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妖+番外(出书版)作者:月下桑【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11 作者:月下桑       

文案:

顾苏又失恋了!车行兄弟起哄,要他继续努力,却惹得苏白满是臭脸。从小被哥哥养大的苏白,虽然渴望一个「家」,但他不想另一个女人进入他和哥哥的家……

某日顾苏因误会而打伤了人,带对方回家给身为医生的弟弟治疗。面对陌生男人的挑衅,苏白紧张了!对方还强占了他的房间──不过,这好象也不算坏事,因为他可以和哥哥「同床共枕」!

深藏十年的妖,呼之欲出,最后底线即将失守、崩塌……

(下)文案:

秘密一件件被揭露,先是得知奎茵喜欢的人原来是小白,接着何家找上门来要小白认祖归宗,而自己的身体似乎撑不到小白的孩子出世……

顾苏思量后做下决定──他「偷」了别人的孩子那么多年,也该还了不是?

可是,顾苏的心愿却不是苏白想要的,苏白想要的,一直只有哥哥,他只要与哥哥共组一个「家」就够了!

深藏十年的妖破壳而出,以血及生命为代价的爱情,是否真能如愿以偿?

第一章

“妈的!今年的第十三个!老子就这么差劲么!”男人大力抽着鼻子,眼眶微红。

“那个……老大,是那群女人没眼光……”旁边瘦得像根麻秆的男子看着自家老大腕粗的拳头,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

“可是……有眼光的女人都死哪里去了!”下一秒,男人的拳头狠狠砸在桌子上,上头的酒瓶、酒杯、烟灰缸随着男人的动作一起跳了跳,再落到桌子上时已然东倒西歪。

旁边眼尖的胖子连忙趁机把酒瓶收拾下桌,换了一杯白开水放到男人面前。

吼完一大段话正好有些渴的男人,低头看到胖子放到自己面前的酒,端起来就喝,刚喝完就一脸悲愤地对胖子吼叫:“我们是兄弟不?是兄弟的话怎么连你都骗我……居然拿白开水当酒骗我?”

男人不依不挠,拽住胖子的衣领。

被男人口里呛人的酒味熏得几乎晕倒,胖子欲哭无泪,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救星来了!

男人身边的一帮人不约而同吁了口气,可看到醉得东倒西歪的老大,以及房间到处散落的酒瓶烟蒂,瞬间又不约而同的心虚地低下了头。

“这是怎么回事?”

进来的是个似乎只能用精致形容的男子,非常的年轻,合体的黑色羊绒大衣完美地勾勒男子修长的身材,从手上LV皮包到脚下意大利纯手工皮鞋,完美地搭配穿着显示出男人良好的品味。

大衣随便挂在玄关的衣钩上,换上室内拖鞋,男人的动作是缓慢而优雅地。看到屋里的狼藉,男子方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怎么回事?”他看着男人紧紧抓着胖子的双手,再看看两颗大头——挨得太近了!

“小白哥!您总算回来了!”胖子差点没哭出来。

“不要那么叫我。”本名叫苏白的男子极端厌恶“小白哥”这个倒霉的称呼……Shit!我还小白鸽呐!

“那么……白兄弟……”胖子被苏白冰冷的目光吓得立马变了称呼。“老大喝高了。”

比起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气质”两字的冰冷男子,胖子觉得身上的醉汉即使掐着自己的脖子也比较亲切一些。

这长得不像、智商不像、- xing -格不像、气质不像,甚至连姓氏都不一样的两个人居然是兄弟——还是亲生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血浓于水是最好的事实。

“……”没有吭声,苏白只是冷冷扫视了一眼地上的狼藉,原本呆愣住的一群大男人立马跳起来,二话不说开始收拾房间,不一会儿房间就恢复成男子满意的状态。

看着在男子开窗通风的动作下,被吹进来的冷风吹得浑身瑟缩的老大,胖子和兄弟们使了个眼色,想把瘫成一团泥起不来的可怜男人抬进卧室,可是——

妈的!老大的大块头果然不是盖的!沉也沉死了!

“把他放那里我来就好,你们走吧。”苏白看着吃力想搬动自己大哥的一群人,淡淡说了一句。

男子嘴里说的平淡,眼里却是不悦的逐客令。

抓抓脑袋,又怎么惹着他啦?一群头脑简单的男人想了半天也找不出原因,索- xing -告退。正要出门忽然被唤住。

“等一下——”

怎么啦?该不会发现自己也搬不动准备求援吧?得意地准备看高傲男子吃憋尴尬的脸,却……

瞠目结舌看到轻松横抱着老大将近七十五公斤重量的男子,众人不约而同一脸小白相。

“把垃圾扔出去,顺便帮我带上门,谢谢。”

男子淡淡交代了一声,美人抱着野兽的奇异景象,终于消失在已然吓得不轻的众人眼里。

半晌,拎着垃圾正下楼的胖子咳了咳,“总算知道这对兄弟哪里像了……”

偏偏头,众人不约而同想起刚才的恐怖景象。甩甩头——

蛮力啊!不可思议的怪力……这点太像了!

把自己的哥哥扔进柔软的床里,苏白叹口气,抽身准备去拿醒酒药。这家伙,每次喝醉了第二天都头痛,可就是屡教不改!

“小白……小白……”伴随着衣角被抓住的感觉,男人楚楚可怜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再叹口气,转过身,苏白无奈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男人点点头,忽然想要验证似地脸色一白。

拍拍男人的背,苏白准备径自去取药。

“等等!”男人却只是紧张地抓住弟弟。

“乖乖等一会儿,我这就给你拿药……”

男人还是死死抓着自己,表情有些古怪,“我说……”

下一秒,伴随冲天而来的呕吐物的难闻气息,男人有气无力地说:“我说我要吐了啊……”

看看自己崭新长裤上面的呕吐物,苏白的脸色——一下子媲美那些呕吐物的颜色。

顾苏在浴室里唱着走调的单身情歌。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呜呜……啦啦……”

最后几声宛若狼嚎,是原作者听到一定想要杀死他再自杀的恐怖歌声。按捺着想把对方的嘴缝起来的冲动,苏白黑着脸给哥哥洗着澡,顺便把自己洗干净。

“又被人甩了?”

冷冷的一句,歌声戛然而止,看着哥哥悲哀的神色,苏白叹口气:自己又猜对了。看着男人苦涩的神色,心想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第十三个!今年第十三个!”顾苏掰着指头想展示给弟弟看,却临时发现手指头凑不够个数。

在顾苏吃力地想把他的臭脚丫子举起来凑数之前,苏白急忙说:“才第十三个,不错啊,去年不是八十六个么?”数字吉利……苏白没敢说出来。

哥哥疯狂地想交女友,却因为拉不下脸总是选择相亲的方式,偏偏自己长得凶恶,女方往往是初见就尖叫走人。

“小白……今年才过两个月。”眨眨眼睛,想到自己口里的数字,顾苏越发觉得酸楚。才两个月就十三个了,以后……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看着哥哥更加郁卒的脸色,苏白不再说话。

“哎?你女朋友换了香水?”小狗一般在弟弟身上嗅着,顾苏忽然问。

发现哥哥的注意力终于转移,苏白松了口气,急忙顺着对方的话题回答:“不是女朋友换了香水,而是我换了女朋友。”

话一说完,苏白就想打自己嘴巴:Shit!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该提的壶……今天让自己一次提光了!

怔怔看着弟弟,顾苏摇摇头,然后大手恶狠狠摸上弟弟雪白的胸膛。

“啊——这是你今年的第几个女朋友啦?这年头女孩子怎么都喜欢细皮白肉的?真没眼光啊!这么薄的肩膀怎么能给女人安全感?不过她们看上小白也算她们有眼光,是我教养出来的弟弟么!哎?又有眼光又没眼光?不管了。

“哎?小白你的胸部变厚实了耶!”忽然发觉弟弟原本单薄的胸膛有了男人的厚度,顾苏惊奇地在弟弟的胸膛上左揉右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