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爱青春纪实/半熟(出书版)作者:暗夜流光/林染【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10 作者:暗夜流光        林染       

文案:

武志杰是个坏小孩,或许也不是太坏,

只不过比同龄人叛逆一点、帅一点,家庭混乱那么一点。

自从抓住同学陈安居的小把柄,他的生活增添无数乐趣,就算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心里所有的不快乐,都要用陈安居的不快乐来陪伴,

那样他才不是孤零零一个,被全世界的快乐抛弃……

陈安居是个好小孩,或者也不是太好,

他内心里隐藏著的那个小秘密,足以让父母把他赶出家门。

自从被坏同学武志杰揪住软肋,他不得不忍辱屈服,

可对方得寸进尺的侵犯让他忍无可忍,逐渐显露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太年轻的身体一触即发,彼此拉锯般的交战竟变成抵死纠缠,半熟的季节正适合来一场青涩的恋爱,把所有的不快乐都以热吻蒸发!

第一章

武志杰是个会让所有老师都感到头痛的学生,虽然他才十六岁,也已经有了十六岁。

处于叛逆期的少年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武志杰身上的问题却尤其多,这跟他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

因为父亲与公司的年轻秘书有染,母亲也有着秘密的情人,两个都想到要离婚的男女整天闹得不可开交,为了多分到一些家产,他们想方设法去抓对方出轨的证据。他们只要一见面,就会大吵大闹,以至于只能尽量减少待在家里的时间,两个人都忙着和情人计画目前的战役和未来的生活,归家的次数一个月也难有一次。

武志杰已经有了十六岁,他完全可以生活自理,这一点他的父母对校方强调过很多次。所以武志杰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在偌大的房子里,他并不认为那还是一个家。父母总还记得给他一些钱,也都准时给他交学费,他每天还是照常上学,只不过他的家事变成了整间学校共用的笑料。

当然,关于武家的笑话不会当着武志杰的面流传,这个拳脚厉害的少年打起人来有股不要命的狠劲,他不但擅长打架,还抽烟、泡妞、跷课、跟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士有所往来、经常涉足不允许未成年人出入的场所。

他的身材足够高,长相也已经像个十足的成年人,而且善于伪装,能够骗过大多数人他早已年过二十。混迹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他绝对是个帅哥,他甚至能跟年长他数年的辣妹调情而不被识破——他早就有了丰富的- xing -经验,不知是不是正因为这一点,他看起来才显得比同龄人成熟,但归根究底,他毕竟只是个少年。他也会沉迷于一些只有少年才喜欢的事,比如看漫画、玩游戏、吃速食……还有跟同学们一起大帮人去唱K。

他害怕寂寞,这一点毫无疑问,他喜欢有人抱着他或者被他抱着,一起度过黑暗而漫长的夜晚。对于他的父母,他几乎从不提起,也不准别人提起,任何人踩到他这颗地雷,他都会暴跳如雷的抡出拳头。这种冲动也是少年特有的,不经思索的捍卫自己的尊严,固执的认为这样真的可以保护自己,那些来自亲人的伤害和背叛都能够被隐藏,所以可以当作它们没有存在过。

他喜欢交一大堆朋友,也喜欢哄女孩子上床,他们和她们都让他感觉良好,不会丢下他一个人待着。即使他请客的次数比别的同学要多,他仍然很豪气的挥洒着那些他并不心疼的钱,反正那两个人给他的只有这个,他能付出给别人的也只剩这个。

又是一个周末,他照例带着一大笔钱请所有的同学去唱K,只有一个人用低低的声音跟他说:「我家里有事,不想去……」

武志杰几乎记不住这个瘦小同学的脸,却记得每一次这个臭屁的娘娘腔都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跟大家玩在一起,每次都会让自己感觉到丢了一点面子。看着对方那副发育不良的身材,他十分愤怒的抡起拳头,「你他妈的,你以为我们想叫你去啊!娘娘腔……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这么怕我们!」

对方缩了缩身体,退在教室的墙角处仰视他愤怒的面孔,脸上虽然是害怕和怯懦的表情,嘴里却很清楚的说:「我真的有事……」

他逼近对方审视那张清秀而单薄的脸,这个小矮子胆子还不小,一种恶意的逆反心态使他向对方露出友善的笑,「陈……陈什么来着?」

对方又往下缩了一点,似乎很反感他的接近,「安居……我叫陈安居。」

「哈哈,你兄弟叫乐业吧?」他自认为幽默的取笑对方。

「没有……我只有一个妹妹,她也不叫乐业。」

对方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他觉得无趣,但立刻又想到了新的话题,「我说,陈安居,每次你都躲着我们,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你这种小豆芽……求我做你的朋友我都不会肯,但你不肯去唱K,我就非要你去!啊,你不是故意的吧?你暗恋我,哈哈!故意要我来注意你吧?」

对方马上面红耳赤的争辩,身体却还是缩在墙角不动,「不是!你胡说!我才不会暗恋你!」

他捏着对方的下巴,很快乐的看着那处薄薄的皮肤被自己弄红了一片,「那就跟我们一起去!否则你就是暗恋我!哈哈!」

对方终于想要拨开他的手,那一点力气哪里能够撼动他的铁掌,挣扎了两下之后,反而被他得寸进尺的捏住了手,只好恼羞成怒的说了一句,「幼稚!走开啦!」

他扯住对方柔软而有点发黄的头发,怪腔怪调的叫道:「娘娘腔生气了!小不点说别人幼稚啦!哈哈!你看我哪里比你幼稚,我们来『大方坦诚』的比一比!」

对方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低级笑话,还在认真的争辩,「你这种行为就是幼稚!我真的不想去,你别逼我!你这种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别人顺从你的人……唉呀,别扯我头发!武志杰!你真的很幼稚!」

不管对方那张小小的嘴巴里在唧唧歪歪说什么,武志杰只管怀着恶意的趣味玩弄对方的头发和手指,刻意弄痛这个娘娘腔的时候,对方露出的痛楚表情让他爽得很。

持续的捉弄了对方几下,他半强制- xing -揽着对方的肩膀招呼其他的同学,「走了!晚餐也我包!我们唱两个小时再去吃自助!」

其他的男生女生也一起提步,纷纷应答他的提议,「好啊好啊!晚上的节目呢?」

他坏笑着压低嗓门,「晚上我可不能陪你们……我有成人节目!」

几乎被他半抱着的陈安居总算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呆呆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嘴巴又开始掀动,好像又想要认真的说教了。武志杰捂住对方的嘴,沉下脸低吼一声:「闭嘴!」

有个下了班的老师远远路过,看见他们诡异的情形,挥着手大声询问乖乖学生陈安居,「安居!你没事吧?」

武志杰看了眼陈安居,揽在对方肩上的手臂却没放开。陈安居犹豫了一下,对着那位关心他的老师摇头,「没事!谢谢您!」

那位老师只好摆摆手走开了,武志杰笑着拍拍陈安居的背脊,「呵呵,你还蛮识相的嘛!好兄弟,今晚的吃喝玩乐我全包了!」

陈安居被他拍得趔趄了一下,努力站稳身体辩解,「我才不是因为怕你!我是不想给大家惹麻烦而已!」

武志杰哈哈大笑,把陈安居推给了身后的大队人马,「好了好了!反正今天谁也不准落单!」

陈安居在大家的推攘嬉笑中被迫第一次合群,可恶的武志杰还抢了他的电话打给他家里,父母一直为他的孤僻而担心,接到他同学的电话简直高兴得不得了,连声在电话那端说着,「不要紧不要紧……你们只管玩得开心一点!别太晚回家就好了!」

武志杰用听起来很成熟的声音笑着回答,「我们最多九点就各自回家了!叔叔、阿姨,你们放心!」

「喂……你……」陈安居还在抢电话,对方就已经挂了。

武志杰把电话放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由我暂时保管,待会还你!」

陈安居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紧抿着嘴唇瞪他,旁边的同学都很热情,陈安居也不好真的发火,最终还是被他们半推半拉一路带去了KTV。

一群半大的高中生聚在一起,已经可以玩得很疯,同学们兴高采烈抢着麦克风,陈安居却安静坐在角落里很久都不动。这样一来,也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他只是一直皱眉盯着过分活跃的武志杰看。

真是无趣的娘娘腔……高歌完一曲的武志杰拿着麦克风坐到了他身边,用几乎是大叫的音量取笑他,「陈安居,你老在偷偷看我,真的那么喜欢我呀?」

新的歌还没有开始播放,这句大叫让所有的同学都笑着看向原本不被注意的角落。陈安居涨红了脸,伸手就去掏武志杰的裤兜,「电话还我……我要回家了!」

武志杰怪笑着抓住他的手,「哈哈!你还不承认!陈安居是同- xing -恋!你想非礼我是不是?」

陈安居被气得嘴唇都开始发抖,闭着眼使劲挣扎起来,「放开我!电话还我!」

旁边的同学看得很开心,纷纷为武志杰恶意的玩笑叫好,「哈哈,志杰,那你就亲他啊!我们要看!你老是吹牛吻技高超,男女老少都通吃!赶快表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