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人生+番外 作者:纯良王琅(上)【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2-16 作者:纯良王琅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生子       

说白点就是叶远生下来与别人与众不同然后遭妈嫌弃遭爸唾弃无兄弟五姐妹无朋友的三无青年遇到人生中第一个愿意接近他且对他强行霸道,温柔宠爱的男人。

叶远拒绝无果到后来才发现有些人是命,从一开始就被嵌入了身体及灵魂。

内容标签:生子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主角:叶远,唐熠成 ┃ 配角:林小鹏,凌清微 ┃ 其它:1V1,HE

第一章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哀怨一时,怅一阵;怀恨一世,毁一生。

叶远恨透了他的父母,甚至恨透了这个世界。他希望所有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他也会离所有人都远远的,就像这个名字一样,叶远,越来越远。

从小,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别人眼里,他是孤独患者;在他父母眼里,他是怪物。而恰巧所谓的怪物正是他们孕育出来的。

十岁的时候。

“妈,我不是怪物。”他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妈,祈求能得到一丝关怀和疼爱,而得到的却是他妈用恶狠狠甚至带些恐惧的眼神指着他,“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怪物,早知道我当初应该打掉的。”

更狠的是,他爸直接动手打了他一巴掌,咒骂道:“你怎么不去死?”

第一次接触到死这个词,从他最亲近的人口中,而也在那一刻他对死亡有了一丝认知。

从那以后,他渐渐变得麻木,母亲的咒骂父亲的暴力充斥着他的生活,他开始想要逃离,越远越好,甚至也希望一不小心他们死了或者自己死了,但是很不幸,他们都还存活着,只是,没有了爱,剩下来的就是对他们恨和对世界的冷漠了。

十五岁,男生们的身体早已开始发育,凸起的喉结,低沉地声带,以及逐渐勃大的某物。而他,没有那明显的喉结,声带没有该有的变化,声线却逐渐偏向女- xing -,不似男生阳刚似带点女- xing -娇柔。所以,他很少讲话,几乎不讲。最重要的是那本该只有女- xing -才有的花x正伴随着男- xing -的某物一起发育,这是他父母叫他怪物甚至让他去死的原因,或许有一天他真的会去死,但总觉得不该是现在。

十八岁,青春期的身体及情感处于爆发期,异- xing -之间浓郁的荷尔蒙相互吸引,男女之间暧昧以及某种冲动让他们迫不及待想去探寻。而他,有着正常男人该有的欲望,可是这种欲望却让他更胆颤和害怕,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的欲望让他更确定自己是个怪物。没错,他就是怪物,明明是男儿,却在那可耻的地方多长了一个幽密的花x;明明本该喜欢女人身体却唯独对男人感兴趣。

一直到整个大学读完,他都拒绝了一切愿意接触他的人,到后来自然而然所有人将他独立了开来。或许他的存在本身就没有多大意义,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亦是如此。

破败的小巷散发出腐烂的味道,下雨过后的地面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泥渍,月亮被乌云遮蔽,偶尔一阵风拂过,扫起巷子里散落的垃圾袋摩擦在地面发出沙沙沙地几声响,像是惊扰了还在巡逻的猫,伴随着几声拉长的喵叫,使整个小巷更是有些诡异,不算长的小巷中,可能隐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事,漆黑一片,只有尽头一点微弱的光亮。

叶远刚刚毕业,也如同广大毕业生一样没有多余的存款,面对诺大繁华的城市却必须要找到生存的法则,即使是缩在- yin -暗的角落。而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几块区域是为流浪或者没有经济条件却依旧还想着生存的人提供的风雨避港湾。

就像这条巷的另一头。

这条小巷是叶远回到租房的必经之路,因为穿出去对面就是他的住的地方,叶远站在小巷这头,看着每天来来回回不知道走过多少遍的巷子,白天,巷子一路堆的零散的垃圾,有些层层叠叠形成一个环,看上去也只是垃圾堆而已;而晚上,根本不知道会碰到什么。

他抬头望了一下夜空,深呼吸一口气,潮- shi -闷热的感觉重叠在空气中,就连刚刚的呼吸声都压抑的有些重。他想,今晚应该能避免吧!

抬起双腿朝里走去,步子很轻,很慢,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又能怎样,依旧改变不了什么,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水坑,搞得叶远踉跄了一下,稳住脚步,除了刚刚溅起的污水声,前方也窸窸窣窣传出了声音,沉闷的空气中似乎又多了一股腥味,很淡,像血的味道。叶远不想理会,迈开步子继续走着,如果按照正常时间下班,他会很幸运的不用碰到或看到,但是如果运气不好加班到很晚,那么他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如吸*的、*爱的、打人的等等。

越向深处走,空气中的血腥味愈发浓重,叶远不得不加快脚步,突然,前方垃圾倒地,叶远惊的顿住了,与此同时,他的脚踝被一只大掌给捏住了,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他条件反- she -的连忙后退,可结果,不仅没逃离那只手掌反而使自己摔倒在了地上,他挣扎着用力摆脱禁锢着自己脚踝的手,却发现被捏的越来越紧,惊吓之余,叶远也感觉到了,这浓重的血腥味就是在这里发散出来的。

他根本不想多管闲事,所以依旧努力做着腿部斗争,他有些想骂人,怎么受了伤力气竟还如此之大,蓦地,他停止了挣扎,因为他感觉到了一道冰凉且锋利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脚踝处,似乎他再动那人就会直接划下去,甚至划断他的筋骨。

他双手撑在- shi -淋淋的地上,嘴角不禁扯了一抹苦笑,好像一直都是这么不幸。

还没等他想完,一道虚弱却不容拒绝的声音传了出来,“带我回去。”

他抬起头望向黑暗中,只听到了有些粗重的喘息声,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安静,隐隐约约像听到有人在说,“他受伤了,跑不远的,敢诈我们,带回去了不弄死他。”

倒在地上的人催促道:“快点。”

叶远摆脱不了,不得不撑起身过去将那人扶了起来,好重,这是他第一感觉!他吃力的让那人靠在他身上,走之前那人还不忘提醒他让他把横在小巷的垃圾给推回去。

叶远想,我承受了你那么多的重量,如果我弯下腰把垃圾推回去,咱俩肯定都得倒了。

那人似乎知道他此时的想法,小声的说道:“用脚。”

“哦。”叶远侧头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看清,抬起脚,三两下就给归回了原位。

终于,叶远费力的将人搀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一进屋,原本空间不大的地方瞬间变得更小了。

一抬眼,一览无余,窄小的房间窄小的单人床,摆放的东西还不算凌乱,就算他在怎么厌恶这也是自己住的地方,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叶远费了几步就将他放在了房间唯一能躺的床上,一个身子霸占了大半个位置,床的长度似乎不够他的身高,两只脚直接挂在了外面。

借着不是很亮的灯光,朝床上的看了一下,一身半- shi -透的黑衣,深褐色的血渍在衣服上浓浓化开,晕染了大半,脸上还有斑驳的血渍,叶远没有仔细去看那人的五官,只见那人眉毛紧皱,眼睛微睁,说道:“给我弄点热水来。”

叶远没做多停留就去弄了些热水顺便把自己一直留着的药箱拿了过来,以前一直被打,高中过后离开了那个家却没有丢掉这个随身安放药箱的习惯。

躺在床上的人没想到他这还会有药箱,事就好办多了,他朝叶远说道:“我要处理伤口,害怕你就转过去。”

叶远没有答话,也没有转身,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床上的人做着一步一步,直至子弹取出,那人都没有闷哼出声,“给我缠下绷带。”声音不难听出虚弱和困倦。

叶远缠好,又打了点水给他擦了下,便自己坐在了书桌前,随手拿过一本书。

床上的人看着他略弓起的背影,刚刚处理伤口的时候他就发现面前的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除了一点惊讶之外似乎没有半点恐惧,暗黑的双眸有着对事物的漠然,他望着那道有些消瘦的背脊,询问道:“你不怕吗?”

叶远身子一顿,半响才开口,“你不疼吗?”

很微弱的声音,床上的人还是听见了,很柔,像女人一般,但却很好听。

没有听见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去,发现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叶远朝那副面容凝神了一会儿,才缓缓起身洗漱了下然后在唯一还能趴的桌子上睡着了,睡着的身子依旧不安稳。

天微微亮床上的人就醒了,睡了一觉精神恢复了许多,坐起身来,扯到了伤口,依旧有些疼痛,抬眼,望了下这个屋,然后视线定在了趴在桌子上入睡的人,起身,然后将他抱到了床上,可能是身子得到了舒展,叶远的眉头缓和了一些,但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平躺了不到十分钟又蜷成了一坨,站着的人看着他的动作,不禁有些皱眉,这种自然而然的动作想必是长久的缺乏安全感所致。

转身走到书桌前翻开封面,清秀的字体映入眼帘,叶远。

蹲到床前,看着他比女子还要好看几分的面容,突然觉得生活又多了一件可循的乐趣,微微一笑,自顾自说道:“叶远,我叫唐熠成,我会回来找你的。”

第二章

“怎么搞成这样?”凌凊微进屋拿过医药箱,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蹙着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职业。