物或不喜之者,请移动鼠标,点击右上方滴叉叉~

==================

☆、天才少年

  聂麒九岁的时候,就是一个天才少年。

  俗话有云:“天才总是孤独的。”所以,聂麒常常很孤独,小小年纪便有了自闭的倾向。

  但是,聂麒的孤独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天才,而是因为他从小就没了母亲。

  聂麒的妈妈受不了贫穷的生活,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悄悄离开了聂麒的爸爸和刚刚一岁的儿子。

  聂爸爸开始独自担起抚养小聂麒的任务,喂n_ai、洗澡、讲故事……一切都亲力亲为。

  所以说,小小的聂麒,虽然没有了妈妈,生活还是很幸福的——再贫穷也幸福。

  幸运的是,不知是妻子的离开激发了聂爸爸的潜能,还是要赚够儿子的n_ai粉钱的念头激励了聂爸爸奋发上进,总而言之,在聂麒五岁那一年,聂爸爸白手起家,赚了大钱,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聂家父子搬进了三层的豪华别墅,开起了奥迪小轿车,聂爸爸的梦想再也不只是n_ai粉钱那么简单,而是要赚更多更多的钱,让儿子一辈子幸福无忧。

  然而,这对于聂麒来说,却演变成最大的不幸。

  家里不再只有他和爸爸,还有管家、佣人、园丁……

  他的爸爸越来越忙,有时候一个星期都见不上面。

  他再也不能和爸爸一起玩,一起闹,身边只有管家、佣人、管家、佣人……连过生日都只有他们,爸爸呢?——“对不起啊小麒,爸爸现在在纽约,赶不回来陪你过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好不好?”

  他不想要什么,只想爸爸陪他过生日,可是——“我没什么想要的,倒是爸你要注意身体,不要累坏了。”

  “呵呵,小麒真乖,放心啦,爸爸会注意的,小麒就等着爸爸的礼物吧,生日快乐!”

  “嗯。”

  终于,在聂麒九岁那一年,聂爸爸发现不对劲了。

  彼时的聂麒才读四年级,就已经拿了无数国内甚至国际比赛的第一名,被理所当然地誉为“天才少年”,身为如此出众的儿子的老爸,聂爸爸自然万分骄傲。

  可是同时,聂爸爸也被老师反映的情况震到了——聂麒在学校不爱说话,坐座位只喜欢坐在角落,别的同学跟他说话他也不理睬,也从来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总是一个人做着自己的事。

  老师说,聂麒似乎有自闭的倾向,如果再这样下去,即使再优秀,孩子今后的发展也会受到阻碍,希望他能抽时间和孩子谈谈,了解孩子的心理,帮助孩子健康成长。

  聂爸爸慌了,急急忙忙赶回家,找来管家细细询问,得到的回答只是令他更加心酸——少爷不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活泼好动,总是静静地呆在书房里看书,也不见他和别人说过两句话,连照顾他的保姆他也不理睬。

  出大事了。

  当晚聂麒放学回到家,还没来得及为爸爸竟然在家而欣喜,就被聂爸爸带到卧室里,房门一闭,父子俩开始进行“关于孩子自闭倾向及心理问题”的沟通。

  “小麒啊,爸爸听说你在学校都没有和别的小朋友玩,为什么啊?”

  事实证明,聂爸爸确实不是一个良好的儿童心理教育者,劈头就来这么一句,是个孩子都不想回答。

  聂麒脸色刷白,紧紧地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见孩子的反应,聂爸爸是又气又急,但又不能也不舍得骂孩子,只好耐着x_ing子重复问题。

  但他越问聂麒就越不想答,最终,两人从卧室里出来吃晚饭的时候,都是满脸y-in云。

  管家佣人们第一次看见两位爷闹别扭,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聂爸爸没有办法了,带着聂麒去找当心理医生的好友。

  好友说:“孩子从小没了妈,你又忙生意没时间照顾,这样孩子很容易感到孤独,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久而久之,就容易自我封闭。不过自闭症什么的就不要听别人瞎说了,没那么好得,趁孩子现在还没出大问题,快好好想想怎么解决吧!”

  聂爸爸低头自我检讨,又抬头可怜兮兮地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要不你就再娶一个妻子,生个弟弟妹妹给他做个伴儿说不定会有好处,或者你要是不愿意再娶,可以到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再不然跟邻居打好关系,多带孩子过来玩玩,总而言之孩子嘛,总是喜欢跟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玩的。”

  聂爸爸点点头。

  聂麒在一旁若有所思。

  没过几天,就到了聂麒十岁的生日。

  这回聂爸爸特地提前熬夜完成工作,空出一天来陪儿子过生日。

  聂麒兴奋得想哭。

  聂爸爸问聂麒:“小麒,今年的礼物想要什么?”

  聂麒口齿清晰地回答:“我要收养一个弟弟。”

  聂爸爸一口蛋糕卡在了喉咙里。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很久以前开的坑了,那时种种原因没办法填,现在终于有机会努力把它填回来,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看,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能好好写完这篇文吖!不会写得特别长,不过一定会认真写好不弃坑的!P.S.前十章是之前已经写了的,后来又稍稍修改过一些细节,基本不变,欢迎大家各种吐槽~~~再P.S.无意外应该是两天一更哈~

☆、聂麟

  聂爸爸带聂麒来到孤儿院。

  一群正在玩耍的孩子呆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哥哥——甚至比小一还要漂亮。

  随后,孩子们一窝蜂地涌到了聂麒身边——

  “哥哥,你是来做什么的?来和我们玩的吗?”、“哥哥你是不是要领养这里的孩子?我会用糖果纸做花哦!”、“漂亮哥哥,你是来加入我们的吗?”……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吵闹不堪,聂麒烦不胜烦。

  孤儿院院长疾步走来,带着温柔的笑脸。

  “聂先生你好,我是天使孤儿院的院长温情。”

  温情与聂爸爸握过手,边介绍边带着他们往室内走去。

  聂麒随意地环顾四周,突然,他的脚步停住了,他的视线停留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上。

  聂麒着迷了一般走上前去。

  一个漂亮的孩子,正安静地坐在树下看书,那样的纯净无暇,宛如真正的天使一般纤尘不染,仿佛世间万物都与他无关,那本厚厚的书籍,便是他的天地。

  聂麒的唇边,绽放一抹亮丽的笑容。

  “在看什么?”聂麒走到那孩子跟前,轻轻地问。

  那孩子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头都没有抬一下。

  聂麒的眼里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

  他凑近孩子的耳边,再次低声问道:“在看什么?”

  孩子终于抬起头来,淡淡地吐出一句:“《The Origin of Species》(《物种起源》)。”

  说完,眼神竟然变得似笑非笑。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这个清澈的嗓音真是动听。

  但是,“天才少年”并不是徒有虚名。

  “哦?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as natural selection works solely by and for the good of each being, all corporeal and mental endowments will tend to progress towards perfection.(因为自然选择只是根据并且为了每一生物的利益而工作,所以一切r_ou_体的和精神的禀赋都有向着完善化前进的倾向。)你呢?”

  “……”羞红的脸蛋因为低下头的动作而被遮去,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他懂的英语不多,他看的是中文版,刚才那句是他用来吓唬聂麒的。

  聂麒轻笑一下,扭头大声道:“爸爸,我要他!”

  正和温院长聊得欢快的聂爸爸被活生生吓了一跳。

  温院长非常开心,笑着对聂爸爸说:“小公子真有眼光,那可是我们院里最乖巧的孩子。”

  聂爸爸回头看了看,应付地笑笑,心里却在担忧——乖巧是乖巧,但要是两个都那么安静,小麒这心理问题能解决吗?

  担忧归担忧,儿子亲自提出的事情,聂爸爸还是乖乖签了字。

  又过了一段时间,手续办好了,聂爸爸和聂麒到孤儿院把孩子接回来。

  回家的路上,聂麒问那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的语调不咸不淡不冷不热:“小一。”

  “哦,全名呢?”

  “我是半夜被遗弃在院门口的,温姨说当时我身上没有任何能说明身份的东西,就给我取了‘小一’的名字。”

  “这样……”聂麒的心像被针刺了一下,“那你介意换一个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